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第五十五章 董山北介绍了一个帮工
小胖送给了雷欢喜一份最珍贵的礼物。

这份礼物是无论多少金钱也都无法衡量的。

第一次感受到水世界奇妙的雷欢喜,足足在水里玩了两个多小时。

而小胖也一直都陪伴在他的身边,利用自己的身体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纠正着雷欢喜在水下的动作。

这可是一条龙在当教练那!

就算是全世界最顶尖的运动员,拥有全世界最优秀的训练团队和设备、最庞大的资金,你又能到哪里去找一条龙来当你的教练?

两个小时的时间,凭借着强大的逆天的水下生存能力,以及小胖这个全世界最优秀游泳“教练”的训练,雷欢喜不要说水中转身,就连更加困难十倍的动作也都学会了。

甚至雷欢喜都觉得一个鱼塘已经无法满足自己在水中驰骋的愿望了。

想想入水的时间太长了,继续下去万一来个人什么的被发现了,真要当出水鬼了。

恋恋不舍的从水里上来,小胖就附在他的肩膀上,刚刚完成进化不久,又陪着雷欢喜玩了那么久,这条龙也有一些累了。

回到别墅,将小胖放到了海水里,两条龙鱼立刻游了过来,将小胖一吞一吐。而小胖也惬意的闭上了眼睛享受着……

……

第二天一大早,石顺忠的电话便将雷欢喜从睡梦中吵醒。

石顺忠掩饰不住兴奋的告诉雷欢喜,虽然他提出的三个要求被上级有关部分认为太过荒谬,断然拒绝,但不死心的石顺忠找到了找到了谢坤宏主任和彭哲伟总教练,据理力争之下得到了他们的支持。

不过附带条件是一样的,在下月举行的游泳选拔赛上,雷欢喜必须要取得出色的成绩,否则即便真的是个天才,他们也不得不忍痛放弃。

在说完了这个喜讯之后,石顺忠又要求雷欢喜最晚到下周二,一定要接受自己的训练,将水中动作要领掌握。

雷欢喜算了下,和江斌约定的时间是下周一,正好把两件事情一起办了,于是也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打了个哈欠起床,洗漱了一下,做了早饭,出去叫小胖出来吃了。

又急着赶去鱼塘,给鱼喂了一下饲料,这些忙完,都已经快中午了。

当个鱼老板还真不好当,尤其是十亩的鱼塘只有雷欢喜一个人照料,实在有些辛苦。是不是该聘请一个人了?

自己很有可能会经常去云东,一旦离开几天,这里的鱼塘怎么办?

雷欢喜心里存了这个想法。

肚子饿得咕咕叫,也懒得再做饭了,干脆直接去祝南镇上吃吧。

一来到祝南镇,第一个便直接去了董山北家里,一看董爷爷正准备做饭,急忙让他别做了,自己去菜场里买点熟菜,两个人喝点小酒。

还是老样子,把饭桌支在了家门口,这里的人吃饭大多如此,遇到相熟的打声招呼,过来捏个猪耳朵吃吃,透着一股的亲切。

“宏哥呢?有几天没有看到他了。”雷欢喜给两个碗里倒上了酒,顺口问了句。

“他想做大生意,去外地了,听说是投资什么项目。”董山北喝了口酒,拿了块鹅脖子有滋有味的啃了起来:“我对他说,你做做水果生意挺不错的,心非那么大作什么?这发财人人想发,但你得看准机会是不?可他不听我的,说这次至少赚个几百万的,问他什么项目,他又支支吾吾的不肯说。”

雷欢喜笑了一下,做什么都可以,就是别去传~销组织也就是了。

他以前大学有个同学,也不知怎么的就迷上了这个,结果整个人都变得疯疯癫癫的,遇到人就高谈他“事业”的好处,如何如何能够发财。

有没有发财雷欢喜不知道,反正到了最后再也没有了这个同学的消息。

“欢喜啊,要说还是你实在。”一说到雷欢喜,董山北打心眼里就高兴:“我听人说你承包了十亩鱼塘?不错,不错,这一行虽然发不了大财,可勤奋踏实,起码吃喝不愁了是不?”

雷欢喜笑着点了点头。

他没有和董爷爷明说,自己的志向可不止只有这么一点。

董山北却忽然话锋一转:“欢喜,十亩鱼塘一个人忙得过来不?这养鱼看起来简单,但里面的门道可多着呢。”

这算是说到雷欢喜的心坎上了,他立刻倒了一通苦水。

雷欢喜却好像早就预料到了一般,微笑着听雷欢喜说完:“你云东仙桃两头跑着,鱼塘总不见得一直随它去吧?要不我给你介绍个人?”

“介绍个人?”雷欢喜一怔:“谁?”

“这个人姓叶,叫叶添龙。”董山北迟疑了下:“他祖辈都是养鱼的,他也继承了这个行业,养鱼的技术没得说,肯吃苦,肯卖命,讲义气。可就是脾气急躁了些,也就是因为这个脾气,还让他蹲了几年大牢……”

董山北把情况和雷欢喜大致说了一下。

原来叶添龙在别的村也承包了十多亩鱼塘,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的。可有一天,叶添龙喝了不少的酒,去鱼塘看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两个偷鱼贼。

他本来脾气就暴,再加上酒精的作用,操起一根扁担就冲了过去。两个偷鱼贼跑了一个,另一个被他追上打到,谁来也巧,他一扁担下去,正好打在了偷鱼贼的脑袋上,把人家当场就打昏了。

他酒也被吓醒了,慌张中报警。

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那个偷鱼贼被打成了重伤,颅脑受损,叶添龙也因为防卫过当遭到起诉,最后被判刑两年。

两年大牢蹲出来,媳妇也带着孩子回娘家去了,鱼塘也被村里收回去了,他从一个小康之间一下变成了一无所有。

找工作吧,他除了养鱼什么也不会,再说人家一听说他蹲过大牢,当时就回绝了他。

雷欢喜停了有些犹豫起来。

他倒不是看不起叶添龙,而是这个人脾气急躁,喝了酒又容易闯祸,万一他惹出点麻烦来怎么办?

像是看出了雷欢喜的疑虑,董山北说道:“这人从大牢里出来后,性情完全变了。我就和你说一件事情你就知道……”

从大牢里出来的第一天,叶添龙喝的酩酊大醉,然后找到了他媳妇的娘家。

他媳妇一家都吓坏了,以为他要下狠手。

谁想到叶添龙却跪了下来,“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头:“以前是我错了,哪怕你和我离婚我也不怪你,就求你好好对待妞妞,别冻着了她,别饿着了她。”

妞妞是他的女儿。

说完这些,叶添龙便走了。

听到这里,雷欢喜完全明白了怎么回事。

“以前多开朗的一个汉子啊。”董山北长长叹息一声:“可现在呢?成天沉默寡言的,我和他老子认识,看他这样也心里不忍。欢喜,你要看在董爷爷的面子上,就给他口吃的。他人品没得挑,脾气也改了,又是养鱼好手,你看这成不?”

雷欢喜在那仔细想了想,董爷爷推荐的人肯定没有错,再加上自己也的确需要这么号帮手:“成啊,董爷爷,你看他什么时候有空叫他来找我。”

“别什么时候啊,就今天。”董山北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条:“你帮我打下这个号码。”

电话通了,雷欢喜将电话交给了董山北,董山北一接过来便说道:“添龙?赶紧的来我这一趟,雷欢喜要你了。”

等到他说完,雷欢喜这才反应过来:“董爷爷,合计你早就想好了,挖下个陷阱,就等着我自己跳下去是不?”

董山北“呵呵”的笑了出来……

过了不到20分钟,就看到一个大高个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足足有1米85的样子,虎背熊腰。在董山北的介绍中,这就是叶添龙,今天才33岁,可看起来满脸风霜,说他已经四十来岁了也说的过去。

叶添龙来到面前,什么话也没有说,端起董山北的酒碗,朝雷欢喜一举,然后一口喝了下去,接着对雷欢喜恭恭敬敬鞠了一躬。

“别啊,别这样啊。”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给雷欢喜鞠躬。

“添龙,坐下。”董山北招呼着叶添龙坐了下来:“都是自家人,没有那么多礼数,你有什么要求就对欢喜提吧。”

“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叶添龙闷声闷气说道:“管吃、管住就行,地方不用大,就在鱼塘边搭个棚子,我自己来搭。所有的活我一个全包了。工钱一年和我结算一次就成,具体多少,雷老板您看着给。给我一块钱我也不说二话。”

“别叫我雷老板,我可不是什么老板,叫我小雷好了。”雷欢喜想了想:“吃饭,你自己弄了吃,饭钱我来出。住的地方,我有一个老宅子,一百多个平方,足够你住的了。”

“不成。”叶添龙却出人意料地说道:“我听老爷子说了,你那是个新塘,必须有人日夜看着,一定要在边上搭个棚子,有什么事情能够第一时间照应。雷老板……小雷,这方面我的经验比你多。”

雷欢喜一下便对这个爽直的汉子有了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