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 > 7、第 7 章
    第七章

    在门后偷听了全部墙角的陆励廷心情复杂。

    他自认为在纪轻轻当着他的面上了富二代的豪车,一脚把他踹了之后,这辈子对纪轻轻的感情,除了恨就是恨,他也是富二代,那富二代对纪轻轻什么心思全写脸上,所以他当时撂下狠话,让纪轻轻将来别后悔!

    这个女人嫌贫爱富,嗜钱如命,将人的真心当狗肺,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她就该一无所有,就该得到应有的教训!

    陆励廷无数次想过等自己功成名就的那天,看着纪轻轻那张煞白后悔的脸,说自己错了,而他会搂着女友,轻描淡写说一句,你认错人了。

    为此,他可以为之努力奋斗一生!

    可现如今听到纪轻轻喊陆励行老公,心里有股说不出的难受,就好比他不要了的东西,别人却捡回去视若珍宝,似乎就是在笑他没有眼光。

    可就算是他不要了的东西,那也是他的!

    陆励廷阴沉着脸离开,询问裴姨有关纪轻轻的事。

    裴姨想了片刻,说纪轻轻是少爷回家时,和少爷一起回来的。

    “二少爷,怎么了?”

    “没事,”陆励廷脸色不怎么好看,“裴姨,你忙你的去吧。”

    说完便走了。

    裴姨也没怎么在意,毕竟这些日子整个别墅的人个个愁眉苦脸,一片愁云惨雾之向。

    都是因为那重病在床的大少爷……

    提及陆励行,裴姨眼眶一红,呜咽哭了起来。

    “娱乐圈当红花旦纪轻轻,因故意伤人罪被警方逮捕,今日保释出局,有消息称,一旦正式起诉,纪轻轻将面临五年的牢狱之灾!”

    陆励廷看着手机屏幕上硕大字体的新闻,双眼微眯。

    那天的事他听薇薇说了,纪轻轻是女二,沈薇薇是女三,但因为在同一经纪人手下,纪轻轻对沈薇薇的存在很有危机感,处处与她作对,这次竟然在剧组公开为难她,将沈薇薇推下山丘。

    陆励廷只要一想到薇薇趴在怀里流泪,脸上的那道疤,宛如揪心般的疼。

    他的薇薇单纯善良,如一张白纸,在娱乐圈努力上进,就算只是一个只有两句话台词的角色,也愿意花一晚上的时间去揣摩剧中人物,他实在不忍心看着薇薇被埋没,于是悄悄联系了天娱娱乐的高层,将那个剧女三的角色换成了沈薇薇。

    可没想到,他全心全意为了薇薇好,却是害了她!

    他没想到纪轻轻竟然会这么恶毒,做出这样的事!

    工作人员说,如果那个山丘再高一点,薇薇丢的,就会是一条命!

    所以他绝对不允许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嫁进陆家!

    与此同时,天娱娱乐的总监办公室内,周倜看着兴师问罪的孟寻,“你怎么来了?”

    孟寻将一大叠资料摔在他桌前,在他桌前坐下,“周总监,不是说好这几个代言给薇薇吗?我都已经与品牌方谈好了拍摄时间,为什么又告诉我代言取消?”

    相比于孟寻的气急败坏,周倜沉稳笑道:“孟寻,你也是公司老人了,你也应该知道,这些代言都是公司谈下来的,公司决定给谁就给谁,只要还没签订合约,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孟寻冷笑,“那好,你说,这些代言你都给谁了?”

    “当初是谁的,现在就还是谁的。”

    孟寻微楞,转而眉心紧拧,不可置信看着他,“纪轻轻?”

    周倜点了点头。

    孟寻沉默半晌,而后突然笑了,“周总监,薇薇出院了,答应不告纪轻轻了,您是以为公司形象保住了,就可以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纪轻轻犯的什么事?那是刑事案件!只要沈薇薇控告她,她是要坐牢的!你们现在这些代言给一个要坐牢的人?疯了吗?”

    周倜能做到总监的位置自有他的过人之处,听孟寻这话也不动怒,往后一靠,眼皮一掀,意味深长地笑:“孟寻,都是千年的狐狸就别在我面前演聊斋,圈子里那些事我什么不知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管而已,沈薇薇到底是自己不小心摔的,还是纪轻轻推的,你比我更清楚,何必这么一副苦主的模样来找我兴师问罪?”

    这种话其实不摊开说的,毕竟谁都还要混下去。

    可孟寻心里清楚,她必须保下沈薇薇,陆励行车祸至今在重症病房内,陆家唯一的继承人就是陆励廷,而那天她清楚的看见沈薇薇亲昵地挽着陆励廷的手出现在街头。

    那是沈薇薇的男朋友。

    孟寻在经纪人位置上坐了这么多年,早就坐腻了,不能往上爬,她真要当一辈子三流明星的经纪人不成?

    “周总监,你这话我不明白什么意思,你是说薇薇会诬陷纪轻轻?你也见过薇薇,她不是纪轻轻那种人!”

    “行了!”周倜无意和她说太多,“这事不是你我能改变主意的,你先出去吧。”

    孟寻愤愤离开。

    办公室的门关上,周倜给陆励行打了个电话,汇报这事的进度。

    “陆总,现场监控我拿到手了,当时确实不是纪轻轻推的沈薇薇,是沈薇薇自己不小心踩空摔了下去,这事和纪轻轻没关系。”

    电话那头的陆励行淡淡嗯了一声,“知道了。”

    这事他也就顺手让人查了查,他虽然和纪轻轻相处不过一天,但他看得清楚,纪轻轻不像是网上说的那般不堪。

    “您的身体……”

    “很好,”陆励行言简意赅,“你先忙,挂了。”

    陆励行将电话挂断,坐在桌前打开电脑。

    夜深人静,时针已转向十二点。

    半个小时前医生来做过最后的检查,想来今晚是不会再来了。

    他不是个闲着的人,一个忙碌了二十年的男人,工作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自一个月前出车祸以来,公司事务被搁置了一月有余,出事之前他谈妥了一项关于无人机研发方向的合作,直到现在,还未敲定具体细节。

    这个项目是公司未来发展的方向,重大决策都需要他的亲笔签名,他不放心将这个项目交给其他人去办,以致于清醒后心心念念的第一件事便是查看这个项目的进度。

    电脑邮箱里塞满了这个月累积的工作量,陆励行坐在书桌前,点开邮箱里一封封需要他亲自回复的邮件。

    满屏皆是枯燥而又晦涩难懂的专业词汇,科技是未来发展的趋势,陆励行很清楚,陆氏必须抢占这一市场,才能保证不被未来淘汰。

    对于未来的规划,陆励行眼光独到,总比旁人看的长远得多。

    屋内没有开灯,只亮了一盏书桌上的台灯,顺着邮件一行一行往下看,他眼神专注,心无旁骛,面上无半点不耐。

    时针转过一圈又一圈,天边渐明,透过窗帘的缝隙映得满室亮堂,桌上台灯也黯淡许多。

    陆励行处理完最后一封文件,看了眼时间,六点半。

    通宵达旦是常事,从前他时常工作到早上,然后睡那么两个小时补觉,八点再去公司。

    陆励行关上电脑,揉了揉疲惫的眉心,躺在床上眯一会。

    相比于陆励行的昼夜颠倒,纪轻轻作息健康,七点一到准时起床,路过陆励行房间时纪轻轻脚步顿了顿,虽然昨晚上二十多声老公喊得她面红耳赤,几乎是想一口咬死这王八蛋,但对于陆老爷子的嘱咐,她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七点陆励行需要吃一次药。

    推开门,房间内窗帘紧闭,视线很暗,纪轻轻垫着脚走到床边,这才发现床铺整齐并不凌乱,陆励行规矩躺在床上睡得很沉。

    一看到陆励行,纪轻轻脑海里又回想起昨晚上那一幕,耳边4d立体声全方位环绕,全是那两个字,老公。

    纪轻轻如狼似虎的一双眼睛紧盯着陆励行,倒了一杯水,又拿了几粒药送到他床边。

    “喂,该起床吃药了。”

    这救命的药可不便宜,吃药的时间也不能错过。

    见人没有醒,纪轻轻继续喊他:“陆先生,醒醒,先把药吃了。”

    没有反应。

    纪轻轻生疑,将水杯和药放在一侧,轻轻推了推他。

    “陆先生?”

    “陆励行?”

    “……喂,醒醒?”

    依然没有反应。

    纪轻轻慌了,看着陆励行脸上安详的睡容,心跳加速,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自己脑海中,她伸出食指朝陆励行的人中探去。

    病情严重……

    大限将至……

    就这几天的事了……

    纪轻轻的手颤抖个不停。

    “太太,您……”裴姨出现在房门口,纪轻轻闻声下意识朝房门口望去,心慌的砰砰直跳。

    裴姨见着纪轻轻这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又见她将手伸到了陆励行面前,脚一软,声音颤抖,带着细微的哭腔,“少爷他……少爷他怎么了?”

    仓促之间一打断,纪轻轻起身,手足无措站在床边。

    “裴姨……我……”纪轻轻不知道该怎么说。

    “到底怎……怎么了?太太你别吓唬我……”裴姨惊慌进房,心中一个猜测无端放大。

    纪轻轻手足无措站在原地,不安地退离床边。

    裴姨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床边,“不……不可能!少爷不可能……”但下一秒,她如被人扼住了喉咙,看着床上睡得安详的陆励行,身抖如筛,“我……我去叫老先生过来……”

    猛地冲出房间。

    房间内独留下纪轻轻一人。

    其实自陆励行从医院回来的那一刻起,所有人都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真正直面死亡时,却又觉得自己那般渺小无力。

    小说中对于陆励行的死一笔带过,没有花费太多的笔墨,很多时候,他仅仅活在回忆里,这样一个神秘又强大的男人,就这样,在与她有过一天的相处后,死了?

    陆励行真的……死了?

    纪轻轻五味杂陈。

    她没有上前的勇气,昨天还看上去活生生好端端的一个人,现在就这么躺在自己面前,再也醒不过来了?

    虽然知道陆励行回光返照,大限将至,但从未想过他会就这样安静的在一个谁也没发现的夜晚,孤独死去。

    连自己亲人的最后一面都不曾见到,走得该是多么的不甘心?

    纪轻轻想起昨晚上与陆励行最后一次见面,最后一次说话,不由得懊悔起来。

    自己昨天不该那么生气的。

    陆励行病得都快死了,还和他计较什么呢?

    为什么还要和他计较呢?

    她无比惋惜地看着陆励行,强忍着心底的悔意与悲痛,低声道:“你好好的去吧,放心,我会替你照顾好陆老先生的。”

    说着,纪轻轻将盖在陆励行身上的被子往上拉,缓缓地,盖在了……

    他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