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贵女甜妃:戏精王爷太粘人 > 第188章 奴婢与奴婢的区别
    众人吃过早饭之后,便再次踏上归途,然而从这个镇子到达下一个镇子,则是需要走一天一夜的。

    由于萧思蕊与顾佩清在路上闹了几次,马车走走停停的,直到天黑都没有等到达下一个镇子,众人不得已只能怪在一个山脚下休息。

    萧思蕊与顾佩清早上就没吃什么,这又饿了一天,若不是因为没有力气,怕是早已闹翻天了。

    “爷,停下来让大家都休息休息吧,至少要让大家都吃点东西啊。”顾云心掀开车帘,望着外面骑马行走的随从。

    他们坐在马车里还能御寒,可外面骑马的人,却是顶着风雪行走呢。

    闻言,睿王微微颔首,“停。”

    而此时,襄王正坐在马车里打盹儿,马车突然停下,害得他差点从马车当中滚出来。

    “怎么回事,你这个该死的东西,是很驾车的。”襄王狠狠地一脚将车夫从马车上踢下去道。

    “襄王兄,大家都走了一天了,都休息休息吧。”睿王坐在轮椅上道。

    “你心疼这些奴才做什么?打扰我睡觉。”襄王伸了个懒腰道。

    “王爷,想来是襄王殿下不饿吧,那这些烤饼,臣妾就分给其他人了。”语毕,顾云心将手中的几张饼分给了襄王的随从。

    襄王见状,不禁吞了吞口水,他除了早上吃的那一碗粥之外,早已是饿的前心贴后背了呢。

    “哎哎哎,给我一个,我早已饿了,还是弟妹贴心啊。”襄王笑着道。

    现在他们所处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能吃上一张干冷的饼,也比饿肚子要强很多啊。

    而且,襄王明白,睿王曾是军旅之人,他是不会忍心让顾云心跟他一起啃这饼子的,一定会给顾云心弄些其他的吃的,到时候,他说上几句好话,自然就能分到了。

    正思忖着,就听到顾云心吩咐香芝把晒好的肉干都拿到火上烤一下再分给大家。坐在马车里的萧思蕊听到有肉干,赶忙下了马车,她可是从早上到现在水米没打牙呢,听到有肉干可以吃自然是忙不迭是下了车。

    “有肉干吃是吗?给我一块。”萧思蕊还不等香芝把肉干从铁签上拿下来,就伸手去抢,反而被铁签烫了一个水泡。

    见状,顾佩清在一旁嘲笑,“萧思蕊,你可真是给蠢货,那铁签子还烫呢,你就着急的去抢,放心吧,睿王妃一项都很善良,她是不会让大家饿肚子的是吧?大姐姐!”

    既然,顾佩清都这样说了,若是顾云心若是不给她们食物,反而显得小气,这些都是她们在南楚的时候,顾云心闲暇时候在宁王府里做的,原本就是为了以防万一的,却没想到还真是派上用场了。

    “侧妃说的不错,但是这些肉干都太硬了,要加热一下才行的。只可惜,本王妃准备的不多,每个人都只能分一块,想要吃饱是不行的。”顾云心淡淡道。

    “哪有那么多的人啊?难不成你还要给那些奴才奴婢们吃?他们都是一些下等人,有块饼吃,已经是恩赐

    了,大姐姐可不要妇人之仁了。”顾佩清急急道。

    “妹妹这话可就错了,虽然他们都是奴才奴婢,可他们值得被尊重。”顾云心淡淡道。

    “哼,我倒是忘记了,大姐姐是最疼奴婢的,身边的几个奴婢宠的跟什么似的。这奴婢嘛,就该有个奴婢的样子,春蝉,还不快去给我弄些热水喝,你皮痒了是不是?”顾佩清冷声道。

    “侧妃别生气,奴婢这就去准备。”春蝉捧着一个小铜茶壶来到了火堆前。

    “红绡姑娘,这水可以给我一些吗?”春蝉哆哆嗦嗦的询问道。

    红绡原本对刚才就对顾佩清的话有些不爽了,现在春蝉过来要热水,自然是没好听的话了。

    “想要喝热水呢,就用自己去烧,我这热水呢,是烧给我家主子,还有我们这些低贱的奴婢奴才们喝的。”

    听到红绡这么说,顾佩清快步走上前来,本想着要教训一下红绡的,可她看到红绡放在火堆旁的长剑,登时便只能将气撒在了春蝉的身上。

    “没用的东西,连这么点小事也做不好,等回去了,把你卖进妓院去。”语毕,顾佩清愤愤地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

    春蝉捂着红红的脸颊泪水滴在地上,轻声的抽泣着,同样都是做婢女的,香芝与兰芝就能遇到一个好主子,而自己就要遇到一个刻薄的主子呢。

    可春蝉她哪里知道,上一世的时候,她与春燕可是没少欺负香芝与兰芝,到最后还将她们两个给害死了,如今这般,或许就是她自己的报应吧。

    “春燕,你这个贱骨头,你就看着是吗?还不快去给我拿吃的,你是要饿死我吗?”顾佩清拧着春燕的耳朵道。

    “侧妃,您别生气,奴婢这就去。”春燕忙道。

    春燕与春蝉明白,想要跟红绡要东西是很难的,随即两人齐齐地跪在了顾云心的面前,“王妃,求求您了,给奴婢一些食物,拿去给侧妃吧,要不然,侧妃一定会狠狠地责罚奴婢的。”语毕,春燕还掀起了自己与春蝉的衣袖。

    顾云心赫然看见,春燕与春蝉的手臂上都是藤条打的伤痕,有些看上去陈旧,还有几处被簪子划破的地方,真没想到顾佩清竟然这么狠,对自己的贴身婢女都能下得去手。

    “香芝,取一些吃的还有热水给春蝉她们吧。咱们的酒可还有吗?有的话给大家喝些暖暖身子。”顾云心柔声道。

    “王妃,咱们把食物给她们分已经不错了,那酒可是您亲手酿制的呢,除了怀王殿下还有展家公子,其他人……”香芝嘟着嘴,一副很不情愿的模样道。

    “其他人也送一些去吧,咱们睿王府可跟其他人不一样,出门在外的,大家都是大周人,守望相助是应该的,去吧。”顾云心柔声道。

    既然顾云心都这么说了,香芝与兰芝再不情愿,也只得照办了。襄王、定王等人吃着饼和肉干,还有果酒,心中十分满足。

    萧子明喝了一口酒,还真是不错,没想到顾云心竟然还有这般的手艺,他真是错把鱼目当

    珍珠了。

    顾云心拿着一壶酒站在睿王的身侧,睿王将顾云心拉入怀中坐在腿上,“地上太凉了,还是坐在为夫怀中吧,能缓和些。”

    “我说五哥啊,你能不能不要当着我的面跟五嫂这么恩爱啊,这样炫耀,让我一个为成婚的人可怎么受得了啊。”

    “谁让你不成婚的?等回了大周,请父皇给你寻一门婚事,免得你总是往我府上跑的蹭酒喝。”睿王笑着道。

    “婚姻那个是要一辈子的事情,我定然要跟五哥一样,找一个两情相悦的女子才行,要不然,两看两相厌的,还不如不成婚的好,还能时常去五哥府上喝酒呢。”怀王笑着道。

    “我的府上可没有那么多的酒让你喝,你想喝酒,还要辛苦我家娘子酿酒呢,本王可是要心疼的。”睿王笑着喝了一口酒道。

    主子们说话,自然是没有奴才们插嘴的份儿,更何况,他们多数人都并非是睿王府的人,看着睿王对自己的下属也十分的好,打从心底是很羡慕的。

    “好好好,知道你是最疼娘子的人。”怀王撇撇嘴道。

    顾云心见状,不禁轻笑出声,“好了王爷,你就别再都怀王了,这成亲自然是要成亲的,只是,一定要擦亮眼睛选一个好妻子才是。”

    “不错,配得上我九弟的,必须是个聪慧的好女子才行。”睿王笑着道。

    听着睿王与怀王说笑,定王与萧子明脸上各异,他们两个娶的都不是自己喜欢的女子,只不过是为了利益才娶的,看看睿王幸福的模样,自己还真是失败啊。

    不过,定王也不会气馁,他是要做大事的人,做大事者不拘小节,等他坐拥天下成了皇帝,喜欢什么样的女子都可以得到。且看看他们能幸福多久的,这么炫耀下去,迟早有一天会被人记恨的。

    “王爷,属下刚才去四周查看了一下,这山上有一个山洞,今晚不妨在山洞里过夜吧,马车里虽然也暖和,却是不比山洞挡风。”莫枫拱手请示道。

    “既然有山洞,那咱们就去山洞里过夜吧。”睿王淡淡道。

    “莫枫,你为何什么事情都跟睿王汇报,本王才是这次的出使的负责人。”襄王怒声道。

    简直就是把他当透明的了嘛,这睿王身边的人做什么事情都只是问睿王,从来就没有问过他,搞的他好似一点也不重要一般。

    “襄王殿下,莫枫是睿王的奴才,自然凡事都是要跟自己的主子汇报的。”莫枫淡淡道。

    此言一出,襄王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去接话了,人家莫枫说的没错,他是睿王的奴才,凡事跟睿王禀报的确没错,可他是不是至少跟自己也说一声啊?这里的王爷,可不是只有他睿王一个。

    虽然,襄王很想把这些话说出来,可是看看睿王与顾云心身边的人,都是身手非凡的高手,再看看自己,身边的这些人,加起来都未必能打的过对方的一个人。

    简直就是不能比,也不好比的。想到这里,襄王只得悻悻地走到一个火堆旁取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