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 > 85、第 85 章
    第八十五章

    网上#沈薇薇白莲花##沈薇薇打脸##沈薇薇骚操作#诸如此类的话题层出不穷。

    但这类话题里的微博, 都不是什么好话, 原本对沈薇薇抱有一丝同情心的路人粉如今生生被沈薇薇的骚操作逼成了黑粉,还有之前沈薇薇与纪轻轻发生纠葛时纪轻轻的黑粉, 如今也成了沈薇薇的黑粉。

    “#沈薇薇白莲花#没想到沈薇薇竟然这么会演,什么叫祝‘他们’幸福?我差点真以为纪轻轻和陆励廷在一起了……”

    “#沈薇薇白莲花#沈薇薇最骚的是有一个这么优秀的男朋友了, 竟然还去节目里和别的男人假装情侣,为了名这么不要face的吗?”

    “赌五毛钱的, 沈薇薇和节目中的那个男人肯定有一腿!”

    “这么一对比, 纪轻轻很可爱了好吗?想到从前我还未沈薇薇站过街,我……口区”

    “说纪轻轻可爱的认真吗?半斤八两罢辽~”

    “纪轻轻挺可爱的啊, 在节目直播的时候看过两集,性格挺好的,比那沈薇薇好多了。”

    “我才发现陆励廷和陆励行竟然是亲兄弟,沈薇薇为什么还要舍了陆励廷参加这个节目?脑子烧坏了?”

    “#沈薇薇骚操作#沈薇薇脑子是坏的吧?嫁给陆励廷可就是嫁入豪门,竟然为了一个节目, 放弃了嫁入豪门的机会???[黑人问号.jpg]”

    网上热度一波接着一波, 身处漩涡中的沈薇薇在后台化妆间内化妆, 准备出席一场发布会。

    被她找回来的经纪人孟寻对此喋喋不休,“薇薇,你为什么要在记者面前说那种话?我不是告诉过你, 你现在一言一行都要谨慎小心,你说那话一时半会没问题,暂时处于上风,可是这种话很容易就能被人拆穿, 你看那陆励廷,不就一句微博就把舆论再次引到了你身上吗?”

    沈薇薇坐在化妆镜前涂口红,透过化妆镜看孟寻,“别生气,待会还要上镜,生气,就不好看了。”

    孟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在化妆间里走来走去,深思熟虑片刻后问道:“现在网上全是关于你的黑料,这样不行,咱们得想想办法……”

    话还没说完,沈薇薇勾唇一笑,镜中的她风情万种,妖娆美艳,“为什么要想办法?”

    “你现在的名声!”

    沈薇薇选择了大红,微微一笑,合上口红盖,转身看着孟寻,笑道:“我现在名声怎么了吗?难道你不认为我现在的名声比从前不温不火的时候好很多?”

    孟寻在娱乐圈多年,知道各种火起来的套路,听沈薇薇这么说,她凝眉问道:“你是想……?”

    “从前我名声很好,可那又怎么样?毫无存在感,知名代言没有我,大热的角色轮不上我,记者都懒得写我采访我,可现在不同,无论我出现在什么场合,我总是所有记者眼里的香馍馍,我说的话,第二天总会出现在娱乐新闻里,可以说,我的一举一动都成了热度,这么高的关注度,有什么不好?至于你说的名声……”她低低嗤笑,“孟寻姐,黑红也是红啊,比起毫无水花,我更喜欢现在。那些粉丝想骂就骂,她们也就动动手指发几条微博,还能做什么?对我有什么伤害?相反,她们可以帮我创造热度,我高兴还来不及。”

    这确实不失为一种捷径。

    “可是以后……”

    “放心好了,只要辜少虞相信我,站在我这边,我的资源就不会断,等我彻底大火之后消失一段时间,再借个由头复出洗白,很简单的一件事。”

    孟寻认真考虑片刻后笑道:“我原本以为你不能接受污点,既然你能接受,那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只要能出头,没有什么是我不能接受的。”说到这,沈薇薇愉悦笑道:“少虞已经答应我,会帮我和天娱周旋,过两天就让我和天娱解约,到时候他会创立一个工作室,只签我一个人。”

    孟寻也笑了,那点子忧郁与担忧消弭,“我明白了。”

    ***

    在网上舆论四起的这些天,纪轻轻一直在陆家陪陆老先生。

    节目结束,且没有新的工作安排,她也乐的清闲。

    当然,如果陆励廷和从前一样不在陆家的话,她会更开心。

    和裴姨一起做完spa后,纪轻轻打着哈欠准备回房睡觉,三楼走廊里陆励廷正恰好从房间里出来,迎面而来。

    这几天为了避嫌,纪轻轻总是避免和陆励廷单独同框,四下无人,正是误会发生的大好时机,惹不起躲得起,能避则避吧。

    “等等!”

    刚转身,陆励廷就叫住了她,快步上前,挡在了纪轻轻面前。

    “轻轻……”

    纪轻轻脚下一滞,疑惑看着他。

    “有事?”

    陆励廷紧张得很,从他那上松了又握握了又松的手就看得出,连带那双眼睛,也不敢往纪轻轻身上看。

    久不说话,纪轻轻烦了,“没事我先走了。”

    她和陆励廷本来就不清不楚,往事被人翻了出来,虽然他们两坦坦荡荡,可到底是有那么一段,在陆家,纪轻轻尽量避免和他有单独的相处时间,否则,就那么巧合被陆励行看见,误会了怎么办?

    陆励廷叫住她,鼓足勇气,“我有事想和你说。”

    “如果是之前你在微博上澄清的那件事,那就不用说了,谢谢你帮我澄清。”

    纪轻轻知道陆励廷在微博上澄清的那条微博,他能发那种微博彻底与沈薇薇一干二净,显然是看清了沈薇薇的目的,这很好,不用再被蒙在鼓里像个傻子似得被耍得团团转。

    “我不是想说那件事。”

    “那你想说什么?”

    陆励廷拘谨眼神看着纪轻轻,颇有种小心翼翼的意思。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如果不是心虚和愧疚,在面对纪轻轻时,他哪里会是这个样子。

    “我前两天遇到了虞洋。”

    纪轻轻挑眉,虞洋?

    名字有些熟悉,可一时半会竟然有些想不起来。

    “他说,从前你之所以和我分手,是因为你爸爸重病,需要五十万,他替你出了,所以你才选择和我分手,和他在一起,对吗?”

    经陆励廷提醒,她这才想了起来。

    虞洋不就是‘纪轻轻’踹了陆励廷之后跟的一个富二代吗?不折不扣的人渣。

    不过纪轻轻哪里知道当初分手还有这一遭?

    真的假的?

    陆励廷这么说,她估摸着是真的。

    她顺着陆励廷的话说:“所以呢?你想问什么?”

    纪轻轻这轻描淡写的表情显然出乎陆励廷的意料,原本猜测纪轻轻早就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可看到纪轻轻这么无所谓的表情,陆励廷心里仍然觉得难受。

    他死死盯着纪轻轻,眼底弥漫着难过,他甚至于带着质问的口吻,艰难苦涩问道:“当初为什么不告诉我?”

    纪轻轻沉默。

    “你如果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解决的!”

    “你这是后悔了?”

    “我说我后悔……”

    纪轻轻清晰听到一句哽咽。

    她叹了口气,幽幽道:“做人呢得朝前看,过去了就过去了,你现在说后悔,也于事无补,不如当一次教训,以后不要再骗人了好吗?”

    “对不起……”陆励廷声音略有些嘶哑,纪轻轻这一句话显然是戳到了他的心窝,眼眶都红了一圈。

    对于现在的陆励廷,最遗憾的莫过于,我本可以。

    他曾经本可以和纪轻轻长相厮守相爱一辈子,却因为自己的隐瞒,执拗与倔强,断送了原本抓在手里的幸福。

    “如果当初我不骗你,我原因告诉我的一切,或许,我们就不会有那么多误会……你也不会因为五十万就……可你当初为什么不和我说呢?”

    “轻轻,我知道你怪我,怪我当初对你恶言相向不理解你,但是你真的觉得我们两个造成现在这个下场,只有我一个人的错吗?我承认,我骗你隐瞒你是我不对,可你如果能向我坦白一切,信赖我,我们是不可能走到今天的!”

    当初‘纪轻轻’或许是真的嫌贫爱富,或许是不愿意再拖累陆励廷,但无论是哪种可能,都不会再有人告诉他。

    “过去的事都过去了,现在再提,挺没意思的,你如果是个男人,以后就不要再提这件事,否则,会对我造成困扰的。”她顿了顿,“而且以后我嫁给了你哥,成为你嫂子后,像今天这样的情况,我不想再发生,你要学会避嫌。”

    避嫌两个字深深刺痛了陆励廷的心,想起她陆励行身边开怀大笑幸福的模样,心里就仿佛有根刺在那扎根,越扎越深,疼得他无法呼吸。

    他猛地上前,一把抓住抬脚就走的纪轻轻的手,逼迫着她看着自己,眼底的执拗与疯狂骇人得很。

    纪轻轻心咯噔一声,这距离太过危险,被人看到,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连忙挣扎,“陆励廷你疯了吗?我可是你大嫂!你放开我!”

    “大嫂?”陆励廷咬牙切齿地笑,“你就那么想当我大嫂?”

    这不废话?纪轻轻白了他一眼。

    陆励行多好,比他好上百倍千倍万倍不止,不嫁给陆励行,嫁给他这个混账玩意?

    “我当然想当你大嫂,我做梦都想!”纪轻轻语气强硬,不曾有丝毫的犹豫,一口回绝,“我爱你大哥!我要嫁给他!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他!”

    每一个字都化成伤人的利剑,伤得人千疮百孔。

    那个曾经会赖在他身侧憧憬他们的以后的女孩子,如今向往的,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后半生。

    陆励廷眼底逐渐暗淡,紧握着纪轻轻手的力道一点一点松开。

    走廊不远处有人咳嗽了一声,纪轻轻一惊,连忙甩开陆励廷的手。

    完了完了,果然是小说,害怕什么来什么,她和陆励廷拉拉扯扯的样子,也不知道有没有被陆励行看见。

    走廊拐角陆励行果然在那。

    纪轻轻笑着扑过去,抱住陆励行的手,硬拉扯着他离开这。

    这要是打起来还了得?

    陆励行手才刚好,复发了怎么办?

    “老公,我困了,我们睡觉去吧。”

    陆励行低头挑眉望着她,“才九点……”

    “我好困!”

    陆励行没有多说,只转身的瞬间向陆励廷投去一个警告的眼神。

    陆励廷颓然站在那,直到陆励行与纪轻轻的背影消失在走廊,他依然怔怔站在原地。

    他低头看了眼刚才抓住纪轻轻的手,余温犹在,但他知道,不会再有机会了。

    当天晚上,沾枕就能睡着的纪轻轻罕见失眠了。

    脑子里来来回回的都是陆励廷的话。

    ——你如果能向我坦白一切,信赖我……

    坦白?

    纪轻轻想起自己的秘密。

    她想告诉他,将要和他结婚的这个人,其实不叫纪轻轻,想告诉他自己的过去,有过怎样的经历。

    不过这种事说了陆励行也不会信吧?

    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

    陆励行是名校硕士研究生毕业,信奉科学,会相信这么荒唐的事?

    这种事搁自己身上自己也不会信,更何况还是陆励行。

    说出来估计会被当成神经病吧?

    算了,这件事还是以后再说。

    她翻身闭上眼,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件事。

    然而就在纪轻轻翻身的瞬间,枕边的陆励行睁开双眼。

    ——“宿主有没有想过坦白这件事?”

    陆励行没有和系统交流。

    ——“其实陆励廷说得没错,情侣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坦诚,而且你们都快结婚了,你应该学会毫无保留的信任她。”

    陆励行睁着眼睛看着头顶,“就算我说了,她也不会相信。”

    ——“你都没尝试过,怎么能断定她不会相信?”

    陆励行闭上眼,这么匪夷所思的事,纪轻轻怎么会相信。

    ——“或者说,你难道想骗她一辈子?”

    陆励行眉心紧蹙。

    ——“坦白原本是一项必须执行的任务,但是现在这个决定权交给你自己,你坦白,加生命值,你不坦白,也不会威胁到生命,你自己决定吧。”

    陆励行翻身,两人背对背入眠。

    直到深夜,闭眼睡觉的两人终于忍不住了,同时翻身,面对面。

    “有件事我想和你说。”

    “有件事我想和你说。”

    异口同声。

    纪轻轻:“什么事?”

    陆励行:“什么事?”

    “……你先说!”

    “……你先说!”

    两人默契保持沉默。

    片刻后还是纪轻轻低声道:“你也是因为有事想和我说,所以睡不着?”

    “嗯。”

    “你的事……重要吗?”

    “挺重要的。”

    两人面对面的沉默。

    纪轻轻心里试探着将想告诉陆励行的话过了一遍,张开嘴到嘴边,却又无力咽了下去。

    说了说不定这一晚上都别想睡了。

    死也要先睡饱再死!

    “那我们先睡觉,有什么话,明天说?”

    “好,明天说。”

    两人面对面相视一笑,默契翻身平躺闭上眼睛。

    十分钟后,平缓的呼吸传来,纪轻轻一只手一只脚搭了上来,陆励行伸手,将熟睡中的纪轻轻揽到了自己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来迟了,今天一早家里有事就回家了,在高速上手机打字差点吐了,大家不要嫌弃qaq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次就好、jaminse、安妮宝贝、佳人圭猫、一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林小诗 129瓶;叶子 30瓶;苏家阿晓 16瓶;哇哈哈、黎子xixi、summertrain、你家白在哪、塔塔、羊羊 10瓶;七七复七七 8瓶;26676138、一一、亮宝儿 5瓶;赶鹰巢没、绾绾、难捱 2瓶;家有二哈的天晴、浅鸢¢陌寒、橙子酱、十二、会微笑的糖果、潇湘叶儿、紫忧意难测、白沐歌tw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