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妖者为王 > 第六百一十二章 降临!
    自爆?

    他等的就是梁平自爆!

    梁平不死,他如何才能得到灵魂碎片?

    轰隆隆!

    钱晓一语成谶,肉眼可见,梁平的身体骤然变得更为虚幻起来,似乎在他的体内出现了一个偌大的漩涡,正在疯狂吞噬着周围的一切力量。

    自爆!

    一个不朽境四重天的自爆!

    其威力可想而知,包括李鄱阳在内,无人敢近前。

    蓄势。

    狂暴!

    这一刻,在钱晓等人眼中,梁平就像是一个定0-时-炸=弹一样,积蓄的力量越发狂暴,波动躁动,甚至连他周围的空间都出现了丝丝黑色涟漪,变得极其不稳定起来。

    “计划,终于要成功了!”

    人人面带紧张。

    和李鄱阳一样,他们在意的也不是梁平的身死,而是在他身死之后,是否会有带着原始级传送法阵记忆的灵魂碎片留下,目光灼灼。

    可是,就在他们所有人的注视下,自认为,梁平的蓄势还未达到极致之时,突然,异变发生了

    轰!

    咔嚓!

    一道雷霆骤然从虚空炸开,电光之间,一道漆黑如墨的空间裂痕,瞬息诞生,绵延开来,把钱晓等人顿时吓了一大跳。

    提前了?

    梁平的伤势让他无法把自己的气势凝聚到极点,自爆提前了?

    可是就在下一刻

    嘭!

    从空间裂痕中央跌落而出的两道身影,彻底打消了他们这念头,他们眼睁睁看到,一个年轻的青年拽着梁平一起,从爆炸的最中央蹿了出来!

    这人,是谁?

    钱晓等人看到梁平脸上错愕、惊骇的模样,心底突然浮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直到。

    “萧浪?”

    “你怎么……”

    梁平认出萧浪了。

    不错。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萧浪!

    钱晓等人精神蓦地一震,目瞪口呆的同时,眼底已经满满都是忌惮。在他们的心里,也有和梁平同样的困惑。

    秦明一脸茫然地望着周围完整的八座石碑,和最中央的法阵核心,懵了。

    法阵没有被破坏。

    那这萧浪是怎么进来的?

    破碎虚空?

    别开玩笑了,坤天法阵封禁的可不止是周围的虚空,还有通往时间乱流的甬道,否则的话,它怎能困住是为不朽境四重天巅峰的梁平?

    虽然他的对坤天法阵的参悟不是极致,但以他的能耐,要想在坤天法阵内破碎虚空,至少要有不朽境七八重天的战力!

    新来的萧浪,竟然有这么强?

    秦明摇头,不敢相信这一点。

    但是事实,却的确和他所不敢相信的一模一样。

    萧浪,的确是破碎虚空降临的。

    ……

    时间来到一刻钟之前。

    十数天的等待,萧浪终于感应到,自己的肉身强度再上一个层次,达到了不灭体五重层次。体内混沌神力更无须多说。

    在突破的一瞬间,萧浪就直接站了起来,目光灼灼,望向了在虚空隐藏了大半的那两扇门。

    时候,到了。

    离开的时候。

    回家的时候。

    萧浪在五行大陆寻找等待这么久,为了就是这一刻,如今终于降临,当然不会再有半点犹豫,当即招呼嗜血星藤和九幽蝠,准备离开。

    当然,以嗜血星藤和九幽蝠现在的战力,他们是无法通过世界门户离开的,不过作为萧浪的奴仆,他们可以分别躲藏在储物戒和镇天棺之中。

    即将离开,九幽蝠也很兴奋,但还是尽心尽职的帮萧浪对空间门户作出了评测。

    “它没有精准的出口。”

    “所通往之处,应当是整个离火大世界空间力量最为薄弱的地方。一般而言,这种地方要不然是什么凶险之地,要不然就是正在爆发大战,主人一定要小心。”

    这条空间甬道通往的,是空间薄弱的地方?

    萧浪闻言眉头一挑,点头以示知晓,九幽蝠飘回了镇天棺,然后,他用混沌神力笼罩周身,径直步入空间甬道。

    轻松,简单。

    他们之前对这空间甬道的进入条件的分析没有错,当萧浪在某方面的境界达到了不朽境五重天之后,滞涩感立刻消失了。

    呼!

    萧浪感觉自己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彻底封禁的房间,充满黑暗。

    不。

    并非是绝对的黑暗。

    在这片黑暗中,充满莹莹光点闪烁,萧浪立刻分辨出它们到底是什么。

    “这些都可以作为出口?”

    光点很多。

    萧浪没有在这里停留太长的时间,直接选择了一个闪烁最为频繁,距离他也最近的光点,直接一步跨出

    轰!

    顷刻间,萧浪只感觉澎湃的空间之力压迫而来,让他达到不灭体五重天的肉身都咔嚓作响,要知道,这还是在甬道的保护之下!

    “世界的桎梏,果然非同小可。”

    萧浪一边赞叹,并没有忘记九幽蝠刚才的嘱托,力量包裹周身,破开甬道,直接降临,投入这片让他感到无比熟悉的离火大世界的气息中。

    九幽蝠判断的没错。

    这里的确爆发了一场大战。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还未等他稳定心神,观察周围的一切,就立刻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唤出了他熟悉的名字。

    嗯?

    萧浪也无比惊讶,扭头望去,立刻看到了梁平那张错愕至极的脸。

    萧浪一呆。

    虽然他和梁平只有一面之缘,但梁平给他带来的印象还算深刻,他当然能认得出来。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

    梁平,竟然是不朽境君主?

    “不朽境四重天巅峰?!”

    萧浪惊讶。

    他在五行大陆上见到的不朽境君主层次的强者也不少了,自然可以瞬间辨认出梁平的武道修为。

    但很快,这错愕便化成了惊喜和狐疑。

    惊喜的是,他一回来就遇到了梁平。

    梁平可是天浮宫的刑罚长老!

    遇到组织了!

    但狐疑的是

    萧浪瞬息间就判断出来了,这里正在爆发一场大战,无论是周围激荡的神力,还是充斥的神魂威压,都证明着,这场大战还不简单,而是生死大战!

    呼!

    萧浪神魂遍布全场,把秦明等人笼罩在内,察觉到他们虎视眈眈的眼神,眉头更是轻轻一皱。

    梁平,被围攻了?

    这些不认识的不朽境君主,是何方人士,竟然敢袭杀天浮宫的刑罚长老?

    “师伯,这是怎么回事?”

    萧浪直言出声,打破瞬息之间的平静,刹那间,几乎所有人都动了起来。

    呼!

    秦明等人接连后撤,但已然形成包围状,和先前一样,只不过现在被他们包围的,变成了萧浪和梁平两人。

    他们望向萧浪的眼神充满忌惮。

    毕竟,萧浪的出现方式实在是太诡异了,并且听梁平和萧浪简短的对话,他们能听出,梁平和萧浪是认识的!

    萧浪,是梁平的师侄,他定然也是天浮宫的人!

    梁平也是一步跨出,直接挡在了萧浪身前,脸上仍然惊讶满满,但更多的还是忌惮,余光一直扫荡着周围的秦明等人,提防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嘴巴喃动,神魂传音如炮竹般炸响在萧浪的耳畔。

    “师侄,快走!”

    “他们想从我口中知道原始级传送法阵的秘密,千万不要让他们得逞!”

    “去找你的师祖,让他来救我!”

    “倘若我死了,也绝对不能放过他们!他们分别是,大秦皇朝秦明……”

    梁平语速极快,如同是在吩咐自己的遗嘱。事实上,他的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因为在他看来,今日一战,必然是他这一生的最后一战。

    虽然他不知道萧浪是如何突然穿破坤天法阵来到这里的,但是,他早已知道萧浪的奇异,赤琰星上发生的一切就是证明。

    萧浪诡异的手段有很多。

    原始级传送法阵,便足以震动整个离火大世界。

    所以,在他看来,萧浪之所以能来到这里,和他有多强的战力根本没关系。更何况,他是知道萧浪的能耐的。

    从邱世杰等人的口中他早已知道,萧浪的确在两年前就成就了纪元境小圆满巅峰,按道理说,萧浪的晋升速度是极其可怕的,短短十数年的时间,就连续跨越了好几个层次,甚至可以击杀二星最强尊者了。

    可是,短短两年的时间,萧浪哪怕再有奇遇,武道境界又能提升到什么层次?

    不朽境?

    梁平可没有从萧浪的身上感知到任何不朽境所带的特殊气息和感知。

    成就不朽,寿元无尽,身上自然有特殊的气息和感应,但是,他在萧浪的身上并没有发现,这足以证明,萧浪还是纪元境尊者!

    纪元境尊者,在这样的一场战斗中,和炮灰有什么区别?

    梁平看重的,是萧浪的其他特殊能力。

    这是保护。

    因为这些年,他们也在不断的寻找萧浪,并且分析得出,萧浪或许还有其他的特殊能力,诸如原始级传送法阵,就完全可以对整个离火大世界的正魔大战造成巨大的影响。

    所以,萧浪,不能死!

    “我帮你断后!”

    “你必须活着出去!”

    梁平大声嘶吼,一双眼瞳已经彻底化成了血色,如一头匍匐在黑暗中的恶狼,虎视眈眈盯着周围的秦明等人,目光凶狠,更充满绝然之色,大有一言不发,再次自爆的架势。

    看到这一幕,萧浪的心神蓦地一颤。

    袭杀!

    原始级传送法阵!

    原来是因为这个!

    萧浪知道前因后果了,而给他带来更大震动的,则是梁平现在的表现。事实上,曾经的一面之缘,他对梁平的印象并不怎么好,梁平显得太木讷了,完全没有什么情感的样子,着实让他不喜。

    直到现在,萧浪才知道,原来梁平的内心也是有感情的。

    只是,他内心的感情,只对他熟悉的那些人。

    哪怕是现在,他要争取时间帮助自己离开,也不是因为自己个人的缘故,而是因为天浮宫,因为正魔大战。

    萧浪对梁平对了几分了解,内心感慨良多。

    “怪不得师尊说,他的师兄是个好人。”

    “看来,师尊的眼光果然没错。”

    萧浪嘴角微微扬起,正要说些什么,可正在这时

    嗯?

    周围的秦明等人看到梁平的这幅模样,突然眼瞳微微一缩,眼底的忌惮突然少了许多,绷紧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一副把一切彻底看清的模样,掌控全局。

    梁平也算是身经百战了,只是一瞬间,就意识到了问题出在了哪里。

    不是萧浪。

    而是他!

    之前因为萧浪的奇特出现方式,把他们吓了一大跳,对萧浪的武道境界无法确定,不敢贸然近前,满是忌惮。

    但是现在,当自己护犊子一样护在他的身前的时候,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萧浪,不强!

    否则自己也不需要这么保护了。

    意识到这一点,看到秦明等人眼底再次闪烁起跃跃欲试的光彩,梁平内心大急,传音几乎化成了嘶吼:

    “快走啊!”

    “再不走来不及了!”

    梁平疯狂催促萧浪。

    但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任凭他如何催促,萧浪仍然站在他的身后一动不动。这一刻,梁平真的要疯了。

    你是真的蠢么?

    看不出当前形势的紧迫么?

    梁平下意识就要回头怒斥,可正在这时,令他,也是令在场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啪!

    一声脆响,源自脚步。

    只见萧浪一步踏前,面容轻松,站定在梁平身侧,面带淡笑,轻轻道:

    “师伯莫急,这些喽桓?肀簿托辛恕!?/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