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第三百零五章 领导同志说话的艺术
暴雨滂沱、狂风肆虐。

大湖在狂风暴雨中波涛翻滚。

无数的人都冲了出来。

他们见证到了让他们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幕:

暴雨倾泻在大湖上,风浪甚至让人想起了大海。

而在这恶浪之中,两个黑点一沉一浮隐隐约约。

那是什么?

所有人的呼吸都停止了。

两个人!竟然是两个人!

老天爷啊!

随着黑点越来越接近,几乎每个人都看清楚了。

是两个人正在和风浪做着搏斗!

“拉起绳子,下去救人!”救援队长嘶声大吼。

但是尝试了几次,却根本没有办法能够拉起救援绳。

现在,只有靠大湖里的那两个人了。

野泽武之的心提在了半空中。

会是自己的女儿香惠子吗?

左书记和敖登书记的心提在了半空中。

会是雷欢喜吗?

那两个人和风浪做着最顽强的拼搏,一点一点努力的向着岸边靠近。

一直都在跟随着采访救援全过程的记者,忙不迭的记录下了这珍贵的一刻。

“一个男的一个女的!”

举着高倍望远镜的救援队长猛的嘶声大叫起来,并且一直在不断重复着相同的话:

“是一个男的一个女的!一个男的一个女的!”

逐渐的接近了。

那个男的在水中的动作是如此的矫捷轻盈。

他始终保护着身边的那个女人,但即便这样,也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水中的动作。

狂风暴雨?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恶浪怒涛?根本无法阻拦他前进的身影!

当终于靠近岸边,能够看得清他们的时候,几个人同时疯狂嘶吼起来:

“雷欢喜!”

“香惠子!”

雷欢喜和野泽香惠子!

救援队长和所有的队员们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啊,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阿尔泰山以及周围有不少的湖河。但七歪八绕,完全无法弄清楚哪条湖哪条河是通往哪个地方的。

而且阿尔泰山特殊的构造以及奇特的矿产,甚至让那些科学仪器在山里也会失效,所以到现在为止科学家们也无法对阿尔泰山进行全面的探索。

可是这两个家伙到底是靠的什么本事一路游出来的?

难道他们自带了无法被破坏迷失的gps定位仪?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这根本就是不可思议的奇迹!

岸上的人都疯狂了。

他们疯狂的叫喊,疯狂的蹦跳!

当然。这个时候在水里的欢喜哥却忍不住在心里破口大骂:

都那么靠近了,你们特么的倒是来帮我一把啊!

虽然体力惊人,入水如履平地,可是究竟带着一个人游了那么多的路。欢喜哥也已经精疲力尽了。

要不是在水下的小胖,时常悄悄的给予一下帮助,欢喜哥甚至都无法游到这里。

“tmd傻愣着做什么?”终于,还是救援队长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大吼大叫。

这一下,所有的人这才算反应过来。七手八脚,一个个朝着湖水里飞奔而去。

野泽武之早就僵硬在了那里,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看着看着,一行泪水又流了出来。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知道怎么会发生的这神奇的一幕。

他只知道一件事:

自己的女儿获救了!

雷欢喜救出了自己的女儿!

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加重要的呢?

雷欢喜和野泽香惠子从水里站了起来。

扶着香惠子的雷欢喜,在救援队员的帮助下,一步步的向着陆地上走来。

这个时候的他,真的成了一个超人!

欢喜超人!

记者们疯狂的拍摄。他们必须记录下这神奇的一幕!

而每一个人看着雷欢喜的目光,都是震惊、难以理解!

没有人可以办到的神迹让这个年轻人办到了!

一到岸上。香惠子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长时间的迷失、无数的磨难、再加上恶浪中的挣扎,让她再也坚持不住昏了过去。

可是无论怎样,她的一条命肯定保住了。

医疗队立刻进行了必要的抢劫措施,将她送到了救护车上。

而此刻的雷欢喜,**着上身,光着双脚。裤子早已破烂不堪。

他的面色同样苍白,两只脚一直都在发抖,浑身也都在那哆嗦个不停。

虽然他自称“欢喜超人”,可是他不是真正的超人。

他一样会疲惫,尽管他的体质早就超过了普通人。

那么艰辛的道路。一路带着香惠子游到这里直到获救,就算是真的超人也该累了。

“野泽先生,您的女儿没有大碍,我们会在这里进行一个简单的救治,然后送到医院里去。”那个中年女医生如此说道。

野泽武之的眼泪在流淌,他用力点了点头。

然后他来到雷欢喜的面前,凝视着这个救了自己女儿的年轻人,忽然把头低了下来,给雷欢喜深深的鞠了一躬:

“雷欢喜先生,我不想多说什么,野泽家永远都感谢您的恩情。无论您需要什么,哪怕是要我的整个花源株式会社,我也不会有任何的迟疑。”

“你要赔偿我的衣服、裤子、鞋子!”

这就是我们的欢喜哥提出的赔偿要求。

野泽武之怔在了那里。

“啊,还有。”欢喜哥忽然想到了什么:“还有我的手机,你也得补偿给我。”

这算什么?

欢喜哥有些哭笑不得。

上次救安妮,朱国旭给了自己一个手机。

这次救野泽香惠子,居然又是一个手机。

难道你们家欢喜哥救人的代价,就是一个手机?

“雷欢喜。你给我过来!”

左书记在那里脸色铁青。

要倒霉了。

雷欢喜嬉皮笑脸的走了过去:“左书记。”

“我要给你处分,我要给你处分!”左书记那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你无组织无纪律,自由散漫,个人英雄主义严重!爱出风头爱表现,无法无天、狂妄自大、目无领导!”

欢喜哥听得傻了。

左书记这些字眼一串串的往外蹦,怎么都不带喘口气的啊?

“还有。你你你!”左书记都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可随即又说道:“你身体没问题吧?立刻去那里检查一下。”

雷欢喜啊笑道:“没事,左书记,就是累得要命。检查不用检查了,我的身体我知道,我就是想回宾馆睡一觉。”

“放屁!”左书记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爆出了一句粗口:“现在我命令你立刻去救护车那!”

救援人员走了过来,连拉带拽的把雷欢喜拖到了救护车那里。

等到他一走,左书记忽然笑了,带着炫耀的口气对敖登书记说道:“我的人。祝南镇出来的,怎么样,敖登书记?我的人,真的是我的人!”

敖登书记的大拇指一直竖着:“左书记,服了,真的服了。我听说这个雷欢喜不止一次救人了吧?”

“那有什么?”左书记一反过去的严肃,洋洋得意:“我们祝南镇上的小伙子,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是个顶个的棒。就雷欢喜这样的。今天的表现已经很不让我满意了。救个人居然要花费那么长的时间,害得我们在这里担心了那么久。”

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

尤其是敖登书记。

从认识左书记到现在。他可一直都是以非常严肃正统的面目示人的。

可一说到雷欢喜,就是眉飞色舞。

整个都好像换了一个人。

是人都看出来了左书记对雷欢喜丝毫不加掩饰的喜爱。

“左书记,我们是蒙内电视台的记者,能够对你进行一下采访吗?”

“当然可以。”左书记赶紧收起了笑容。

“雷欢喜先生的这次救人是自发的,还是您安排的?”

“完全是自发的。”左书记毫不犹豫开口说道:“雷欢喜同志我必须要向你们重点介绍一下啊。”

他“吧嗒吧嗒”的,把雷欢喜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什么曾经在海山救人。什么全国游泳冠军,什么捐款给救助儿童基金。

一件事都没有漏下。

“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雷欢喜先生居然奇迹般的就出了野泽香惠子小姐,您是怎么看待这样的奇迹的?”

怎么看待?我哪知道这个雷欢喜是怎么做到的?

这小子。只有他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

左书记在那响了一会:“这个,雷欢喜同志啊,那个,身体素质很好,大家都知道他是全国游泳冠军,是游泳天才,这个救人嘛,理所应当,理所应当。”

这话编的,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实在编不下去了。

这身体素质好,也不会好到跑到阿尔泰山里救人啊。

这游泳技术好,也好不到这样的地步吧?

这个雷欢喜,你倒是提前和我通个气啊。

现在在记者面前,你这家伙让我怎么回答啊!

可是领导到底是领导,左书记居然话锋一转:“这也需要感谢蒙内、感谢阿图恰尔旗、感谢敖登书记啊。如果不是祝南镇和阿图恰尔旗的全面友好合作,不是敖登书记邀请我们访问,也不会有今天事情的发生。我祝愿祝南镇和阿图恰尔旗的友谊天长地!”

这可就是领导同志们说话的极高艺术体现啊!

被强行抬上救护车的欢喜哥心里啧啧称赞。

反正要让自己回答的话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这么有水平的话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