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 > 第956章 我的小女人在我身边,足矣
    颜思这下却是支支吾吾起来……

    “我……我……”

    “说!”他的声音依然冷的像冰,每一句话都不带任何感情,可怕的像是下一秒就会要了颜思的命。

    “是,我说,我都说。”颜思迅速点头,而后出声道,“我看过,我的确是发现了异样,表姐在录像的时候有个男人出现在了表姐的身后,但是那个男人是谁,我真的不清楚啊……而且表姐去世十年了,我也不那么在意表姐的死活了,后来我就想用录像带威胁承,我真的鬼迷心窍了,承……对不起,对不起……”xdw8

    权少承冷哼一声,对颜思依然满是不屑。

    “你的威胁,真的有用么?”

    颜思摇头,疯狂的摇头、不停地摇头,因为现在的她只想活命。

    随后,权少承将视线挪到了倒在地上的武汉德身上。

    他的骨头已经彻底断了,那张有着整容痕迹的肥硕脸庞上满是汗水,痛的早就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于森。”

    “是,少主。”于森立即拿出一把匕首用匕首的表面轻轻地拍着武汉德的脸庞。

    “啪啪”的声响随即响起。

    武汉德吓得脸色白了,“权,权少……”

    “我们少主的意思很明确了,你如果不说,我有办法让你说!”随后,于森一把抓住了武汉德的头发。

    “我……我……”

    “事到如今,你还想试图挣扎吗?”话音落下,于森举起匕首狠狠的刺入了武汉德的手臂里,“你知道流血的伤口被抹上辣椒面是什么样的感觉?”

    于森恐吓着武汉德。

    武汉德吓得脸色又是一阵惨白。

    “是权敖之,都是权敖之!”武汉德将所有过错都推在了权敖之这个已逝之人身上,毕竟现在是死无对证了,他当然要想尽办法为自己开脱。

    “那个时候……我对颜欢妮告白多次,但都是没有任何结果,我气愤之余成天在街上晃悠,碰到那些地痞流氓就和他们打架,有一次权敖之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他说他可以帮我,我对他半信半疑,可就在当晚,我就顺利潜入了颜思的家里……”

    “权敖之用他的种种行为让我对他深信不疑!后来我从颜思那里得知颜欢妮说要让权少陪她过生日,所以在她生日那天,我蹲点在了她家门口,看到她出现之后,我就一路跟着她,至于兰尼组织的人是怎么出现的,我完全不知道啊,我根本不认识兰尼组织的人,我这样的社会底层人群怎么可能会认识他们那些人呢?应该是权敖之联系了兰尼组织的首领之一,是他联系了兰尼组织,所以颜欢妮才会被兰尼组织剩下的人围攻……**……”

    听到“围攻”、“**”这两个词的时候,权少承那双深邃的眸里显然有着痛苦一闪而过。

    他蹙眉,闭上深邃的眸,短短几秒钟的举动,是一个铁骨铮铮的男人正在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

    “我,我该说的都说了,都是权敖之,是他,真正的罪魁祸首是他!”

    “于森。”权少承已经懒得听武汉德的解释了。

    “少主。”于森迅速迈步上前,朝着权少承鞠了一躬。

    权少承看着武汉德的眼神是那样的森冷可怖,“把他送到地下酒店。”

    那里渴望第二春的女人太多了。

    “是,少主。”于森当下就明白权少承是什么意思了。

    地下酒店,好听点说是地下酒店,不好听点就是鸭子横行的地方,那里的男人都是分等级的,像武汉德这样的男人顶多是f级,也就是最差的级别,一晚顶多就十来块的收益,但因为便宜,生意也是相当的不错!

    武汉德在哪里,怕是最后会死的很难看。

    武汉德听到“地下酒店”四个字,立即害怕的不知所措。武汉德起码也在商界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不知道地下酒店是什么样的地方?

    他吓得声音颤抖,连声说道:“权少,饶命啊!饶命啊……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该说的我都说了啊!我都说了啊!”

    武汉德见权少承无动于衷,他用尽浑身力气,强忍着痛意跪地求饶,“权少,饶命,饶过我吧,那种地方哪里是人待的啊!权少……权少!”

    无论武汉德怎么求饶都是无济于事的事情!

    当年颜欢妮受了多大的痛苦和折磨,今天的武汉德将尝到的是千倍百倍甚至是上万倍的折磨和摧残!

    于森望着早已吓得有些魂飞魄散的颜欢妮,询问着权少承道:“少主,颜思怎么处理啊?”

    权少承瞥了一眼颜思,冷淡的说道:“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留她一命。”

    这是权少承最大的宽容,因为她是颜欢妮的表妹,因为她曾为了颜欢妮而受到过伤害。

    十三岁的女生在遭遇那样的事情,几次三番下来,心理上到底是会受到伤害和折磨,这也就是为了颜思会有那样的日记本,会把和她发生过关系的男人身份信息等一字不落的记录下来。

    颜思有错,但错不致死。

    于森明白的点点头,立即和大力两人分别对武汉德和颜思进行不同的处理。

    等到室内陷入沉静之后,凝欢望着地毯上十分刺眼的血迹,她立即从沙发上起身,伸手自后就抱住了他。

    “我在你身边呢。”凝欢的声音很轻很轻,但却是那样的坚定不移。

    他低头,望着紧紧抱住他腰肢的双手,他握住了她柔软的小手,出声道:“别离开我。”

    再强大的人也终有脆弱的一面。

    他也不例外。

    凝欢一愣,靠着他背部的小脑袋用力的点了点头,“给我整个世界、整个地球、整个宇宙我都不会离开你的。”

    “叶凝欢。”

    “我在,怎么啦?”他怎么突然喊她全名了?这倒是让凝欢微微有些慌了神。

    他笑,藏去了眸中的痛苦和愧疚,低沉的嗓音在这寂静的室内响起:“我的小女人在我身边,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