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 > 81、第 81 章
    第八十一章

    陆励行这病来势汹汹, 硬撑了半个小时终究还是倒在了纪轻轻怀里。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 陆励行被送往最近的医院进行治疗,检查结果如纪轻轻猜测的无二, 伤口感染引起的发烧,医生说得骇人, 说再晚送来一步,人只怕就烧成傻子了。

    纪轻轻不为所动, 甚至还松了口气, 并表达了对医生绝对的信任。

    下午两点,陆励行终于被推进病房输液, 护士交代完注意事项后离开。

    王导是跟着纪轻轻一块来的,陆励行毕竟是在自己节目中病倒,他这个导演,总不能不过来看看。

    “纪小姐,真是抱歉, 陆总病倒这事, 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纪轻轻疑惑:“王导, 这事和您有什么关系?”

    “昨晚上陆总突然联系我,说让我替他准备些东西,烟花仙女棒和小灯泡之类的, 后来又问我哪里有巴掌大的贝壳,我随口一说海滩那暗礁底下有,陆总二话不说就挽袖子下海,我拦都没拦住。”

    王导叹了口气, “这贝壳完全用不着亲自下海,酒店就有现成的,可陆总不听劝,非得自己亲自去那暗礁里摸,手是什么时候受的伤我还真不知道,否则,我肯定是要劝劝陆总,不可能让陆总在海里泡那么久,海水那么脏,怎么可能不感染?”

    “还有海滩上那些小灯泡,从酒店里借出来的时候,一团的电线乱糟糟的,堆起来山一样,陆总也不让我们动手,自己理清楚放海滩上,吹了那么久的凉风,泡了那么久的海水,手还受伤了,就是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

    纪轻轻看着病床的陆励行,怔了片刻,茫然后想起昨晚上发生的一切,笑道:“王导,这怎么能怪您,励行所做的一切都是主观意愿,与您无关。对了,我记得今天节目结束是吧?节目组事情多,励行情况也已经稳定下来,您就不用在这陪了,您先忙去吧。”

    “那我先走了,陆总醒了给我个电话?”

    “行,没问题。”

    王导随后离开。

    空荡的病房内只余两人在。

    纪轻轻在陆励行身边坐下,看着他那只层层叠叠被包得像猪蹄似得手掌,恍惚间突然笑了,“大猪蹄子。你说你,逞什么能,现在好了,病倒了吧?还整天想着工作,如果不是我送你过来,你就成傻子了。”

    “不过你放心,我呢,不是个不负责任的人,就算你成了傻子,我也会照顾你一辈子的,毕竟你是因为我才变成的傻子。”

    床上的人没动静。

    纪轻轻叹了口气,“都睡一起这么长时间了,老夫老妻的,下次就别再干这些事,傻不傻?”

    房间内仪器的嗡嗡声响着,随即一阵手机铃声响起,纪轻轻连忙起身,走至窗边接电话。

    电话是陆老先生打过来的,接通就问:“你和励行什么时候回来?”

    纪轻轻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陆励行,低声解释道:“爷爷,对不起,酒店这边这儿环境好,我和励行决定继续住两天。”

    陆老先生笑着一口答应:“行!多住两天,正好散散心。”

    两人复又闲聊了两句,纪轻轻这才将电话挂断。

    这事还是先瞒着陆老先生的好。

    随后回到床边,手指握住陆励行纱布包裹露出的半截手指,怔怔望着陆励行半晌后低声道:“你要赶紧好起来……”

    声音伴随着哽咽,戛然而止。

    ***

    陆励行醒来的时候,正夕阳西下,空荡的房间内视线昏暗。他大脑昏昏沉沉,在醒来的那一瞬间,不适的眩晕感席卷而来。

    病来如山倒,陆励行许久没有过身体如此虚弱的时候。

    缓缓闭上眼睛休息片刻,适应身体各处传来的不适后,复又睁开。

    自己现在是在医院?

    除却上次车祸后,这恐怕是陆励行唯一一次正经以病人的身份住进医院来。

    受伤的手被人握着,纪轻轻趴在他床边睡着了,他缓缓将手指从纪轻轻手心里抽离,将覆在她脸上的几缕头发掖到而后,干裂发白的唇角笑了笑。

    见纪轻轻身上没穿几件衣服,陆励行想起身下床拿一侧沙发上的薄毯,可十来个小时没进食,发烧感冒夺走了他太多的力气,现在浑身酸软使不上太大的劲,试图起身却不小心制造了些动静,惊醒了一侧浅眠的纪轻轻。

    刚醒来没个轻重,纪轻轻手一抬,碰到了陆励行手心的伤口。

    “嘶——轻点。”陆励行声音低哑,喉咙干得发涩。

    纪轻轻惊疑不定看着他,伸手覆在他额头上,又放在自己脑门上比对,见还是烧的,问道:“哪里不舒服吗?”

    “帮我倒杯水。”

    纪轻轻按了床头的呼叫按钮,再转身去给陆励行倒水,刚回头就瞧见陆励行自己撑着坐了起来,靠坐在床头,脸色颇有些苍白。

    一只手在输液,一只手包扎了,纪轻轻端着水杯送到他嘴边,小心喂给陆励行喝。

    水刚喝完,医生进来了,检查了陆励行的身体状况,得出在退烧、没有大碍的结论。

    纪轻轻松了口气。

    “现在几点?我睡了多久?”

    “七点,睡了快十个小时。”

    “你没将我的事告诉给爷爷吧?”

    “没有,”纪轻轻嘀咕道:“爷爷倒是打了个电话过来,问今晚回不回家,我说我们两在酒店继续待两天,他老人家同意了。”

    陆励行点头,“那就好。”

    纪轻轻知道陆励行不愿意让陆老先生操心加担心,而且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大病,能瞒就瞒。

    “公司的事……”

    “你还提公司的事?”纪轻轻眉心紧皱,满脸写着担心与不悦,“医生说了,再晚送来一会,你就烧成傻子了你知道吗?整天工作工作,连命都不要了。”

    说完又严肃道:“我不管你公司事有多重要,在住院期间,你不许接触电脑和手机,公司的那些事你交给其他人去办。”

    面对纪轻轻‘欺软’的行经,陆励行莞尔:“你现在说的话倒像爷爷。行,那你至少得让我和公司的人交代一下。”

    纪轻轻这才将手机递给他,并嘱咐不许超过十分钟。

    陆励行简单扼要交代了公司的事,在纪轻轻掐着时间提醒他之前,将手机递交给纪轻轻。

    这才像样嘛。

    纪轻轻满意点头。

    “帮我再倒杯水。”

    纪轻轻起身给他倒水,亲手喂给他。

    陆励行这人平时还好,自律,特立独行,可一住院,就特别折腾人。

    但看在陆励行差点烧成傻子的份上,纪轻轻就忍了。

    一只手受伤了,另一只手输液不能动,干什么都不方便,上哪更不方便,端茶倒水喂饭都是小事,头疼脑热,四肢酸痛,一生病,他身上就没舒服的地方。

    纪轻轻捋起袖子给他左按按右捶捶,吊瓶里的药输完,陆励行一手得以空闲,又想着下床。

    “睡了十个小时,累。”

    纪轻轻无奈,只好让他下来。

    可这祖宗刚一落地,就说头晕,腿软,站不直,纪轻轻忙上前扶他。

    她与陆励行差了不止一个头,一手绕过身后抱着陆励行的腰,一手扶着他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撑着个半身不遂的病人在复健。

    这儿是vip病房楼层,闲杂人少,安静,纪轻轻扶着陆励行在走廊里晃荡,走廊尽头有个超大的露台。

    陆励行身体倾斜,大半个身子虚虚挂在纪轻轻身上,头凑到她发间,闻到了一股清新香甜的味道。

    当然,那力道也没全放在她身上,就挨着,凝眉说腰疼。

    纪轻轻一直放在他腰上的手轻轻揉捏起来,“好些了吗?”

    那手软软的,揉捏的力道刚刚好,特别舒服。

    “好些了。”

    纪轻轻继续给他揉腰。

    走廊另一头传来点的动静,半晌后脚步声传来,两人回头一瞧,是陈书亦与林蓁来了。

    陆励行是他两和纪轻轻一起跟来医院的,陆励行情况稳定后两人又回去酒店,现在复又折返回来。

    纪轻轻挺不好意思的,主要是一来一回路程远,太麻烦。

    “这是……”林蓁与陈书亦对视一眼,提出疑惑:“伤口引起的感染导致发烧,结果下半身瘫痪以致半身不遂?”

    两人一唱一和,“看来病得挺严重的。”

    “……”纪轻轻解释道:“医生说在退烧,没什么大碍,等烧退了就能出院了。”

    “那你们这是……晚上这么冷的天,不好好休息,在这溜达什么呢?”

    “他睡了十多个小时,我扶他下来走走。”

    “你扶得动?我来吧。”陈书亦自告奋勇。

    纪轻轻手也有些酸了,顺手就让位给陈书亦。

    陈书亦是个男人,咋咋呼呼的,粗鲁伸手抬起陆励行的手,以一个男人的姿态,‘扶着’陆励行。

    “他小心点,他身体还没恢复,别碰着他手了,”纪轻轻一边担心地唠叨,唯恐陈书亦没个轻重,一边抓着他的手绕过绕过陆励行后背,放在右边的腰上,“他腰疼,你帮他按一按。”

    陈书亦以一言难尽的眼神看着陆励行,放在他腰上的手捏了捏,“这力道可以吗?”

    两人亲密无间,近在咫尺。

    陆励行面无表情,“可以。”

    林蓁笑着对纪轻轻道:“轻轻,你也照顾励行这么久,回房休息会,这儿就交给书亦,我有话想和你说。”

    “好。”

    两人笑着回房。

    病房门关上的瞬间,半身不遂的病人复健成功,瞬间好转,冷漠无情地将帮他复健成功的陈书亦推开,浑身上下写着四个字:莫挨老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毒毒 2个;砍砍价,谢谢、占有欲゜、吃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早川、我不是月明、benassi 30瓶;无趣、岁岁、超级羞羞 20瓶;栀子甜不甜不甜 19瓶;《吻》 15瓶;阿呦、wenky、毒毒、汤圆儿、芸淡&枫轻、池鱼、喵哥、疏疏影。 10瓶;nothing、momo.、喵嗷~ 5瓶;莯瑶瑶、黑户、颜之有理、盘丝洞的老妖精 3瓶;小小花、柠檬茶、砍砍价,谢谢、小锦鲤、依浅沧、灰衣、桐、dark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