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 > 63、第 63 章
    第六十三章

    其实纪轻轻对那些有台词有剧本的节目还挺理解的, 毕竟一个节目不可控太多, 就像他们这个节目一样,全程没有剧本, 全靠嘉宾自由发挥,两人都是演员还好, 懂分寸,知道观众爱看什么, 也会尽量为节目组考虑。

    但就比如陆励行, 不是明星,不懂观众喜好, 不会去迎合观众,更不会为节目组考虑,正直播呢,拿了车钥匙就带着纪轻轻出门兜风。

    车是陆励行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纪轻轻没住进陆家之前, 一面墙都是汽车模型, 纪轻轻住进陆家之后, 那一面墙的汽车模型,全被裴姨整理去了书房。

    这附近荒凉,除了这一家度假酒店外, 可以说是荒无人烟,有那么一条笔直的海岸线延伸过去,半小时也不见几辆车,这儿也就成了最佳的飙车兜风地点。

    敞篷跑车里纪轻轻系着安全带, 头发被迎面吹来的海风吹得扬起,后视镜里,跟着几辆节目组的车。

    奈何节目组的车与陆励行开的跑车不是同一级别,落后好些距离,陆励行朝后视镜看了一眼,轻松一脚油门,节目组的摄像机镜头便捕捉不到两人的存在。

    节目组的人吃了一跑车尾气,无奈将车停下,给王导打了个电话。

    王导了解到这事后,给纪轻轻打了个电话,没接,只得无奈妥协,让节目组的人先回来。

    除此之外还能怎么办呢?

    这是祖宗,招惹不得。

    陆励行以相对安全的速度在海岸线上奔驰着,即使这儿再适合飙车,但副驾驶上坐了人,再手痒,陆励行也不会不要命的踩油门。

    但饶是最安全的车速,纪轻轻也从未有过如此疯狂的时候,左手边是汹涌澎湃的大海,灌入鼻腔的风尽是咸湿的海风的味道,悬着双手,放声大喊,完全不用顾忌四周会不会有异样的眼光看着你。

    陆励行看着身侧高声大喊的纪轻轻,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开了约莫有半个小时,终于在一处海湾停下。

    海湾这有一大块礁石林立,看上去有七、八米高,还不是个风景区,礁石没人管,坑坑洼洼的并不好看。

    “太刺激了!”纪轻轻满眼是笑看着陆励行,“我还从来没飚过车,老公你刚才太棒了!”

    陆励行笑,“那种程度就算是飙车?真带你去飙车,你岂不是要被吓哭?”

    两点的太阳有些大,两人在礁石下寻了个阴凉地方。

    “像电视里那种不要命的飙车?”

    陆励行点头。

    纪轻轻疑惑看着他,“你飙过?”

    她看陆励行也不像是那种不要命的人。

    陆励行看向大海,半响才嗯了一声。

    “不过爷爷不允许。”

    这么危险的兴趣爱好,哪个家长都不会允许。

    “其实爷爷也是为你好,飙车这么危险的事……”

    “我知道,”陆励行语气平静,“我玩过一次,虽然有惊无险没有发生任何事故,但爷爷听说后,禁止我五年不准开车。”

    说到这,陆励行自嘲笑笑,“当年年轻,年轻气盛,因为这事和爷爷顶过,现在想想,还是太鲁莽,爷爷他其实,也是为我好。”

    纪轻轻这段时间和陆老先生相处下来,老人家确实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但难免有自己固执的想法与规矩,年老尚且如此,可以想象年轻时候。

    想想小说中陆励行一生,寥寥几笔,就像个围着陆氏打转的陀螺,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时间与爱好。

    她斟酌着语气,“其实爷爷他一直和我说,他也很后悔,当年不该那样逼你,他总说,如果能回到从前,一定会让你自己选择自己的人生。你呢?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

    “比起那些你得到的,你会不会后悔曾经自己失去的?”

    “我得到的是整个陆氏,爷爷的信任,陆家的资产,我失去的是车,是帆船,以及我业余的时间,得到的远远大于我失去的,我为什么会后悔?”

    纪轻轻保持沉默,陆励行确实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他得到的这些,可是别人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

    “我也没有怪他,”陆励行说:“父母意外,当初最难过伤心的莫过于爷爷,他不想外人提起我父亲时,说陆家后继无人,所以才会严格要求我,而且爷爷说得没错,飙车确实很危险。”

    “所以你之后,一直没有飚过车了?”

    “没有。”

    纪轻轻转头看着静静停在公路上的跑车,长长的海岸线一直延绵到视线的尽头。

    “今天你可以玩玩,我保证不会将这件事告诉爷爷。”

    “不用了,”陆励行笑了笑,“危险的事,只要有一次意外,就不会再有第二次,为了一时刺激,没必要冒这个险。”

    “那你……除了车之外,就没别的什么业余爱好了吗?”

    “帆船。”

    “……”纪轻轻想起了陆励行那堆汽车模型里混杂的帆船模型。

    这个业余爱好也挺危险的。

    “你呢?”

    “我?业余爱好?”

    陆励行点头。

    “我业余爱好其实挺无聊的,”纪轻轻想了想,脑子里转来转去还真没几个正儿八经的爱好,“旅游算吗?看书算吗?”

    陆励行无奈,“我看你睡觉也算个爱好。”

    纪轻轻翻了个白眼。

    “像我这样的人活着已经很辛苦了,整天为了生活奔波,哪还有什么精力去玩自己的业余爱好,我每天下班,只想看会书看会电影,躺床上休息会,一年有几次旅游,就很高兴了。”

    说到这,纪轻轻又道:“之前爷爷和我说了,让我多劝劝你,别一整天有事没事把精力和时间全放在公司上,偶尔也出去散散心轻松轻松,你如果一个人不愿意出去走走,也可以叫上我,你出钱就好,我不介意给你当导游的。”

    陆励行听着纪轻轻那一本正经的语气,嘴角轻勾,“行啊,没问题。”

    海边的风吹起来格外的舒服,两人寻了块礁石坐下,看着远处平静的海面。

    “现在已经两点半了,再坐一会就三四点,回酒店四五点,吃完饭就七八点,”纪轻轻这么计算着,一天竟然就这么过去了,“约会是这样的吗?”

    虚度光阴?

    陆励行也不懂,“不清楚,不过我可以问问陈书亦。”

    “对哦,他们今天干吗去了?”

    “不知道。”

    “那我们明天什么安排?”

    陆励行拿出手机,打开备忘录。

    “明天上午我们去爬山,下午去市区看画展,晚上……”

    “停!”爬山简直要纪轻轻的命,至于画展,她没什么兴趣,“你对爬山画展兴趣大吗?”

    这些安排都是助理给他安排的,说兴趣,也算不上,“还好。”

    纪轻轻神秘笑笑,“那行,明天我来安排。”

    陆励行不置可否,没有拒绝。

    “我们拍个照吧!”纪轻轻突然想到这是她和陆励行的第一次旅游,怎么说也得留个纪念。

    拿出手机,前置摄像头对准两人,身后就是那有八米之高的礁石。

    海风吹得纪轻轻头发往后扬,偶尔也吹得往前飞,一头柔顺的头发被吹得乱糟糟的不说,还遮了脸,连拍几张照片都是糊的。

    把纪轻轻给气得。

    陆励行拿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看这边。”

    纪轻轻条件反射朝他那望去,一抬头,陆励行单手搂着她的肩膀,两人本就坐得很近,这么一来,纪轻轻整个人极其亲密地靠在陆励行怀里,笑了。

    咔擦——

    保存。

    ***

    和纪轻轻预估的时间无二,两人回去酒店是在四五点,吃过晚饭是七八点,洗漱过后已经快九点。

    今天在外一天,一沾床,纪轻轻都有些累了,两眼皮正打架,就瞧见陆励行从浴室出来,身上穿着睡袍,和白天一样衣衫不整,胸前半露着,几块腹肌上湿漉漉的,几滴水珠顺着肌肉线条往下滑落睡袍。

    纪轻轻瞬间就不困了。

    “还没睡?”

    “早上睡太久了,有点失眠。”

    陆励行白天没补觉,现在睡眠正好,一上床,头刚沾枕头,平缓的呼吸便传入纪轻轻耳朵里。

    腹肌啊腹肌,陆励行总说她睡着的时候耍流氓,可那时候她都睡着了,耍没耍流氓她又怎么知道,都平白担了这个‘流氓’罪名了,不落实是不是对不起自己?

    纪轻轻看着枕边的陆励行,有这贼心没贼胆,犹豫踌躇老半天,最终还是收回了蠢蠢欲动的手。

    陆励行翻了个身,面朝着纪轻轻,身上被子落下去不少,而那腹肌就在纪轻轻触目可及的地方。

    唾手可得。

    纪轻轻闭上眼睛,不去想不去看,腹肌没什么好看的,区区八块而已。

    可越不去想,纪轻轻脑子就越是浮现陆励行八块腹肌的样子。

    秀色可餐。

    只摸一下,就摸一下感受一下是什么触觉而已,陆励行不会介意的吧?

    天知道她有多好奇。

    “陆先生?”

    没有反应。

    “陆总?”

    依然巍然不动。

    “老公?”

    试探过后,纪轻轻放心了。

    一双蠢蠢欲动的手缓缓朝着陆励行小腹探去,借着床头微弱的灯光,指尖停在陆励行小腹厘米开外。

    纪轻轻不住地想,只摸一下,绝对不是见色起意!

    而且陆励行是她老公,摸一下怎么了?都搂搂抱抱过了,摸一下算什么。

    想到这,纪轻轻鼓足勇气,手往前,摸在了陆励行结实的小腹上。

    是软的!

    不是硬的吗?

    仔细观察着陆励行的动静,纪轻轻又在那小腹上摸了摸,探了探,感觉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

    她颇有些失望的将手撤回,手便被一个宽厚有力的手攥住,陆励行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

    两人四目相对。

    在这零点零一秒的瞬间与零点零一米的距离,纪轻轻决定先发制人。

    “你干什么?大晚上的不睡觉,你又想对我动手动脚!”

    作者有话要说:  有摸过腹肌的同学吗?能采访下是什么感觉吗?【羡慕惹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