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 > 13、第 13 章
    第十三章

    在陆老先生以及裴姨面前,纪轻轻真的好气。

    这算什么?

    这算什么!

    一个女人半夜饥渴难耐,勾引自己快死了的老公上床?

    纪轻轻完全不敢直视陆老先生和裴姨的眼睛,直接滚到了被窝里,把自己裹成了球,并拒绝与外界沟通。

    太丢人了!

    真的太丢人了!

    纪轻轻回顾自己二十多年漫长的人生,从来不觉得有哪天像今天这样丢人过!

    简直把自己脸都丢尽了!

    她刚刚醒来是什么样来着?

    手好像是抱在陆励行的腰上?

    一条腿好像是夹在陆励行的大腿上?

    那她的头呢?

    她的头在哪?

    纪轻轻仔细回想刚醒来时候的样子,陆励行腹部结实的肌肉在她眼前晃来晃去,晃得她脸色发烫,心砰砰砰跳的厉害。

    难道她的头在陆励行的肩上?还是手臂上?

    难道是在他胸口?

    不会这么倒霉吧?

    纪轻轻莫名想哭。

    她睡觉明明挺老实的,怎么和陆励行睡这么一晚上,就睡成那个样子?还直接撞枪口上了。

    这陆励行如果是她儿子,病得这么重还被女人勾引,她一定要把那小婊砸给撕了!

    现在她简直不敢想陆老先生在想些什么,又怎么看待她。

    或许打心底里认为她就是个一个劲的勾引自己孙子的不检点的女人!

    纪轻轻惴惴不安。

    陆励行听到纪轻轻悲愤喊出‘流氓’这两个字,又看着被窝里的一团,简直要被纪轻轻给气笑了。

    恶人先告状?

    他流氓?

    到底谁流氓?

    昨晚上他规规矩矩什么都没干倒成了流氓?

    一个女孩子睡觉那么不规矩,一张床上滚来滚去,把人当抱枕还说抱枕耍流氓?

    真是遗憾这房间没有摄像头,否则他真要将纪轻轻昨晚的表现给她自己亲眼看看,看她是怎么对一个‘抱枕’耍流氓的!

    不过昨晚上他也确实难逃干系,原本是想看看纪轻轻到底能滚多久,可看着看着,他自己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睡着了,纪轻轻全程把他当抱枕,他一晚上竟然一次也没醒。

    一觉睡醒竟然还倍觉精力充沛。

    他警觉性,真是越来越差了。

    陆励行沉了口气,对站在门口的陆老先生以及裴姨解释,“爷爷,裴姨,你们别误会,昨天晚上我不小心把水洒床上了,不想麻烦裴姨,所以……”

    陆老先生与裴姨见着害羞躲进被子的纪轻轻,都哭笑不得。

    虽然与纪轻轻相处不久,不太了解她,但陆励行他们看着长大,那是再了解不过了。

    想强迫陆励行霸王硬上弓?只怕还得陆励行自己同意才行。

    他不想办的事,又有几个人能勉强得了他?

    “我的少爷,这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裴姨看了一眼被窝里团成团的纪轻轻,笑道:“我现在就给您去把床单换了,医生已经过来了,我让他们去书房,您去书房休息休息。”

    陆励行点头,正准备起身离开纪轻轻的房间。

    ——“死亡警告,请在五分钟内给您的妻子纪轻轻一个早安吻,并道一句早安。”

    陆励行怒,“同床共枕任务的奖励呢?”

    ——“与纪轻轻同床共枕的任务奖励八个小时,但昨晚上你睡觉到现在过去了八小时,这八小时也是需要消耗生命值的。”

    “你他妈……”

    ——“请不要对系统说脏话。”

    陆励行阴沉着脸,“你他令堂的耍我?”

    ——“和纪轻轻睡一觉能获得八小时的生命值,你不吃亏,更何况我还会帮你恢复健康。”

    他竭力让自己呼吸平缓下来,看着被窝里那裹成一团的纪轻轻,直接上前去掀被子。

    纪轻轻鸵鸟似得从被子里出来,整个人憋得脸色通红,大喘了几口气,下一秒却被陆励行强硬捧住了脸。

    纪轻轻:???

    一个吻印在了她额上。

    纪轻轻:!!!

    陆励行咬牙切齿,“老婆,早上好。”

    ——“任务成功,生命值+3,当前剩余生命值为三小时。”

    这是……早安吻?

    纪轻轻僵在那,看陆励行脸色又不太像是一个真情实意的早安吻,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她动都不敢动。

    陆老先生与裴姨也都气氛诡异。

    “你该说什么?”

    纪轻轻懵了片刻,“早上好?”

    “还有呢?”

    纪轻轻嘴角抽搐:“老公,早上好。”

    ——“生命值+1,当前剩余生命值为四小时。”

    “重复一遍。”

    “……老公,早上好。”

    ——“生命值+1,当前剩余生命值为五小时。”

    “再重复一遍。”

    纪轻轻怒了,陆励行这家伙干嘛呢?仗着老先生和裴姨在这狐假虎威?

    谁不知道他们两没真感情契约结婚?这是秀哪门子恩爱?

    “咳咳……”陆老先生这个慈祥的老人家看不下去也听不下去了,他和裴姨都在这还这么熟视无睹,一大早的又亲又搂又抱的,像什么样。

    “励行,赵医生该等急了。”

    陆励行暂时放过了纪轻轻,下床。

    脚步声由近及远,房间里没其他声音了。

    纪轻轻以为人都走了,一回头,竟看到裴姨还站在房间里,笑盈盈地望着她。

    “裴姨……”纪轻轻尴尬道。

    裴姨笑着俯身替她将肩膀滑落的睡衣拉上肩头,“轻轻,你别害怕,我和老先生心里都明白。”

    为陆家服务了半辈子的女人怎么会连纪轻轻是个什么的人都看不明白?又怎么会这点事都看不清楚?

    更不用说活了大半辈子的老先生了。

    纪轻轻心里那块石头落地了,不误会她是那种勾引男人的小婊砸就行。

    “裴姨,谢谢您。”

    裴姨笑笑,“不客气,快起床洗漱下楼吃早餐吧。”

    说完便起身离开。

    裴姨一走,纪轻轻在刚才陆励行躺过的地方连锤了好几下以此来泄愤,一早上应该有的好心情被陆励行这混账毁得干干净净,真是气死她了!!!

    早安吻早安吻尼玛!!!

    试问有哪个丈夫的早安吻是凶神恶煞的!

    那是早安吻吗?她看陆励行恨不得吃了她!

    陆励行这混账东西!明摆着就是想让自己在老先生和裴姨面前丢脸!

    纪轻轻忿忿不平,又狠踹陆励行枕过的枕头,悔得肠子都青了。

    昨晚上就不该一时心软收留陆励行这混账的!

    以后别让他落到自己手里!

    ***

    而此刻书房内,赵医生已经在那准备对陆励行进行日常检查。

    赵医生是陈主任派来的,当初陆励行住院时他全程跟着陈主任救治陆励行,对陆励行的身体状况很是了解。

    身体受伤严重,各器官开始衰竭,医院接连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谁都知道陆励行的生命走到了尽头,陆励行出院那天他曾估计过,严重点,可能连家都到不了。

    可现在他在陆家都住了三天了,这陆励行不仅没死,脸色还一天比一天好,虽然整天在休养生息,可看那模样,哪里像个病危的人?

    精神比这陆家上上下下每一个人的都要好。

    陆励行从纪轻轻房间出来进了书房,坐在躺椅上,身体状况虽说已经恢复好了,但在医学上他还是个病危的病人,他没办法向陆老先生解释小a的存在,只能默认接受赵医生给他的例行检查。

    陆老先生紧跟着陆励行进来了。

    “赵医生,今天就不劳烦你给励行检查了。”

    “陆老先生,您这是……”

    “我打算带励行,再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

    赵医生微楞,看着陆励行的精神面貌,明白了陆老先生的意思,转而点头,“好的。”

    说完,他收拾好东西便离开了书房。

    陆老先生看着精神状态饱满的陆励行,沉声问道:“励行,你老实和爷爷说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陆励行认真看着陆老先生,“爷爷,我说过了,我感觉很好。”

    “什么时候感觉变好的?”

    陆励行想了想,直言,“从医院回来那天。”

    陆老先生手上的佛珠转了个圈,心里思忖着,从医院回来的那天,也就是纪轻轻‘嫁给’陆励行的那天。

    老先生沉着看着他良久,“那我们下午再去医院检查一次。”

    “听您的。”

    陆老先生曾经与陈主任密谈过,当时在医院,陈主任坦言,陆励行的生命估计也就那么一两天了,陆励行现在这副神采奕奕的模样若是在从医院回来的第一天,误会成回光返照还情有可原,但这都第三天了,身体不仅没继续变差,反而越来越好,怎么看也不像个病危的人,这几天一系列举动被人看在眼里,怎么不引人怀疑。

    陆励行与陆老先生在书房一聊就是许久,纪轻轻洗漱完毕后下楼途经书房门时,疑惑问了裴姨,陆老先生和陆励行在书房聊什么。

    裴姨一边给纪轻轻端上来早餐,一边嘀咕着少爷的身体怎么受得了诸如此类的话。

    裴姨这话倒是提醒了纪轻轻。

    她仔细算算,从医院回来也有三天了,整整三天,这陆励行怎么没死?

    这陆励行怎么还没死?

    不仅没死,身体看上去一天比一天好,哪里是个快死的人样子。

    纪轻轻琢磨着,也没有回光返照回三天的吧?

    还有那早安吻,捧着她脸那个力道,哪里像个快死的人?

    但小说中陆励行确确实实是死了,而且是两天前就应该已经死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纪轻轻百思不得其解,余光瞟见陆励行从楼上下来往她这边来。

    纪轻轻埋头吃饭,不想和他说话。

    陆励行看了眼一早上埋头吃饭不说话的纪轻轻,低声道:“待会我会去一趟医院,你也一起去吧。”

    纪轻轻记着他早上那个早安吻,“不去。”

    陆老爷子紧随陆励行下来,听见纪轻轻这么说,也不生气,慈祥笑问她:“轻轻,待会吃完早饭,一起去趟医院怎么样?”

    纪轻轻咽下嘴里的牛奶,无法抗拒陆老先生的请求,只得狠狠瞪了陆励行一眼。

    “好的老先生。”

    约莫一小时后几人达到医院,陆老先生提前联系过陈主任,一到医院,陆励行便去做全身检查。

    纪轻轻便和陆老先生在陈主任办公室内等结果。

    陆老先生手上佛珠转个不停,一直一言不发。

    “老先生,您别担心,我看这些天陆先生身体挺好的,说不定……会有奇迹。”

    陆老先生手上佛珠一停,慈祥的目光望向纪轻轻,“你真的相信,励行会发生奇迹?”

    “当然!”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嘛。

    陆老先生点头,“是的,有你在,励行一定会有奇迹的。”

    纪轻轻知道陆老先生是记着她冲喜的事了,也没多说,给老人家多一个盼头就是多一个希望,心里也好受些。

    大概是一个小时后,检查完毕,有护士领着两人去了病房。

    病房内陆励行正将脱下的衬衣穿上,一粒一粒的系着扣子,腹部结实肌肉隐约可见,纪轻轻心猿意马,又想起早上那模糊的手感来。

    陈主任在一侧翻阅着陆励行的检查报告,一连串的数据报告让资历深厚的主任医师连连皱眉,面露惊讶。

    陈主任看了眼陆励行,低声对陆老先生道:“老先生,我看,我们去外面谈谈?”

    陆励行却冷声道:“就在这说。”

    陆老爷子看了眼陆励行,点了点头。

    “陆先生一月前遭遇车祸,送到医院时伤势严重,特别是心肺肾,开始衰竭,经过一月的救治……现在陆先生除了身体还略有些虚弱之外,”主任医师咽了口口水,“已逐步好转。”

    这种情形已不是奇迹能表达的,简直是匪夷所思!

    陈主任行医这么多年,什么疑难杂症都见过,唯独没见过如此奇怪的病情。

    三天前出院,几次检查都表明陆励行的身体器官开始全面衰竭,几乎是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可这短短三天的时间,没有任何的医学治疗,竟然奇迹般的开始好转,这若是传出去,将会震惊整个医学界!

    陆励行的这一身体状况,直接击溃了他这四十多年来的认知。

    医生颤抖的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以此来掩盖心底的激动。

    然而陆老先生握着佛珠,望着纪轻轻神秘莫测笑了起来,“果然有灵!”

    纪轻轻听着陈主任的话,楞在原地,如遭雷击。

    活了?

    好了?

    康复了?

    死不了了?

    所以她不仅不用守寡了,而且还多了个长命百岁的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