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素手调香 > 第393章谈话
    皇帝和七王爷看着她画的图,很凌乱,但都能看懂,仔细的想了想,七王爷才捏着下巴询问。

    “你这是想了很久啊,和你的那个十年计划可以合并在一起么?”

    他反应很快。

    “对啊,是可以连在一起的,你们不做互市也可以玩,做了就能玩得更大么。”

    子岚得意的放下笔,端起茶盏轻轻的吹拂沫子,心情颇好的品茶。

    七王爷看她一眼朝皇帝努努嘴,意思你看你看,这丫头拽起来了,等着我们求她呢。

    “行了,你回去吧,我知道了。”

    七王爷把图纸卷了起来,开口轰人了。

    她抬眼,“啊,不问我点啥么?”

    “不用,我回去问你爹也一样,从你爹那一样都能掏出来。”

    子岚顿时垮了脸,撅着嘴像个闹脾气的孩子一样,“堂堂王爷还赖皮呢,不成,你得带我玩,别的我不行,也不稀罕打听。

    我就喜欢经商,你带我玩,我不要功劳,我赚了钱还能帮衬百姓做点好事,给我自己也算积德了,你看我也不用你给俸禄是吧,还能给你挣钱,多好的事啊。”

    你们怎么不按套路走呢,太不够意思了,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

    皇帝和王爷看了她那不满意的小模样,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

    “傻丫头,怎么会不带你玩啊,花了你家三十万两银票,西北大捷有你一份功劳啊,朕都记得呢,好孩子,告诉你个好消息,翻过年朕就会公开清查耿家,还宋家一个公道,还天下人一个公道。”

    皇帝眼中有着沉痛的神色,却也异常的坚定。

    “皇上,您很难过吧。”

    子岚觉得皇帝对皇后是有感情的,不然不会一等再等,可惜皇后给的答案让他失望了。

    皇帝拍拍她的头,“朕下旨给皇后一个封号算是抚慰吧,除了丈夫,我还是帝王,要为天下的百姓负责,这是作为帝王的责任啊。”

    皇帝一声叹息,耿家让他很失望,这个烂摊子不能留给下一任君王。

    “皇上,我帮您挣钱啊,您让我参一脚呗。”

    子岚对这个很感兴趣,不全是为了钱,想挣钱她可以干别的,照样不少赚。但能称之为事业的却不是赚钱那么简单的。

    “好啊,这个计划要十年呢,你说的么,你可得负责才行。作为回报,朕许宋家和崔家一份利钱如何?

    赚的钱先还你的账,朕把你的嫁妆钱都花完了,你可别怪朕,南方去年水患还需要钱去赈灾,还要修堤坝呢,到处都是窟窿,哎!”

    他这个皇帝当的也是憋屈的,想做一个明君,就不能闭着眼睛瞎干,要为百姓谋福祉啊。

    子岚一下高兴地眉飞色舞,“真的,太好了,崔浩得领我情。”

    “那必须让他家领你的情,朕会知会崔昱的,朕给你撑腰。”

    皇帝微微压低身子,像逗小孩一样哄她开心。

    “那我岂不是能作威作福了,看崔浩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了,哼哼!”

    子岚抿着嘴捏着下巴,一副女大佬的架势。

    屋里传来一阵阵哈哈大笑,外头的小厮都惊奇的瞪大眼睛,能把他家王爷逗笑的人,简直是高人啊。

    三人谈了一会,也只能谈个畅想和大概的框架,子岚也不能逗留太久,便跟着嬷嬷回去了。

    杨氏一直心不在焉的,看到人回来才松了口气。

    “看吧,我说毛皮都没掉一点吧,可不行说我骗你了啊。”

    杨氏忍不住笑了。

    “娘,你们谈什么这么高兴啊。”

    子岚没说自己谈了什么,提也不提,这是国策不能乱说话,该知道的时候会知道的。

    “我们再说你的那个口红呢,王妃也很喜欢那个桃花色呢。”

    杨氏也没问反倒说起不相干的话题了。

    “是么,我又研究了几种新的颜色,王妃要是不嫌弃我手粗,回头我给您送来?”

    子岚笑着开口询问。

    “好啊,我喜欢你家的东西,好多颜色尽情的选了,送来给我跟门房说是你家送的就行,我拿去帮你推销,我家爷说了,老十花了你好多钱,没钱还呢,让她媳妇买你家东西。”

    “呵呵呵!”

    “我们算不算败家老娘们啊,花钱就高兴。”

    王妃自己笑得呵呵呵的。

    说笑一番杨氏起身告辞了,王妃也没留,皇上在家里,要先顾着那头呢,还得去准备饭菜去。

    从王府出来,杨氏才问了,“说了什么要紧的事啊?”

    “西北稳定的事,打算开放贸易,多余的也不好现在说。”

    “哦,那我不问了,你心里有数就行。”

    “放心,只有好没有坏的,这事谈成了,咱家和族里都有好处,我爹的前程和族长的位子,在无人能撼动,我哥的前程也稳了。”

    子岚图的是这个,最后么就是自己的兴趣爱好了,人一辈子总得干点啥吧,不能光混吃等死吧,那多没劲啊。

    能干点自己喜欢的事,而且还能对自己对家族对社会都有益的事,多好啊。

    杨氏拍了一下女儿的后背,“你就是爱操心的命,娘生了你才是我的福气呢。都羡慕我生了个好闺女,可省事了。”

    “真的,我那么牛啊,哎呦喂!都飘了。”

    子岚摇头晃脑的彩衣娱亲。

    回到家,老爹也下班了,父子三人去了书房商议事情了,她将今日和皇帝七王爷的谈话仔细说了说,也好商讨个对策,毕竟父亲才是上朝的人,比自己更敏锐更周全么。

    “想不到皇上竟然真这样看重你的意见啊,你这丫头还真让你闯出一条通天大道来啊,你爹我也要沾你的光了。”

    宋正天并不忌讳,也没有那么强的自尊心,容不下这种事似得,他很坦荡也很大方拿出来调侃自己。

    子岚无奈的笑了,“爹,你要是没本事皇上怎么会重用你啊,您是臣子,我是臣女而已,不看您的脸面,皇上哪里认得我呀。没有宋家我做不成今天这些事的,对比萱儿姐姐,我真的很感恩很知足的。”

    “傻瓜,你怎么能和萱儿比呢,你是我的女儿,她是个商女,不一样的。”

    宋正天摇头不认同这个对比,我女儿金贵着呢。

    “爹,这个事先别这么早跟族里说,您跟祖父商议一下,这可是一份大钱呢,崔家也有一份。”

    “行,你放心,我晓得,不过要把你的嫁妆钱还给你才成,那是自己赚来的,不能无缘无故没了,功劳我们爷们都领了,不能钱也不给了吧,这事交给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