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第1297章 光荣的拉古斯特的后人
入夜的仙桃村格外的美丽。

暴雨带来的影响已经消失了,头顶的天空上是星星点点,俯瞰着地面的这个小小的村庄。

初秋的夜晚带着一点寒意,坐在外面,戴蒙德给自己穿上了一件外套。

边上的案几上放着一瓶红酒两只杯子。

一根抽到一半的粗大雪茄就放在一边。

欢喜哥躺在躺椅上,也是说不出的惬意。

懒洋洋地说道:“和我说说你的故事吧,光荣的拉古斯特的后人。”

“我失败了,但我并不认为我是可耻的……我的死,是黑夜里的曙光。我的死,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

戴蒙德吟诵着拉古斯特临终前留下的遗书:“拉古斯特?巴巴多维奇?朱力亚特斯基,他是我的爷爷,他在钻石联盟内发动政~变的时候,你的父亲还只是个孩子而已。他的政~变失败了,他死了,他的家人也都因为破产而流亡,他的两个孩子也神秘的失踪了,有谣言说是被钻石联盟那些了不起的元老们秘密的斩草除根了。”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语调非常平静,一点都听不出愤怒的意思。

“你父亲呢?你父亲又是怎么一回事?”欢喜哥还是忍不住问道。

“他是拉古斯特的私生子。“

戴蒙德的父亲叫约翰尼斯,是拉古斯特和一个妓~女的私生子。

很有一些讽刺的意味。

光荣的拉古斯特居然和一个妓~女有了后代。

拉古斯特在巴黎的时候认识的这个妓~女,一见面便疯狂的爱上了她,并且和她有了爱情的结晶。

但他非常清楚,以他当时的地位和身份来说,这个孩子以及他的母亲是绝对不能被外界所知晓的。

所以他一直严格的保守着这个秘密,就连他最忠诚的管家也没有让他知道。

那个妓~女的名字叫狄丽斯。

狄丽斯同样也深爱着拉古斯特,一直甘愿默默忍受着没有任何名分的生活。

拉古斯特觉得自己非常愧对狄丽斯和约翰尼斯,所以在之后的几年里,一边忙于发动政~变,一边秘密的把自己的一部分财产转移到了巴黎,交由狄丽斯来掌管。

众所周知的是,拉古斯特的政~变失败了,他本人也破产、走投无路,除了死他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

那天夜里,站在巴黎的街头,拉古斯特好像一个疯子似的大喊大叫:

“我,拉古斯特?巴巴多维奇?朱力亚特斯基,我将用最光荣的死法死去,我将用我的鲜血唤醒麻木不仁的人们。我的血不会白流,会有我的后人挺身而出为我复仇。我发誓,我今天流的一滴血,必然会让你们在将来用十倍的鲜血偿还!”

每个人都认为他发疯了,因为就在当天后半夜,在自己的临时住处,拉古斯特留下了著名的遗书后自杀了。

当然,为了确保他的后人不会来报仇,他的两个亲生儿子都神秘的失踪了。

“都被钻石联盟的人给解决了。”在说这个故事的时候戴蒙德始终都是那么的镇静:“因为拉古斯特知道,钻石联盟的人一直都在监视着他。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拉古斯特在巴黎街头大声吼叫的时候,我的祖母和我的父亲,就在他边上的那幢小楼上听完了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那一天,狄丽斯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儿子约翰尼,流泪满面。

她知道会发生什么了,但她没有出现,因为拉古斯特告诉她,“无论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都不要让任何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因为你和我的孩子,我的后人就是复仇者!”

狄丽斯做到了。

所以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爱人死去,她必须要为自己的爱人报仇。

而年纪小小的约翰尼斯,也表现出了和他年纪完全不相符的冷静。

从那一天起,复仇成为了这对母子生活中唯一要做的事。

狄丽斯带着自己的孩子离开了巴黎。

一走就是30年。

当她们再度出现在巴黎,那个巴黎街头曾经的妓~女不见了,而变成了一位贵妇人。

而35岁的约翰尼斯,则成了一名了不起的大商人。

巴黎再也没有人认识狄丽斯了。

依靠着拉古斯特秘密留给她们的财富,这对母子靠着在美国30年的经商积累下来的巨大财富重新杀回了巴黎。

拥有再多的财富也不能让她们赶到快乐,只有看着仇人倒在自己的面前才能让这对母子的脸上重新绽放出笑容。

但是她们也很清楚的知道,她们根本不可能是钻石联盟的对手。

所以她们必须等待。

约翰尼斯娶了巴黎一位议员的女儿为妻,他现在的名字叫约翰尼斯?戴蒙德。

戴蒙德一家成为了全巴黎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可是复仇的火焰一天都没有在狄丽斯和约翰尼斯的心中熄灭过,反而越燃越旺。

她们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为复仇而做着所有的准备。

“终于,我的祖母倒下了。”戴蒙德喝了一口红酒:“在临终前,他握着我父子和我的手,这说了一句话。”

“不要忘记你们是光荣的拉古斯特的后人!”

就只有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而已。

足够了。

再以后,约翰尼斯也老了,病重了。在生命的最终时刻,他同样握着自己儿子的手说了和他母亲一样的话:

“不要忘记你是光荣的拉古斯特的后人!”

戴蒙德没有忘记,一天都没有忘记过。

这是一个以复仇为终生信念的家族啊,欢喜哥在心里这么想着,然后顺口问了一声:“那你的母亲呢?你母亲从来都不知道吗?”

“知道。”戴蒙德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非常沉重:“我的父亲在结婚当天夜里就把全部的真相告诉了我的母亲,但我的母亲一直提心吊胆,她深爱着我的父亲,知道她在做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最终在生下我后没有多久就郁郁寡欢的离开了人世。所以我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结婚只有一个原因,我不想我的妻子,蒙受和我母亲一样的担心与痛苦。”

欢喜哥完全的明白了,戴蒙德承受的压力,是外人所难以想象的。

何必呢?这又何必呢?这事情都已经过去多少年了啊。

仇恨真的很容易让一个人和一个家庭彻底的为之疯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