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 62、番外2
    谭音在楚杭家里又待了两天,做完了比赛设计的收尾工作, 眼见距离开学还有十来天, 便决定回家。

    这个暑假因为都在外面调研,谭音爸妈还没见到谭音呢,平时对自己一向实施“棍棒教育”的谭音爸爸, 也难得在微信里多次勉为其难地表现出了对自己的想念, 当然, 谭音爸爸的想念表达方式都非常别致, 比如——

    “平时你暑假在家我还能骂骂你,现在你不在,每天尽只剩下你妈骂我,我都变成食物链底端了, 哎,真想在食物链上上升一个阶层啊。”

    又比如——

    “今天你妈烧了红烧肉,你不在,就都我吃了,都撑了。”

    再比如——

    “你不在,没有人制造垃圾, 你妈没有卫生需要打扫, 精力无处发泄, 成天逮着我寻衅滋事。生活好苦。”

    ……

    一开始这“思念之情”还很含蓄, 而到了后面几天,显然谭音爸爸被谭音妈妈应该寻衅滋事怕了,他也不委婉了, 直接开始给谭音发红包了……

    谭音每次几乎是一边看一边领红包一边就忍不住笑出来。

    只是设计项目使然,她最终在做完了所有工作后的今天,才终于在楚杭的护送下踏上了回家的火车。

    谭音家在a市的临市,不远,火车只需要一小时就行,自己平时开学和假期也都是这么一个人往返的,然而这一次,楚杭却像个第一次送未成年孩子去上暑期夏令营的老父亲一般焦虑。

    “在车上吃点零食睡一会儿,别理别人的搭讪,也别乱助人为乐,车里有乘务员,车站也有警察,正常人不会找你这样一个年轻女生帮忙,下火车了别坐黑车,上了出租车记得给我发短信告诉我车牌号,到家了……”

    谭音堵上了楚杭的嘴,拥着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吻,然后她放开楚杭,盯着他的眼睛:“知道啦!你再这样,我就不叫你楚杭哥哥,叫你楚杭爸爸了!”

    楚杭有些赧然,面色微红色厉内荏:“总之有事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系我。”

    “恩!”

    谭音又抱了抱楚杭,才进了检票口。

    *****

    一回家,谭爸爸和谭妈妈果然表达了十二万分的热情,好饭好菜好汤招呼着,正如每次寒暑假回家一样,谭音的爸妈每次自己刚一回家,大概因为一个学期不见甚是想念,在自己回家之前已经对自己的形象进行了艺术处理和美化,都对自己有一个“热恋蜜月期”,这个时期大约维持一周,这一周里,谭音不管是睡懒觉、熬夜还是成天无所事事看漫画,谭爸爸和谭妈妈都不觉得有什么,还能充满爱意地给谭音准备饭菜。

    但是这个待遇直到一周后,便会随着感情慢慢回冷而慢慢懈怠,等过了两礼拜,大概率就进入“相看两相厌”阶段了,谭音爸妈就要看谭音啥都不顺眼了……

    不过幸而如今这次回家,谭音只待十来天,爸妈对自己应该还都在“蜜月期”里,谭音几乎是每天吃香的喝辣的收一收楚杭的信,日子简直不要太潇洒……

    说起楚杭的信,谭音是在回家后的第二天收到的,只是一封信而已,楚杭竟然还兴师动众的用顺丰快递给送了过来。

    第一次收到的时候,谭音很惊讶,还没拆开看内容,就先给楚杭打了个电话询问:“你怎么给我快递寄了一封信?”

    楚杭的语气倒是听冷静:“你已经是收到了?”

    “恩,为什么给我写信?不是有微信和电话吗?”

    “你先拆开看。”

    谭音不疑有他,径自拆开了信封,这封信和楚杭本人一样冷感,信封都是淡色系的,信纸也没什么绮丽的颜色,透着浅蓝,干净清爽,谭音几乎是刚展开信,就又一次被楚杭刚劲有力又笔锋漂亮的字体给吸引住了。楚杭可算是映证了字如其人这四个字了。

    只是当谭音开始看信件的内容,她有点茫然了。

    “我喜欢黑色,不喜欢吃胡萝卜和豌豆,最喜欢吃的蔬菜是丝瓜,最喜欢的肉类是羊肉,最喜欢的水果是猕猴桃和西瓜。

    我周末一般会在家里看书,然后去打网球或者壁球,骑马?我不喜欢骑马,说我家里养有血统的马这是谣传,没有养马,也不去马场。

    我最喜欢的运动是游泳,因为在水里可以放空一切,但是因为酒店游泳池离我家不近,周末懒得出门,不常去。

    最喜欢的花是白色茶花,没有味道,但很干净漂亮。

    最喜欢的旅游地点是人文景观,自然景观也可以,其实不太喜欢海边,觉得海边没意思,尤其去海边不如去爬山,如果是原来的我,蜜月绝对不会去海边,但如果你想去,我陪你去。

    ……

    最喜欢的东西?最喜欢的是个人行吗?最喜欢的就是你了。”

    楚杭的这封信其实不长,看起来都在盘点罗列自己的喜好,像是在回答什么问题似的,只是谭音看的却有点没头没尾不知所云,她忍不住对着手机那端的楚杭问道:“这是?你这是在回答什么?”

    “回答你的问题。”

    谭音愣了愣,过了片刻才有些恍然大悟起来,细细想来,她终于知道这些问题为什么看起来似曾相识了,这不就是自己当初给楚杭写的信里问的问题吗……

    谭音记得,这应该是自己给楚杭写的第一封信,当时自己提笔,完全不知道写什么,谭音当时完全没有写情书的经验,整个人也晕晕乎乎有点犯傻,结果写出的信甚至连个合格的情书都称不上,第一封信,最后竟然写成了一个交友问答,通篇都是谭音语无伦次地在问楚杭的爱好、平时周末的娱乐……总之要是能时光倒流,谭音绝对会想穿越回过去把这封信给替换了,想想就真是太傻了……

    然而她没想到,楚杭竟然不仅此前认真看了一遍,如今竟然还如此郑重其事地给自己回了信?

    “我想,如果是我自己给人写了半年的信,怀着忐忑的心情送出去,不断期待着对方能回信,但是坚持了很久,都得不到任何回应,心里一定是很难过的。”楚杭的声音低沉,他顿了顿,“对不起,谭音,当时误会了你,虽然过去不能重来了,但我还是想弥补你,我想给你每一封信都认真地回信,我想让你知道,我在意你,我在看,虽然回信的措辞也没多优美,写的也就那样,但每一封信,我都会认真地回。”

    楚杭这个人真是……

    谭音一时没忍住,虽然心情是喜悦的,然而眼泪却都忍不住在自己眼眶里打转了,当时写了半年信毫无回音,心里自然是很难过的,虽然如今这些情绪在泛上来,和此刻的甜糅杂在一起,变得酸酸甜甜,也十分美好,组成了自己和楚杭的回忆,然而……然而楚杭能够郑重地给自己回信,真是让人觉得十分温柔。

    而楚杭也确实说到做到,此后的每一天,谭音几乎都能在上午收到一封顺丰快递来的信。

    虽然离自己给楚杭写情书已经过去一年了,然而如今隔着这段时光的距离,再来读这些姗姗来迟仿佛从时空裂缝里遗漏的信,却是一件十分奇妙的事,明明都在同一个时空,但好像一下子,自己和楚杭之间隔着时差了。

    又甜蜜又好玩。

    楚杭一开始还老老实实完全按照自己当初的信件内容来回复,到后面,他就开始添加自己的元素了,比如——

    “今天出去吃了海鲜,海蟹和海胆都很新鲜,突然想,你要是也在这里就好了,你最喜欢的海胆,你想吃多少都可以。”

    或者是——

    “今天和徐聿约打篮球,结果他说和蒋一璐要约会,让我以后开发点自己能一个人玩的娱乐活动,不要找他了……他可真是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太记仇了,我之前对他说的这句话,他一字不差还给我了……不过看着他出双入对,想想自己孤家寡人,确实心里有一点不平衡,勉强也能理解他当时听到我这么说的心情了,我决定原谅他了。”

    ……

    总之,每天读信成了谭音最新的乐趣。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在和谭爸爸谭妈妈的“蜜月期”快结束之际,谭音趁着暑假将尽,赶紧见好就收地准备回学校,而因为谭爸爸谭妈妈还保留着“蜜月期”的余韵,这次对谭音的生活费出手十分大方,谭音几乎是喜形于色地踏上了回校之路。

    虽然这次和楚杭分别才隔了十来天,但两人见面,都颇有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虽然分开的那些天里,每天除了信件外两人还要通电话,然而再见面,谭音总觉得,还是和楚杭有说不完的话。

    “对了,下午你有时间和我一起去美术馆吗?”楚杭拿出了两张展览票,“最近美术馆有巡回画展,很多是欧美知名画家的,我看了宣传,有不少可圈可点的作品,在美学和艺术融合创新上都很有味道,觉得值得一看。”

    建筑系的学生平时除了刷建筑物看建筑写生外,也非常需要注重美学素材的积累,因为想要做出好的设计,也需要设计师本人具有优秀的审美趣味,而美学是能融会贯通的,因此平日里,除了专业相关的展览需要去看,画展艺术展甚至是音乐鉴赏,只要有时间,都应该多看多逛多听多积累。

    谭音接过楚杭手里的展览票一看,这次画展里几个名字连她都耳熟能详,确实是有不少名家,十分值得一看。

    而谭音也是这时才想起来:“这画展蒋一璐之前还没放暑假就在我耳边念叨了好几遍了,说一票难求,为了展览效果好,每天参观都是控制人流量的,几乎是刚一开售,票就被一抢而空了,甚至就算加十几倍的价格,都买不到黄牛票。”

    她刚抬头看向楚杭,楚杭就无奈地对她摇了摇头:“没了,谭音,我也是千辛万苦才弄到这两张票,而且带上蒋一璐,那就不是多一张票的事情,那是多两张,我还要带上徐聿……”楚杭一边说,一边凑近谭音的耳朵,“当然,不仅是票太难买到,最主要是我也不想有这两个大电灯泡。”

    可怜的蒋一璐,可怜的徐聿,那……那当然只能再见了!这种时候,当然是两人世界比较重要了!

    谭音其实很早就想和楚杭去一次美术馆了,之前那次因为突如其来的雷雨和救助猫咪而导致被困树上,最终未能成行,不仅自己没去成美术馆,楚杭为了赶回来找自己,也没能好好仔细调研美术馆的建筑设计细节,而两人本可以成行的美术馆同游,也因此泡了汤。

    如今终于和楚杭走在美术馆里,谭音只觉得心里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

    时光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只要自己手里还握有时间,只要人生还在继续,不论生活曾有多少缺憾,时光都能为你一一弥补。

    *****

    画展非常美,完全值回票价超出预期,谭音几乎是一进展厅,就完全被扑面而来的花海给淹没了,这次画展的主题是自然和花,所有的画作都是明艳的、灿烂的、绽放的,让人只想静静地驻足在这片美里,甚至呼吸里都仿佛能感受到花香。

    而其中最棒的展品莫过于一幅巨大的郁金香花海了,日出的阳光层叠地照着,荷兰标志性的风车仿佛在画面里都能随着风开始转动。

    楚杭也静静地伫立在画前,然而看的不是画,是谭音,他的眼神沉静而温柔,而谭音则依偎在他的怀里,头靠在他的肩上。

    他们大概都没有想到,在他们身后,不断有人经过,并拿起相机拍照。不仅为了这幅美的离奇的画作,更为了这对依偎在画作前沉静的小情侣,画作、谭音和楚杭,构成了比画作本身更震撼的效果。

    谭音和楚杭大概不会知道,郁金香的画作很美,但沉静温柔的爱和心照不却的默契,在旁观者的眼里,比任何画作都有更煽情的美感。

    谭音无意间在抖音热播视频里刷到自己和楚杭在画前相依的画面,那已经是一个星期后的事了。

    她过去从不知道自己这么依赖楚杭,也从不知道楚杭看着自己的时候目光是那么的专注和纯粹,谭音原来并没有想过一辈子那么长那么遥远的事情,可是如今看到视频里楚杭的眼神,她忽然想了。

    作者有话要说:  好啦,文至此都写完啦,番外也告一段落,当然我相信楚杭和谭音的幸福生活还是未完待续der~

    再次鞠躬感谢大家!

    咱们十月份新文《你被开除了!》见吧!

    跪求各位赶紧先去我专栏收藏一下作者,再收藏一下《你被开除了!》,到时候开文就有提醒啦!

    最近的心思已经被季par这个小妖精给勾走了,虽然现在还不能透露剧情,但是真的……季par只能用洪世贤的经典表情:你好骚啊.jpg来形容了哈哈哈哈,绝对不输钱par。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你被开除了!》

    文案:

    白端端不情不愿地从b市回了a市执业,结果当晚她就觉得虽然放弃了b市的客户资源,但回a市重新开始,完全是值得的!

    她在法院里,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对方眉目深邃、气质绅士、模样冷峻,穿着不俗,简直令人惊艳。

    对方此刻正接着电话,那微微皱眉的样子,都像是天仙下凡。

    白端端心动不已,而就在她准备上前主动出击之时,她终于听清了对方电话的内容——

    “对方律师是谁?白端端?好,你告诉她,想和解?做梦。”

    “没有我赢不了的案子,也没有我开不掉的高管。”

    ……

    后来,白端端才知道,对方就是闻名a市法律圈的知名奇葩季临。

    【小剧场】

    后来的某一天,白端端和季临吵架。

    白端端放了狠话:分手!必须分手!

    季临:历来只有我开除别人,你想要开除我?做梦。

    白端端气绝:行,那你把我开除了吧!

    季临:不要

    过了片刻,他又面无表情地补充了一句:舍不得。

    【相爱相杀一路从法庭打到床上的泥石流律师cp,劳动法了解一下!】

    【最后,我的微博是晋江叶斐然  可以来微博找我玩,获取第一手出版、新文消息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