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第三种恋爱 > 第三十九章 好多情敌
    “零子鹿,这样不太好吧!”

    零子鹿伸手暂停了一下,抬头看屏幕,双唇紧闭,眼神飘忽,又迅速冷静下来,朝观众笑的很甜,可眼神太亮了,无端让人觉得委屈。

    “接下来还有更讨厌的,如果不喜欢我了,那就不喜欢了吧!”

    零子鹿留了一个侧脸继续看lily的直播,“呵呵!还是老样子啊!高光,美颜加磨皮,活在自己制造的虚假幻象里的人啊!公司里的聚会我也去啊!到场的都是一些什么东西啊?”

    这时候弹幕喷了。

    “什么意思?”

    “信息量有点大啊!”

    “zz直播里的美人……”

    零子鹿终于把脸整个面向屏幕,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灯光仿佛都不太亮了。“我只不过说句话而已。”这时候屏幕里面和外面豁然成了两个世界,少女眉目安静足以入画,可人们看着她时只觉得她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原来在这时候零子鹿的感染力就已经初现端倪。

    “零子鹿怎么啦?”这时候也有人意识到了不对在发问,零子鹿突然把放lily直播的手机一摔,“这件事过去了,我还拿来说是不是不太好!”

    “零子鹿又怎么啦?”

    “怎么突然说这种话?”

    “这件事过去就过去了!”

    “也不要这么计较!”

    零子鹿也看到了,第一次在镜头前翻了个白眼,还“切”了一声。当然她现在还没有意识到,在未来这会成为她的标志性动作。

    “遵守法律法规,人人有责。”零子鹿提了一句就算了,虽然她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可她已经做到这一步,并不介意再多妥协一点。

    “打个广告,有人说他们家的*老板给所有员工都送了苹果,嗯!大家要去看一下吗?”

    “广告好生硬啊!”

    “能吃的苹果吗?”

    “已经找好下家了!”

    零子鹿看了看时间觉得已经够了,“有点累了。大家,再见。”女孩迷蒙的眼,将睡欲睡的表情让人会心一笑。

    手机,电脑都响个不停,零子鹿直接静音,睡觉。

    终于又消磨了一天。

    零子鹿叹口气,没有他的日子又多了一天。

    零子鹿把嘴巴珉的死紧,桥上的风特别大,发型,算了,根本就没有发型可言了。开了这么久的直播,零子鹿已经有了那么一丢丢偶像包袱,现在可能还不重,但是这风已经把她惹毛了,废话!看!这漫天飞舞的头毛。

    余尾生揉了揉太阳穴,zz直播是他和安子皓脱离余氏公司的产业,各项事务他都*,必须要招人了。

    这个小鹿是他看好的人之一,毫无背景凭借一己之力冲上直播榜单就证明了她的能力。

    因为zz直播的一些人一直在说零子鹿20多了,根本不是初中生,一直在装嫩,然后小鹿就这个热度又火了一把。

    余尾生只看过小鹿的资料,连直播都没有看过,而且资料上并没有确切的表示零子鹿的年龄。

    所以当余尾生第一次看见资料上的照片的时候,真的是惊呆了下巴!

    是零子鹿!

    军训第5天,大家的脸都黑了好几个度,t恤稍微往下一扽,脖子上出现的黑白断层就会诡异的呈现出来。

    零子鹿没那么介意被晒黑,但是真的讨厌极了被晒得头晕恶心的难受劲。

    教官宣布中场休息时,林笛儿喊零子鹿“子鹿,去余生间吗?”

    零子鹿回头,发现林笛儿正用期待的小眼神看着她,同时转头的余光飘到了纪念也正望向她,眼神相撞的一瞬间,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马上躲散开来,径直走到林笛儿旁边拉着手走向了余生间。

    余生间是女生们交换八卦的重要场合,常常供不应求的女士余生间的排队时间就是叽叽喳喳的女生们八卦的最佳时间,零子鹿偶尔无聊的时候,也会假装无意,实则专心的听着大家八卦一下。只是今天的话题,实在让她兴奋不起来。

    “你听说了吗?隔壁班的第二在追求他们班的第一呢”

    “啊?真的??”

    “当然是真的。他们班很多人都知道。”

    “看来是想强强联合啊,哈哈……不过听说,他们班第一,虽然长得很漂亮,但是很傲的,不爱搭理人。”

    “是的,名字叫什么子鹿,听力来就很有距离感”

    “……”

    她们随后又说了些什么,零子鹿没有听清,她在想应该怎么理解刚才听来的有鼻子有眼的八卦。

    她在被人追求?

    很多人都知道可是她自己不知道?

    她是个很孤傲、很冷漠的人?

    从蹲坑里跑出来的林笛儿欢快的叫着零子鹿快进去,全然不知此时零子鹿内心沸腾的像是刚煮开的一锅热水。

    匆匆解决完个人问题,零子鹿拉着正在对着镜子整理头发的林笛儿往回走,却不经意瞥见刚才八卦的俩个女生走在她们斜前方,仍旧窃窃私语着。

    零子鹿有意无意的时不时瞥一眼那俩个女生。

    回到训练场的时候,休息时间还没结束,同学们还在大群小聚的聊着。

    她们班的休息区里,辰宁和几个男生正围在一起嘻嘻哈哈的不知在聊什么。

    零子鹿看到刚才八卦的女生经过他们的时候,假似无意的碰了下其中某个男生的手。

    那男生回头,宠溺的对着她笑了笑,俩个人脸上漾开的幸福,昭然若揭,他们是男女朋友。

    然后零子鹿顺着女生远去的背影,看到她进了隔壁班的休息区。

    所有的证据证明,她们刚才八卦的对象是她无疑了。

    此刻内心的感觉她说不清楚,她觉得被人喜欢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她看到同班的女同学们三三俩俩的聚在一起,聊着的话题不过:

    “我觉得教官好帅啊,又帅又酷”,帅字和酷的音被拉的长长的,说话的女生脸上泛出羞涩的嫣红。

    “是是是!”

    “可是教官都不知道我们叫什么名字”一个女生满眼遗憾的娇羞道。

    “嘿嘿,教官应该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昨天点名的时候,他特意看了我一眼呢”说完,很是憧憬的朝教官休息的地方望去。

    也有胆子大的女同学,会在休息时间直接去找教官去聊天。甚至听到好几个女生在悄悄讨论,“丁蕊昨天特意从家里熬了玫瑰养颜茶,装了满满一瓶给教官了呢。”

    丁蕊,零子鹿知道,班里的文艺委员,当时是毛遂自荐当的,看起来是个大方、漂亮的女孩子,笑起来甜甜的,她此刻就站在教官旁边与其他几个女生一起,仰头看着教官给他们比划着什么,像是某种训练方式的讲解。

    情窦初开的姑娘,眼睛里充满对爱情的向往。

    零子鹿觉得真好,认真喜欢一个人的人看起来也是那么的幸福。

    零子鹿不一样,虽然父母没有正面要求,但是从小严苛的家教让零子鹿坦然接受大学之前不能谈恋爱的观念。

    这种观念根深蒂固的根植在零子鹿的头脑中,所以尽管从小学开始就有所谓的情书时不时的出现在铅笔盒、书包里。

    中学时期就有同学默默的尾随她回家,甚至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为她争风吃醋而打架。

    能成为那个被别人喜欢的人,她内心当然也是欢喜的,只是看多了就觉得这一切似乎跟她都没有任何关系。

    年幼时对一个人的喜欢,跟对一个玩具的喜欢没有任何区别。

    况且如今,她自己内心里,一直呕着口气。

    班里的那些男生们,在一起聊的就更是热络,像是相识多年的兄弟,时而“咦……”、时而“吁……”,  时而不知为何的哈哈大笑。

    零子鹿理解不了男生之间的相处方式,但是却觉得这样很好,她喜欢男生之间的那种直接和痛快,却不自觉的想要与男生保持距离,所以她没有听清过他们到底在讨论什么。

    零子鹿认得住的人不多一度怀疑自己是个社交恐惧症患者,她畏惧跟一切陌生的人展开任何话题。

    所有不熟的人都觉得她高冷,只有她自己知道那种感觉是恐惧。

    十分钟后,教官喊大家集合,疏散的人员马上集合成了4条直线,近一周的训练,让大家的纪律性明显好了很多。

    下午的训练一般在6点结束,最后的一个训练,固定的是军姿站立。

    零子鹿现在慢慢的喜欢上这个项目,因为只有这个时候觉得自己是比较挺拔的。

    因为害怕在群体中太出众,所以爸爸总是说她缺乏青春洋溢的英气。

    只有在站军姿的时候,她觉得可以有爸爸口中所说的那种英气,她不是不喜欢抬头挺胸的看这个世界,可是比起来迎接众多陌生人的目光,她选择了将自己低垂下来,她觉得这样可以隐匿自己。

    一天的军训在军姿站立的尾声中结束,教官宣布解散后,大家就都三三两两的撤出了操场。

    回教室的路途中,突然有人从后边轻拍了拍零子鹿的肩膀。

    “嗨,零子鹿,我是吴梓。”一个笑的嘴快咧到耳朵的高个子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