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凌天战尊 > 第1141章 ‘三皇爷’
狂暴杂毛鼠一族,自万年前和地狱金毛犬一族几近同归于尽后,只留下一个分支。

这个分支,一直传承到今日。

不过,为了休养生息,它们学会了隐匿,不在人前暴露自己。

当年,它们结下的仇敌太多,如若暴露它们一族还有分支存在,肯定会遭来那些人狂风暴雨般的打击。

正因为当年的休养生息,也让狂暴杂毛鼠一族的分支一直隐匿在暗处。

或许,地狱金毛犬一族真的是狂暴杂毛鼠一族的宿敌,在后者留下一个分支的同时,也留下了一个分支。

自此,两族分支一直争斗。

势均力敌的它们,一斗便又斗了两万多年。

直到一百年前,狂暴杂毛鼠一族的一位皇族强者得到了蓄满自然之力的‘天珠’,凭借天珠在短时间内一举将自身领悟的‘自然奥义’提升了好几个层次。

因此,两族平衡被打破,在那位强者的带领下,狂暴杂毛鼠一族彻底覆灭了地狱金毛犬一族。

当然,在它们的眼里,是彻底覆灭。

它们并不知道,当年它们对地狱金毛犬一族赶紧杀绝的时候,有一只地狱金毛犬幼犬活了下来。

并且,那只地狱金毛犬幼犬,依靠自己的努力,拥有了一身不下于当今狂暴杂毛鼠一族最强的两个皇族的实力!

狂暴杂毛鼠一族分支的驻地,位于一片阴暗的沼泽之中。

鼠类妖兽,本就不喜欢光明,它们更喜欢隐藏在黑暗中,因为只有黑暗才能给它们带来安全感,绝对的安全感。

“金煞,你来过这里?”

今日,狂暴杂毛鼠一族分支广阔驻地的角落,多出了几个不速之客,在一个金袍老人带领下一路飞掠而行。

如今对金袍老人发出询问的,正是跟在后面的一个紫衣青年。

“是的,主人。”

面对紫衣青年的询问,金袍老人恭声回应。

如今来到这一片沼泽地,也就是狂暴杂毛鼠一族驻地的,正是远道而来的段凌天几人。

金煞来到这里,就好像逛自家的后花园一般,让段凌天几人忍不住心生诧异。

“主人,那边。”

紧接着,金煞继续引路,一路往沼泽地的中心区域飞掠而去,并没有刻意隐藏身形。

“你确定这样不会打草惊蛇?”

段凌天皱眉问道。

“放心吧,主人。”

金煞回应的同时,继续加速赶路。

“什么人?!”

又过了一阵,一道厉喝自远处的沼泽地传来。

伴随着声音而来的,是一个个小黑点,片刻出现在段凌天几人的眼前,在此过程中不断变大。

不过,就算到了段凌天几人眼前,小黑点也没变多大。

出现在段凌天几人眼前的,是七只通体杂毛的鼠类妖兽,比寻常的老鼠大上一些,一双双眸子闪烁着腥红的光泽。

“狂暴杂毛鼠!”

只一眼,段凌天就认出了这七只鼠类妖兽,跟轮回武帝记忆中的狂暴杂毛鼠一模一样。

“几个小东西,也敢在本皇面前放肆!”

就在段凌天、凤天舞和熊全三人精神绷紧,准备出手的时候,金煞开口了,声音中蕴含着威严,远远传递开来。

轰!

同一时间,在金煞的身上,涌出一股浩瀚的气浪,将七只狂暴杂毛鼠轰飞了出去。

不过,金煞并没有趁胜追击,他立在原地,手一抬,手里多出了一枚古朴的令牌,令牌上纹刻着极其复杂、古朴的纹路。

仔细一看,这些纹路构成的图案,正是一只鼠类妖兽。

就在段凌天三人深感疑惑的时候。

“见过三皇爷!”

七只被金煞轰飞出去的狂暴杂毛鼠,原本眼睛愈发腥红,已经准备呼唤其他族人,可当它们看到金煞手中的令牌后,一个个却是人性化的跪伏在空中。

现在的它们,跪伏在空中的同时,身体瑟瑟发抖,七双腥红的眸子充斥着惊恐。

“三皇爷饶命!我们不知道是您。”

其中一个狂暴杂毛鼠颤抖着声音说道。

“三皇爷饶命!”

另外两个狂暴杂毛鼠跟着求饶,声音中充满了颤抖。

“滚吧!”

金煞冷喝一声,抬手之间,滚动的力量席卷而出,再次将七只连‘化虚境’都没有步入的狂暴杂毛鼠轰飞了出去。

顿时,七只狂暴杂毛鼠如释重负般远遁而去。

片刻,这一片沼泽恢复了宁静。

“主人,请。”

原本威风凛凛的金煞,在七只狂暴杂毛鼠离开以后,恭敬的让到一旁,对着段凌天谦卑欠身,指引段凌天往前走。

然而,段凌天却没有走的意思。

“金煞,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何称呼你为‘三皇爷’?”

段凌天好奇问道。

刚才的一幕,至今想起,他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按理说,金煞作为‘地狱金毛犬’,不是应该和狂暴杂毛鼠一族是宿敌吗?

为何那七只狂暴杂毛鼠在看到金煞取出的令牌以后,不只老实的跪伏下来,甚至还尊呼他一生‘三皇爷’?

对此,段凌天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现在又何止是段凌天百思不得其解,便是凤天舞和熊全,也是面露疑惑。

特别是熊全,脸上浮现迷茫之色的同时,骇然之色还未散去。

刚才,见到七只狂暴杂毛鼠对金煞伏身行礼,给了他太大震撼,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少爷不是说……地狱金毛犬和狂暴杂毛鼠是宿敌吗?”

熊全不解,万分不解。

“主人,在狂暴杂毛鼠一族分支的所有狂暴杂毛鼠眼里,地狱金毛犬已经成为了过去,不复存在!”

面对段凌天的询问,金煞缓缓说道。

“你的意思是……他们并不知道你的存在?”

段凌天不是笨人,很容易就能从金煞的一番话中听出一些东西。

“主人英明。”

金煞点头,给段凌天拍了一个响亮的马屁。

“这个暂且不说……你解释一下,刚才那七只狂暴杂毛鼠在看到你取出那枚令牌以后,为何要跪伏在地,还尊呼你一声什么‘三皇爷’。”

段凌天目光古怪的看向金煞,“你手里的令牌,不会是抢了狂暴杂毛鼠一族哪个王族的吧?”

狂暴杂毛鼠一族中,以‘皇族’为尊。

皇族之下,便是‘王族’。

王族,和皇族关系匪浅,一般都是皇族和非皇族交配孕生出来的后代,不上不下,但在狂暴杂毛鼠一族中却有着极高地位。

更有一些王族,很可能是狂暴杂毛鼠一族分支领袖一母同胞的兄弟姐妹。

所以,王族被称之为什么‘三皇爷’,倒也正常。

“当然不是。”

金煞一边摇头,一边掂量着自己手里的令牌,“主人,我手里的这枚令牌,是我自己的……准确的说,是如今狂暴杂毛鼠一族那两个皇族送给我的。”

“什么?!”

不得不说,金煞的回答,彻底惊到了段凌天,也惊到了凤天舞和熊全。

“它们不是你的仇人吗?怎么会送你这东西?”

熊全目瞪口呆的问道。

“我知道它们是我的仇人,并不代表它们知道我是它们的‘宿敌’。”

金煞双眸一闪,在段凌天三人疑惑的目光下,缓缓说道:“当年,我制造了一个机会,混进了这狂暴杂毛鼠一族的驻地……那一次,我帮它们解决了一个麻烦,因为展现出不下于两个皇族狂暴杂毛鼠的实力,被他们认可。”

“说来滑稽……那一次,我竟然被它们强拉着结拜,成了拜把兄弟。因为我不能击败狂暴后的它们,所以我成了三弟。”

“他们两人,实力相当,暂时并列‘大哥’,等到日后谁成为了狂暴杂毛鼠的领袖,再成为独一无二的‘大哥’,另一个屈居‘老二’。”

说到这里,金煞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你……你跟它们结拜了?”

熊全一脸讶然。

“哼!不过是一个形式而已……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那次结拜,是它们想利用我去帮它们去办一件事。事先说没什么危险,但我却差点因为那件事丢了命。”

说到这里,金煞有些心有余悸的怒道:“狂暴杂毛鼠,果然如我们族中留传下来的手札中记载的一般,都是卑鄙、无耻的东西!”

“后来,它们还想利用我,我便不告而别了……我当初来这里,本就是为了摸清它们的底细,当时也了解的差不多了,所以便选择了离开。”

金煞看着手里的令牌,继续说道:“这令牌,是那次我差点被它们害死以后,它们给我的……美其名曰给我狂暴杂毛鼠一族中只在它们之下的地位。”

听完金煞的话,段凌天三人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这么说来……凭借这枚令牌,我们很快就能见到狂暴杂毛鼠一族的那两只皇族狂暴杂毛鼠?”

熊全目光一亮。

“是。”

金煞点头,眼中寒光闪烁,“如果它们知道我回来,还不知道会有多高兴……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个实力强大的马前卒,可以帮它们办许多它们一族的族人办不到的事。”

金煞言语之间,透露出森冷的杀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