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第2372章 任何事情都是有合理的解释的
    酒宴真的举办起来了,就在哈德斯王宫最大的那个宴会厅里!

    任何人都可以来参加。

    无论是雷欢喜的亲信,毛里克斯拉尼自由国的官员,来这里的游客,或者是其他任何人。

    因为这是国王陛下的命令。

    所以这里变成了一场盛宴的舞台。

    每个人都在大声呼唤着国王陛下的名字:

    拉波斯亚德拉坎一世!

    当然,那些比较重要的客人,被安排在了边上一个精致的小宴会厅里。

    安全方面还是必须要得到保证的。

    “谢谢您,陛下。”

    博迪宰相和大小冯曼端着酒来到了雷欢喜的身边。

    “谢谢我?为什么?”雷欢喜饶有兴趣的问了一声。

    博迪宰相耸了耸肩说道:“众目睽睽之下,洛塔尔被绑架了,这是整个毛里克的耻辱我们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会成为笑柄的。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同样在众目睽睽之下,你把托克带到了毛里克,这份耻辱,我们已经洗清了。”

    大冯曼随即接口说道:

    “是的,虽然哈特曼先生在得知了洛塔尔之死后并没有责怪我们,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不会责怪自己,这是无法让人容忍的,现在,我们不用再有这样的心事了。”

    雷欢喜收起了笑容:“好了,马屁已经拍完了,现在说正事吧。宰相先生,你立刻多准备一些房间,我们很快会有一大批客人来的。”

    “好的,陛下。”

    “至于你们。”雷欢喜沉吟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冯曼先生,去和哈特曼先生商量一下,请他出面,召开钻石联盟元老院特别会议,地点就在哈德斯王宫里。”

    大小冯曼吃了一惊。

    钻石联盟元老院特别会议?

    这可是一件大事。

    即便是像哈特曼先生这样的人,也不会轻易召开的。

    “陛下,你是准备动手了吗?”大冯曼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不是动手,我是准备冒险了。”雷欢喜有些走神地说道:“成功的几率,只怕连百分之一都不到,可是如果我不冒这个险,那就真的要错失那么好的机会了。”

    大小冯曼面面相觑,雷欢喜想要做什么?

    “好了,就按照我吩咐的去做吧。”雷欢喜不想再多解释什么了。

    有些事情不必解释。

    甚至直接都没有全盘的计划。

    唯一能够做的,只能够是走一步看一步。

    再好的几乎也会遇到突发状况的……

    ……

    “邓思坦先生,我们还在调查托克到底是怎么失踪的。”

    在宴会厅的另一边,罗普利亚满脸沮丧地说道:“这件事情太古怪了,根据那些保镖们的说法,托克就在他们眼前这些消失了。”

    “罗普利亚先生,这个世界上有魔术,但不存在传说中的法术。”邓思坦的脸色并不是那么好看:

    “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的,我从来都不相信什么忽然消失这样的话。难道雷欢喜拥有一个魔法师吗?相对于托克,洛塔尔又何尝不是忽然消失?但洛塔尔的消失,是经过了我们精心的准备和策划,这才造成的必然结果,托克同样如此!”

    “邓思坦先生。”罗普利亚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当时托克和他的保镖都在机场的咖啡厅里,他们聊天,然后托克说要上厕所,然后那些保镖们完全想不起来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们的人在正在调看机场的监控,起码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是暂时没有发现什么。”

    “听着,在我看来这件事情其实非常简单。”

    邓思坦是个聪明人,任何在普通人眼里古怪难以解释的事情,他总能够在第一时间找到答案:

    “问题就处在那家咖啡厅的咖啡里。我知道有一种药物,服用后能够让人迅速的入睡,切断大脑里的记忆,罗普利亚先生,这种切断记忆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一点都不稀奇。而当受害者醒来后,他完全无法想起刚才发生了什么,认为自己一直就坐在那里。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那家咖啡厅的服务员被收买了?或者对方用别的什么办法下了这种药物?所以当那些保镖们醒来的时候,完全想不起来之前的事情,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迷了多长的时间,这就给他们造成了一种错觉,托克凭空消失了。”

    罗普利亚开始逐渐倾向于邓思坦先生的判断了。

    是的,世界上不可能存在神奇的法术,能够凭空把人变没。

    即便是伟大的魔术师大卫科波菲尔,大变活人也总是利用灯光和道具的。

    还有他在无数人的现场注目下变走美国自由女神像,变走一架飞机,看起来神秘而不可思议,其实说穿了你会认为不过如此而已。

    这是魔术,不是法术。

    “还有机场监控的问题。”邓思坦沉吟了一下之后说道:“能够找到雷欢喜或者别的什么有嫌疑人的录像吗?”

    看到罗普利亚摇了摇头,邓思坦笑了:

    “亲爱的罗普利亚先生,那么在调查咖啡厅的同时,也调查一下机场的那些工作人员吧,尤其是负责监控的那些安保人员,我可以确定的是,他们一样被收买了。”

    罗普利亚是真心的佩服邓思坦先生。

    很多无法得到合理解释的事情,现在经过邓思坦先生这么一分析,顿时让他豁然开朗。

    没错,肯定就是这样的。

    “雷欢喜这么做,是已经做好决定和我们全面的开战了。”邓思坦沉吟着说道:“绑架洛塔尔彻底的激怒了他,他已经不顾一切。不过我不得不承认,在托克这件事上,他做的真的是太漂亮了,就算是我,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这么做。”

    “全面开战?”罗普利亚不太相信:“他有这个胆量吗?”

    “他有,因为他年轻。”邓思坦说到这里居然叹息了一声:“年轻就是他最大的本钱,他根本不会去在乎这么做的结果,根本不会去多考虑什么,他只做他想做的,至于会不会闹得天翻地覆,会不会血流成河?这根本就不在他的担心范围之内。”

    这也正是邓思坦最顾虑的,他老了,做事情必须要再三考虑了。

    可是雷欢喜却不这样,想到这,他朝着雷欢喜那里看去。

    看着看着邓思坦的脸色渐渐的变得严肃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