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 > 第1386章 希望你只是笨
    就在欢颜倍感无奈的时候,忽然,漆黑的窗外微微亮了些许。

    小筱抬头朝着落地窗外望去,而后立即对欢颜说:“全小姐,顾总回来了。要不您问问顾总吧,顾总可是高材生啊,这智商可是杠杠的。”

    “找顾叔叔吗……”欢颜喃喃出声,这下倒是有些犹豫了。

    她和顾岑琛还在吵架啊,现在去找他,那两人的关系岂不是破冰了吗?

    欢颜犹豫着,要不要低头,该不该低头。

    她没有吭声,但却紧咬着下唇,小手一点点紧紧抓着笔杆,实在是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顾总。”忽然,小筱的声音再次响起,“全小姐有一道题目不太会,刚才还在问我,可我哪能会这么难的题目啊,顾总,还是您来教全小姐吧,我要下去干活了……”

    话音落下后,小筱还朝着顾岑琛为难的笑了起来。

    “下去吧。”

    “好的好的。”小筱朝着顾岑琛鞠了一躬,而后转身将视线落在了欢颜身上,她朝着欢颜又笑着鞠了一躬。

    随后,小筱迅速迈步离开。

    顾岑琛进入了欢颜的卧室内,小筱又非常懂事的将卧室的门悄悄合上。

    “哪道题不会?”顾岑琛问她,声音温和,但却面无表情。

    都怪这个小筱,她还没说要找顾岑琛帮忙呢,她就给她挖了一个巨坑让她跳,怎么有这样的佣人!老是坑她这样的小可爱!

    “我……”眼下如果她不回答,那就显得她不懂事了。

    她抿了抿下唇,没有再说话,纤细的手指指向了练习本上的一道大题,是这一页的最后一道大题,一般来说,最后一道大题肯定是最难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不会说话了么?哪道题?”

    顾岑琛佯装没有看到欢颜手指的地方。

    欢颜咬了咬下唇,说:“就是这道题啊,很难,最后一道题,特别难,我不会。”

    “这个世界上还有能难住你权欢颜的事情?”顾岑琛反问她。

    欢颜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如实说:“有啊,很多事情。”

    比如在感情这件事情上,顾岑琛就让她非常为难了,更何况是一道数学题呢?

    顾岑琛轻笑,当然明白欢颜话中的含义,他也没有道破,而是拿过了练习本,看着最后一道难题。

    他薄唇抿了抿,看了一遍题目就知道该怎么解了。

    “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

    这题……还简单吗?

    欢颜怔愣住了。

    “权欢颜,你知道江城高中每次考试最后一名是谁么?”

    “谁啊?”欢颜傻傻的问,她还真的是不知道。

    顾岑琛缓缓说道:“我外甥,顾羽皓。”

    欢颜点点头,“意料之外但好像又情理之中。”

    “但很快,他就不是最后一名了。”

    “为什么啊?”欢颜这下又不明白了。

    “因为你会取代他。”

    “顾岑琛!”欢颜连名带姓的叫他,“你什么意思啊?哪有你这么咒我的啊!我怎么会考最后一名,我哪有这么笨啊?”

    “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还不笨?”说着,顾岑琛拿起水笔,用笔杆敲了敲欢颜的小脑袋。

    欢颜,但顾岑琛说的是事实,这道题,她真的想了半天,草稿纸都打了很多很多的内容,可就是做不出来啊……

    “听好了,我只讲一遍,希望你只是笨,不是弱智。”

    “弱智?我怎么就弱智了?”欢颜不服气,争辩道。

    顾岑琛轻笑一声,“如果我讲了一遍你还不会,那不是弱智是什么?”

    “……”

    顾岑琛这话好像不无道理啊!

    欢颜汗颜,望着眼前的顾岑琛,而后小声嘟囔着:“说别人是弱智的人才最弱智。”

    “弱智是不会做这道题的。”

    “……”欢颜又一次汗颜,她被他变相的骂了弱智,心里苦啊!

    紧接着,顾岑琛开始给欢颜讲解题目。

    他讲解的速度不算快,但一步一步都很清晰。

    欢颜其实是一点就通的,顾岑琛说到一半的时候,欢颜就已经恍然大悟了。

    “原来这么简单。”她立即又拿了一支笔,将接下来的后半部分全部都做了出来。xdw8

    她的模样非常一丝不苟。

    等到将题目全部写完后,她将水笔放下。

    “是这样吗?顾叔叔,我还是很聪明的吧。”

    顾岑琛不屑一笑,“如果真的聪明,还需要我来帮忙么?”

    “……”

    这个男人真是坏,为什么从来不夸她,夸她一下又不会掉块肉。

    “做完赶快睡觉,别在这里耗时间。”话音落下后,顾岑琛转身就准备离开,但欢颜却出声叫住了他。

    “等一下,顾叔叔!”

    “还有题目不会?”

    “不是,我……我是想问……”欢颜犹豫了几秒钟,还是准备问问他,“早餐是你让严威给我送来的吗?”

    “你觉得严威会给你送早餐么?”

    欢颜摇头,“不会,如果你不说,他肯定不会的,毕竟他只听你的吩咐。”

    “那还问这样的蠢问题?”顾岑琛反问欢颜。

    欢颜高兴地顿时就手舞足蹈起来,像是个孩子那样高兴。

    “哇塞!顾叔叔,你真的让严威给我送早餐了?说明你不是冷血动物嘛!”

    “我要给权御沉一个交代,给权家一个交代,如果你在我这里出了事会很麻烦,而我做讨厌的就是麻烦。”

    顾岑琛背对着她,嘴角其实是微微上扬的,但他的语气却是冷冽到了极点。

    “我就知道我是你的大麻烦,可你也不用说的这么明显啊,好歹让我轻松轻松嘛……”

    “我看你现在很轻松。”语毕,他伸手转动门把手,直接打开了卧室的门。

    “我哪有啊……”欢颜委屈,“没有把你泡到手,我怎么样也轻松不起来啊。”

    “那你就这样一辈子沉重下去。”

    欢颜望着顾岑琛离开的背影,对于他的无情感到万分的无奈。

    她有些失望的收回视线,准备继续做题,可忽然,顾岑琛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明天吃完早餐再出门。”

    “诶?”欢颜一脸欣喜的转头重新朝着门外望去,但他却已经快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