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位面世界的穿梭者 > 第28章 霸气!
    看着离着自己越来越近的血盆大口,林和的心渐渐沉寂下来。

    有种难受也有点忧伤,为什么被伤害的人总是他。

    系统的任务,让他二选一,一边是回归,一边是伤害。

    难道这就是报应吗,抬起头,眼中出现的是团团有点血红的云朵,即便天空再蓝,也掩饰不了他内心的憋屈。

    这一次或许在劫难逃,在失去了念力的机动性,让他现在的处境像是菜板上的鱼一样,只能无助而又绝望的等待着。

    即便是现在修复身体或者服用比学徒级更好的恢复药剂也已经无济于事,在服用这些药剂的时候,是不能被动打扰的,不然效果将会直接被打断掉,这就是初级与学徒级药剂的弊端。

    曾几何时,这种感觉无助的感觉又出现了,使得他的身体状况又变得萎靡不振,既然现在横竖都是一个死字,那还不如战的轰轰烈烈一点。

    慢慢站稳身体,握紧拳头,怒视着向他咆哮而来的暴龙,怒火在心中升腾,但身体颤颤巍巍的一点也提不起力气。

    “我不甘心啊!混蛋!”抬头就冲着暴龙的方向怒吼。

    “吼!”

    大地随着暴龙的奔跑而震动起来,巨大的吼声在他的耳边响起,犹如巨雷一般。

    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漫长而枯燥,狂暴的沙尘迎面而来,手臂挡在自己的眼睛,发现迟迟没有感觉被咬碎的痛苦,那处透过缝隙而入的朦胧光线渐渐暗了下来,拿起手臂,入目的竟是一双血红色的眼瞳正直勾勾的盯着他。

    出乎他的意料,暴龙的血口并没有向着他的脑袋上咬下,庞大的身体站在他的身前。

    林和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已经垂下脑袋轻触他脑袋的暴龙。

    “王八蛋,差点没被你吓死。”林和用力打了一下它的脑袋。

    这一刻他的心里不知道是喜悦还是忧伤,从心脏里突然涌出一股热流温暖他的全身,体力消耗过重的他,现在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了,如果真的被暴龙一口咬下,他根本就逃不了被当场吃掉的命运。

    幸运的是,这一切并没有发生,只是暴龙睁着血红色的眼瞳看向他的那一瞬间,他的胸口就像被巨锤重重打了一下,那种痛苦的感觉,真的无比难受,轻轻抱住暴龙垂下的脑袋,眼角出现了几颗泪滴。

    看着眼前到处都是甲龙的尸体,尸横遍野,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在这一片空中,他知道现在如果在不走的话,会吸引越来越多凶猛的掠食者,而以他现在的状态已经无法支撑着他去抵抗这些掠食者的攻击,即便有暴龙的存在,也无无法完全顾全到他的安危。

    爬上暴龙的后背,现在他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抱住暴龙的前爪在它甩动之下,趴在了它的背上,心中默念修复身体,接着一道微弱的光芒笼罩在他的身体上。

    暴龙冲着正在恢复的林和露出一丝关心的神色,血红的双眼深深看了眼背后已经晕了过去的林和,冲着密林深处跑去,在他们走后不久,不远处的土地上突然传来各种恐龙的叫声,大地也开始微微震动起来。

    过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林和才悠悠醒了过来,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是检查自己的身体有没有问题。

    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除了衣服和裤子有些碎裂之外,现在身上一道伤口也没有,暴龙这个时候则趴在不远处看着他,血红色的眼瞳内虽然让人感到恐惧,但它的神色却满是关怀,说来也奇怪,林和此时似乎能够感受到暴龙眼神中的情绪。

    站起身看了一眼自己所在的位置,体力已经逐渐恢复过来,握紧拳头感受了一番重回身体的感觉。

    “谢谢你的守护,大家伙。”走到暴龙的身边,轻轻抚摸着它那粗糙的皮肤说道。

    暴龙呼出两条粗气,脑袋靠在林和的身上。

    “系统出了吝啬外,修复身体这种服务还是不错的,没有出现打折效果的情况。”

    虽然用掉了一次珍贵的修复功能,但是在这种可怕的环境下,如果受到严重的创伤导致战斗力衰弱的话,那对他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过了一会,他就这样坐在暴龙的身边,开始细细感受体内那股突然出现的力量,在醒来的那一刻,他就发现自己体内竟然流动着一股不知名的能量,悠长而蓬勃,随着心脏的起搏,在他的细胞中不停的鼓动着。

    这股突然出现的陌生气流,在他的体内不停的流动着,毫无规律,增强着他的身体,只是现在他却一点也感知不到念力的存在,而唯一能够在他感知下存在只有自己的身体。

    虽然以往念力的使用,仅仅只需要一个念头,但那种模模糊糊的存在感,还是和现在会有很大的区别。

    现在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感知识那么的无力。

    让他感到兴奋的是,身体上传来的那种力量充实感,让他心情激动。

    坚韧而强大。

    体内的力量似乎增长到了一个夸张的程度,握紧拳头的那一瞬间能够感知到拳头在周围气场的变动,那种强而有力的小旋风刮在拳边的周围。

    这股陌生的力量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体内呢。

    林和对于能量的运用只是一个接触者,连学徒都算不上,没有通过规范的学习和运用,所有的运用手法都是在他自己根据理论慢慢开发出来的。

    但现在这所有的一切都归为原始,念力消失了,他感觉念力已经彻底从他的体内消失,现在唯有念力二字是出现在他的脑袋里,其他的一切和泡沫一样,消失不见。

    对于体内新出现的陌生气流他只记得当时是在使用残招的时候,突然脑袋一片空白,然后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力,而这股陌生的气流就突然从身体内的某一个角落中涌出,开始吞噬着所过之所有的能量,甚至连念力都被它从深处逼出吸收。

    如果说任务得到刀谱是什么神级武学能够帮他开发出类似内力一般的东西,林和也只会干笑一声,以系统的吝啬程度,单单只是刀谱内的招式,就知道它只能算是垃圾中的垃圾,只可以对于现阶段的他产生一些帮助以外,其他的就谈不上任何的帮助了。

    只是这股流淌在身体内的庞大气流却作不了假,似气不似气,反而有一种非常厚重甚至锐利的感觉,它们就跟长蛇一般,在他的血管和经脉中来回串流,然后回到心脏,接着又从心脏中蹿出。

    说它们是内力却又不像,按照武道的说法。

    人体有三处丹田,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

    但他明显没有感觉到这股气流是集中在某一处的丹田之中,气流是从身体各处产生,心脏并不是凝聚之处也不是产生的地方,这股气流明显有别于内力的介绍。

    它并不温和也不锐利,没有具体的形态也没有颜色来表明它的属性,就像是一个水蒸气,流动在他身体中的筋脉中,甚至可以直接穿过静脉流入他的骨骼内,在其中滋养着。

    站起身,紧紧握住拳头,用心感知了一番体内流动的力量,一种温热感在拳头上传达进大脑,大腿迈开,臂膀向后,一个冲拳向着身边一颗直径一米的大树上砸去,轰的一声,木屑漫天飞舞,拳头深深打在了在树干中心,没有感觉到疼痛,好像失去了阻碍一般,直到木屑消失,一个直径差不多三十厘米的坑洞出现在树干上。

    树干出现一道道恐怖的裂痕由下而上被撕裂开,收回拳头,手指曲张,林和用力抓在已经裂成两半的大树边缘,用力一开。

    无数的树叶从天空飘落,大树不堪撕扯的倒向两边发出一声巨响。

    看着自己的双手,瞪大了眼睛看着,根本想不到自己的力量竟然到了这种地步,连这种韧性坚硬的树种都能被他硬生生的直接掰成两半。

    而且自己现在依然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自己并没有发挥全力。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这段期间,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每一次昏迷,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身体都会出现一次跨越式的跃进呢。

    如果现在硬要给他的身体定义出一个强度标准的话,那可以简单的界定在十倍人体素质的标准线上,而这也仅仅只是模糊的对自己实力的一个设定。

    整整十倍身体素质的极限,这将是多么一幅恐怖的躯体,如果现在以他的身体素质,再次冲进甲龙群的话,那他即便不需要借助唐刀的帮助,也可以几拳打碎它们的僵硬的脑壳,抗衡住它们一两次的冲锋。

    要知道即便是整个侏罗纪公园的陆地霸主,暴王龙和暴虐暴龙它们,也只需要五六倍的身体素质就可以很轻松的解决掉它们。

    虽然现在失去了念力这个机动性强大的能力,有点遗憾,但相对于掌控实力来说,他更愿意相信自己的身体,这种实实在在存在的力量,是时时刻刻能够被感觉到的,这种拳拳到肉的感觉,既燃血又令人兴奋。

    念力对他而言,作用越来越小,也许在未来的某一个世界中,只能充作飞行的能力而使用。

    因为它在被系统吸收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它无法成长和进阶的可能。

    不管他如何锻炼和使用,一直都能感觉到一堵厚重的墙壁死死卡在前方。

    从空间中取出唐刀,看着刀身上密密麻麻的碎纹,轻轻地抚摸着,这把唐刀从剧情开始就陪伴着他,如果没有唐刀的话,林和自己都有点不知道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

    念力和枪械对这群皮糙肉厚的恐龙一点作用都没有,他的力量对于体型庞大的恐龙而言太弱小了。

    看着这把陪伴自己走到现在的唐刀即将就要破碎,他的内心也只剩下了无奈。

    对剧情世界未知可怕的无奈。

    对往后即将面临的各种强大生物的无奈。

    以及最后对系统的无奈。

    一直有一个问题在他的脑海中久久无法释怀,为什么系统会这么控制着剧情,为什么要改动加大剧情变化,为什么会把它们的实力提高到这么变态呢。

    他现在不懂,但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站在系统面前,用自己的力量打碎它,然后把它扔进这些世界让它也体会一样这种待遇。

    君不见那些小说中出现的系统,哪一个不是为了辅助宿主,为了让他们变强,让他们一步步适应的,就算他有小强的生命力,也没有办法在这种恐怖的变化中生存下去啊。

    随着这股未知气流的改造,他的身体越来越坚韧,细心感知下他能够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直都在不停的变强着,这股未知的能量不停的在他的身体中吞噬消耗着他不停补充的食物,似乎它就像一个大回炉一般,把这些以恐龙血肉分解吸收,虽然收效并不是很明显,但那种力量一点点提升的感觉,真的太美妙了。

    “未知气流?以后就叫你霸气,如何,霸道而长存~哈哈哈哈!”站在原地的林和突然仰头大笑起来,他的身体动了起来,握紧拳头虚打着,空气被他打的发出巨大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