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帝临鸿蒙 > 第三千一百零四章 魂归来兮,青色长路
    “这这该不会是我的错觉吧?”遥远的天外,无尽的虚无之中,一条血色的神秘天路之上,羽皇正驻足而立,此刻的他,正死盯着前方,满脸的激动与兴奋之色,因为,就在刚刚,他隐约间,听到了生灵的声音,他在前方的不知道的多远的地方,听着了生灵说话的声音。

    此刻,羽皇之所以会突然驻足,有两个原因,首先是激动的,多久了,他终于要在这条枯寂、死寂的路上,见到活的生灵了。其次是,他在确认,他想要仔细的聆听,仔细的确认,确认刚刚自己的听到的声音,是不是真的?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真的!那声音又出现了!居然又出现了,那不是我的错觉,这是真的,前方真的有生灵,而且,还肯定是活着的生灵。”片刻后,羽皇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语气中透着激动与兴奋,他很是开心,因为,就在刚刚经过他的再三验证,他确定前方真的有生灵的声音,只不过,由于距离太远了,他现在听不到对方说的是什么。

    “太好了,多久了,我终于要在这里遇到一位活着的生灵了吗?”羽皇喃喃低语,言罢,他一刻不停,快步朝着前方,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血眸烁烁,脸上洋溢着期待、开心以及激动之色。

    此外,此刻的他,心中还有一些感慨,因为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因为一个声音,而变得如此的兴奋。

    不过,认真说起来,此事也属于正常,也不能怪你,毕竟,他实在是在这里,走的太久了,实在是一个人太枯燥了。

    羽皇走的很快,比之前,任何时候走的都是要快,因为,他想要快点到达声音传来的方向,想要快点见到那阵声音的主人,因为,他有太多的话、太多的疑问想要诉说与询问。

    在前进的过程中,羽皇始终都是在用心倾听,因为,他要防止自己走路了,找错了方向。

    此外,在细细聆听的过程中,他也一直在仔细的凝视着前方,甚至,不时地都是用上了审判天瞳,然而,却效果不大

    因为,神秘的血路的四周,雾漪蒙蒙,到处皆是血色的雾气,遮挡着视线,即便是他利用审判天瞳,看的距离也极为的有限。

    血路四周的血雾,那是由无数鲜血所化为,自古便存在,它们岁月驱不散,时光磨不尽,恒古永长存。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着。

    羽皇一直在前行,一直在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随着时间的流逝,羽皇距离那些声音传来的方向,是越发的近了,同时,那些声音也是越来越清晰了,到了如今,他虽然依旧还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但是,他却是知道了一点,那就是对方应该是在呼唤,他在呼唤什么。

    “呼唤?对方在呼唤什么?难道前方不止是一位生灵?他是在呼唤自己的朋友?还是同伴?”羽皇眉头紧锁,口中低语一声之后,他立刻闭嘴了,继续快步,朝着前方走去了。

    这一次,他脚下的速度,比之前的速度,还要快上一些,因为,此刻的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前方到底是什么情况,对方,到底是在呼唤什么?

    时间流转,岁月匆匆。

    在这里,羽皇的心中完全没有时间的概念,因为,这里常年白昼,完全没有日夜之分。

    自从听到了那阵生灵开始,到如今,羽皇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脚下的血路之上,又走了多久,也不知道,他又走了多少年,不过

    不过,有一点,他却是知道的,那就是,他清楚的感受到,他距离那道声音的传出地,以及那道生灵的主人,都是越来越近了。

    “近了,又近了,应该应该是快要到了吧。”羽皇喃喃低语,血眸中放着希冀的光芒,因为,他知道自己将要见到那些神秘的生灵了。

    嗖嗖!

    说话间,羽皇的脚下一刻没停,他并未飞行,但是,每一步走出,却是比常人疾飞的速度还要快上,整个人踏骨无痕,虽然踩在满路的尸骨上,但是,却完全听不到一丁点的声音。

    如此,就这样,不知道又过去了多久,也不知又走了多远,终于就在这一天,这一刻,羽皇在前方,看到了一条路,一条奇怪的路,那是一条青色的路,路上青雾淡淡,青雨蒙蒙,琴音袅袅。

    此外,在那条青色的路两侧,密密麻麻的分布了许多青色的古灯,许多绽放着青红色光芒的古灯,那些灯的数量极多,从那条青色的路的起始处,沿着青色的路的走时,一直延续下去,一直通向无尽远处。

    这条青色的路,属于羽皇脚下的那条血路的一个分支,一个岔路,在那个岔路口上,静立着一个生灵,一个人,那是一位身穿青色长袍的老者。

    之前,羽皇所听到的那阵断断续续的声音,正是他发出的,他是那阵声音的主人。

    “魂归来兮、魂归来兮”在那位身穿青色长袍的老者的手,正握着一把暗青色的小旗,此刻,他正站在血路与青色的路的岔路口上,正在对着青色的路呼唤,一边呼喊着,一边摇动着手中的小旗。

    “魂归来兮?这是在招魂”羽皇眉头紧锁,满脸的疑惑,那位老者口中的说说的话,羽皇早已听清楚了,早在他看到那位身穿青色长袍的老者以及那条神秘的青色的里之前,他就已经听到了。

    同时,也就是那一刻,他也知道了,那位身穿青色长袍的老者的目的了,他之所以在呼唤,那是在招魂,在呼唤英魂。

    只不过,眼下,他很是不解,那位身穿青色长袍的老者到底在召唤什么人?他在召唤何人的英魂,此外,那条青色的路,以及青色的路两侧的青色的古灯,又都是什么?还有那条青色的路,其又通向何方。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他很是好奇,那位青袍老者的身份,他到底是谁?又在这里呆了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