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非本丸内本丸 > 431、穿越之四百三十一
    高天神城的小插曲很快就告一段落。

    有竹中半兵卫的插手, 时间溯行军看似圆满无缺的行动对“历史”造成的影响微乎其微, 相比之下, 反而是刀剑男子各种搞破坏的行为要更明显地偏离了历史一点……但因为时间溯行军用的芋茎含着的水分侵蚀了墙壁,最终成功入驻高天神城的德川家康也只认为这是房屋年久失修的结果。

    没有出色的武力, 也没有可以借势的存在, 仅仅凭借着智谋, 竟然能够将事情把控到了这种地步。而比这个还要让刀剑付丧神们惊讶的是,在竹中半兵卫与时间溯行军之间, 前者无疑处于绝对的弱势,但那个已死的男人的意志仍然坚韧,比起生前未曾有丝毫动摇,决绝犹如刀锋。

    这是与刀剑付丧神截然不同的, 另一种意义上的“刀剑”。

    该说这就是人类吗?还是说, 这就是活跃于这个时代的武士呢?

    从历史留名的前主处汲取了太多优秀的东西,刀剑付丧神不管是从品格还是从潜力来说,都无可挑剔。只从这一点看,他们就已经是生而站在大多数人之上了——即使前主说到底也是人类, 偶尔会带出一些嗜好与劣性,隐隐约约地从刀剑男士们不自觉的举止与个性中反映出来。但与付丧神本质中的勇往无前、宁折不弯搭配在一起,这点劣性就连瑕疵都算不上。

    然而对比起这样出众的刀剑付丧神, 人类之中也依然有能盖过他们风光的存在。

    这个时代绝不能算是一个特别的时代——即使在这时代中成为中心的三郎已经板上钉钉被时间溯行军盯上了, 但是,撇去历史中织田信长犹如被天命眷顾般的人生与之后猝不及防背叛和死亡,这个时代与其他为了争得名利发生无数战争的时代, 并没有什么不同。在它体内发生的战事与轶事,同样会被缩减成简略的几句话,只用翻过几页,它的观看者就已经能够了解这个时代的一切。

    但是,就算是这样平平无奇的时代,精神与灵魂就如夜空萤火般亮眼的人类,也在持续不断地出现。而脱离了这个时代,例如意外被刀剑付丧神发掘出了真正来历的“穿越者”松永久秀,从他身上透出的那种只愿死于自己之手的阴狠与放肆,也如那一日的爆炸一般壮阔到令人屏息。

    ——即使之后回归了时之政府,这群刀剑男士见到的世界,也已经太过广阔了。

    ——

    ——

    “……那么这样一说,我就懂了。”对于自家刀剑男士从来就是放养的三郎,今天当然也是对刀剑男士心中的异样听之任之顺其自然——他(自顾自地定下)的主业仍然是争霸天下,而非心理咨询,因此身处在刀剑男士们例行的保护范围内的他,理所当然地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另一个人的身上。

    那个人当然是与他相貌一样的明智光秀。

    面对人类的同僚时还会想要遮掩遮掩长相,但面对早就面对面不知道多少次的刀剑男士,明智光秀在很早之前就干脆地在这类情况下放弃了面巾遮脸。他和三郎面对面坐着,两个人性格气质并不相似,但独处一室时依然有种镜像般的、矜持的亲密。听到三郎的话,他也只是从容地牵起嘴角,坦然答道:“现在还是想要循序渐进。三郎对这个有什么建议吗?”

    “铁炮!这个绝对不能少!”

    “已经在里面写了……不过你这样说了,那就再增加一点吧。”明智光秀说着,将原本给三郎看的纸稿掉了个个,将上面注明的铁炮数量划去,以小字备注上另一个数字,“五百石至六百石之内的旗本,铁炮增为两挺。”

    “很厉害嘛。这次也要拜托你了。”三郎探着头去看因为反了方向而完全看不懂的字,一边说道,“我还是觉得太麻烦了。不过人数太多,这也没有办法。”

    显而易见,这一次发生在刀剑付丧神们眼前的这番对话当然也是历史事件——不!历史书上才不是这么写的!

    由于未来明智光秀发起的“本能寺之变”实在是太惊天动地,作为清缴了背叛者的忠臣,羽柴秀吉为了自己的人望与人手,当然没有那么好心地为明智光秀留下那么多与“织田信长”君臣相得的轶事传说。明智光秀本人也因为和三郎不能言说的身份小秘密,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吝于留下描述和三郎关系的只言片语,惟恐一个不慎就透露出什么对三郎不利的信息。因此,不管是后世的历史资料,还是刀剑男士们被时之政府在脑中刻下的“历史”,都没有提到过明智光秀在天正九年六月时制定的军法,实际上是当着三郎的面写下的。

    ……更不可能提到这个军法之所以是“明智军法”,是因为这两个人打算现在明智军中试行,之后推行到整个织田家。

    三郎刚刚建议的“铁炮”,明智光秀说的“循序渐进”,说的都是这一份目前还只有初稿的军法。

    两个人前一个是上历史课从来就不肯好好听讲的高中生(从年龄上说已经不是了),后一个是这时代土生土长的武将,对于本能寺之变都还误以为会发生在三郎一统天下后。目前毛利已经渐渐有了气力不足的趋势,但要完全将毛利的地盘吃下,织田家仍然需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

    除非三郎突然再度被天命眷顾,毛利家的现任家督毛利辉元突然就和上杉谦信、武田信玄一样亡故了!

    又或者毛利辉元突然良心发现,投降织田了!

    ……这两件事情当然都是眼下不可能发生的。毛利和织田的差距还远称不上悬殊,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屈服。但以明智光秀的眼光,当然也不难看出,天下归于织田也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比起三郎来更擅长思考的他当然不可能仅满足于此,很快就开始为织田家的下一步打算起来。

    非常自觉地将自己排除出了“本能寺之变”的主谋者范围内,所谓的“相田”也遍寻不到,明智光秀早早地就开始了从另一种角度去分析这个问题。

    首先要知道,三郎这个人很难被人抓住思维的方向,而且比起重视阶级与脸面的这时代的大名,他几乎没有架子,面对农民也能满不在乎地玩到一起。这在平时还看不出什么来,但结合三郎之前数次紧急逃生的经历,不难看出,三郎能安全脱逃全赖他的“思维跳跃”和“平易近人”。这种情况下还能将三郎困死在本能寺中,那个主谋无疑对三郎了解很深。换言之,就是三郎给予了充足信任的人!

    其次,能有封锁本能寺的兵力,也能令麾下足轻令行禁止,这个主谋显然也不是什么小人物,至少是财力与兵力兼具的将领——或是分别有财力与兵力的人形成的组合。

    最后,四大军团归属三郎没错,但是真正指挥他们的人并不是三郎本人。前任将军足利义辉为人勇猛多智,但仍因为没有可用的人手而被杀害。本能寺之变,或许正是另一种模样的“永禄之变”。就算撇去这个,行动暧昧不明但又小心翼翼不越过底线的羽柴秀吉,也一直是明智光秀难以放下戒备的对象。

    那么要怎么办呢?

    ……当然是改兵法啊!!

    就和织田家收攘其他国的国土,使之成为自己的领土一样。让三郎收攘其他人手中的兵权,使之成为三郎的权力,这很难理解吗!

    各个将领在练兵的时候,都会带出自己的一些偏向。例如羽柴秀吉比起柴田胜家来,就更热衷购入铁炮。如果掌管的士兵又守驻在自己的城池与领土附近,这很难说得清到底是作为织田军的时候比较多,还是作为私军的时候比较多。在织田家还没有拿下天下的时候——不,即使已经拿下了天下,明智光秀也不觉得应当对这些将领杀鸡儆猴致使人心背离。但这些并不妨碍他为三郎迂回地削减将领相对于足轻们的存在感。

    如果足轻们的行军布阵、武器配备都是同样的模式,那么能统领某一批足轻的,就不会只是几个特定的人。一旦连对足轻的管理都变得有人可替、甚至不需要磨合,即使三郎什么都不做,也已经占据了在主公与家臣中绝对的领导位置——不同于之前全靠三郎个人魅力与才能占有的高位,这是利益驱使下、让将领不得不屈服的高位。

    而这样的话,“本能寺之变”里,无形中已经受制的那个主谋,想要再带人围攻本能寺就不那么容易了。因为到了那时,人员的出动附带了武器装备的硬性规定,就不可能做到悄无声息!

    只是目前织田家的势力太大,骤然改变起来反而会令前线陷入混乱。因此还是明智光秀自告奋勇,以“明智军”暂时作为新军法的试行点。

    还没想到明智光秀平淡的行为下竟然还隐藏着这样一番惊人的想法与骚操作,刀剑男士们除了例行的“这两个人关系真好”的感叹外,几乎没有意识到其他东西。

    军法的事情暂时商议完毕,三郎也就看着明智光秀将纸稿折叠起来放入腰带的空隙处,漫不经心地开启了另一个话题:“之前长谷部他们说有联系到时之政府那边的狐狸……是叫佐助?小光要一起去看看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不是佐助是狐之助啊!(大声)

    本章内“百石至六百石之内的旗本,铁炮增为两挺”出自明智光秀家中军法,原文是“知行500石-600石之内的旗本,需动员带甲武士两名,马两匹,旗指物五面,长枪五支,大旗一面,铁砲两挺”。

    但是试行点这玩意是我瞎编的。

    相对于刀剑来说,这个时代和这个世界都太过广阔了。但相对于三郎,谁能说不是这样的呢。

    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努力……努力更新吧。(烟)毕竟年已经过完了,元宵也已经过去了,steam平台也删了,还愿什么的我一点也不知道,还不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