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啊真的是雁神!】

    【雁神的声音太有辨识度了!】

    【这么好看的手除了雁神还有谁!!!】

    【哈哈哈哈哈哈糖藕义无反顾的换了组,雁神心情恐怕不是略复杂那么简单。】

    【采访雁神的好像确实是邵弈城来着,邵天王的声音也好认。】

    【真的是邵天王啊,那邵天王也很会玩哈2333】

    【提前恭喜糖藕追星成功啦,顺便心疼我雁神hhhh】

    主舞台上的这个插曲,此刻的岳棠鸥自然是不知道的,一进休息室,岳棠鸥就看到了放在休息室小几上的那张卡片,卡片上就是他这次跟风组大咖要合唱的歌曲。岳棠鸥不清楚节目组的安排,里头的这首歌到底是和风组的“风”相关的这首代表作,还是这位大咖的其他作品,或者干脆是别人的歌。

    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紧张的情绪,然后缓慢地打开了这张卡片。

    “希望真的是邵老师啊……”岳棠鸥在打开的过程中,还念念有词,直到他看到卡片上的三个字。

    岳棠鸥简直要激动地手舞足蹈起来,“啊啊啊我猜对了!!!就是《随风去》!”

    他将卡片对准镜头晃了晃,激动之情无以言表。

    “万一是我们故意选的邵老师的歌,其实神秘大咖并不是邵老师,你有想过这个可能吗?”岳棠鸥的跟拍导演特别坏心眼,在岳棠鸥这么高兴的时候,竟然泼他冷水。

    “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岳棠鸥识破,“你现在说这话才是在故弄玄虚。”

    在三位歌手在后台学歌准备的过程中,节目组安排了之前参加节目的其他歌手表演,当然在这中间时不时地会将后台准备的进度切放到主舞台的大屏幕上给观众看。

    岳棠鸥并不知道他刚刚从打开卡片到后续的一系列反应都正好被导播即时转播出去了。

    看完后,主持人道:“看到这一幕,我相信后台的某一位神秘嘉宾心情更复杂了。”

    【别说雁神了,我都替雁神感到复杂!】

    【还是节目组会搞事!】

    对于等待的观众和粉丝来说,这四十分钟在边看其他嘉宾的表演边心疼雁神中很快就愉快地就过去了。而对于在后台准备的岳棠鸥来说,同样也过得很快。

    《随风去》这首歌他听了n年了,熟得很,但因为一会儿要跟偶像一块合唱,所以岳棠鸥特别认真地反复练了一遍又一遍,十分精益求精。

    岳棠鸥正练着,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一个脑袋探进来:“还练着呢。”

    竟然是徐商虞。

    “你练完啦?”

    徐商虞点点头:“还有10分钟,让嗓子休息一下。我刚刚在门口听到了,还真是邵老师的《随风去》啊。”

    “你应该也猜到了吧。”

    徐商虞么答,反而问他:“你想不想知道我的是什么歌?如果没换组,这首歌应该是你的。”

    岳棠鸥顿了一下。

    还没等他说话,徐商虞又道:“是我多余问了,你应该已经猜到了的。虽然你是为了追星才跟我换组,不过我也得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让我也追星成功啦。”

    岳棠鸥怔了一下,愣愣地道:“共赢。”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神他妈的共赢,我现在好想看看雁神的表情啊。】

    【想看+1,都这个点了还不把雁(da)神(ka)放出来吗?节目组花钱请来的,不让大咖多出镜岂不是亏大了!】

    岳棠鸥正和徐商虞说着话,突然接到通知,他是第一个上场的歌手。岳棠鸥本来已经淡下来的紧张感忽然飙升,诶时间再跟徐商虞聊天了,赶紧做最后的准备。

    这个时候,主舞台的大屏幕也切换到了三位大咖的休息室。

    观众们就见镜头一切,一位工作人员轻轻敲了敲门:“几位老师,第一个合唱马上要开始了,可以先去做准备了。”

    镜头仍旧没有扫到三个人的脸只看到脸部以下,其中一位穿着黑西装的男人站了起来,他从休息室里出去,镜头跟随着他的脚步一路向前。

    忽而,舞台灯光一暗,大屏幕的画面也同时消失。

    舞台上想起心跳的倒数声,倒数几秒后,前奏缓缓响了起来。

    “随风去吧,就让他去吧,让他去,去无影踪……”

    舞台的光幕拉开,岳棠鸥缓缓从后面走了出来。

    这场没有提前彩排过的合唱,直到岳棠鸥唱完自己的单人部分,升降台缓缓升起来,一道低沉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岳棠鸥才真正确认跟他合唱的,真的是邵弈城。

    “若爱需要借口,不如放手让他自由,让他随风走,别挽留……”

    跟以前自己一个人唱歌的感觉完全不同,和偶像合唱,是会让他兴奋的,虽然在看到邵弈城出现的那一刻,他的心里控制不住地又紧张了一瞬,但是从身体里蹦出来的兴奋感很快将这一丝的紧张压了下去。

    一直到合唱结束,岳棠鸥站在舞台上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有种上头了的感觉。

    主持人上台来,先访问了邵弈城,邵弈城从刚出道的时候就一直是很气质很绅士的形象,如今年近40,更添了男人的成熟与魅力。

    在邵弈城说话的时候,岳棠鸥不自觉地就将目光看向他,眼神中的崇拜之情并未掩饰。不过等主持人cue到他,问他有什么话要跟偶像表白,岳棠鸥立刻就不好意思地哑了。

    邵弈城笑笑道:“我们都是已婚的身份,我可不好胡乱接受其他人的表白,他就更不能随便跟别人表白了,不然有的人可能要忍不住直接冲上台来了。”

    【莫名想看雁神冲上来,嘻嘻】

    【同想看[露出搞事的笑容.jpg]】

    【在后台的雁神表示他已经打翻了醋缸。】

    【雁神打翻了醋缸,那糖藕岂不是成了真正的糖醋莲藕?真酸……哦不,酸甜酸甜的真好吃~~~】

    邵弈城又道:“表白就不必了,不过一会儿节目结束可以一起去吃个宵夜。”

    岳棠鸥心中一阵惊喜——偶像主动提出来要跟他吃宵夜啊啊啊啊啊!

    “刚刚在台下的时候,就有人跟我约了个宵夜,带上家属的那种。”

    岳棠鸥沉浸在偶像跟我约宵夜的喜悦中,没注意后边这句话,但是观看节目的粉丝瞬间反应过来。

    【谁说雁神打翻了醋缸,雁神再贴心不过了,帮糖藕约到和偶像的宵夜,太贴心惹。】

    【呜呜呜突然羡慕糖藕,再没有比雁神更好的男人了。】

    【糖藕感动到都傻掉了。】

    【确定糖藕不是因为约到偶像的宵夜开心到傻掉了吗?】

    【前面的姐妹还想不想磕糖了!】

    接下来是第二组合唱,岳棠鸥完事了,跟邵弈城一块去舞台旁边的位置坐下,因为偶像坐在自己旁边,岳棠鸥全程都坐得笔挺,仿佛是要给偶像留下最好的印象。

    舞台的灯光闪动了两下,让岳棠鸥觉得分外耳熟的前奏响了起来。

    节目组仿佛是故意的,这个时候切了一下岳棠鸥的镜头,同一时间,岳棠鸥听出了这首歌,他诧异:“是《萤火》?”

    岳棠鸥没用麦,观众们并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不过观看直播的粉丝通过口型迅速猜测到了岳棠鸥说的是“萤火”这两个字。

    之后的镜头被切回到了主舞台上,因而粉丝们也没看到在这一整首歌的时间里,岳棠鸥都在持续震惊。

    萤火,可不就是光吗!这个时候岳棠鸥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是被风组的《随风去》禁锢了思维,觉得既然是光组,歌名肯定带着光字。

    他又先入为主地觉得雁西楼不可能会参加这个节目,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参加了。现在想想,其实是有迹可循的。

    但是这个人现在明明应该在军营的啊!昨天跟他联系的时候,雁西楼完全没有提他今天会从军营出来的事!

    这首《萤火》岳棠鸥不可能不熟悉,在演唱会上,雁西楼曾对着他唱过这首歌,每一句歌词都仿佛在唱给他听,也在唱他,唱他们。

    你就像那萤火,指引我。

    我愿我是萤火,照亮你我。

    合唱结束,第二组遭遇了跟第一组同样的待遇。

    当雁西楼被问及此时的感想时,他酝酿了一下,道:“此时想唱起邵老师的《心痛的感觉》。”

    说着看了岳棠鸥一眼。

    于是岳棠鸥又莫名被主持人cue了一下,问他有什么回应。

    岳棠鸥思忖了一下:“这首歌我会,要合唱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脑海里已经有画面了。】

    【喜糖夫夫在邵老师的注视下一起合唱邵老师的《心痛》,想想这个画面就美滴很。】

    【节目组给个机会让他们合唱啊!我想看!(请安排邵老师站他们中间】

    【不知道说什么好,那就#继续心疼心痛的雁神#吧】

    第二组结束,雁西楼和徐商虞也过来了,雁西楼很自然地坐到了岳棠鸥身边。

    岳棠鸥心中有无数的话想和雁西楼说,但是此刻第三组的合唱即将开始,他只能暂时把所有的话憋了回去。

    第三组是老牌天后许潇和秦冲的组合,唱的是许潇的经典歌曲《淋雨》,许潇声音空灵,秦冲歌声飘逸,一开口竟是无比契合。

    直播结束,邵弈城果然兑现在舞台上说的话,找岳棠鸥和雁西楼一起去吃了个宵夜。

    在吃宵夜的过程中,岳棠鸥无意间靠糖球拉近了和偶像的距离,邵弈城说,因为他的对象喜欢猫,所以他们家养了一只猫。

    于是岳棠鸥靠着分享猫片加到了偶像的好友,他简直激动到无以复加。

    看着岳棠鸥独属于年轻人的热烈的反应,邵弈城说:“我家那位也比我小不少,是该宠着点。”说完举了举杯。

    雁西楼也举了一下杯。

    “不过我比你好点,我家那位的偶像就是我,没有别人。”邵弈城又道。

    雁西楼:“…………”

    他不服输地也道:“那我们的代沟也没有你们的大,差一轮那么多,平时过得不容易吧。”

    岳棠鸥这时候已经平静下来,就听到一句过得不容易,他看了雁西楼一眼:“这次去军营改造的不错啊,你都会主动反省了。”

    雁西楼:“???”

    岳棠鸥:“你少跟我吵架我日子过得就容易多了。”

    雁西楼:“……不是!”

    “你敢说你平时……”

    “不是说我们!”雁西楼赶紧补充。

    “咳。”就听邵弈城咳嗽了一声,在那儿忍笑呢。

    岳棠鸥想起来偶像还坐着呢,立刻不好意思了,“邵老师,那个我没、没……”

    “没关系,比你年长那么多还成天跟你吵,真的太过分了,该骂就骂,别留情。”说着,邵弈城又冲雁西楼举了举杯。

    这回雁西楼直接把酒杯推倒旁边,这次您自个儿喝吧,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邵老师,还以为咱们是一国的呢!

    结束这场对岳棠鸥来说分外愉快的宵夜,已经将近0点。

    到小区的时候他们没让车子开进去,而是两个人慢慢地走进去,岳棠鸥说要让脑袋好好清醒清醒,不然晚上该睡不着了。

    雁西楼就道:“我看你这一个晚上都是醉的。”

    “我激动啊!”岳棠鸥现在仍旧亢奋着,“你听到邵老师临走时的话了吗,他邀请我去看他20周年的演唱会啊!我本来都没抢到票还以为看不了了,没想到能收到邵老师亲自开口邀请!”

    邵弈城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开演唱会了,处于半隐退的他近年来露面也渐渐少了起来。所以今年这场出道20周年的演唱会是粉丝们期盼已久的。

    岳棠鸥被邵弈城亲自邀请去看,能不让他激动么!

    “你刚刚已经说了一路了。”

    “啊啊啊!”岳棠鸥忍不住又跺了几下脚。

    雁西楼忽然顿下了脚步:“我们结婚的时候你都没有那么激动。”

    雁西楼的这一句话,终于让岳棠鸥冷静了一些:“你……不高兴了?”

    “你说呢?”雁西楼说,“整个晚上你的眼里就只有你的邵老师,根本没有我,我还想着今晚你看到我出现会不会很惊喜,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岳棠鸥无声地张了张嘴,他上前握住了雁西楼的手,带着些微凉意的触感终于让他彻底冷静了下来。他有些懊恼,比起追星成功,自然还是雁西楼的不开心更牵动他的心,毕竟这个人才是陪他走一辈子的人呐……

    “你看到月亮了吗?是不是很亮?”岳棠鸥忽然问雁西楼。

    雁西楼不明所以地看着岳棠鸥。

    “但是我觉得星星更亮呢。”

    雁西楼下意识地抬头望了望天,月亮确实很亮,已经遮掩住了旁边星星的光芒,只能依稀看到旁边有几颗星星黯淡的光,他不知道岳棠鸥口中星星更亮的说法从何而来。

    岳棠鸥的手指从雁西楼的指缝穿过:“月亮那么遥不可及,可星星已经在我的手上了啊。”

    雁西楼先是完全愣住,等他反应过来后,眼眸中发出了胜过月亮的光亮,他紧紧地扣住岳棠鸥的手,语调忽然轻快,满含笑意:“走吧,我们回家啦。”

    “那么快又好啦?”

    “我接受你的表白。”

    “谁跟你表白了……”

    “你刚才都说了,我是你的星辰,我懂。”

    “反了,是你是我的星辰。”

    “对,我是你的星辰。”

    “滚!”

    ……

    月光将这对十指紧扣的恋人的身影拉得好长好长,他们紧扣的指间,无名指上时而闪烁的光芒胜过夜空的星辰。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番外大概下周二或三一起发上来。这篇文是我第一本破40w字的文,终于写完啦!可以好好地去浪一浪啦~~~

    新文在12月底开,专栏里那几篇都好想写,还没确定最后开哪篇(太难惹,此时恨不得自己是八爪鱼qaq)

    《酸柠檬精与甜柠檬信息素》

    《影帝今天追到视帝了吗》

    《穿书回来和影帝前任c位求婚了》

    《对家流量突然he了》

    《看上影帝后我去投稿了》

    《死对头突然该死的甜》

    你们想先看哪一篇?

    感谢在2019-11-2123:12:17~2019-11-2300:19: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唐尼15瓶;小芸芸芸10瓶;清≮陌8瓶;恋风、九久玖5瓶;翎、人不贱不健康、香浮梦与2瓶;比努力更努力?、micoo、为忘羡爱情流泪的十九、英英英英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