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道系少女宅斗日常 >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两小无猜
    小小家伙们一日日大了,将军府的离京计划也逐步完善了。

    朝堂经过一番彻底大清洗,又启用了新生力量,经过将近一年的发展,已经逐渐稳定,欣欣向荣了。皇帝偶尔感慨,当初冒险的决定是再正确不过了。

    至于西山大营,通过杨弘不时传回来的消息可知,仪亲王用铁血手段收拢了西山大营,再没有什么为个别官员所用的情况了。当然,若不是皇帝与仪亲王感情甚笃,怕是要兄弟阋墙了。

    沈灵烟的济世堂还开着,百姓再安居乐业也不可能少了穷人,救济一时是心善,救济一世是慈悲,所以济世堂秉承着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宗旨,救了这顿,再给他们机会学手艺,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谁想过呢?大部分人是愿意的。只要小部分确实好吃懒做混吃等死的,谅他们也没胆敢招惹济世堂。

    这般行事,沈灵烟不为名声,走到今日这一步,她也不需要名声了,只是图个心安吧,神佛之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且她与林瑾玉都是有杀孽的人,权当赎罪了吧。

    百姓们还不知道的是,随着刘刚一干人等的倒台,不少赌场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至于钱庄铺子田地什么的,自然就冲充国库了,这几年接连发生战争,皇帝的国库大出血啊。

    沿街是小贩的叫卖,孩童奔跑跳跃地嬉闹着,邻里家长里短地唠嗑着,老人家在逐渐温和了的日光下晒得暖洋洋的,确实是安居乐业的好景象。

    忽然,从将军府传来一声怒喊,“林夏欢!陈靖!你们又干了什么好事!”

    看着鱼跃和玲珑一人一脸用黑墨汁画的小乌龟,再看看两个憋笑却装得一本正经的小人儿黑漆漆的手,沈灵烟脸黑得跟锅底似的,因为如果她不显得很生气的话,她也很想笑。

    林夏欢扬起粉雕玉琢的小脸甜笑,有理有据地解释道:“娘亲,方才我和靖儿玩牌了,输了要画小乌龟,但是娘亲说要疼未来小相公,所以欢儿不想画在靖儿脸上。”侧头看向无语凝噎的鱼跃和玲珑,“就画在玲珑姐姐的脸上了,怎么了吗?是欢儿画得不好?”

    未来小相公这一说,是在沈灵烟软磨硬泡说服了林瑾玉之后,与俞惜燕通气所得,于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林夏欢和陈靖开始了“狼狈为奸”的漫漫人生路。

    沈灵烟无言以对,指了指鱼跃,“那她呢?”

    “鱼跃姐姐?”林夏欢看向忽然羞涩的陈靖,落落大方道:“靖儿弟弟说我好看,他不舍得画,所以就……嗯,靖儿是画得不好,瞧额头上的小乌龟都没有尾巴,要不欢儿再补补?”

    沈灵烟不由自主地点头道:“欢儿说得对,还是玲珑脸上画得比较好……对,对什么对!谁管你乌龟缺不缺胳膊少腿还是少尾巴的,你怎么可以趁别人睡着了往别人脸上画乌龟?这是不尊重别人,知道吗?”

    “不尊重?”林夏欢疑惑地蹙了蹙眉,认真地看了默不作声的二人好半晌,就在沈灵烟以为她有所觉悟时,她忽然道:“是因为给鱼跃姐姐和玲珑姐姐画丑了吗?冯瑾和杨弘哥哥会不喜欢?”话落,两张黑脸成了红脸,黑红黑红的,好不精彩。

    沈灵烟只觉一口老血梗在喉间,要命的上不去下不来,正准备撸袖子揍人的时候,羞涩别扭的陈靖来了句:“欢儿,你画再多的小乌龟我都喜欢你。”说完咂摸了一下嘴,犹觉不够,又添了一句,“不管怎么样,我就是喜欢你。”

    林夏欢不顾快要气昏的娘亲,小大人似的拍怕陈靖的肩膀,严肃道:“既然我娘亲说你是欢儿的小相公,那我就让你喜欢吧!”

    “谁家闺女!谁家儿子啊!”沈灵烟忍不住想仰天长啸,对受了委屈的二人摆手道:“你们先下去洗洗,一会也不用在跟前伺候了,回去歇着吧。你们放心,这两个小崽子我会教训的。”

    鱼跃和玲珑还是很喜欢这两个小包子的,虽然成日没少被捉弄,但该对她们好时还是非常窝心的,今日要不是碰巧被沈灵烟碰见,这事她们是要瞒下了。二人对视一眼,玲珑道:“小姐,奴婢们无碍的,小小姐也是一时兴起,您就别惩罚她了吧?”

    两个小包子听了,大眼都亮晶晶地看着二人,别提多可爱了,一时心里又软成一滩水。殊不知俩小包子正殊途同归地寻思着,下回做坏事还得找鱼跃姐姐和玲珑姐姐,就数她们最好了,人美心善。

    沈灵烟大手一挥,坚定道:“不必说了,你们去处理处理吧。”说着就看向二人,俯身在挡在林夏欢跟前的陈靖的小脸上捏了捏,笑眯眯道:“你喜欢我家欢儿是吧?那好,我现在就让人送你回去,这回每个十天半个月别想见欢儿了。暗二,将小世子送回去。”

    小小男子汉刚垮了脸色就被抱走了,更别提还想眷念地再看一眼自家未来媳妇。

    “至于你。”沈灵烟还是笑眯眯的,却叫林夏欢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紧张地盯着自家娘亲,然后就听见了于她来说嘴残酷的话,“这半个月你就练大字吧,一天一百个,要是哪个没写好就多练一天,记住了吗?”

    林夏欢泫然欲泣地看着自家娘亲,可怜兮兮地点了点丧气的小脑袋,看了看自家黑乎乎的手,天知道她最讨厌的就是练字了,早知道今日就不该用的墨汁画小乌龟了。

    沈灵烟目送小小的身子往书房去,然后就听见了一句,“我爹爹要是回来了你就告诉我,爹爹纳闷疼我,肯定会救我的。”傲娇地哼了一声,转身去看兄弟俩了。

    丫鬟看了看自家小小姐忽然挺直了小身板,颇为不忍心道:“小小姐,将军听夫人的,所以……”您这字还是好好练吧。

    却说那厢正在养胎的俞惜燕听暗二语气平平地叙述了一遍,却是笑得震天响,惹得陈玄灵胆战心惊。末了俞惜燕拍了拍陈靖的小肩膀道:“很好,男子汉大丈夫,喜欢就要说出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