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醉梦仙姝 > 第三章:半夜三更,他来做什么
    林笑笑醒来,已经是第二日天色微明,只听得窗外传来数声晨钟,雀鸟鸣叫。

    屋子内烛台上大红的蜡烛已经燃烧到了尽头,灯花燃尽,一闪便灭了。

    借着窗棂外射进来的几缕微光,林笑笑挣扎着翻身坐了起来,却又一惊,急忙将被子拉了来盖在自己的身上,惊恐的看了看屋子内。

    屋子内冷冷清清,昏暗的光线里,除了自己躺着的这张木床和一张小小茶几,一把椅子,以及地上放着的一个蒲团,便只有墙壁上隐隐约约挂着的一张南海观世音菩萨的画像。

    林笑笑低头看了看被子里自己的身子,竟然赤条条的,心里十分惊疑,不禁又回想起昨夜耳畔听到的声音,那些人中有个男人的声音很是熟悉。

    林笑笑突然红了脸,咬牙骂了一句:“贾宝玉,你这二货,人渣,混蛋!”

    林笑笑这样骂着,心里又有些不敢相信。

    可话音才落,屋子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林笑笑一惊,急忙钻进了被窝里,只露出头来怒道:“谁?”

    佳惠却打着哈欠笑着进来道:“你可算醒过来了,害我担心了一晚上,觉也不曾好生睡得。”

    门外的晨光射了进来,林笑笑见是佳惠笑盈盈的进来,手里捧着一套衣裳,顿时如同大梦初醒一般,长嘘了一口气道:“难道我真的又回到了‘红楼世界’!”

    “什么‘红楼世界’!这里是栊翠庵,昨夜还亏得她,是她给你针灸过穴,否则,只怕你这会子还昏迷说梦话呢!”

    林笑笑把被子捂住了胸口,坐了起来,惊疑的打量了佳惠半晌,盯着佳惠道:“你果真是佳惠?”

    佳惠看着林笑笑疑惑的眼神,笑道:“你才走了一年,怎么就把什么都忘了!我不是佳惠是谁?难道还是鬼不成!媚人也在呢,她这会子去拿八宝粥去了,一会儿就过来。老爷和太太奶奶都吩咐了,叫我和佳惠仍旧来伺候你,那凹晶馆旁边的小屋子二奶奶也早叫人重新打扫了,所有的东西都还给你留着呢。”

    “凹晶馆?佳惠,媚人?这里果真是‘红楼世界’!”

    佳惠笑了,便将衣服放在床上,欲来拉开被子给林笑笑穿衣服。

    林笑笑却将被子捂着胸口不放,伸手一把捏住佳惠的下巴,眯着眼睛看了半晌道:“果真是个实实在在的美人,不是幻境!”

    佳惠被林笑笑弄得红了脸,不好意思起来,拨开了林笑笑的手道:“你怎么也学那宝二爷,见了美人便动手动脚,好色起来。”

    林笑笑听了这话,想起昨夜那个男人的声音,顿时急道:“昨夜还有谁来过?”

    佳惠笑道:“除了袭人和众姑娘姊妹,当然还有二奶奶和宝二爷了。宝姑娘也来了的,只是才说了一句话便转身走了。倒是宝二爷,明明去了,谁知半夜三更的又偷偷跑了来,立在那庵门外,却又不敢敲门,还是我晚上起夜,提着灯笼出来,听得庵门外有人叹气,吓了一跳,问时,方知是宝二爷在外面,只得将庵门开了。”

    “半夜三更?他,他来做什么?”

    “当然是来看你的了!我原本不敢放他进来,怕妙玉知道了可不好!谁知宝二爷说,他悄悄儿的来,悄悄儿的去,只要我不说,没人知道,他只看你一眼便回去。我又不敢出声和他理论,只得将他放了进来,便回去睡了。谁知天亮我醒来,他早没了踪影,也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儿去了。”

    林笑笑听了佳惠这话,又低头看了看,怒道:“这二货人渣,我饶不了他!”

    佳惠奇怪道:“宝二爷很是担心你,也并没得罪你……”

    佳惠话未说完,林笑笑急道:“出去出去,把门关上,我不叫你,别进来。”

    林笑笑说着,一把将佳惠放在床上的衣服抓了过来。

    佳惠却笑道:“还是我帮你穿上吧,你我都是女儿身,还害什么臊!”

    林笑笑呸了一声道:“你这没脸没皮的,快给我出去,我命贱,受不得人伺候!”

    佳惠只得捂着嘴笑着出来。

    林笑笑急忙一掀被子,却低头仔细的查看了自己的身子和床上,除了那套原来穿着的牛仔裤和衣服被放在床尾之外,别无异样,心里方放下些心来。

    林笑笑急忙将佳惠送来的衣服穿上,却是一套青色百纳道袍,外罩蝉翼黑色罩衣,一条系发锦缎绦和阴阳发箍。

    林笑笑换好了衣服,俨然一个南海三清大德笑笑居士又回来了。

    想着佳惠先前说过的话,林笑笑心里始终有疑惑,暗想昨夜若是那二货一个人进来,今早自己竟然赤条条的躺在了床上,还不知他对自己究竟都做了什么!

    林笑笑的心里越想越气,肺都快炸了。

    佳惠和媚人却在门外面嘀嘀咕咕,便道:“南海三清大德笑笑居士,您好了吗,我和媚人进来了!”

    林笑笑过去一把推开门,没好气的道:“你嚷什么!昨晚你睡得死人一般,这会子却来了精神!谁叫你放那二货进来的!”

    佳惠和媚人见林笑笑恼怒,大不似以前,一时便有些慌了,急忙便要跪了下去。

    林笑笑的心又软了,急忙一把拉起佳惠道:“行了行了,我也不是官老爷,只是有些气不过罢了!等我见了那二货,我自然会和他算总账!以后别是不是便下跪!咱们还和以前一样,不分彼此!”

    佳惠和媚人便又笑着起来,笑道:“我们就知道,这笑笑居士最是体恤人的,从不把人分作三六九等!”

    林笑笑只得摇摇头苦笑,端起了媚人方盘中的一碗八宝粥道:“我都快饿瘪了,只怕这一小碗不够!”

    媚人笑道:“我这就去再端一碗来,这可是和妙玉一样的,也不知道滋味如何。”

    林笑笑便道:“你想吃,自己盛一碗不就得了。”

    “这哪里成,我和佳惠毕竟不是主子,可使不得!”

    “这有什么使不得,我这碗给你!”

    媚人急忙摇手道:“我们有我们的例。”

    媚人说着,早转身急急去了。

    林笑笑端着粥回屋子里来,坐在茶几旁边把一碗粥喝完,媚人也端着方盘进来了。

    林笑笑看着方盘里热腾腾的一碗紫米八宝粥,故意捂着肚子道:“这粥怎么这么难吃,我吃了一碗,如同吃黄连似的,要不是我饿得慌,我才懒得吃。”

    媚人奇怪道:“这怎么可能,这八宝粥里面放的都是带甜的滋补东西,怎么会是苦的?”

    “不信,你两自己尝尝!”

    媚人一阵疑惑,林笑笑却抬腿出屋子来,朝着栊翠庵的庵门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