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抗日之雪耻 > 第二百零八章:晋绥军观察团(三)
<b></b>

彭副总指挥也清楚韩云华不是一个沉不住气的人,听这么一说,彭副总指挥也乐了,笑道:“那你就把自己的想法说说,我倒要看看你小子这段时间又没有长进,我可是听主席说了,你小子打仗是把好手,鬼子汉奸伪军每一样含糊的,但是这政治方面就是一个大傻冒。提前提示你一下,傅作义等人这次来可是带着政治任务来的。”彭总每当想起主席笑着评价韩云华时就有些忍俊不禁,主席说韩云华的政治觉悟同他的军事指挥水平成反比,说是一个政治白痴也不为过。

有了彭总的提示,韩云华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前世的韩云华是一个纯粹的军人,而且还是一个国家从小就培养出来的军事天才,在韩云华的世界里根本就不存在政治斗争这一说。虽然偶尔也能接触到一些政治层面上的事情,但是从来都没有波及到他,所以现在的韩云华对于政治而言正如主席说的那样是个纯粹的小白。

但是这并不能说明韩云华的政治嗅觉差,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在后世那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有多少东西真正能成为秘密。共和国那些开国元勋以及党内的一些“特别”的人的**几乎在网上挂了数十年,韩云华没有别的爱好,看书上网就是他为数不多的兴趣爱好之一。所以说现在韩云华对党内的了解并不比主席等人少多少,只不过他只想做一个纯粹的军人,并不想做一个军政皆通左右逢源的老油条。因此,一直以来韩云华都表现的很“迟钝”。

“我认为傅作义等人这次来不为乎有两件事,第一就是来摸底来了,他们先到的八路军总部,想来也看到了现在总部的情况,除了战士们的基本生活差了一点以外,其他的应该远远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不过毕竟那是八路军总部,是本来就的精华所在,武器装备好一点,人员素质高一点也无可厚非。再加上他要搞摩擦首先面对的应给是我们军区,所以想先来看看我们是不是本来就中的软柿子,啃我们这块肉骨头会不会磕了门牙。第二也是他们顺带的一个目的,也就是他们嘴上所说的交流学习,不过依他傅作义傅大军长的指挥水平更本不屑来学我打鬼子,所以现在这一点是可有可无。”韩云华将自己心中所想的统统抖了出来,顺便他也让总部首长知道他韩云华可不是什么不懂得政治小白,只不过是他不想表现而已,毕竟扮猪吃老虎才是王道。

“恩,呵呵呵,行啊看来是主席他们小瞧你了,这段话分析的有理有据丝丝入扣,就算是一个老政客也没这个水平。我们总部的那几个老家伙也商量了一番,得出的结论和你所想的相差无几。就算是知道他们的意图也不好应付啊,这个傅作义不同与旁人,他是阎老西的心腹爱将又是老蒋的得意门生,是一个左右逢源两边都讨好两边都吃得开的主,傅作义这位被阎锡山由太原陆军小学保荐到北京清河陆军学校的15岁的青少年。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五期步兵科,回山西后,由少尉排长连升至少校团副的他。在讨冯玉祥国民军的战斗中,由于守天镇指挥有方,一年之内,傅作义由上校团长升到中将师长。这在晋军、晋绥军历史上是没有过的。晋绥军的战斗力就是以傅作义的三十五师及其后来发展为三十五军为典型代表,所以傅作义的到来决不能视之为一般的晋绥军将领,在某种程度上说傅作义就是阎锡山的替身。而我们**同阎老西的交恶由来已久,这可以从1936年说起。早在1936年3月我中央红军到达陕甘宁边区后,鉴于晋绥军对我军侧翼的威胁以及打击国民政府和其麾下的军阀部队的必要性,所以党中央决定发起东征战役。兑九峪战役东征是我亲自统帅下进行的,哎”说到这里彭副总指挥愣是停了下来,让正听在兴头上的韩云华纳闷不已。,

<b></b>

看到韩云华疑惑的表情,彭副总指挥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这晋绥军的战斗力确实同一般的军阀不一样,比起四川的邓锡侯、刘湘、刘文辉,湖南的何胖子等大小军阀的部队要强得多,比起让中央红军吃了大亏的桂军也不成多让。原本我们以为受三百多年的晋商遗风的浸润,三晋民风变的些许的柔弱。但五千多年积淀下的厚重的军事文化,所形成的雄健的强悍的三晋民风,依然在三晋子弟的血液里一代又一代的奔流不息,阎锡山这个老醋坛子只不过是他们的一个总代言人而已。开始中央对解决阎锡山及其晋绥军是自信而满有把握的,以为阎锡山和其他军阀没什么两样的,虽然不能说是土鸡瓦狗,但是绝不让位那是一只雄狮。3月6日至8日,***在红军东征总部驻地孝义县大麦郊(今属交口县)主持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分析了红军东渡以来的形势,调整了作战部署。决定:“第一期以经营山西为基本战略方针”;要坚决贯彻“以发展求巩固的原则。目前是普遍摧毁反动基础,普遍发动群众,猛烈扩大红军,各个消灭敌人。”会议具体讨论了兑九峪战斗的部署,决定集中优势兵力,在兑九峪一带重创阎军,扫清东进抗日的道路。对于这一点我们当时信心十足,当然了我们那时是有理由自信的,蒋介石的中央军吃过我们手里吃过大亏,粤军、湘军、黔军、滇军更曾惨败在我们手下,解决阎锡山的晋绥军应该没问题。但是人谁也没想到,兑九峪战斗的结果却是我们触了霉头。那次大战我军倾其中央红军的1、15军团的全部主力及总部直辖红1师、特务团与阎锡山的二个纵队(后增加到三个纵队)在兑九峪长达二十里的谷地上,拉开了战线。放眼望去,绵延几十里战场上,硝烟弥漫,杀声震天,战况十分激烈。两军从拂晓一直杀到午后,难见分晓。最后,主席命令部队撤出战场,结束战斗。所以说晋绥军不同于一般的军阀部队,它的战斗力一点都不下于我们八路军,所以主席以及党中央其他领导的意见就是能震慑住他们那是做好的,尽量不要同他们正面发生冲突。”兑九峪战斗是彭副总指挥打的为数不多的失利战之一,虽然那一仗没有败,但是中央红军进军山西的战略目的并没有达到,而晋绥军则是保住了山西。从战略的角度来说,兑九峪战斗确实是中央红军败了。

韩云华对此倒是一无所知,对于**同阎锡山的晋绥军冲突韩云华倒是知道两次。第一次是38年12月份由阎锡山发动的**大摩擦,第二次是解放战争初期的汾孝战役,我们的陈赓大将军,所指挥的闻夏、洪赵、临浮晋南三战役,三战三捷,取得了歼灭蒋军之胡宗南有生力量两万五千余人的重大胜利。特别是临浮战役,把“天下第一旅”歼灭。在此前的上党战役中,陈赓还率军打败了阎锡山匆忙发动的主要由伪军临时改编组成的部队,可谓春风得意。但是这个兑九峪战斗韩云华还真没听说过,不过这样听来似乎因为这场战斗,**对晋绥军也产生了极大地防备之心,不再把晋绥军当做一支普通的军阀部队看待了。

“呵呵,放心吧,到了这里,是真龙它也得给我盘着,是猛虎它也得给我趴着。既然他们是来找抽的,那我有何必省那些力气。想摸我们的底,哪有那么容易。不过震慑他们一下还是很容易的,让阎老西的老家伙也见识见识我内蒙古军区的厉害。”韩云华自信地说道。在此之前他就已经准备对日军动手了,只不过因为傅作义等人的到来,所以暂时搁浅了。但是部队的调动和动员已经完成了,只等韩云华的一声令下了。

“喔,那你准备怎么做呢?看你的想法还不打算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而且还想震慑住傅作义等人,是吗?”彭副总指挥不确信地问道,他倒是听清楚了韩云华的话,只不过有点难以置信而已。

韩云华笑了笑说道:“正是这个意思,我们如果让他摸清了底那就失去了主动权,不划算。所以我们既要把自己的真实实力保存起来,又要彻底将这些家伙的那些小心思打消掉。呵呵呵呵”韩云华笑的像一个小狐狸,他对自己倒是很有信心。

彭副总指挥提醒道:“云华,你可别赔了夫人又折兵。这次来的可是傅作义,不是一般的晋绥军将领能比的了得。你的那些小把戏怕是躲不过他的法眼,要知道主席对这个傅作义也是评价很高。”彭副总指挥还真怕韩云华把这件事搞砸了,要是傅作义一个不满意,那乐子可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