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道系少女宅斗日常 > 第二百四十章 平淡日子
    有什么是一个面纱解决不了的?游着游着,心胸开阔了,感情也日渐笃定了。

    俞惜燕依然是将军府的常客,三不五时前来探望,偶尔也带了她家儿子,自然是长得极好的,现在带过来给沈灵烟做胎教,等生下姑娘来就订下娃娃亲。只是她仿佛忘了,沈灵烟是要离京的。

    而秦苏羽与白青山,自上次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后,两府的感情更近一层楼,自然如俞惜燕一般时不时窜门,为被圈养在将军府的沈灵烟解解闷。温子然在时,白青山常与温子然讨教,一个太子太傅的见识十之五六就够他受用终身了。如果,如果能入朝为官就好了,这是白青山寒窗苦读的初衷。

    所有人都自得其乐,郁闷的只有沈灵烟一人,不为什么,只因林瑾玉将她看得死死的,别说将军府,就是踏出东院的门也得他陪着,否则他不放心。

    赏完腊梅赏山茶,赏完墨兰赏水仙,赏得沈灵烟真叫一个眼花缭乱。

    后来不赏花了,沈灵烟就让林瑾玉念话本,什么邪魅王爷的嫡妃,什么书生与青楼女的爱情,什么山大王的夫人,早都叫林瑾玉来来回回念了几遍,她就算*地听着,如今也能复述个十之**了。

    再后来,话本也不念了,林瑾玉就加入打纸牌占线,沈灵烟私以为凭借前辈的身份可以好生往那张俊脸上画几只大乌龟出口闷气,但事实上,人与人的智商是有差距的,几轮下来,除了林瑾玉,沈灵烟、俞惜燕与秦苏羽输得一败涂地!

    这样悠然的日子就一天天过去了,这一日,大吉,宜嫁娶。

    许宛青一早便被蜂拥而入的人吵醒了,正纳闷时,却见着一张张喜庆极了的笑脸,耳边更是喜话道喜不断,在她还未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时就被簇拥着浸香汤、更衣、上妆了。

    隐隐有猜测的许宛青红了眼眶,却是笑着,看着铜镜里温婉清丽的新娘,看着身上一层一层套上的红妆,喜娘说了什么喜话,全福老人什么时候梳了头发,她全都不知的,她知知道,这一日是自己期盼已久的,终于得偿所愿了。一滴清泪坠落,满心欢喜。

    即便早当过一回新娘子了,许宛青却紧张地攥着手,犹如初初待嫁的少女,在盖上红盖头后却担忧起了妆容是否完美,他会喜欢吗?又想着嫁衣不是自己亲手所绣是不是不妥?又想着……哎,她担忧的太多了。

    在一连串的胡思乱想后,门外有人大声唤着,“新郎官来接新娘子啦!”

    许宛青捧着苹果的手倏然紧握,好似要生生将苹果给掰开了,心中忐忑又期待,但更多的是感慨,今日得来不易,但有今日已是福气,日后她就可名正言顺地常伴在他身旁了。至于子嗣什么的,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他都不在意,她还有什么看不开的?

    为了给新郎官一个下马威,林瑾玉武斗,与温子然打得酣畅淋,最后落了个平手。白青山文斗,太子太傅又有何惧?最后掏出厚厚的红包贿赂沈灵烟等人,如愿得了沈灵烟一句,“然叔,日后好生待她。”

    温子然颔首,最后看向面露不虞的靖国公,当然,靖国公并非不满意新郎官,只是觉得自家闺女要嫁出去了头疼不已,哼哼两声警告道:“老夫还是那句话,若你不够本事,哼!”放了几句狠话后,靖国公不情不愿的去背新娘子了。

    本该新娘子的哥哥背新娘子出门,可许宛青的情况是在尴尬,只能靖国公亲自上场了,自然,这也是靖国公主动请缨的。

    靖国公生得魁梧高大,又是征战沙场的猛将,如今虽是花甲之年,但背起许宛青还是轻而易举的,每一步都走得沉稳有力,直至将许宛青送至府门。

    许宛青伏在自家老父亲的背上,如此宽阔的肩膀,她怎会不知是谁?心中的忐忑与期盼顷刻间消散了,心头一酸,忍不住落了泪,沾湿了老父亲的衣裳,幸好冬日衣厚,想来不会叫他发现的,忍不住又落了不少泪。然后她听见老父亲这么说,“怎么都嫁人了,还喜欢哭鼻子?”

    鼻子一酸,许宛青又哭又笑,只能哽咽地低低唤了声“爹”。

    后来,靖国公停下脚步,温子然将新妇抱入轿中,又出来对怅然若失的靖国公和抹着泪的靖国公夫人深深鞠了个躬,随后骑着高头骏马将新娘子接回家了。

    “外祖父,外祖母,咱们回府吧,然叔会对娘好的。”沈灵烟对牵着自己的林瑾玉一笑,劝着两个老人家。

    靖国公是个别扭的老头,见着花轿拐了个弯就不见了,忍不住哼了一声,“臭小子,还是让他得逞了!这臭小子日后可别让老夫知道他欺负了宛儿!”这架势,大有温子然对许宛青不好的话就带上几十万兵马将温子然踏成肉饼。

    靖国公夫人喜忧参半,又看了眼花轿消失的方向,拽着靖国公就往府内去,“快些进去吧,风大,站这一会手都凉了。”

    而在那坐新宅子的新房内,拜过堂送入洞房的一对新人,新郎挑起了红盖头,新娘娇羞,更有历尽千帆终得正果的笃定。

    “娘子。”

    “夫君。”

    普天同庆的年节到了。

    对于府内没有老人家坐镇,加之又都是率性至极的人,年节于将军府来说便是一家子热热闹闹地吃一顿饭,守个岁也就过去了。

    靖国公当之无愧的上首,靖国公夫人在其身旁,左右坐了温子然许宛青与林瑾玉沈灵烟,而在将军府上住了一段时日的盛哥儿与兰姨娘位于下首。说是三府之人,也着实少了些。其实靖国公本应留在靖国公府的,但铁汉也有柔情,不愿自家女儿孙女孤零零的,便撇下一大家子的子子孙孙了。

    至于童老与风老,这两日不知跑哪个山旮旯里去掘草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