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庶女无敌:挡我者跪 > 第一百零一章 各怀鬼胎
    幸好自己之前将多数的钱留给了柳月含,今日被偷的比起那个来说倒是算小数了,而且那小姐说话语气凌厉,自己刚一进门,而且衣衫寒酸,看起来并不像是有钱人,还专在考试院的客栈吃饭,这里的人都没有多少钱,怎么就偏偏回来的时候和自己撞上了。

    另一边,陆府栖霞阁。

    “事情办的如何了?”坐在高台之上的谢悠若,端着茶冷冷的看着底下的跪着的人。

    “小姐,都办妥了,这是您要的东西。”那人长相很是面熟,说着就从怀中掏出了一个荷包。

    而这个荷包,赫然就是谢轻谣所丢失的荷包!

    而那个熟悉的人,就是今日撞倒谢轻谣的人。

    谢悠若闻言则是缓缓起身,将茶杯放下,慢悠悠的走到了那女子的身边,伸手接过荷包。

    一双素手,直接掏出了荷包里面放置的银票。

    谢悠若掏出来一看,发现小小荷里面一看不止是有一些散碎银子,竟是还有着足足三百两的银票!

    谢轻谣这个贱人,是从哪来的这么多钱!

    看来自己当日怀疑她不是没有根据的,就说她那天怎么出去的如此轻易,甚至都没有和自己争论一番。

    所以才私底下派人打探了一番,原来谢轻谣已经住到了姑苏城里面的考试院去了,这个贱人!果真是有恃无恐,连出路都想好了,怪不得。

    听回来的探子说,谢轻谣这个贱人竟是过的比在陆家的时候还要好,自己怎么能如她的愿呢?你谢轻谣好受,我就十分的痛苦,为了我快活,只有让你痛苦了。

    “怎么样,有没有看到她丢失钱袋的表情?”谢悠若现在可真是后悔,没有亲眼看到谢轻谣丢失钱财的狼狈的样子,这般想着阴狠的面上倒是出现了一抹笑容。

    “回小姐,前几日谢轻谣一直待在考试院内,一直未曾寻到机会,只是今日谢轻谣倒是从外面回来,全身上下颇是狼狈,奴婢这才寻到了机会。”那女子见谢悠若很是开心一般,也赶忙谄媚的说起了今日谢轻谣浑身是泥的惨样。

    果不其然,谢悠若听到了谢轻谣的狼狈的样子,更是开心的笑出了声,说道。

    “哈哈哈哈哈,你看到了吗,贱人的报应来的这般的快。”

    她原本把谢轻谣赶出陆家,就是看准了谢轻谣浑身上下身无分文,定是会跪下来求自己一如往常一般,只是谢轻谣如此轻易的离开,还住上了考试院,定是她那个贱人娘临行前给了她钱,自己怎么可以让谢轻谣过的这么如意呢,这才派了人去偷钱,谢轻谣我倒是想看看你身无分文,怎么在姑苏城中待下去!

    谢悠若此时忽然想到了谢悠然,便对着那女子冷声吩咐道。

    “下去吧,莫要让我姐姐知道此事,不然你知道后果!”

    随后,那女子便起身,身形一转就走出了房间,谢悠若这时也是敛了敛心神,出了门去寻姐姐。

    谢悠若看着女子远去的身影,又看向了手中的荷包,唇边也是扬起一抹冷笑。

    谢轻谣,你如今这般落魄,身为妹妹的怎么不能去瞧一番?正好顺便为你备些礼

    物,你可是要收好了,这般想着,一双本是俏丽的凤眸之中也是多了几丝狠毒的气息。

    随后谢悠若便起身直接出门去寻了谢悠然。

    “姐姐,姐姐快开门,妹妹有要事相商。”谢悠若直接就大声叩起了门。

    “怎么了悠若,找我何事?”谢悠然看着自己的妹妹,如此急促的敲门,还以为发生了何等大事。

    “没事姐姐,我是来同你说一下轻谣姐姐的事。”谢悠若眼波轻轻流转,极是善意的说起了谢轻谣。

    “轻谣?轻谣怎么了?”谢悠然听到谢悠若竟是会叫轻谣姐姐,一时之间也很是惊讶,悠若平日里巴不得没人提谢轻谣,怎么今日这般反常,反而主动找自己说起了轻谣的事情。

    谢悠然也知道自己这个妹妹一向不喜欢谢轻谣,她这几日也是一直在思考谢轻谣的事,再怎么说,谢轻谣也是江宁谢家的女儿,而且当日她们姐妹三人更是一同出发,来姑苏城参加考试,如今谢轻谣一人孤身在外,若是传了出去,谢家的名声也实在是不太好听。

    “姐姐,当日是悠若太过莽撞,让轻谣姐姐负气出走,如今悠若知错了,不若我们把轻谣姐姐请回如何?”谢悠若说起了谢轻谣的事,谢悠然也是低头认真的思考了起来,谢悠若暗道姐姐果然心中也是忧思这件事。

    “悠若你倒是长大了,当日竹月在场,姐姐也是不好说,但毕竟轻谣也是我们谢家的人,你当日那般做着实是有些不妥,不过你今日能有如此想法,姐姐倒是颇感欣慰。”谢悠然见谢悠若忽然间变的如此的懂事,一时之间还有些不习惯。

    “对了姐姐,我们若是光去,恐怕轻谣姐姐不会轻易回来,我如今已是备下了好礼,不若姐姐与我同去请回轻谣姐姐如何?”谢悠若面上装作很是开心一般说道。

    “这是自然。”谢悠然随即点了点头,也认可此次谢悠若的做法。

    “好,姐姐,今日天色已晚,轻谣姐姐想必已经休息了,我们明日再去接她如何?”谢悠若此刻想明白以后,便一口应承了下来。

    一双凤眼里面满是阴毒的,谢轻谣,这份礼物我可是给你备下了,希望你有福消受才是。

    谢悠然看着原本还很不情愿的谢悠若,忽然变了一个人一般,居然答应了下来,心中虽是觉得有些奇怪,但见妹妹如此热心,倒也没说什么。

    “既是如此,那我们明日再一同去接轻谣。”

    “好啦姐姐,那我先走吧了,我要赶快出门给轻谣姐姐买礼物了。”说着谢悠若直接走出谢悠然的房门。

    “那你快些去吧。”谢悠然见妹妹如此懂事,也就放下了心。

    谢悠若在转身之后,原本一张甜笑着的脸,在转身的一瞬间变成了冷笑,一双凤眸里面满是狠毒,又夹杂了几分得意之色。

    过了片刻,谢悠若便收拾收拾出了门,去姑苏城的书安阁,买了最贵的文房四宝,不过也花的是从谢轻谣那偷来的钱罢了,拿到笔墨的那一瞬,谢悠若就不可置否的轻笑了起来。

    心中暗道,谢轻谣用你自己的钱送你下地狱,这般死法你定是满意的。

    将文房四宝拿回之后,便进了房间一直在给毛笔之上雕刻一些东西,一直忙

    活到半夜,谢悠若房内的烛火也是未曾熄灭。

    另一边,考试院。

    谢轻谣自昨日大意让小偷,将自己从谢府出来所带的钱财偷走之后,一时间是连饭也吃不起,全身上下现在连一两银子都拿不出来。

    幸好前日碰见了南宫承煜,说是有事可以去找他,眼下自己的钱被偷了,如今她们也算是朋友了,如果去问他借钱,应该会借给自己的吧,届时回了江宁城自己再问浅秋拿来还给他。

    这般想着谢轻谣就打算出门去寻裴煜,只是她刚刚走到前厅,掌柜的就将她叫住了。

    “说你呢,赶紧把这几日的房钱结了。”掌柜的,见谢轻谣昨日那般情绪,一时之间也是忘了房费的事情,今日看到之后便立即想了起来,直接就要了。

    谢轻谣听了掌柜的话,一时也是有些窘迫,那日自己不是给了银子吗?这么快就到了期限?

    “掌柜的,我今日有事回来之后再给你银子。”谢轻谣回过头,打算和掌柜的说一说,打算等下午问南宫承煜借了银子之后,再回来给钱。

    “不行!此次若是你像昨日一样跑了之后,我上哪寻你去。”只是掌柜的听到回来之后再给钱,脸色直接就变了,很是不耐,像这般直接跑走不给钱的人,他可是见多了。

    “小福,你去她房内,若是现在不给银子,直接把把她的行李丢出去。”随即掌柜的,对着店内的伙计吩咐道。

    伙计登时就直接迈腿去想后院,只是谢轻谣却是将他给挡住了。

    “掌柜的,我也并非是那种不守信的人,只是今日我确实是有些事情。”谢轻谣见掌柜的似是很不愿意,便准备跟掌柜的好好说说,她也不是那种多日拖欠房租的人。

    只是就在她和掌柜的正在割据战的时候,考试院的门外忽然进来了几人。

    “轻谣妹妹。”谢悠然刚一进考试院就看到,谢轻谣在和掌柜的说些什么,只是隔的太远并未听清楚,说着便朝着谢轻谣走了过来。

    谢悠若今日身穿烟霞底月子樱花纹样宝蓝滚边缎面对襟中衣,逶迤拖地朱红色八幅棉绫裙,洁白的柔夷之上戴着一个赤金缠丝手镯,腰系粉白底柔丝绦,上面挂着一个蜜腊黄银丝线绣莲花香袋,整个人看起来极是温婉动人。

    只是掌柜的听见谢悠然叫谢轻谣名字,轻谣,而且面前这个人姓谢,莫非她就是那日惊艳四座的谢轻谣?被姑苏知府夸奖的谢轻谣?

    这人浑身上下这么落魄,怎么可能是江宁谢家的谢轻谣?又转头看了看谢悠然的穿着,又回头上下打量了一眼谢轻谣,怎么同是谢家的女儿,怎么差别竟是如此的大!

    谢轻谣听到了谢悠然的声音,立即黑了脸,谢悠然怎么忽然来了?

    刚想转头回答之际,便又听到了一声。

    “轻谣姐姐,我和姐姐来看你了。”谢悠若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欢喜一般。

    只是这般声音,听在谢轻谣的耳朵里却是莫大的讽刺,就是这个人派人烧了玉兰苑,就是这个人害的元宝葬身火海!

    谢轻谣一瞬间整个人也是杀机迸发,本是秀美的桃花眼此刻也是被仇恨所填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