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 > 96、第 96 章
    第九十六章

    这场贸易战虽然来得迅猛但并非突如其来, 在国外早已酝酿多时, 国内大型企业尚且有余力自保,但中小型公司一片愁云惨淡。

    陆氏在国外设有分部, 有直接的合作往来,这段时间陆励行为了这事几乎脚不沾地。

    他的助理陈婧抱着一摞文件给他签, 随后问他,“陆总, 您明天飞往国外的航班是上午十点, 回来的时间您看……”

    五天后是陆励行的婚礼这事,整个陆氏的人都知道, 可就在这节骨眼上发生这事,婚礼多半得延迟。

    陈婧心里清楚,所以没有给他定下回国的时间。

    毕竟这事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

    陆励行翻页文件的手一顿,沉默片刻后抬头,“两天之后就回。”

    只待两天?

    陈婧心头一惊。

    这关乎到整个国外市场的事, 争分夺秒, 就待两天?

    别说两天时间连国外负责人都见不过来, 更别说解决这事。回来之后就是婚礼,在国内耽搁两天,国外形势不知道会有多严峻。

    但陈婧也清楚自己本分, 这种事,陆励行心里比谁都清楚,她没有置喙的余地。

    “陆总,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致霆科技昨天被收购了。”

    陆励行眉心逐渐皱起, “收购?”

    陈婧点头:“没错,是……陆励廷先生同意的收购,并且在昨日的收购会上辞职。”

    致霆科技是陆励廷白手起家的公司,这两年初具规模,如果没被这次贸易战所影响,做大是迟早的事。

    但即使是被这次贸易战影响,据他了解,也并没有到走投无路,被收购的地步。

    而且这公司是陆励廷一手创立,没日没夜付出了心血,即使有一丝生机也不会放弃,怎么会同意收购?

    陆励行想了一会便不想了,没在这件事上花费太多的心思,陆氏的危机迫在眉睫,他现在没有任何的心力去关系其他的事。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陈婧转身离开办公室。

    办公室门关上,陆励行放下笔,往后一靠,手指揉着疲惫的眉心。

    前段时间996工作制度闹得不可开交,认真算起来,996的工作制度对他而言还算轻松,但最近他有近五个月没有进行过如此高强度的工作,一时之间竟然有些不太适应,身心俱疲,累得很。

    休息不过一分钟,门外传来敲门声,“陆总,会议开始了。”

    陆励行深吸口气,强行打起精神,豁然起身。

    这天晚上陆励行回家依然是在十点后。

    前脚下车,陆励廷的车后脚就进来了,车停在院子里,陆励行站在院子里等了片刻,就见着陆励廷垂头丧气从驾驶座上下来,恰好与陆励行撞个正着。

    院子里路灯昏暗,看不太清。

    “大哥……”对视了一眼,陆励廷沉默将视线下垂,避开陆励行的目光。

    “公司被收购了?”

    陆励廷情绪低落应了一声,“是。”

    陆励行眉心微皱,可以说他这段时间眉头就没平展的一天。微微沉了口气,低声道:“进来。”

    推开门,往日早熄灯了的客厅今日却是灯火通明。

    陆老先生与纪轻轻坐在客厅沙发上有说有笑,显然是在等他们。

    “爷爷,您还没睡?”

    陆老先生笑道:“等你呢。今天怎么这么凑巧,一回都回来了?”

    陆励廷:“爷爷。”

    “坐下,我和轻轻有话和你说。”

    陆励行看向纪轻轻,看她表情轻松,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这两天公司的事我了解清楚了,今天也去医院看了老辜,他情况很不好,无论是身体,还是公司,辜氏即使躲过了这次危机,以后实力也难再恢复,”说到这,陆老先生叹了口气:“原本还指望着辜少虞能有点用,现在看来是扶不起的阿斗。”

    说到这,陆老先生看向陆励行,“陆氏多亏有你,辛苦你了。”

    辜氏和陆氏在陆老先生年轻时,不遑多让,可现在辜老先生因病住院,辜家主持大局的人都没有,唯一一个孙子辜少虞是个纨绔子弟,整天花天酒地,指望不上,偌大一个公司,眼看着在这场战役下,毫无招架之力。

    陆氏能有今天,全是陆励行的功劳。

    “海外的事怎么样了?”

    闻言,陆励行将目光望向纪轻轻,“明天去美国,两天后回。”

    “这么大的事,两天能解决吗?”

    陆励行没有开空头支票的习惯,只说:“我尽力。”

    陆老先生沉默片刻,没有说话。

    纪轻轻笑道:“我们婚礼推迟吧。”

    “推迟?”

    纪轻轻点头:“我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两天能解决什么问题?所以我想推迟婚礼,等这件事稳定下来之后,再举行婚礼。”

    “可是……”

    “这有什么好可是的,等你解决这事,我们有大把的时间结婚,而且结婚这件事我不想太匆忙,你觉得呢?”

    陆励行沉默看着她。

    海外市场动荡,两天时间确实不能解决什么问题,推迟婚礼的确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但婚礼是轻轻,老先生和裴姨准备许久的事,婚期定了,请帖发了,万事俱备,临近婚期却改日再说,无论如何,都会有一些失落。

    陆励行张口欲说话,却被纪轻轻开口打断,“既然你不反对,那就先这样,推迟婚礼,等这次风波彻底过去,我们再来决定婚礼的事。”

    陆励行低头失笑,“轻轻,谢谢你。”

    “不用谢,夫妻之间不久应该多一分信任和理解吗?工作上的事不可避免,我懂的。”

    陆老先生也看向纪轻轻,“轻轻,爷爷也谢谢你。”

    “爷爷……”

    “我去吧。”

    纪轻轻与陆励廷异口同声。

    随即三人齐齐望向一侧沉默许久的陆励廷。

    在三人目光下,陆励廷低声道:“爷爷,我的公司被收购了。”

    “收购?”陆老先生沉声询问:“怎么回事?”

    “这是贸易战我抗不下去,公司也没有这个实力扛下去,被收购总比倒闭要强,”前半生的心血毁于一旦,不心痛是假的,他勉强笑笑,“这两天公司虽然被收购了,但陆氏在国外那边的业务我了解了一些,我推测那边现在主要是需要一个能说得上话的人,我也是陆家人,我觉得我挺合适出席的。”

    陆老先生与陆励行相视一眼。

    “你去?”

    陆励廷反问:“不行?”

    陆励廷这些年能白手起家,在市场如此严峻的情况下独自撑起一个公司,规模虽然不大,但总的来说,不错。

    “机票定后天的,具体事情明天公司谈,”陆励行起身,看着纪轻轻,轻笑,“就是不能参加你的婚礼,太遗憾了。”

    可那脸上,眼底,毫无遗憾的意思。

    与此同时,城市市中心的一栋商务楼高层,灯火通明。

    辜氏作为与陆氏齐名的企业,贸易战下落到如此田地,确实令人唏嘘不已。

    偌大的办公室的办公桌上文件堆积如山,辜少虞坐在办公桌后,面对如此多的文件,不知从何下手。

    他从小就是个纨绔子弟,吃喝玩乐,毫无作为,辜老先生知道他的斤两,为他找好了退路,会将企业交给信得过的经理人打理,可没想到贸易战直接将辜氏推上了风口浪尖。

    敲门上响起,助理拿着一份文件匆匆而来。

    “辜总,这是急需您签字的文件。”

    助理将文件放在辜少虞面前,辜少虞看着那合同上的官方文字就觉得头疼,汉字他都认识,可组合到一起,什么意思半点不明白。

    快速在需要签字的地方签下自己的名字,助理拿着文件匆忙离开。

    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文件,辜少虞不耐烦了,将笔一扔,往后一靠,扯着胸前的领结,大喘了几口气。

    他根本就不是这个料。

    他救不了公司。

    辜少虞绝望地想。

    桌上的手机响起,辜少虞没有接,仍由它响了一会后,电话那头挂断了,辜少虞清静了一会,一分钟后,电话铃声又响起。

    被吵得烦了,辜少虞这才拿起一看,是沈薇薇的。

    辜少虞微楞,忙接过电话,“薇薇,你找我什么事?”

    “你都好些天没给我打电话了,发生什么事了?”

    辜少虞起身看向窗外,笑道:“没事,就是爷爷住院了,公司……公司有点忙。”

    “爷爷住院了?哪家医院?我去看看他老人家。”

    “好,后天吧,后天我和你一起去。”

    “嗯。”

    电话里静了一静,沈薇薇说:“少虞,微星工作室怎么回事?”

    微星工作室是辜少虞替她开的,整个团队都是辜少虞砸重金聘来的,全心全意为沈薇薇运作。

    可自前段时间后,工作室有了变故。

    先是资金迟迟不到位,再是谈好的项目突然变卦,现在工作室谣言四起,说是辜氏危险,依附辜氏的工作室只怕不保。

    等了几天迟迟没有辜少虞的电话,沈薇薇这才坐不住给他打了个电话。

    辜少虞沉默片刻,高空俯瞰整座城市的夜景,一股渺小、无能为力的挫败感由内而发,“薇薇,对不起,工作室……我可能暂时顾及不到。”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辜氏出事了,爷爷又住院,我真的没有把握能将辜氏撑起来。”

    他真的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如果爷爷的孙子是陆励行,辜氏一定能顺利度过这次难关。

    可爷爷的孙子是他,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

    电话那头久久没有回音。

    “薇薇?你在吗?”

    “我在。”沈薇薇笑道:“没关系,加油,你要相信你自己,别总是垂头丧气,你可以的!”

    “薇薇,谢谢你鼓励我,我会努力的。”

    “嗯,我不打扰你工作了,你加油。”

    电话挂断。

    辜少虞手机贴在耳边静静听了一会,随后深深松了口气,脸上的疲惫一扫而空。

    电话那头的沈薇薇将电话挂断后,笑容猛地落下,眉心紧蹙握着手机。

    辜氏的事她有所耳闻,但那么大一个公司,不可能说倒就倒,可为什么听辜少虞的话,好像度不过这次难关?

    如果辜氏倒了,那么微星工作室也毫无意义。

    辜老先生住院,辜少虞撑不起辜氏的。

    沈薇薇沉默思索片刻,手机上一则消息吸引她注意。

    【陆励廷公司被收购。】

    沈薇薇怔怔看着这则短信,眉心越发的紧了。

    ***

    翌日一早,陆励廷便与陆励行一起到了公司,一整天待在会议室里开会,了解当下公司在海外的业务,尽数了解清楚后,第二天一大早,与公司一名主管国外市场的副总踏上了海外行程。

    副总姓孙,五十多岁,是陆老先生一手提拔主持海外大局的人,陆励行对他很是敬重。

    “陆总,半小时后我们该登机了。”

    陆励廷笑道:“孙叔不用这么客气,叫我励行就行,以后在国外,全仰仗您照顾。”

    “以后?”

    陆励廷笑笑,“以后回不回还不知道呢。走吧。”

    几人往安检口走。

    “陆励廷!”

    人来人往的机场传来一个声音。

    陆励廷往后一看,只见沈薇薇气喘吁吁赶来。

    直到沈薇薇跑到跟前,陆励廷眉心紧锁,“你怎么来了?”

    沈薇薇大口呼吸,情绪稳定下来后说:“我来送你。”

    陆励廷微微失神,却在片刻后笑道:“多谢你来送我。”

    一侧的孙副总以及几名工作人员适时走开。

    沈薇薇看着陆励廷,“一路顺风。”

    陆励廷点头。

    沈薇薇见他态度冷淡,咬牙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陆励廷笑着叹了口气,看向这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透过整片的落地窗看外面的蓝天白云,“不知道。”

    “不知道?”

    “薇薇,我可能不会回来了。”

    沈薇薇脸色一僵,“不会……回来,是什么意思?”

    “陆氏在国外的业务繁重,或许这一去,以后我就留在国外主持大局了。”仿佛和她和解了般,陆励廷释怀笑笑,态度温和,仿佛朋友,“那些年我没帮过我哥什么忙,他一个人担起的重担从我创立公司以来我就体会到了,他快结婚了,海外那些后顾之忧,我就替他解决了,省得他以后国内外来回的跑,影响夫妻感情。”

    沈薇薇眼底染上一层细雾,“你……真的,不回来了?”

    “是啊,不回来了,薇薇,如果你遇到一个真心喜欢你的男人,就嫁了吧,别骗他,也别辜负他,真心实意陪着他,他会珍惜你一辈子的。”

    陆励廷抬手看了眼腕表,“我该上飞机了,薇薇,再见。”

    说完,陆励廷转身朝着安检口走去。

    沈薇薇站在身后愣愣的看着他,直到陆励廷的背影越过安检。

    没有回头。

    作者有话要说:  临近完结就很卡文,更新时间一再推迟,对不起。

    qaq我太废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