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仙壶 > 第五百零四章 验尸
    徐遥自己有什么本事,自己自然相当清楚,虽然也破了一些案子,但那也是靠着自己的逻辑辩证与小桃小豆两灵鬼之能,类似于验尸一类的仵作手段,徐遥自然是不会的。

    而在两人望来之后,徐遥也大大方方地表示自己不用验尸,确定了徐遥不会验尸之后,便由郑永昌率先开口,“此子外伤共有两处,一处在后背距肩一寸处,微有黑色,按之微软,应该是死后新添”

    郑永昌说完之后,“胸下两寸有伤口,四边青赤,散成一痕,偏偏又无浮肿,应该就是此子的致命伤了”

    两人说完之后,便都不约而同地望向徐遥,徐遥不动声色地上前一步,“他怎么死的,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我可以确定,他在被装进这个棺材的时候,还是活的”

    另外两人微微一怔,那龚元良便率先开口“何以见得?”,徐遥一拂袍袖,一股水行真气弥漫于棺椁间,尸体右手旁边的一行淡得几乎不可见的小字,便显现了出来,“杀我者...”,这一行几不可见的小字,即使在徐遥刻意照映下,也只有前三个可以勉强辨认清楚,后面歪歪扭扭地一横,分明是死者当时已经彻底失去了神智。

    除了徐遥外的两人看到这一行字之后,又是齐齐叹了一口气,“这可真是难办啊.....”郑永昌苦笑一声,龚元良也跟着摇了摇头,唯有徐遥站在棺椁前一言不发,双眼也开始闪烁不定起来。

    “金睛狮子”郑永昌当了几十年的江南郡六扇门统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为什么此案一开始,其就连连叫苦?自然不是因为扑朔迷离的案情,而是这此案之中显露出来的错综复杂的关系,实在是让人难以排除重重阻碍,去把这件事情查清楚。

    譬如之前那柳三娘,三人都知道有问题,然而在没有掌握足够证据的情况下,谁敢贸贸然指出来?要知道现在方家正处于风口浪尖上,这一个处理不好,那就难堵天下悠悠众口,名声就彻底的臭了,例如“金睛狮子”郑永昌这等早已功成名就,金盆洗手归家的人自然是不愿意轻易掺和这淌浑水了。

    当然,入了这江湖,也不管你是金盆洗手了,还是金盆洗脚了,被惹不起的人惦记上了,你是愿意也得来,不愿意也得来。江南郡六扇门统领名头听上去威风,其实也不过是在刑侦一道有个几手,

    替江南郡武林势力维持秩序,查查案子这样一个角色,如何能得罪得起七大世家这样的顶尖势力?

    只要七大世家来请,也不管你到底跟方老爷子到底有没有交情,没有交情那就制造一点交情,两者都在这江南郡摸爬滚打了半生,哪里能没有交集?所以这郑永昌是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

    但这郑永昌来了却发现,方家的水比想象之中还要深,自己来这一次,处理不好名声便臭了,自然是会唉声叹气一番。而龚元良跟着摇头,自然不是因为有跟郑永昌一样的顾虑。

    实际上有着身后的纯阳宗作为背书,龚元良对于外部的一些干扰,并没有过多的惧怕。其摇头是因为此案先不说能不能查得出来,就是一旦开始正儿八经地查,方家恐怕就要立即分离崩析。

    而这恐怕也是南楚朝廷之中最擅长办案的两人,“江南青天”程秋生与“青云神笔”司马鸿文为何无功而返的原因。

    以两人于此道之上的本事来说,就算不能彻查此案,肯定也能觉察出一些蛛丝马迹,至少这柳三娘徐遥三人甫一接触,就能发觉端倪,程秋生与司马鸿文没有道理察觉不到。

    但其等面临困境,和徐遥现在三人相仿,这方家有内鬼的重磅消息一放出来,方家只怕会立马分离崩析,以方家在江南武林举足轻重的地位,方家一旦覆灭,整个江南郡武林群龙无首,因此大乱已经是必然的局面。

    而南楚朝廷本来就在江南郡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在这等局面上,自然是可以出面主持大局,从而名正言顺地将江南郡纳入自己的绝对统治下。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到了这个局面,那方家这事,那对于南楚朝廷来说,就像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然而明眼人都知道,如果这事真的发生了,对于南楚朝廷只是会有一点短期的利益,从长远来看,绝对是有着深远的影响的。

    南楚朝廷就算真正的将江南郡的武林势力全部排挤出去,然后呢?难道还要打出江南郡,把那些分封出去的江上再收回来不成?南北两王朝已经割据超过了五百年,自前代两朝大乱以来,北齐在宣威帝的统治下是蒸蒸日上,经过二十年的南征北讨,国力已经强悍地令人发指,要不是天下武林所阻,北齐四镇的铁蹄,早就已经踏上的了南楚的

    土地。

    所以现在看似是南楚与北齐隔江相对,但其实这天下的主角早就已经换成了北齐朝廷与各方江湖顶尖势力。在江湖势力作为抵抗北齐的主力军的同时,南楚朝廷在背后捅刀子绝对是蠢得不能再蠢的行为。

    那田弘毅如果真的一统天下,那是有一部份江湖势力要倒霉,其余江湖势力的日子又要重新开始变得紧巴巴的,但你熊家作为南楚的皇族,除了全部去死,还能有第二种结局不成?

    就算此事纯属巧合,真的不是南楚朝廷暗中谋划,但在完全掌控了江南郡之后,谁又能知道,熊穆心中到底会不会生出得陇望蜀的想法?北齐的确乃是南楚和天下武林共同的大敌,但一位君王的胸怀与气魄,是所有人都不能低估的。

    所以这大概就是“江南青天”程秋生与“青云神笔”司马鸿文来了方家之后,掉头就走的原因。这案子不要说破了,以两人的身份那是碰都碰不得。江湖事,江湖了,让你们江湖中人自己解决,就是最后方家的人尽皆死绝,那也挑不出南楚朝廷一点毛病。

    但即使这案子摆到了徐遥三人的面前,事情也是非常棘手,一个处理不慎,就是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的局面。

    首先,作为方家家主方阳泽一脉现在男丁已经接连死去,方家名义上已经是群龙无首,就靠着几个叔伯辈的老资格和方阳泽一干高朋亲家帮衬,如果说这其中再出了几个内鬼的话,方家各大派系之中,谁还能信得过谁?

    于外失去了高端武力震慑,于内家族内各派系又开始相互猜忌的话,那方家覆灭,也只在眼前了,在方家注定覆灭的情况下,无论是家族传承至宝虎鹤双行令,还是,其所承诺破案后的报酬,自然也就是个笑话了。

    既然大家无论破不破案,都注定要真刀真枪来抢,那还花心思在此案上面干嘛?方阳泽再是德高望重,现在也只是一个下落不明的死人而已,若是没了好处,谁愿意为了这个死人费那么多功夫,到头来还惹得一身骚?

    所以三人刚一接触这个案子,除了徐遥之外,其余两人便已经心生退意,这案子查不查,到最后都要掀桌子,既然如此,那何必要冒着被扣屎盆子的风险,硬要是恃强逞能去查个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