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 > 23、第 23 章
    第二十三章

    一个小时前, 纪轻轻是悄悄来的天娱娱乐, 从地下停车场的电梯一路往上到十八楼,随后径直去了会议室, 没几个人看见。

    所以当陆励行捧着一束玫瑰花来到天娱娱乐询问时,前台小姑娘一抬头目光全放在那束玫瑰花上, 以为又是哪个粉丝来送花送礼物的,随口回了句:“不知道。”

    将目光从玫瑰花上挪开, 看向陆励行。

    这一看不打紧, 前台小姑娘对陆励行的第一反应是,这男人好帅啊!

    第二反应是, 妈耶,这不是陆总吗?

    小姑娘慌张失措起身,带倒了手边的水杯也无暇去扶,结结巴巴地说:“陆陆……陆总好!”

    “纪轻轻不在?”

    “不在,没见着。”

    天娱娱乐虽然隶属于陆氏, 但陆励行只来参加股东大会以及公司年会, 一则是他本公司事物太忙, 二则,他对于娱乐圈的业务不熟,而公司由陈书亦打理得井井有条, 完全用不着他来操心。

    于是,陆励行去了陈书亦办公室。

    娱乐公司不缺八卦,陆励行一走,几个小姑娘凑到前台。

    “刚才那个是陆总?”

    “没错就是他!”

    “他不是死了吗?”

    “什么死了, 别胡说八道,听说只是瘫了而已,前两天就站起来了,我听陆氏的人说,陆总昨天就去上班了。”

    “那他来天娱……”

    “抱着玫瑰花,肯定不是来参加股东大会的。”

    “咱们公司年会还有四个月,肯定也不是来参加年会的。”

    “找陈副总的?”

    “两个大男人见面需要玫瑰花?”

    “陈副总结婚了好伐,你们脑子想些什么?”

    “那他来干嘛?”

    “陆总他……他刚才问我,纪轻轻在哪?”

    “……”

    “纪轻轻?”

    “纪轻轻!!!”

    “是我想的那个纪轻轻吗?”

    “我觉得……应该就是你想的那个纪轻轻,咱们公司的那个签约艺人纪轻轻。”

    “不会吧?纪轻轻竟然和陆总扯上了关系?这怎么可能!纪轻轻她长得……”

    “……挺漂亮的。”

    “……”

    “那陆总手上那玫瑰花……”

    “送给纪轻轻?”

    “等等,我需要冷静一下。”

    “我我我……我也需要。”

    “……”

    陈书亦的办公室在二十三楼,陆励行一路畅通无阻到了陈书亦办公室。

    陈书亦还在处理一些琐事,见着陆励行来了,楞了片刻,上下打量着这个不久之前被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的男人,笑了,“你还真是幸运,一星期前我去看你,医生说你时日无多怕是救不过来了,这才一星期,你就能活蹦乱跳了。”

    陆励行手上那玫瑰其实比他还打眼,“你这玫瑰花……”

    “这不是给你的。”

    陈书亦眼底带着玩味,“那给谁的?”

    “纪轻轻。”

    “就是你上次交代我的,纪轻轻?怎么?喜欢人家?”

    陆励行漫不经心道:“她是我妻子。”

    陈书亦正喝水,听到他说这话,一口水没喷出来,但也憋得满脸通红,伏在桌上差点咳断了气,英年早逝。

    “什……什么?!你妻子?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陆励行眼皮一掀,“前几天的事。”

    “结婚了?”

    “结了。”

    “你……”陈书亦无言以对。

    陆励行是个什么人他清楚,一起长大的老同学了,就没见过他和什么女人走得近过,这才几天?老婆都有了?

    “你喜欢她?”

    陆励行没回答这个问题,“我来接她下班,人呢?”

    “你给她打电话啊你找我干什么?”

    “打了,不接。你问问在哪。”

    陈书亦无奈,连打了几个电话,这才问到了纪轻轻在十八楼会议室开会。

    “她开什么会。”

    “不清楚。”

    陆励行起身就走。

    陈书亦看着陆励行背影,思索片刻,决定放下手头上的工作,跟着陆励行往十八楼去了。

    “不好意思,我和你在一起,可没贪图你的钱,除了一些男女朋友交往时花的那些外,我似乎没有收过你任何的礼物,倒是你,那条皮带好像是我送给你的……”

    “我不要钱,我只要那条皮带,脱下来,还给我!”

    “你不答应我就继续告你!”

    “一个十八线小明星哪来的前途?”

    “辜先生,先把你裤子提起来再和我提封杀的事。”

    陆励行与陈书亦刚走到会议室门外,虚掩着的门内传来纪轻轻一声声嘹亮而又理直气壮的声音,光听这声音都能联想到说话的人此刻是何等的……凶悍。

    “少虞,你别这样!别冲动少虞!”

    听动静,里面似乎还动上手了。

    陆励行脸色一沉,将门推开,就看到这么一幕。

    场面一片混乱。

    辜少虞不顾沈薇薇的劝阻,眼睛里飙出了火星,豁然起身,而纪轻轻则被一个男人护在身后,可那脸上表情嚣张,完全不惧面前那个气得面色狰狞要动手的辜少虞。

    “纪轻轻,我告诉你,我要封杀你,无论你攀上哪个暴发户,都救不了你!”

    “我刚才听见,你要封杀谁?”陆励行声音不大,却低沉很有分量与威势。

    四下寂静,所有人齐刷刷门口望去。

    纪轻轻回头,看见了杵在门口的陆励行。

    风驰电掣电闪雷鸣的瞬间,纪轻轻含泪,一头撞进陆励行的怀里,“老公!他们欺负我!”

    陈书亦围观了整个过程,看着上一秒还叉腰捋袖子一脸嚣张的纪轻轻,下一秒就小鸟依人般的躲进陆励行怀里瑟瑟发抖求庇护。

    他以一种不可置信转而恍然大悟的目光看着陆励行,眼底透露着‘兄弟,原来你喜欢这样的女人’的神秘讯息。

    不仅是陈书亦惊呆了,会议室内的沈薇薇,辜少虞,黎副总监以及秦越,也都惊呆了。

    “陆……陆总?纪纪纪……纪轻轻她……”

    纪轻轻心里咯噔一声响,她刚才好像把老公两个字喊出来了?

    完蛋,之前在医院,她好像和陆励行说过,绝对不会在外暴露他们两的关系的。

    刚才太过投入,演太过了。

    纪轻轻咬牙一抬头,眼底泪水盈盈,“亲爱的,他们欺负我!”

    陆励行仍由她双手环住自己的腰躲在怀里,一手拿着玫瑰,一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以只两人能听得到的声音说:“好好说话。”

    纪轻轻清清嗓子,低声道:“他们欺负我。”

    两人低声说话的样子,看在外人眼里是无比的亲密。

    辜少虞站不住了,怒气滔天看着陆励行,义正言辞:“行哥,你不要被这个女人给蒙蔽了,她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之前为了红,找我当靠山,后来被我踹了之后,又和一个暴发户有关系,你知道吗?就昨天,她和那个暴发户在商场里十分钟就刷了五十万!”

    辜家和陆家有点关系,天娱娱乐也有些股份,否则他辜少虞也不会动不动就放出封杀纪轻轻的话。

    陆励行眼皮一抬,冷冷望着辜少虞,“暴发户?”

    “对!暴发户!都被人给拍下来了,行哥,你可千万不能被这女人的表面给骗了!我从前不知道她是个不折手段的女人,还和她在一起那么久,是我没能看清楚她的真面目,嚣张跋扈,自私,虚伪,贪婪!这样的女人……唔……”

    就在辜少虞说话时,陆励行将手上玫瑰递到纪轻轻怀里,微眯着双眼,一步步朝他走近,到他面前,单手给了他一拳。

    这一拳打得辜少虞措手不及,闷哼一声向一侧倒地,脸上赫然一片淤青。

    沈薇薇忙去扶他,低头瞬间脸色复杂。

    纪轻轻怎么会和陆励行扯上关系?

    看着被打倒在地的辜少虞,纪轻轻欢呼,恨不得给陆励行当场鼓个掌。

    打得好!我老公好帅!

    陆励行扯了扯领带,居高临下,脸色阴翳,“辜少虞,你是个男人,在外人面前,作为一个前男友,有这个资格这样去评价、去贬低你的前女友?”

    “行哥,纪轻轻她就是这样一个人!我没说错!”辜少虞梗着脖子不服。

    “不管轻轻以前做过什么,你对一个女人动手,还算是个男人吗?”陆励行眉眼一沉,从容不迫道:“从今以后,我不希望再从你的嘴里听到有关任何轻轻的坏话,你曾经放出风声说纪轻轻从前和你是包养关系这件事,我希望你能妥善处理好,我不希望还有一个人认为纪轻轻是被你包养的情人,你听明白了吗?”

    辜少虞憋着气,没有说话。

    “听明白了吗?!”

    辜少虞咬牙坚持,“……我不承认她是我的女朋友!”

    陆励行戏谑踢了踢地上的皮带,“你如果觉得是纪轻轻包养的你,我也没意见。”

    辜少虞脸色一沉,似乎受了极大的侮辱,“我只收了她一根皮带!”

    “你送她了吗?”

    辜少虞说不出口。

    “那就是没送,她在你身上花了五位数,你那话的意思不就是说,谁给她花钱,谁就是她的金|主?她给你花钱,她不就是你的金|主?”

    辜少虞紧咬着牙关,“我明白了。”

    陆励行紧跟着问:“你明白什么?”

    辜少虞一字一句道:“纪轻轻和我是男女朋友关系,并不是我包养的情人。”

    陆励行转身望向一侧惶惶不安的黎副总监,“轻轻的话我听见了,沈薇薇和轻轻的事我之前交代过陈副总,不让你们插手,黎副总监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陆总,我也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出发,毕竟这件事闹大了对公司影响不好。”

    陆励行冷笑,“天娱没让黎副总监管,真是屈才了。”

    “你这话折煞我了。”

    “我想刚才轻轻说的很具体了,第一,沈薇薇不是她推的,所以沈薇薇身上的伤与她无关,第二,没有证据表明当时轻轻是去找沈薇薇的麻烦,所以这一个月以来轻轻受到的一切的精神损失,很大一部分沈小姐必须承担责任,除了刚才轻轻说的微博道歉的事宜外,其他的赔偿,我会让律师和沈小姐你谈。”

    陆励行看着楚楚可怜的沈薇薇,“沈小姐有意见吗?”

    辜少虞忍不住为沈薇薇说话:“行哥,你别这么和薇薇说话,你不了解她,她……”

    “闭嘴!”陆励行厉声道:“你不学无术也就算了,整天跟在一个女人后面,是想败光辜家的家产吗!”

    辜少虞心虚道:“我没有……”

    “辜少虞我告诉你,别以为辜家在天娱有一部分股份你就能肆意妄为,封杀?你能封杀谁!没有辜家,你这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还能拿出一分钱来?没有辜家,你能在这耀武扬威?没有辜家,你什么都不是!每天想着的不是怎么打理辜家,泡吧夜店玩车追女人,辜家还能让你挥霍多久!”

    辜少虞被骂的抬不起头来。

    “我不指望你多有出息,能一力挑起辜爷爷留给你的产业,但以后我如果再看见你这样嚣张跋扈,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沈薇薇手上无措抓着辜少虞的手臂,点了点头,“少虞你别说了。”她看向陆励行,咬唇低声道:“这件事确实是我的错,无论纪小姐要怎么追究我的责任,我都没意见。”

    陆励行望着沈薇薇,没什么情绪,“既然沈小姐没意见,那么这件事就这么办,沈小姐尽快在微博发道歉声明,至于相关赔偿,后续我会让律师联系你,你也可以联系律师,一起商量。另外……”

    陆励行环顾四周,目光在众人身上一一掠过,眼底带着不容抗拒的冷冽,“以后我希望,类似这样的会议不要再发生。”他厉声怒斥:“公司没有规矩吗?需要你们开这种私人会议决定?”

    没有人说话。

    他转身看向陈书亦,“书亦,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站在门口的陈书亦清了清嗓子,“懂,明白。”

    陆励行抬眼看着秦越,“你是轻轻的经纪人?”

    秦越听了一圈,以为自己置身事外,被点名心里也是一慌,但很快便稳定下来,“是的陆总,我是纪小姐的经纪人,我叫秦越。”

    陆励行点了点头,“这件事就这样,我不希望之后在外还听到今天的这些风言风语,希望在场的各位好自为之。”

    这话算是威胁了。

    会议室内静谧无音。

    陆励行没有再说其他的,也没再看在场人一眼,转身走到门口,语气温柔,一改刚才的严厉,直勾勾对上纪轻轻那双眯成月牙的眼睛,“我接你回家。”

    纪轻轻捧着一大束九十九朵玫瑰花,鼻翼全是玫瑰花的香味,眼角眉梢全是笑意,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

    “嗯!”

    ——“任务成功,生命值+10,当前生命值为十一个小时。”

    作者有话要说:  陆励行:辜少虞,你整天跟在一个女人后面……【emmmm好像有哪里不对

    老规矩,凌晨有加更=3=谢谢支持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拂晓时分不说话 6枚、倪倪 2枚、鹿隐 1枚、vali 1枚、浔江雪 1枚、胖次 1枚、楚楚 1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