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第1983章 徐海山遇到了一个曾经的故交
    徐海山打着哈欠离开了酒厂。

    每天都是这样,上午上班到处乱混,看看有没有小姑娘可以调戏一下。

    吃完中饭睡上一觉,一觉睡到下班。

    隔壁就是家小饭店,徐海山基本上每天的晚饭都是在那里解决的。

    一看到徐海山又来了,小饭店的店主两口子很快皱起了眉头。

    能不皱眉头吗?

    这家伙天天过来吃喝,每次喝完都是记账。

    最早的时候老板不肯,结果被徐海山给打了。

    正想报警,被边上也在吃饭的同一家酒厂的工友给拉住了。

    都在那里劝说老板,算了吧,这小子心黑着呢,真要进去了,等他出来你的店可就有得麻烦了。

    开店图的是个平安,这里靠近酒厂,生意很不错,老板夫妻俩不想把人得罪了自己开不下店,因此这口气也就忍了下来。

    这些年,徐海山在这里挂的账起码有几千块了吧?

    “来了?”老板勉强带着笑容说道。

    “老规矩。”徐海山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老规矩,一个荤菜,青椒炒肉丝级别的就行。一个汤,榨菜蛋汤级别的就行。

    酒嘛,徐海山自己从厂子里带出来了。

    炒这两个菜不需要多少时候,很快便端了上来。

    来这里吃饭的酒厂工人不少,一看到徐海山也在,谁也不说话,坐得离他越远越好。

    又有一个客人走了进来,瞅瞅店里,没位置了,就徐海山是一个人坐的。

    一屁股在徐海山对面坐了下来。

    “你谁啊?”徐海山翻着白眼说道。

    “老子是谁关你屁事!”

    那人居然比徐海山还横。

    “你tmd。”

    徐海山正想发作,忽然觉得对方非常面熟。

    “徐海山?”

    对过却率先叫出了他的名字。

    “对,是我,你是?”徐海山迟疑着问道。

    “赵虎,原来发酵车间的。”

    “虎哥啊。”

    徐海山恍然大悟。

    这个赵虎当年在汇东酒厂里也算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了,比徐海山横的多了。

    那个当徐海山靠山的姐夫都被他给打过,而且还不敢把他怎么样。

    徐海山和赵虎臭味相投,很快就成了朋友。

    20年前,赵虎在外面和人发生争执,把人给打成了重伤,被公安给送进了大牢。

    那以后徐海山就再也没有赵虎的消息了。

    真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了。

    “哎哟,我说海山啊,咱们这都多少年不见了?有20年了吧?今天有缘相见,咱们得好好的喝上一杯。”

    赵虎说着把老板叫了过来:“把你们这拿手的菜给我上几个,不问价格。还愣着干什么,又不是不给你钱。”

    “哎,哎,这就去,这就去。”

    老板心里在那不断嘀咕着走了。

    徐海山的朋友?

    吃完还会给钱?

    别吃完了再顺点东西走就谢天谢地了。

    徐海山这才注意到:

    招呼的两只手上戴着三只大金戒指,脖子是是一条快有小拇指那么粗的大金项链。一块金表明晃晃的。

    “海山,还在汇东做呢?”

    “虎哥,现在汇东改名了,叫方寸了。我还在这做,不然能到哪去?”徐海山陪着笑脸说道:

    “虎哥,你呢?看你的样子这是发财了?”

    “也算不上发财吧,混几个小钱,过的比一般人好一些也就是了。”

    赵虎掏出了一包大中华,抽出一根扔给了徐海山:“海山啊,这年月你还真准备在这家厂里一根绳吊死啊?我不管它叫汇东还是叫什么方寸,你整天待在这里有什么出息的?”

    徐海山苦着一张脸:“可我也得有其它本事啊。”

    正说着话,新加的菜上来了,老板正想离开,却被赵虎给叫住了:“哎,给我那瓶酒来。”

    “虎哥,我这有酒,厂里带出来的。”

    “你那酒算了吧,我不喝。”赵虎看都不愿意看一眼:“老板,给我拿瓶五粮液来。”

    “您老板。”

    饭店老板苦着一张脸说道:“我们就是一家小店,哪里会有五粮液啊?”

    还五粮液?

    损失几个菜钱那就算了,损失一瓶五粮液那还得了?

    “那你不会出去买?”

    赵虎一瞪眼睛,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哦,怕我吃饭不给钱是吧?”

    “不敢,不敢。”

    “这里可以微信支付吧?”

    “可以,可以。”

    赵虎掏出手机扫了一下二维码,直接转过去了两千块钱。

    “哎哟,多了,多了。”

    赵虎不在意地说道:“你做饭店的,总不能多少钱买来的就多少钱卖出去吧?你总得赚钱吧?就两千了,饭钱一会再算。对了,去大超市买啊,别让我喝到假酒。”

    “哎,哎。”有钱在手,饭店老板立刻兴冲冲的跑了出去。

    徐海山看的眼睛都直了。

    两千块钱眼睛眨都不眨就出去了?

    徐海山有些急不可耐:“虎哥,你就告诉我呗,你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啊?”

    “先吃饭,吃完饭我带你去个地方你就知道了。”

    赵虎慢吞吞地说道。

    对方既然都这么说了,徐海山也不方便再继续追问下去了。

    五粮液很快买来了,老板把酒往赵虎面前一放:

    “老板,这可是在附近最大的超市买的。”

    赵虎非常内行的拿起酒瓶自己观看着,过了一会这才点了点头:

    “真货。”

    “虎哥,你还懂得鉴别酒啊。”

    这么多年没见,徐海山没想到赵虎不但有钱了,而且本事越来越多了。

    “我会的东西你不知道的多着呢。”

    赵虎打开了酒,给两个杯子里倒满了酒:

    “喝酒,喝酒。”

    喝了一口,香啊。

    五粮液毕竟就是五粮液啊。

    两个人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天。

    可是每当徐海山说到当年的汇东酒厂,赵虎总会特意绕开。

    似乎他特别不愿意提及这件往事。

    在徐海山的眼里,赵虎就是自己的财神爷,既然对方不愿意说,那自己也尽量不提的好。

    一顿酒喝的差不多了,赵虎从口袋里掏出了300块钱往饭桌上一扔:

    “钱在这,我们走了。”

    “老板,多了,多了。”

    “对了当给你们的小费了。”

    赵虎一边朝外走,一边打了一个电话:

    “小刘啊,来接我吧。”

    “虎哥,我们现在去哪啊?”

    “问那么多做什么?一会到了你不就知道了?”

    不到5分钟的功夫一辆陆虎就停在了两个人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