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 二四一 夜闯宫门
    ……

    傍晚时分,平京城的街道各处都出现了大量骊国本地士兵的身影,足有数千人齐聚在东面街坊门口,率先向将军府发难而去。

    将军府门口的几名浪人守卫见骊国士兵来势汹汹,并没有退缩,当即拔刀和他们对峙起来。

    为首的骊国将领李述贞抽剑指着他们说道:“我们有要事求见徐辽将军,你们这群瀛寇不要拦我!”

    “八嘎!”一名浪人大骂一声,对李述贞吼道:“徐辽将军不在府中,你们聚集这么多人来此,究竟意欲何为?”

    李述贞冷哼一声,对那浪人说道:“不在府中?那么他人到底去哪里了?”

    “敢对徐将军不敬?你们好大的胆子!”浪人厉声吼道。

    李述贞眼神一冷,恶狠狠地说道:“你们这群瀛寇好大的狗胆,敢在我骊国的土地上耀武扬威?再不让开就别怪我们不可气了!”

    “你们果然想造反!”浪人当即摆出一个交手的架势恶狠狠的盯着李述贞,“就不怕徐将军还有军督大人知道把你们都碎尸万段么?!”

    李述贞闻言,将刀背架在自己右肩上,吐了口口水,轻蔑的说道:“看样子,徐辽是真的不在将军府,八成是在皇宫被烧死了,骊国的勇士们,跟我一起杀进去,把将军府的一切都占了……”

    “嗷嗷嗷……”

    数千骊国士兵齐齐呐喊一声,然后纷纷举起手中兵刃,向那些浪人冲了过去。

    “敢造反?你们这群自大无知的废物,呀~”

    面对汹涌的人浪席卷而来,门口的浪人武士大吼一声,面不改色的杀了过去,双方很快就扭打厮杀在一起。

    “噗呲~~”

    “呃~”

    一个头裹束巾的武士,将手中一柄环首刀准确的刺入一名骊国士兵的胸膛,随着喷溅的血液从切口处如鲜花一般绽放瞬间,那骊国士兵轻轻呻吟一声,体内的热血很快被冰冷金属所散发的寒意替代,最终在痛苦寒冷之中断绝了气息。

    “砰~”

    那名浪人一刀杀死骊国士兵后,抬腿一脚将他踹飞出去,只见那浪人的身躯直接撞翻了身后前赴后继的其他骊国士卒。

    “呀~”

    “噗呲~”

    门口另外几名浪人也纷纷挥动手中兵刃,将一个个扑上来的骊国人尽数砍翻在血泊之中,伴随着一阵阵金属破躯的回荡声响起,激烈的厮杀顿时进入了白热化。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纳尼?有人胆敢擅闯将军府,随我杀~”

    “杀~”

    从府内听到门外动静的浪人雇佣军武士,立刻带着仅剩的六十六名浪人嚎叫着加入了战场。

    结果,这群骊国士兵也确实太过菜鸡,由于平日缺乏足够的操练,更没有经历过什么战事,也就一帮子地痞流氓的水平,遇到这些武装到牙齿的七八十名浪人,竟然被杀的是节节败退、哭爹喊娘,一时间让李述贞的脸颊都开始止不住的抽动起来。

    “西八!你们是世宗大王家最高贵的奴仆,岂能被这群瀛寇吓退,为了骊国,为了君上,跟我杀进去!”

    “西八~~”

    在李述贞的鼓动怂恿之下,又有数百人嚎叫着向这八十多名浪人雇佣军杀了过去,气氛也再次被点燃。

    “叮~”

    “嘣~”

    一名骊国士兵趁其中一名浪人与其他人缠斗的功夫,对准他后背一刀狠狠劈下。

    可不曾想,这名浪人衣服内披着铁甲,在骊国的直刀砍中他的时候,竟是硬生生的断成了两截,让他万分的错愕。

    “八嘎~”

    “噗呲~”

    那浪人收拾完身前的敌人后,回头冲砍自己的骊国人怒目圆睁,大骂一声,举起环首刀对准他脑袋斜砍直下,直接在他的脑戮到左胸位置留下一道拇指粗细的裂缝。

    随着鲜血泉涌般喷落而下,骊国人就一声不吭的倒落尘埃,至死脸上都挂着极其恐惧狰狞的表情……

    事实证明,这群来自瀛洲的雇佣军,战力是相当可观的,八十几个人硬是将冲上来的两百多号人给杀了回去,如同一面铁墙阻挡在将军府大门之前。

    面对这难以置信的一幕,骊国士兵都只能围在将军府外不敢再上前一步,李述贞望着地上躺满了近百具自己人的尸体,喉结也是不住的上下打滚。

    他努力压抑住内心的恐惧,对那群浑身浴血的浪人说道:

    “你们的将军阁下和军督大人都已经命丧黄泉了,这样继续为他卖命值得么?

    不如就此投降我们君上,君上会给予你们徐辽给你们的相同待遇!”

    那几名浪人闻言,各自望了一眼,齐齐露出疑惑地神情,为首的一人握着刀对李述贞问道:“你说我们徐将军死了?”

    李述贞不断点头:“是的,你们的徐将军还有那军督大人都已经死了,辽东现在开始又叫骊国,我们也不必再继续这么杀下去。”

    “笑话!”

    为首的浪人大吼一声,对李述贞怒喝道:“先不说你说的真的假的,就算是真的,你们那废物李世芳也配让我们追随?

    我们瀛洲武士只追随强者的步伐,最后警告一遍,再敢靠近将军府一步,全部杀无赦!”

    “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把弓箭手都叫过来,射死他们!”

    李述贞一声令下,几队两百人的弓箭手立刻来到阵前,将一支支冰冷的弓箭对准了这八十名浪人。

    “纵使你们武力过人又如何?我大骊国自开国以来,自小是人人学习箭术,看你们如何能躲的过我们的弓箭!”李述贞嚣张的说道。

    为首那浪人大喝道:“八嘎,这群卑鄙无耻的骊国棒子!武士们!徐将军待我们恩重如山,现在就让我们用武士的精神去回报他的恩惠,杀啊……”

    “杀~~”

    八十名浪人大吼着向眼前的弓箭手扑杀过去,各个面色疯狂,都抱着必死的决心。

    “放箭~”

    “飕飕飕……”

    两百支羽箭在李述贞的一声令下,松开弓弦,齐齐向那群浪人武士射去。

    十几步的距离,攒射的箭矢密如飞蝗,这种情况只要不是遇到板甲、具甲这类甲胄,总会将甲叶洞穿……

    然而,凡事都有例外,箭矢的确是命中了那群浪人,倒下的却只有五个人,还都是被箭镞洞穿了咽喉、脸颊等要害部位才有的战果,其余要不是被武士用环首刀挥旋着扫落,要么就都被挂在了甲叶上。

    究其原因,就是这群弓箭手手中的弓力仅仅只有可怜的四斗(12公斤),加上箭镞多是兽骨或粗铜,自然是无法顺利破开这几十名浪人身上那精良的甲胄。

    “思密达~~”

    刚放完一轮箭的骊国弓箭手眼看浪人玩命的逼近,吓得连忙转身向同伴群中挤去。

    “顶住,思密达,杀啊~”

    李述贞头皮一阵发麻,连忙退入军阵之中,指挥大军向他们杀了过去。

    “噗呲……”

    “啊~”

    “西八~”

    “八嘎~”

    金属接触交错声、辱骂声、惨叫声,逐渐与飞驰的鲜血融为了一体。

    ……

    “君上,将军府已经被李述贞大人占领了,李述贞大人回报说内中没有发现徐辽的身影……”

    行宫别院之内,得到李述贞消息的尹崇俊把将军府被攻占的消息如实禀报给了李世芳。

    李世芳闻言,兴奋的说道:“好,这次试探果然证明徐辽和刘策都已在寿昌宫内被廖三铢杀死了,

    另外各大主城城门的守将也传来消息,都愿意配合孤王的行动光复骊国,孤王等不及了,

    今晚就要入宫恢复祖宗基业,让大骊王朝再延续上万年!”

    一旁的李兆基想了想说道:“君上,不如再等等,让韩在旭的大军抵达平京城后再行动也不迟……”

    李世芳摇摇头说道:“不等了,事情已经发生,我们占据了将军府,等于是没有了回头路,今晚必须夺回寿昌宫,

    孤王等了这么久,付出了那么多的代价,现在是一刻都不愿意再等下去,立刻召集李氏宗亲和城中官吏,

    随孤王准备入宫恢复基业正统,光复骊国!”

    李兆基无奈的点了点头,和李世芳一道进入内屋开始去换宗室王袍。

    ……

    深夜时分,城中李氏宗亲和八百名官绅一起,在三千骊国侍卫的护送下,向寿昌宫位置大步挺近。

    巨大的动静引起了两侧房舍内安歇百姓的瞩目,他们顺着门窗缝隙,战战兢兢望着街道上一支支火把从眼前经过,却一点都不敢吱声。

    “等明日一早,孤王就又是大骊的国君,这群外贼以为孤王真的会甘心屈服么?哼……”

    来到宫门口,望着被内应敞开的大门,李世芳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狰狞了。

    “君上,收到消息,刘策的爪牙其实在白天的时候就已经以闭门为由,悄悄从寿昌宫宫门向南逃窜而去,现在宫里除了一群老弱奴仆,早已没有一个中原人的踪影……”

    李述贞信誓旦旦的对李世芳说道,现在的他穿着从雇佣军尸体上缴获的甲胄。

    “哼,便宜他们了……”

    李世芳紧了紧拳头,望着这座本该属于自己的宫殿,轻哼了一声手一挥,带着众人傲然向宫殿大门走去。

    一群人经过前殿院门,在来到正殿之前时,李世芳激动的身体都有些微微颤抖。

    在他的双手触摸到宫殿大门之时,心中不停的嘀咕着:“世宗大王在上,孤王终于要恢复祖宗基业了……”

    “咯吱吱……”

    宽大正殿大门在发出一阵刺耳的木轴滚动声响后,缓缓被李世芳推开了。

    然而,在大门完全推开之际,李世芳登时愣住了。

    “辽王,诸位骊国的忠臣之士,本军督在此,恭候你们多时了……”

    却见刘策正端坐在王殿之前,头也不抬的削着一个苹果,身边的丽妃一袭薄纱睡衣,正风姿万种的侧卧在刘策膝间,满脸春色的望着李世芳一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