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 > 17、第 17 章
    第十七章

    陆励廷还真是个没钱的。

    陆老先生在将陆氏交给陆励行之前, 分别问过他们两兄弟, 愿不愿意挑起陆氏的重担,陆励行愿意, 但陆励廷却觉得陆老先生这是在禁锢他未来的人生,于是拒绝了。

    是陆励行这些年牺牲自己所有的时间, 将陆氏一点一点壮大的,和陆励廷没半点关系。

    不过等陆老先生百年之后, 陆励廷或许能分得一些遗产。

    但就现在而言, 陆励行不松口,他陆励廷就拿不到陆家一分钱。

    “你想和沈薇薇患难见真情没问题, 以后就不要打着陆家的旗号,给沈薇薇行方便。”

    这件事陆励廷也没办法,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薇薇在娱乐圈受人欺负而无动于衷。

    陆励行冷冷望着他,“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我不知道,你如果真认为沈薇薇是个不爱钱的, 那我们拭目以待, 不过以后, 我不允许你再拿天娱的资源去捧她,你如果真想捧他,就拿自己的资源去捧。”

    陆励廷沉默片刻。

    “以后我不会再拿陆氏的资源去捧她, 但是,就薇薇受伤这件事,如果不是纪轻轻找她麻烦,她也不会失误滚下山丘, 这件事纪轻轻也有责任,为什么还要告她?”

    陆励行放下筷子,“沈薇薇不知道轻轻推的也就算了,一个十八线小明星,找轻轻赔偿两千万,谁给她的胆量让她狮子大开口的?”

    “她只是……”

    “她只是有人撑腰还是爱财如命?”

    “大哥,你没有见过薇薇,你没有和薇薇接触过,你不了解她,她不是这样的人!”

    “你不是说她不爱钱,张口两千万,我可不认为她不爱钱。”陆励行放下筷子,“这件事我已经交代下去,天娱娱乐那边不会有人再插手,你如果想替她解决,那你就替她请律师,陆家的钱和资源,你不许动。”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如果她真是你口中所说的好女人,就该知道,误会伤害了别人,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陆励廷试图为沈薇薇辩解,但话到嘴边,似乎被点醒了一般想到了什么,戛然而止。

    “爷爷,我吃饱了,您慢吃。”

    陆老先生点了点头。

    陆励行起身离开。

    陆励廷知道,陆励行这番话陆老先生定是听进去了,他试图替沈薇薇辩解,“爷爷,薇薇是个好女孩!”

    陆老先生沉声道:“好女孩就该为自己做过的事说过的话承担责任!”

    老先生虽然年迈,但心思透亮得很,见多识广阅人无数,纪轻轻与沈薇薇的事,第一天调查清楚后,就已经做到心里有数。

    陆励廷沉默不说话,将目光望向纪轻轻。

    纪轻轻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也放下筷子,“我也吃饱了,爷爷您慢吃。”

    陆励廷坐她对面,她哪里还吃得下饭。

    陆老先生摆摆手,“刚吃完饭去外边里散散步,走走,别积食了。”

    “好。”

    陆励廷看着纪轻轻的背影,脸色阴沉,“爷爷,我也……”

    陆老先生瞧瞧碗沿,“你给我坐下,吃饭。”

    “爷爷!”

    “坐下!”

    陆励廷忍气吞声坐下,端起碗筷继续吃饭。

    陆家别墅后是一个人工湖泊,平时陆老先生没事时就喜欢在这钓钓鱼打发时间,如今暮色四合,纪轻轻站在湖边,湖面的风一吹,散落在后背的头发凌乱飞起,昏暗视线里,只看得见一个纤瘦的背影。

    她这心里总有些不安,无论如何,纪轻轻和陆励廷有过一年的男女朋友关系,这是事实,如今还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陆励行就不担心一个根本不爱他的妻子,哪天会和自己的弟弟旧情复燃吗?

    自己的弟弟和自己的妻子曾经有过一段,不管有没有感情,男人心里都会有些膈应吧?

    更何况还是陆励行这样一个有身份、占有欲强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可不好哄。

    万一真误会,心存芥蒂,以后的日子,估计就不好过了。

    不过……陆励行喜欢听别人叫他老公,那她以后就勉为其难地多喊几声老公哄哄他吧。

    就在纪轻轻思考怎么哄男人的时候,余光看见一个人影从别墅方向正朝自己走来。

    定睛一看,是陆励廷。

    纪轻轻眉心紧拧,深更半夜的,这陆励廷来这干嘛?

    她不想和他有过多的纠缠,万一被人看见,添油加醋,可就几张嘴都说不清了。

    纪轻轻转身就想走。

    “纪轻轻,你站住。”

    纪轻轻非但不站住,反而走得更快了。

    “纪轻轻!”陆励廷极为恼火,快步上前拽住她的胳膊。

    夜色太暗,她看不太清陆励廷的脸色,“干什么?”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薇薇?”

    纪轻轻挣脱开他拽住自己的手,很不耐烦,“陆励廷,你讲点道理好不好?你让我放过她,她当初怎么就不放过我呢?让我赔两千万,我把所有的家当都给卖了也才一千万,我如果赔不起她两千万你知道我会有什么后果?”

    陆励行振振有词,“她只是误会了你而已,她现在受伤住在医院,脸上的疤说不定还会影响她以后的前途,前两天还因为愧疚割腕自杀,你就不能大度一些放过她吗?”

    “误会?”纪轻轻翻他白眼,“是她自己说的,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她自己都没来找我,你和辜少虞替她出什么风头?”

    “辜少虞?”

    陆励廷语气诧异表情茫然,显然不知道这事。

    “是啊是啊,辜少虞不是对她一见钟情吗?沈薇薇发生这么大的事,当然得为她出头了,别说这事你不知道,少装。”

    沈薇薇既然那么清高不看重钱,为什么小说中和好几个有钱有权有势的男人纠缠不清?这不是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白莲花吗?

    “更何况她割腕自杀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能说真的很可惜,但你没必要拿这事来劝我大度,当初我被沈薇薇逼到差点去卖身,你会可怜我吗?”

    陆励廷目光沉沉望着她,仿佛不认识她一般的在打量。

    许久,嘴里才冒出一句:“纪轻轻,你真的变了。”

    哈?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一个人,你以前虽然爱钱,但很善良,宽容,不会这么心胸狭窄,娱乐圈真的让你……”

    “对不起我没变,一直以来我都是这样的人,”纪轻轻打断他的幻想,“我爱钱,你大哥有钱,所以我为了钱嫁给你大哥,你心爱的沈薇薇不爱钱,你没钱,所以她要和你在一起,你们这么高贵纯洁的爱情真是令人羡慕,你们两简直天生一对,我真心的祝愿你和沈薇薇白头偕老一辈子!”

    千万别祸害别人。

    陆励廷阴沉着脸看着她,“纪轻轻!你后悔了是不是?你羡慕她了是不是?所以你就找她的麻烦不愿意放过她对不对!”

    纪轻轻震惊失色地看着陆励廷,“陆励廷,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我后悔?我疯了吗?你大哥比你帅,你大哥比你有钱,我瞎了眼,脑壳进了水才会后悔。”

    陆励廷咬牙切齿,“是,我大哥是比我帅,比我有钱,可是你以为你还能待在我大哥身边多久?他喜欢你吗?没有感情的婚姻你又能坚持多久?”

    “不喜欢我没关系,他死了,我就为他守寡,他要离婚我就占个前妻的名声,还能分一笔财产,我爱的是他的钱,可以给我提供优渥的生活,和他这个人没关系!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嫁给他?我认识他还不到三天,还不是因为他有钱?”

    陆励廷被纪轻轻这番振振有词的话惊到无话可说,半晌才憋出一句狠话,“好,纪轻轻,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你别后悔!”

    “我记得记得,记得一辈子!谁后悔谁孙子!”

    陆励廷气得直抖,狠狠瞪了纪轻轻一眼,愤然离开。

    纪轻轻真觉得这陆励廷真是有病。

    得了自大的病。

    除了姓陆一无是处,还总看不起她喜欢钱。

    钱怎么了?钱多好啊!

    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没钱多苦啊。

    上辈子她就是吃了没钱的亏,没钱的滋味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了。

    她这辈子就要尝一尝当有钱人的滋味。

    在湖边走了一会,纪轻轻觉得自己清醒多了,被风一吹一哆嗦,似乎感知到了什么,回头,三楼房间灯火通明,落地窗帘被风吹得飘起,但那什么都没有。

    上楼回房,就见着陆励行正坐在书桌前好整以暇看着她。

    纪轻轻看着房间里那扇落地窗,以及被风吹得扬起,无端就有些心虚。

    “聊得好吗?”

    纪轻轻心里咯噔一声,完了,真看见了。

    纪轻轻表面淡定,实则心里慌得一批。

    虽然她和陆励行没有感情基础,强行硬凑成一对,但就刚才她和陆励廷在湖边那一段,陆励行听见了还好,顶多说她爱慕虚荣,若是没听见,那不就是大半夜的,自己妻子和小叔子半夜幽会吗?

    纪轻轻猛摇头,“不好,他非让我放过沈薇薇。”

    陆励行扬眉,“然后呢?”

    “然后我就骂了他两句,就回来了。”

    陆励行眯着眼,打量着纪轻轻,“那我怎么听见你说想要和我离婚,分一笔财产?你想要我的钱?”

    纪轻轻一愣,暗自心焦这祖宗怎么就听到了这一句?还只听了一半?

    陆励行看她犹犹豫豫不说话,冷声道:“我告诉你,我的钱和你没一点关系,你如果和我离婚,一分钱你都得不到!”

    纪轻轻撇嘴,有什么大不了的,她也有钱的好吗?

    穿越过来后不仅仅是接手了原主一堆的烂摊子,还有近一千万的家当,现在她可是千万富翁,如果离婚的话,在乎陆励行那点钱?

    ——“死亡警告,请送一张无限额度的信用卡给您的妻子纪轻轻使用,并在24小时之内,刷完五十万!任务失败则扣除十点生命值。”

    陆励行咬牙切齿,“你下次发布任务的时候,能不能,稍微快一点,就快那么一、点、点,就够了!”

    系统跟死了似得。

    得不到系统回应的陆励行起身,沉着脸从钱包里取出一张信用卡,递到纪轻轻面前。

    纪轻轻看着陆励行递过来的那张卡,“干嘛?”

    “拿着。”

    纪轻轻接过来,端详着那张信用卡。

    “这张卡不限额度,你想刷多少都可以。”

    纪轻轻一听,垮了脸,将卡扔他怀里,“不要,你刚才不是说你的钱是你的,和我没关系吗?再者说,我自己有钱,我也能挣钱,我不要。”

    作者有话要说:  陆励行:离婚?离婚是不可能离婚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婚的,墓穴都买的双人的,死了也要睡一起,不离婚不离婚,打死不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