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 > 31、第 31 章
    第三十一章

    “嘶——”

    灼热的呼吸伴随着一股香甜的气息洒在脸上, 下唇靠近嘴角一处被纪轻轻毫不留情咬住, 柔软的触觉传来,陆励行心脏猛地一跳, 楞了片刻,但也仅仅是片刻而已, 便被唇上传来的疼痛所取代,眉心紧锁。

    双手搭着纪轻轻的肩膀想将她推开, 可醉酒后的纪轻轻就像只贪婪的恶龙, 守着自己洞穴里的宝贝般,紧咬住他下唇不放, 更可恶的是,两齿间叼着他下唇,来回磨了磨。

    牙齿用了劲,陆励行一推,疼的还是他。

    陆励行今天可体会了什么是真正的牙尖嘴利。

    “纪轻轻!醒醒!”

    醉酒后的纪轻轻一点也不清醒, 齿间来回研磨后大概是觉得没能咬断, 松开了牙齿, 俯身看着陆励行,“你怎么回事啊,怎么咬不断呢?”

    陆励行手上用劲, 将坐在他腰间的纪轻轻摁在床上,抬手探了探嘴角,指尖上依稀可见有血迹,仔细一摸, 还有牙印凹陷的痕迹。

    纪轻轻天旋地转躺在床上,脑子一点也不清醒,怔楞看着洁白天花板良久,一个转身见着一宽阔的后背,想也没想,伸手圈在了陆励行腰间,脸颊还在腰腹部蹭了蹭。

    陆励行正准备去趟洗手间看一下嘴角的情况,猝不及防就被纪轻轻这么双手抱住,刚准备将纪轻轻双手推开,一个声音在他脑海中炸响。

    ——“死亡警告,请抱着您的妻子纪轻轻睡眠一小时,任务失败或放弃任务扣除十点生命值。”

    抱着他腰间的手紧了紧,陆励行能感受到纪轻轻往他这挪了挪。

    “一小时十点生命值?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我和她同床共枕,是不需要花费生命值的。”

    ——“那是晚上,现在是白天,任务是抱着她睡,不一样,更何况任务成功,还会奖励你十点生命值,你晚上睡觉可是不奖励生命值的。”

    感受到灼热的呼吸从后腰传来,陆励行低头看了眼紧紧抱在自己腰间的两只手,沉了口气,合衣躺下。

    纪轻轻舒服朝他蹭了蹭,侧身面对着他,手脚并用缠了上来。

    睡觉还是一样的不规矩。

    ——“注意,不是纪轻轻抱着你,而是你抱着纪轻轻!”

    陆励行眉心紧锁,一只手搭在了纪轻轻腰上。

    咔哒一声门开了。

    裴姨端着一杯饮料从门外走进,“少爷,您再给太太……”

    话还在嘴边,一抬头,就瞧见陆励行与纪轻轻两人在床上面对面相拥而眠。

    裴姨脸色登时大惊,脚下刹车,捂着嘴,唯恐吵醒了床上的两人,踮着脚尖一步一步往后退,可她直到退到门口,那双眼睛也没从陆励行与纪轻轻两人身上挪开,噙着满满的欣慰与激动,缓缓将房门关上。

    “老先生!老先生!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陆励行睁开眼,依稀能听到裴姨刻意压低的声音逐渐远去。

    “……”

    他叹了口气,低头看了眼怀里熟睡的纪轻轻,无比头疼。

    以裴姨这传播速度,想来待会就得人尽皆知,这也倒没什么,他和纪轻轻是夫妻,理所应当。

    可待会等纪轻轻醒了,这让他怎么解释?

    纪轻轻平缓的呼吸传来,抱着他的手脚渐渐松了力道,只虚虚搭在腰间,陆励行抱着她的手紧了紧,脑海里将纪轻轻酒后说的那些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每个月三十万,弟弟有赌瘾,家里全靠她撑着。

    正如她所说的,这样的家庭已经仁至义尽,没什么亏欠的,如果纪轻轻决定和自己的家庭从此一刀两断,倒也没什么过错。

    陆励行对于父母亲情感受很少,父母离开后,他一直由陆老先生抚养长大,什么都不缺,无法感受纪轻轻的无奈。

    他闭上眼睛冥想了许久,想起纪轻轻喝酒买醉时的难受,和那咬牙切齿的表情。

    所以,吴彦祖是谁?

    ***

    夜深人静,纪轻轻睁开双眼,思绪回归的刹那,立刻便感受到了酒后放纵的后果。

    ——头疼欲裂。

    睁眼恍惚了好久也没能将这不适从脑海里赶走,勉强坐在床头,翻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九点半。

    空荡的房间里只亮着两盏床头灯,视线微弱,一眼望去漆黑一片。

    纪轻轻拍了拍脑门。

    一觉竟然睡了这么久,可见,酒真不是个好东西。

    她踉踉跄跄下床,打开灯,头昏脑涨,刺目的亮光让她下意识闭上了眼,扶着墙腿都是软的,走起路来摇摇晃晃,胃还有这一股恶心反胃的感觉,在洗手间洗了把脸,这才清醒了些。

    陆励行进房,看了一眼在洗手间的纪轻轻,好整以暇等着她出来。

    “还记得你醉酒的时候干了些什么吗?”

    刚准备从洗手间出来的纪轻轻脚下一滞,听出了陆励行这语气中的不对劲,下意识往回退。

    “出来。”

    纪轻轻笑笑,从洗手间里出来。

    “老……”一抬头,纪轻轻目光瞬间被他嘴角处明显的牙印吸引了目光。

    简直触目惊心。

    纪轻轻心底一惊,顿时惴惴不安起来。

    看这嘴角牙印的形状,还挺新鲜的,都还没结痂,估计才咬上去不久。

    陆家没养猫也没养狗,那么能在陆励行嘴上留下牙印的人是谁?

    而且中午见着他的时候还没有,这才过了几个小时……

    纪轻轻在脑海中竭力搜寻自己醉酒后的所作所为,可她想了又想,回忆到了自己觉得那酒醇香多喝了几杯后,便戛然而止。

    之后呢?

    之后她干了什么?

    纪轻轻完全没有印象。

    陆励行那阴沉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只觉如芒在背。

    喝醉酒耍酒疯的人她不是没见过,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她这是第一次醉酒,也没个经验,陆励行嘴角那牙印,难道是她干的?

    不能吧?

    她这小胳膊小腿的,怎么能在陆励行身上为所欲为?

    在排除了一系列人选之后,纪轻轻心底咯噔一声,突然眉心紧拧,双手揉着太阳穴,痛苦虚弱,眼神却不住的在他身上瞟,试探道:“抱歉,之前我喝醉了,我有没有说过些什么或者……做过些什么?”

    “不记得了?”

    纪轻轻微微一笑,“不太记得了。”

    她哪里记得,喝断片了都。

    陆励行指着自己嘴角,“知道这是怎么来的吗?”

    纪轻轻完全不敢抬头看,“难道……是我……”

    “对,是你。”

    “……”

    她想哭。

    “要不,你咬回来吧?”

    “我咬回来?”陆励行逼近她,“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

    纪轻轻嘴角抽搐,垂着头没说话。

    陆励行哪里会和一个酒鬼计较,“这件事就算了,下次,你不准再喝酒了!”

    纪轻轻连连点头,抬头看着他,“再也不喝了!”

    就在抬头看他的那么一瞬间,熟悉的眉眼与眼神,与脑海中某个片段重合,耳边突然响起这么一句话。

    ——吴彦祖,你怎么在我床上?

    并伴随着当时说话的模糊场景。

    纪轻轻大脑嗡的一声,轰然炸开。

    她似乎……把陆励行压在身下了。

    纪轻轻觉得自己心脏在那瞬间猛地停了半秒。

    她模模糊糊想起,她不仅把吴彦祖说出了口,还把陆励行推到了?

    吴彦祖这三个字像那空谷里的3d立体回音似得,在她脑子里,在她耳边不断回荡。

    除了吴彦祖之后,她还说了些什么?

    纪轻轻绞尽脑汁,奈何脑子里除这个场景外一片空白,之前之后的剧情都想不起来。

    在陆励行的床上喊别的男人,陆励行会不会觉得自己水性杨花?

    她倒吸一口凉气,心凉半截,颇觉吾命休矣。

    纪轻轻磕磕盼盼道:“那个……有件事我可以向你解释,就是昨晚那个吴彦祖……”

    陆励行眼皮一掀,语气冷淡,完全不以为意,“你不用解释,我没兴趣知道你的私事。”

    纪轻轻松了口气。

    不在意就好,幸好不在意,不然她怎么编?

    ——“死亡警告,请向您的妻子纪轻轻询问并了解吴彦祖的身份,放弃或任务失败则扣除五点生命值。”

    陆励行眉心一皱,在五点生命值之间来回犹豫。

    纪轻轻抬脚准备离开。

    “站住。”陆励行提了她的后领,带着一丝危险,“吴彦祖是谁?”

    纪轻轻心底咯噔一声,这陆励行怎么出尔反尔?

    这吴彦祖她怎么编?

    “在想怎么敷衍我?”

    “没有的事!”纪轻轻突然眉心紧拧,双手揉着太阳穴,痛苦虚弱道:“我就是……头好痛,胃好难受,不行不行,我得上床再躺会……”

    陆励行双眼微眯,“装,再装。”

    “我哪装了?我头真的很痛……”说着就要往床上走。

    陆励行低声怒喝不放人,“纪轻轻!”

    纪轻轻觉得头越发的疼了,“你不是不想知道吗?”

    “我现在想知道了,你把我当成吴彦祖,还说他怎么在你床上,”陆励行眼眸渐深,“怎么?吴彦祖曾经在你床上过?”

    纪轻轻咽了口口水,强自镇定,“吴彦祖怎么可能在我床上……”

    触及陆励行清冷目光,纪轻轻脑子里转了几个弯,强自将自己一团乱麻的脑子捋清,低声道:“既然你想听那我就坦白和你说吧,这件事确实挺难以启齿的……”

    “说。”

    纪轻轻思索片刻,沉吟道:“前两天我看了个小说。”

    “小说?”

    纪轻轻点头,叹道:“小说里的女主角又傻又可怜,父母重男轻女,小时候溺爱儿子,把儿子给养废了,家里经济来源全靠女儿,女主特别争气,在贴补家用时还挣钱买房,好不容易挣出了一套房的钱,弟弟欠了赌债,追债的人说如果不还钱,就砍她弟弟一条手,无奈之下,女主把钱替弟弟还了。”

    “然后呢?”

    纪轻轻抑扬顿挫,声情并茂地瞎掰:“然后女主就一夜回到解放前,没有钱也没有得到一直渴望的亲情,从此幡然醒悟,和家里断绝了关系,可她身无分文,就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个叫吴彦祖的男人出现在了她的生命里!”

    陆励行眉心紧锁,就差把‘什么玩意’这四个字写在脸上。

    “他有钱有势,疯狂的爱上了女主,奈何家里不同意这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非要拆散他们,但两人情比金坚,无论什么误会与挫折,都不能将他们分开,后来他们经历种种磨难,终于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就这样?”

    “对!小说剧情就是这样。”纪轻轻力求自己看上去真诚无比,“我不是演员吗?看到小说剧本什么的,就喜欢带入自身情绪去揣摩主角情绪,这个小说太好看了,简直让我难以自拔,所以醉酒的时候没能分清楚现实,那都是我胡言乱语的,你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吴彦祖就是个虚拟的人名,不存在的。”

    陆励行怀疑的目光在她脸上扫视。

    “你要不信,我可以告诉你小说的名字,就叫《霸总九十九日情之宠翻我的天价宝贝小逃妻》,你可以去看看,剧情特别好,引人入胜,那吴彦祖可帅了,只爱女主一个人,对女主呵护备至,愿意放弃自己手上所有的一切只为和女主在一起。”

    “……名字挺长的。”

    “我挺喜欢的。”

    陆励行放开了她,意味深长道:“看得出你挺喜欢的。”

    ——“任务失败,扣除五点生命值,您当前生命值为三十个小时。”

    陆励行:???

    他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纪轻轻,整个人都木了。

    我把你当老婆纪轻轻你却这么对我?!!!

    作者有话要说:  车技不好,咱们下次再约:)

    真的很抱歉!!!今天一整天状态都不怎么好,耽误了更新时间,你们锤我吧qaq

    留言依旧揪一百个小仙女发红包=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