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第2746章 朱国旭和他的狱友
    晋岩应该要被执行死刑了吧?朱国旭一个人在那想到。

    自己一辈子都要强,可是换来的结果却是这样的。

    没谁可以责怪,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做出来的。

    有因才有果。

    自己种下的果子,就算再难吃也要吃下。

    “老朱,这些衣服尽快洗一下。”

    “好的,好的。”

    朱国旭麻利的接过了那些脏衣服。

    他被送到了x x监狱服刑。

    这里距离云东有几千里的距离。

    外面是一片茫茫的大沙漠。

    朱国旭从来也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来这里。

    幸运的是,他没有遇到传说中的狱霸,尽管关押在这里的大多都是杀人犯或者是别的什么重刑犯。

    有的人,一辈子也都出去不了。

    当他进来的时候,同囚室的人对他还都不错。

    狱警也不错,看他身体素质,安排他去洗衣房做些相对来说比较轻松的工作。

    “老朱,听说你进来前是个大老板?”休息的时候,一起做事的老侯和他闲聊了起来。

    “是啊,算是个老板吧。”

    “能有多少钱?几百万?”

    “不止吧,我有一家上市公司。”

    “啊?”老侯张大了嘴。

    上市公司?

    老侯在监狱里待了十几年了,算是老资格了,那些新进来的犯人,也总会和他聊些外面的新鲜事。

    在他的印象里,只要是上市公司的老总,那钱多的几辈子都花不完啊。

    “老朱,你这么有钱,怎么也进来了?”

    “触犯法律了呗。”朱国旭轻松地说道:“任何人犯了法,再有钱也保不了他。”

    “说说看,你犯的什么事?”

    “包庇,杀人。”

    “杀人?”老侯的眼睛瞪得老大。

    他怎么也都想不明白,一个那么有钱的人,怎么会去杀人?

    朱国旭的鼻子酸了一下,他又想到了自己的儿子,白发人送……不,自己现在连送晋岩最后一程的资格都没有。

    他定了定神:“别光说我了,你呢,你怎么进来的?”

    “我啊,以前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勤勤恳恳的上班,总想着多加几个班,能让家里人的生活好一些。”老侯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媳妇可漂亮了,以前是我们市歌舞团的,也不知道怎么就看上了我,嫁给了我。结婚当天,她才告诉我,嫁给我的时候她的肚子里就有了,快三个月了,眼看就包不住了。我问她是谁的,她说是她们团长的,人家可是有老婆的人。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我条件不好,我媳妇长得又那么漂亮,却心甘情愿的嫁给我?原来我是帮人家背锅的啊。可再一想,凭我这个条件,能找到这样的媳妇,还去多奢求一些什么呢?我答应她,将来孩子生下来了,我当他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就是一点,以后别再和那个团长来往了,我是男人,丢不起这人。

    我媳妇答应了我,后来,她生下了一个大胖儿子,我真的把他当成了亲生儿子,从来没有嫌弃过他。我想着,这日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有一天,我上夜班,可是厂里的一台机器坏了,我们车间主任就让我下班了。我一到家里,听到孩子的哭声,我赶紧冲进了卧室,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你媳妇和那个团长在一起吗?”朱国旭一下就猜了出来。

    “嗯。”老侯点了点头:“她和那个团长滚在床上,一点衣服都没穿,孩子被仍在一边,哇哇大哭,却没人管。我是个男人啊,当时我的眼睛就红了,正好看到桌子上有一把水果刀,我的脑子一热,拿刀就捅了那个团长,然后又捅了我的媳妇。

    团长死了,我媳妇重伤,我投案自首了。法院判了我死缓。这些年,我在监狱里勤勤恳恳,多次有立功表现,所以改成了无期徒刑,后来又多次减刑到了十五年。哎,在这里,唯一想的就是我儿子,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还会不会认我这个爹。”

    朱国旭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老侯绝对是个可怜人,媳妇结婚前就给他戴了顶绿帽子,结婚了,生孩子了,还是继续给他戴绿帽子,任何一个男人,亲眼看到自己的媳妇和别的男人做那事,能不生气吗?

    为此,老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的半辈子都是在监狱里渡过的。

    “你媳妇后来好了没有?”

    “好了,看好了,只是出了这件事后,她也没脸继续待在那个城市了,带着孩子悄悄的走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没了,老母亲前年走了,监狱里还特别准了我的假,去送了我的老母亲最后一程。”

    朱国旭听到这里,鼻子又是一酸。

    老侯是不幸的,可是和自己比起来又是幸运的,起码,他还可以陪伴自己的家人走完最后的旅程。

    可是自己呢?

    “眼看着下个月就要出狱了,家里又没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老侯苦笑了一下。

    “老侯,我给你找个出路。”朱国旭忽然兴致勃勃地说道:“你出去后,也别回家了,反正你家里也没别人了。你去云东,到方寸大酒店去找个叫雷欢喜的,就说是我说的,你是我的狱友,让他帮你安排个工作,不能太辛苦的。”

    “真的?”老侯半信半疑:“老朱,你以前也许是个大老板,可现在和我一样都是个犯人了,人家能听你的?”

    “他敢不听我的?”朱国旭眼睛一瞪:“我把女儿都许给他了,老丈人的话他敢不听?”

    “原来是你女婿啊?”老侯立刻开心的笑了:“那感情好,那感情好,老朱,你放心,只要有份工作,到了你女婿那里,我一定好好的干。”

    朱国旭笑了,可是笑容里却带着几分酸楚。

    老侯下个月就可以出狱了,自由了,可是自己呢?

    十五年,还要在这里怔怔待十五年。

    自己该怎么熬过来?

    当自己出去之后,外面的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吗?

    朱国旭不知道,也不愿意去想。

    这个时候,一个狱警走了进来大声说道:

    “朱国旭,外面有人来探望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