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 > 8、第 8 章
    第八章

    悲痛与悔意过去之后,纪轻轻心情感到无比沉重。

    陆励行死了,这也就代表着,接下来她要独自一人面对陆励廷的打击报复。

    谁让小说中的纪轻轻嫌贫爱富,在陆励廷年少心动的时候,渣了他呢?

    小说中的纪轻轻是真的惨,被封杀雪藏,穷困潦倒,走投无路,最后沦落为一酒会上的伴唱,众目睽睽之下,还被陆励廷勒令去擦沈薇薇鞋子上的红酒。

    她现在占了个陆太太的名声,估计比小说中的纪轻轻下场要强些,但以后陆氏被陆励廷接手,陆励廷只手遮天,她在天娱娱乐的日子又怎么过?

    纪轻轻忧心忡忡。

    她估摸着,就陆励廷对她那恨之入骨的模样,以后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她还是趁着陆老先生老当益壮,在娱乐圈里捞上一笔钱,趁早跑路得了,省的以后受陆励廷和他女朋友沈薇薇的磋磨。

    自己也清静。

    “你怎么就不能争点气,怎么能就这么一声不响地走了?你倒是走得干净,可你辛辛苦苦打下来的陆氏就要被陆励廷继承,陆氏集团名下的天娱娱乐也要被他攥在手里,我也不知道他会怎么打击报复我来替他的女朋友报仇,我真的不想再吃苦了,我吃了二十多年的苦,我现在就想吃点糖……”

    想到自己穿书前的经历纪轻轻眼圈微红。

    “小时候吃不饱饭也就算了,长大后我就想着给自己买个房子,积攒了一辈子的钱最后却为了好赌的弟弟还了赌债,你知道吗?我当时连购房合同都摸到了……我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老天却偏偏要来磋磨我……”

    纪轻轻一把鼻涕一把泪,“陆励廷如果硬抓着我不放怎么办,他一个陆氏总裁,我怎么弄得过他。他总说我嫌贫爱富,他自己不也欺骗我吗?明明是个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偏偏装穷骗个小姑娘!臭不要脸!”

    一想到这世界的男主光环女主光环就觉得头疼。

    小说中陆励廷当这甩手掌柜一当就是好些年,这些年里基本没怎么回过陆家,陆励行死后,一回来就继承陆励行辛辛苦苦打理的陆氏,从此顺风顺水,不费吹灰之力。

    当然,这只是小说中的一个设定,陆励行的存在就是为了壮大陆氏,让陆家成为数一数二的豪门,替陆励廷成功塑造一个霸总形象而已。

    纪轻轻都为陆励行感到不值。

    “不过你放心,我和你虽然没有真感情,但我好歹也是你名义上的妻子,我会替你守寡的!就算你死了,有我在,别人就休想忘记陆氏是你一力扛下来壮大的企业,凭什么你吃苦他享福?我的存在,就是提醒所有人,陆氏是你创办的,你的功劳功不可没!我绝不会让海滨市的人只记得陆励廷那混账东西!”

    “你放心地走吧,以后每年你的忌日我会去看望你,还会给你烧香烧纸钱的。”

    烧香烧纸钱?

    被子下的陆励行听到纪轻轻说的这句话,差点给气笑了。

    二十岁接管陆氏,一路上多少大风大浪陆励行都挺过来了,商场如战场,他不知道遇见过多少笑里藏刀的老狐狸,多少忘恩负义的小人,个个欺他年轻,不把他当回事,可即使是再年轻气盛,受到再多的磋磨与打击,陆励行都不曾失态过。

    他从来没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接二连三的栽到一个女人手里。

    通宵是常有的事,每次通宵达旦工作后,陆励行总是会休息两小时补充睡眠与体力,一晚上的疲惫容易让人陷入深度睡眠,对外界感知很小,以致于纪轻轻进房的动静他没能听到。

    今天倒好,半梦半醒间被人吵醒,自己脸上蒙上了被子成了个‘死人’?

    他如果不醒,是不是还要直接把他扛出去烧了埋了?

    “都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陆励行,我们夫妻一场也是缘分,你走好。”本着死者为大的想法,纪轻轻决定原谅他昨晚上逼着自己喊二十来声老公的事,“昨天的事我就不怪你了,咱们一笔勾销。”

    人死如灯灭,人都死了,还计较什么呢?有什么可计较的?

    纪轻轻叹了口气,正准备离开之际,被子下的陆励行动了。

    纪轻轻以为自己眼花,凝眉看了片刻后,陆励行一把将被子掀开,起身下床,面无表情看着她。

    两人面面相觑。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纪轻轻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她无比惊讶地想:陆励行醒了?

    没死?

    陆励行没死!

    陆励行竟然没死!!

    那陆励行刚才是在……装死?

    所以她刚才说的话岂不是都被陆励行听见了?

    她刚才说了些什么来着?

    给他烧香烧纸钱?

    就在这零点五秒的瞬间,纪轻轻一种脱身之策都没想到。

    “我不争气?”陆励行朝她走了一步。

    “……”果然听见了。

    “你要替我守寡?”陆励行似笑非笑,再朝她走了一步。

    “……”纪轻轻退了一步。

    “还要给我烧香烧纸钱?”陆励行眉眼一沉,逼得她后退了一步。

    “……”纪轻轻踉跄退了一步。

    “我们夫妻一场你要和我一笔勾销?”陆励行近在咫尺地打量她眸子里的慌乱。

    “……”纪轻轻被逼到了墙角,退无可退。

    “我死了?”陆励行俯身问她。

    纪轻轻咽了咽口水,脸上露出一个礼貌而不失尴尬的笑容,“你你你……没死。”

    自陆励行出院之后,纪轻轻从不觉得陆励行是一个快死的人,可现在看陆励行这脸色阴沉得可怕,纪轻轻唯恐他心肌梗塞一口气提不上来。

    她想哭。

    比刚才一把鼻涕一把泪还要真情实感地哭。

    “对……对不起,我喊你你没醒,我还以为……”纪轻轻知道自己闹了个大乌龙,心虚得很,垂着头,完全不敢抬头看陆励行的眼睛。

    可是这能怪她吗?

    她都那么大动静了这位爷竟然没听见?昨天晚上捉鬼去了吧睡得这么死!

    “以为什么?以为我死了?”

    在陆励行的高压视线下,纪轻轻简直无地自容,托着沉重的脑袋,视死如归般的,摇了摇头。

    能认吗?

    打死不能认!

    陆励行面无表情:“不,我死了。”

    “不不不,你没死。”

    “我没死吗?”陆励行幽幽道:“你给我蒙上被子,我一睁开眼,眼前一片白,还听到你对我说的那些掏心掏肺的话,说得我差点都以为我自己死了。”

    纪轻轻心一颤,浑身一抖,竭力露出一个让自己看起来不太谄媚的笑,“你年轻有为,一定能长命百岁。”

    “是吗?你希望我长命百岁?”

    “当然!”纪轻轻理直气壮。

    陆励行如果能长命百岁,陆励廷是绝不可能拿下陆氏的,她也不必为了躲避男女主光环而处心积虑殚精竭力。

    “是真的,我是真的希望你能健健康康长命百岁,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把我一半的生命分给你。”

    纪轻轻曾被问过一个问题,五十年的生命和每天都花不完的钱,以及无限的生命和每天穷困潦倒,你会选哪个?

    这还用选?

    生命诚可贵,当然是选五十年的生命和花不完的钱!

    如果生命只剩下了困顿,那么生命将毫无意义。

    陆励行死了,她就是后者,陆励行没死她就是前者,她自然是希望陆励行能活下去的。

    陆励行眼眸幽深,凝视着纪轻轻,漆黑的瞳眸中只容下了她一个人。

    “如果我今天死了,你会怎么样?”

    纪轻轻眼珠子在眼眶里转悠几圈,识趣的认为此刻自己保持沉默的好。

    “说啊。”

    “咱们不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咱们说点好听的,你身体不好,赶紧回床上躺着……”纪轻轻一躬身一低头,就要从他双手的包围圈里逃出去。

    陆励行侧身挡住她去路,瓦解她一切的小动作,“你连给我上香烧纸钱的话都说了,还有什么不吉利的话不敢说的?”

    纪轻轻笑容僵硬,试探着说:“为你穿黑色礼服戴小白花出席葬礼?”

    “我会是葬礼上哭的最伤心的那个?”

    “捧着你的骨灰盒子和黑白照?”

    “……”

    纪轻轻想了想,认真说:“我会永远记得你的。”

    两人静了一静。

    陆励行叹了口气,郑重其事望着她,同样以认真的表情看着她,“纪轻轻,你听好了,我不会死,你顾虑的那些,我都会替你解决,我也不会让陆励廷欺负你,听清楚了吗?”

    “哦。”

    陆励行余音上扬,“嗯?”

    纪轻轻连忙点头,“我听清楚了。”

    虽然不知道陆励行这信誓旦旦从何而来,但这话语气诚恳,听得她心脏砰砰直跳。

    像是吃了一颗糖。

    “你出去吧,我再休息一会。”

    与此同时,房间外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由远及近。

    纪轻轻心里咯噔一声,不好,裴姨……

    “励行,爷爷来了,你再睁开眼看看爷爷……你怎么能这么狠心,连爷爷最后一面都不见!”

    “少爷,裴姨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酒酿圆子……你再看看裴姨……看看裴姨最后一眼!”

    “少爷啊……呜呜呜……”

    “少爷!”

    哭声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