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 > 24、第 24 章
    第二十四章

    六点半, 正是下班时间。

    电梯外的人看着电梯内的陆励行, 以及陆励行身边捧着九十九朵玫瑰花的纪轻轻,仿若见了鬼一般, 倒吸了口凉气,没人敢上。

    “陆总好!”

    电梯里的纪轻轻听到了些窃窃私语声。

    “那是陆总和纪轻轻?”

    “纪轻轻手上的玫瑰花谁送的?”

    “我刚才听前台说, 陆总捧着一束玫瑰花来天娱找纪轻轻!”

    “所以……纪轻轻和陆总……”

    “不会吧……”

    陆励行顾若罔闻,两人招摇过市, 纪轻轻琢磨着, 明天估计就得人尽皆知。

    一路下到地下车库,纪轻轻上了陆励行车的副驾驶, 九十九朵玫瑰花摆在后座,通红绚烂。

    刚才在天娱娱乐,陆励行那一番话太帅了,帅到纪轻轻都忘了陆励行送她玫瑰以及来公司接她下班这回事。

    现在坐上车,冷静下来后, 刚才发生的一切, 陆励行的每一句话, 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在她脑海中走马灯似得一一浮现。

    陆励行既没将刚才自己的一番义正言辞当回事,也没向纪轻轻多问这事。

    纪轻轻偷偷看他一眼, 嘴角是藏不住的笑意蔓延,“陆先生,刚才谢谢你为我说话。”

    “陆先生?”陆励行单手开车,看了眼后视镜, 徐徐驶离车位,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不置一词。

    纪轻轻明白他这眼神里的意思,立马改口,“老公,谢谢你为我说话,如果不是你,我今天就要被他们欺负了。”

    ——“生命值+1,当前生命值十二个小时。”

    “他们欺负你?”

    纪轻轻猛点头。

    陆励行想起她躲在秦越身后还冲着辜少虞张牙舞爪的样子,笑了,“他们能欺负得了你?”

    “当然了,你是没看见……”

    “我看见了,”陆励行补充说了一句:“全程我都看见了。”

    纪轻轻:“………………”

    纪轻轻那话哽在喉间,吐又吐不出,咽又咽不下,敢情这陆励行在会议室门外观摩了整个过程?

    她说的那些话还有那仗势欺人的势头,都看见了?

    那她还在这费劲演什么呢?

    一想到自己浮夸的演技,呼之欲出的眼泪,如泣如诉的控诉,以及刚才委屈巴巴说的话,就像一个个巴掌往她脸上呼。

    真疼!

    纪轻轻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这件事你没做错,”陆励行轻描淡写道:“你势单力薄,如果我当时不在的话,估计得吃亏。再者说,我是你丈夫,帮你是应该的。”

    纪轻轻情绪恹恹的,“那如果我从前是真的像辜少虞说的,是个很坏的人呢?”

    “你以为我是个好人?”

    纪轻轻看着他。

    “过去的事别提了,谁没个过去?没人能保证自己一辈子都不冲动不做错事。”

    纪轻轻点头,深觉这话有道理。

    “不过以后,我不希望你再和以前的人有任何牵扯,你记住,你是我陆励行的妻子,别让我抓到你的小辫子。”

    纪轻轻心里嘀咕,她安分守己的不得了,哪有什么小辫子可以让人抓的。

    车内玫瑰花香浓郁,纪轻轻深吸一口,突然看向陆励行,送自己九十九朵玫瑰,而且还特意在百忙之中接自己下班?

    难道……

    “谢谢你今天的玫瑰花,很漂亮,不过……为什么要送我玫瑰,而且还来接我下班?”

    陆励行想都没想,就将烂熟于心的借口脱口而出,“爷爷今天让我早些回家,我想和你一起回去,他老人家见了,应该会很高兴。”

    “哦。”纪轻轻低着头不说话。

    仿佛又一巴掌扇在她脸上。

    刚才她差点又自作多情想歪了,幸好没说出口,否则又要闹个大笑话出来。

    转了个弯,车驶出停车场,视线由暗转明。

    陆励行微眯了双眼,似乎想起了什么,若无其事问她:“你很喜欢送人皮带?”

    听不出语气的好歹喜怒。

    纪轻轻一愣,眼珠子一转,脑子里浮现那条被她从辜少虞身上扒拉下来,当成垃圾踩了两脚的原主送给辜少虞的皮带。

    好端端的问这个干吗?

    不是都说了过去的事别提了吗?

    “也不是,就是当初想不到送他什么了,就随便买了根皮带送给他,”这话刚说出口,纪轻轻觉得不太对,一看陆励行脸色,想起之前她送给陆励行的那根皮带,飞快笑道:“但是老公,我给你买的可是我精挑细选的。”

    说完,又觉得这话太单薄,没有信服力,郑重加了一句,“比他的贵!”

    ——“生命值+1,当前生命值十三个小时。”

    “贵?贵多少?”

    “你的比他的贵二百……”纪轻轻眉心紧锁,察觉到一丝凝重与危险,严肃认真道:“这不是钱不钱贵不贵的问题,一条皮带能值几个钱?重要的是你那条皮带里有我的一颗真心!”

    陆励行看了她一眼,“你的真心?你不是喜欢辜少虞吗?”

    这怎么说呢?

    原主纪轻轻对辜少虞当初还真存了几分真心,她那是奔着爱情和婚姻去的,哪里料到辜少虞就是个游戏花丛的公子哥,从不肯给人一分真心就算了,还爱糟践人。

    “曾经喜欢过吧?”她看着陆励行那张逐渐阴沉的脸,从善如流改口:“但自从我看清了辜少虞的真面目之后,我对他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那条皮带也是之前少不更事被他欺骗才送给他的,早知道他是那样一个纨绔子弟,打死我也不会和他在一起。”

    陆励行眉心一沉,音量拔高,“你还对他抱有幻想?”

    纪轻轻苦了脸,这陆励行怎么和其他男人一样,对女人的情史这么好奇?

    “你不是说过去的事就别提了吗?”

    陆励行觑她:“我不能问?”

    “能!从前年轻,不太懂事,总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纪轻轻强扯出一抹笑,解释道:“爱情和婚姻,是很多女孩子的向往。”

    陆励行目视前方,保持着沉默,专心致志开车,听了纪轻轻的话,半晌后才嗯了一声。

    回家的路上有点堵,经过一个红绿灯时,车辆减速,停在了斑马线前。

    车右边,一个骑着电动车的男人后座上坐着一个女人,女人时不时在男人耳边说着什么,男人回过头来和女人说两句,两人有说有笑,看上起十分亲昵恩爱。

    纪轻轻透过车窗看着那两人。

    陆励行也看见了,“羡慕?”

    纪轻轻摇头,望着红绿灯不远的地方,“交警来了,他们要被抓了,电动车不允许载人的。”

    果不其然,交警来抓人了。

    陆励行:“……”不解风情的女人。

    “我不羡慕他们。”纪轻轻回过头来,笑望着陆励行说:“其实我觉得爷爷说的很对,恋爱也好,婚姻也好,找到一个真正适合自己的人才是最重要的。陆先生,我知道,我能嫁给你,是我的幸运,你放心,哪怕没有爱情,我也会永远忠于我们两的婚姻。”

    纪轻轻没有谈过恋爱,不清楚恋爱的滋味,对于婚姻与生活要求不高,安安稳稳,不想再吃苦。

    正副驾驶座离得很近,纪轻轻看着他,陆励行也看着她。

    红灯过去,转为绿灯。

    十字路口堵塞的车辆开始往前。

    陆励行对上那双剔透明亮的眼睛,突然意识到,今天是他这辈子下班最早的一天,车辆川流不息,蜗牛般挪动,下班的路上原来可以这么堵。

    但这并不让人心情焦躁烦闷,丢开繁重的工作后,反而觉得很悠闲自在。

    车窗外的一抹赤红的云霞是他很久没欣赏过的美景,就连纪轻轻脸上那愉悦开怀的笑容,都亮得让人移不开眼。

    人生在世,哪有什么是事事如意的。

    能娶到她,也是自己的幸运。

    “叫老公。”

    “老公!”

    ——“生命值+1,当前生命值十四个小时。”

    ***

    半小时后车辆这才驶入陆家车库,刚进门,裴姨便被纪轻轻怀里的那束玫瑰花吸引了目光。

    “这花真漂亮,太太,您买的?”

    “不是,这是陆先生送我的。”

    “少爷送你的?”裴姨暧昧的眼神看着纪轻轻和陆励行,“来来来,把花给裴姨,裴姨将这花插花瓶里送到你们房间去,你们快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纪轻轻将花交给裴姨,去了洗手间。

    裴姨将花抱到客厅,陆老先生在那看书,见着这九十九朵玫瑰花,问道:“这是谁送来的?”

    “这是少爷送给太太的。”

    “励行送给轻轻的?”

    “可不是!”

    老先生听闻笑容满面,“我说什么来着,这感情啊,都是一步一步培养出来的,只要两人合适,就算没有感情,迟早也能撞出火花来,当初我和励行他奶奶就是这样,”提及已故的陆老夫人,老先生眉梢都是笑意,“结婚前没见过一面,结婚后三天没说话,后来一个月不到,她就离不开我了。”

    “是啊是啊,现在这些年轻人可浪漫了,您啊也不用再担心少爷了。”裴姨摆弄着玫瑰花,“老先生,您房间里放两朵吗?”

    “我房间里放什么?你全送去他们两的房间,多拿几个花瓶。”

    “行,我现在就去。”

    于是乎,当纪轻轻吃完晚饭回房后,闻到了满屋的玫瑰花香的味道。

    九十九朵玫瑰被裴姨分了几个花瓶,放在房间触目可及的地方,散发着诱人的玫瑰花香。

    纪轻轻在床上打了个滚,愉悦地闻着玫瑰花香,这是她第一次收到玫瑰花,虽然是陆励行送的,但是看在玫瑰花的份上,就原谅他的虚情假意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有点少,我会努力哒!

    关于上一章,有同学指出开头有点水,抱歉,是我一个写文习惯,以后我会多注意的哈

    留言给大家发一百个红包,谢谢支持(づ ̄? ̄)づ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枸骨为邪 1枚、陆千秋 1枚、淳淳 1枚、王杰  15924497973 1枚、冷月无香 1枚、momo 1枚、vali 1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