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凌天战尊 > 第2970章 凌绝云
    “混沌神火,你瑟什么!”

    几乎在混沌神火话音刚落的时候,鸿蒙神土便有些羞怒的说道:“要不是这小子常用你炼制丹药,对你已经熟悉到一定程度,早已打下对火之元素的感应基础……”

    “你,能在三个小时内助他领悟火之元素奥义?”

    混沌神火一句话,无形之间将它贬低,仿佛它一夜之间帮助段凌天领悟土之元素不值一提一般。

    它,哪能受得了这等闷气?

    然而,面对鸿蒙神土的恼羞成怒,混沌神火却仍然淡定无比,“过程不重要,我只看结果。”

    “想当我的老大,至少你得在某个地方胜过我……可就目前来看,你连帮他领悟基础元素的速度都不如我,哪来的资格当我老大?”

    说到后来,混沌神火的语气多了几分不屑。

    “你……你……”

    鸿蒙神火被混沌神火气得完全说不出话来,因为混沌神火这话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接,最后干脆不说话了。

    “哈哈……老火,你可真够狠的。这小土,那么爱说话的一个小孩,竟然被你说得直接陷入沉睡了。”

    久违的太玄神金的声音,适时的响起,语气间全是幸灾乐祸之意。

    而现在,段凌天本人的心思,却又是根本不在体内的三大五行神灵身上。

    他的目光,亮如星辰,“原来,我常用混沌神火炼制丹药,还能助我领悟那火系法则的基础奥义火之元素?”

    “而且,还是在不知不觉中领悟火系法则的基础元素?只等得到一门火系王级仙法、神通,便能将之彻底领悟?”

    一念至此,段凌天的心情顿时激荡起来,同时心里也升起了阵阵渴望,渴望能在不久的将来,得到一门火系王级仙法或神通。

    “那王室拍卖会,夜幕降临才入场……这一天的时间,便在这单继国的王宫之中随便逛逛……可以先去那藏书阁看看。”

    想到王室拍卖会晚上才开始,而现在还是清晨,所以段凌天走出房间以后,也是招呼了刘广林一声,两人一起离开了大院。

    “现在,想必嘉龙也正沉侵在对那风系王级神通的参悟之中……便不打扰他了。”

    看了一眼黄嘉龙住的地方以后,段凌天带着刘广林走出了单继国王室给他们安排的行宫。

    刚出行宫,便又是看到附近的另外一个行宫,也有一行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大人,那座行宫里面住的是东明国的人,他们也是为了今晚拍卖会上的金线虫而来。”

    在段凌天看过去的同时,刘广林适时的开口说道。

    “东明国?”

    段凌天眉头一挑。

    他之所以会来单继国参加今晚的王室拍卖会,主要就是为了那炼制玄金丹所需要的主药材之一的‘金线虫’。

    为了单继国王室手里的金线虫,扶秋国天子甚至亲自开口向单继国天子讨要。

    如果前面没有莫伦国、东明国两国的天子向单继国天子讨要金线虫,单继国天子肯定愿意将金线虫给扶秋国天子,卖一个人情。

    然而,正因为莫伦国、东明国两国的天子也想要金线虫,所以单继国天子只能将金线虫拿出来拍卖,让三国天子派人来竞拍。

    这样,既能体现公平,也能各不得罪。

    毕竟,为了一国天子的人情,而得罪另外两国天子,并非明智之举。

    而在段凌天和刘广林两人看向东明国一行人的身后,东明国一行人也注意到了段凌天两人。

    “这两人,是扶秋国的人!”

    “这个身穿一袭紫衣的青年男子,不会就是扶秋国的那个天才散修‘段凌天’吧?”

    “应该是他!我听说,扶秋国这一次来的五人中,只有两个青年男子……其中一人,是扶秋国度运城少城主黄嘉龙,而那黄嘉龙我曾经和他有过一面之缘,认得他。这个人,并非黄嘉龙。”

    ……

    东明国一行人议论纷纷之间,目光最后都落在了为首两人中的其中一个青年男子身上。

    这个青年男子,身穿一袭灰衣,面色冷漠,目光冷峻,腰挎一柄入鞘长剑,如同一位冷面剑客。

    “段凌天?”

    听到身后一群人的议论声,灰衣青年那原本淡然的双眸,难得闪烁了一下。

    下一刻。

    咻!

    他的目光,如同利剑一般,直掠段凌天而去。

    他的神识,也一并跟了过去。

    只一瞬之间,他的神识,便给他反馈了眼前这个紫衣青年不足百岁的信息,“果然是他!”

    而从扶秋国一行人所在的行宫之中,走出来的不足百岁的青年男子,也只可能是扶秋国那个不足百岁的天才散修!

    “是他!”

    而在灰衣青年发现段凌天不足百岁之时,他身边的那个银袍青年也发现了段凌天不足百岁之事,一时瞳孔也是微微缩起,“看来,他确实是那个段凌天无疑了。”

    “不足百岁,一招击败扶秋国度运城少城主黄嘉龙……那黄嘉龙,在巅峰罗天上仙中,都算得上是佼佼者。”

    “而他,不过天境罗天上仙修为,一招就将黄嘉龙击败……最重要的是,从扶秋国那边传来的消息,好像说他并没有动用法则之力!”

    银袍青年说到后来,看向身边的灰衣青年,“绝云兄,你觉得……这可能吗?”

    询问灰衣青年的同时,银袍青年看向灰衣青年的目光之中,又是流露出深深的忌惮之色。

    前段时间,东明国的南天擂上,他这个昔日东明国之人公认的东明国仙君之下第一人,被此人一招击败。

    自始至终,此人甚至连腰间的剑都没拔,只是以仙元力融合法则奥义凝聚成剑,剑身横扫,便将他拍飞了出去!

    而就是在此人留手的情况下,他仍然身受重伤,养了整整半个月伤方才痊愈。

    另外,此人的一身修为,只在天境罗天上仙层次,且此人尚且不足百岁!

    也正是在那一刻起,此人取代了他,成为了东明国新的仙君之下第一人。

    对此,他心服口服。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一个天境罗天上仙,不用法则奥义,击败一个同样没有领悟法则奥义的巅峰罗天上仙,也不是不可能。”

    灰衣青年目光平静,语气淡然,声音中毫无感情可言。

    而这个灰衣青年,正是在东明国前段时间的南天擂上如彗星般崛起的天才散修,凌绝云!

    “如若绝云兄你和他一战……有把握吗?”

    银袍青年问道。

    “我不知道他底细,不敢说有把握胜他。”

    凌绝云淡淡回应。

    “看来,这个灰衣青年,应该便是东明国前段时间出现的那个天才散修了……果然不是一般人物。”

    段凌天遥遥的看着凌绝云,在发现对方也不足百岁的时候,他心里顿时有所猜测。

    甚至于,见到对方,他甚至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那种转世重修的仙人。如果是,他的前世,必然非凡。如果不是,他的天赋,堪称逆天!”

    段凌天暗道。

    “广林,我们走。”

    收回落在凌绝云身上的目光,段凌天招呼刘广林一声后,径自带路向着王宫里面走去。

    他这一次出来,有一个目的地,便是单继国王宫之中的藏书阁。

    藏书阁,是单继国王国对客人开放的一座书阁,里面有着很多藏书,也有一些记忆仙符,以及一些浮影珠。

    而藏书阁中的浮影珠,都是记录了一些强者对决画面的浮影珠,但基本上都是仙王以下的强者对决的浮影珠。

    就算有记录了仙王以上强者对决画面的浮影珠,也都是一些没有领悟法则奥义的仙王强者。

    记录领悟了法则奥义的仙王以上的强者对决的浮影珠,单继国王宫也有一些,但却没有放在藏书阁。

    因为,那些都是比较有价值的东西,单继国王室不愿意外泄。

    甚至于,有些记录了领悟了法则奥义的仙君强者对决的浮影珠,单继国王室也有,但却也没有放在这里。

    “绝云兄,要不要我代你向他,乃至扶秋国来人发起赌斗……如若他败于你手,扶秋国便放弃竞拍那金线虫。”

    眼看段凌天两人离去,银袍青年眯起双眼,询问身边凌绝云的意见。

    “可如果我败了呢?”

    凌绝云淡淡问道。

    “败?”

    银袍青年嘴角狠狠一抽。

    他万万没想到,孤傲如凌绝云,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对方还只是一个天境罗天上仙。

    而两人身后的一行人,现如今也都一脸懵逼,再次看向凌绝云的背影之时,那一道道诧异的目光,更像是第一天认识凌绝云一般。

    “我,凌绝云,天境罗天上仙层次剑仙……不管谁,只要能接我一剑,便算我败!”

    当日,他们东明国的南天擂上,青年那嚣张的话语,自信得堪称无法无天。

    可今日,这个青年,竟说他可能败给扶秋国的那个天才散修……

    这,简直不可思议!

    这,真的还是当日在他们东明国的南天擂上嚣张、狂傲的剑仙‘凌绝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