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道系少女宅斗日常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尘埃落定
    望峰亭内唯三清醒的王素怜一惊,不可置信地望着快意满满的晴雪,说不上是惶恐还是震惊,起身轻斥道:“晴雪,你做了什么?你怎能如此?”却忍不住看向许宛青。

    “咦。”靖国公夫人怀里的林夏欢眨巴着大眼,似是好奇发生了什么事。王素怜忙回头一看,见林夏欢稳当地在靖国公夫人怀里,暗自松了口气,庆幸靖国公夫人倚柱而坐才没出什么差错。

    晴雪无所谓地一把扔掉许宛青的面纱,恨恨地瞪了许宛青一眼,转头委屈道:“夫人,既然您心软下不了手,就由奴婢来,夫人您本是正儿八经的侯夫人,何必烦心于这本就该死的人?”

    “胡闹!快将解药给我!”

    哈哈哈——

    一阵轻狂的笑声之后, 一黑衣人突兀地出现在望峰亭内,今日倒不藏头露尾了,平凡的面庞暴露在眼前,只那双眼藏了太多阴暗,叫人看一眼便觉心头不快。

    “你这丫头倒比你心狠,是能成事之人。”黑衣人颇为赞赏地看了看晴雪,“我给你这几日,只不过为了让京城更为热闹而已,如今时候差不多了,也该收网了。”忽而轻叹了一下,“可惜了,林瑾玉还没回来,若是叫他亲眼见着他的女人在我身下承欢,不知是何等滋味?”

    王素怜下意识地挡在沈灵烟身前,怒斥道:“你无耻!”

    “呵,无耻?再无耻抵得过林瑾玉那般折磨你妹妹?”黑衣人眼凶光大盛,死死地盯着王素怜,恨声道:“王素怜,你可还记得你妹妹?你可知她尸骨无存!哼,若不是看在你素来待她不错的份上,你以为你还能全身而退?”

    王素怜瞬间面白如雪,颤抖着嘴唇,什么话也说不出,踉跄了两步叫晴雪扶住了。

    “咿咿——呀呀——”沉寂的凉亭忽然响起林夏欢软糯的声音,王素怜的身子蓦地紧绷了起来,见黑衣人转头望向林夏欢,二话不说便扑了过去。她虽与沈灵烟等人不甚亲厚,可孩童何辜?

    “哼,这小东西我不感兴趣。”黑衣人冷笑地扫了眼王素怜,转身望向许氏,饶有兴趣道:“林瑾玉不在也罢,这许氏,倒是比往日长得好了。”呢喃自语着,狞笑地看了眼昏迷不醒的温子然,伸手就向许宛青摸去。

    电光火石间,就在王素怜还在犹豫是否要挺身而出保护许宛青时,两道人影齐齐动飞奔过来,不是温子然与靖国公又是谁?

    王素绾回过神时,三人已经打作一团,而暗卫也不知何时悄然出现了。叫王素怜失声的是,原本昏过去的沈灵烟几人已然苏醒,沈灵烟还冲自己笑了笑,便目不转睛地盯着打斗的三人。

    “放,放开我!夫人,夫人救救奴婢!”正要趁乱逃走的晴雪被暗卫一把拎了回来,双手被暗卫钳制着,挣扎不过,只好向王素怜求救。

    不待王素怜开口,就听得黑衣人怒喝道:“该死,你们对我做了什么?”原来,黑衣人眼见落败在即,本想仰仗秘技强行提升功夫,却惊觉内力在不知不觉中被限制了,根本无法强行突破。

    温子然和靖国公对视一眼,各一手钳制黑衣人,前后两掌挟风而至,只听得一声闷哼,黑衣人已经砸落在地,而靖国公已经紧随而来扣住了黑衣人的命门,暗卫见状,忙上前将其捆了。

    温子然平复了气息便走至许宛青身旁,伸手握了握许氏的手,这才看向被捆得跟粽子似的黑衣人,笑里沁出了几抹凉意道:“卓临风,武林第一高手,我怎不知你何时与我们几人结下仇怨了?”

    “为那般不识抬举的女人报仇?真是不辱没了武林第一高手的称号。”站在沈灵烟身旁的靖国公不屑道。

    卓临风面目狰狞,额上青筋暴,恨恨地望向站在沈灵烟身旁的“靖国公”,讽刺道:“林瑾玉,有本事正大光明地与我打一场,何必做藏头露尾的鼠辈?”

    林瑾玉冷眼望向卓临风,也不说话,随手撕下伪装,不屑道:“你的武功虽高却高不过我,你不过仰仗着秘技强行提升功力,这又算什么正大光明?武林第一高手也不过如此。”

    “强行提升功力又如何?那也是我的本事,不似你二人这般胜之不武!”

    林瑾玉冷笑,“你跟我说胜之不武?那你今日何必下药?你以为我的暗卫当真如此差劲任你来去自如?哼,让你放肆这几日,只是为了查你的身份和找出你背后之人罢了。好了,带下去。”

    暗卫二话不说地拖了就走。

    “等等。”温子然忽然扔给暗卫一颗药,笑道:“礼尚往来,今日你给我们下药,我们也不能亏待你不是?放心,不是什么要命的毒药,只不过难受几日罢了。”

    暗卫半刻不耽搁地将药给卓临风喂下去,见卓临风眼神阴狠好似要吃人却无挣扎不过,暗卫解气地笑了一下,这几日受的窝囊气总算散了几分。

    “既如此,我也有礼相送。”林瑾玉对温子然一笑,抬步走向卓临风,手起手落地点了卓临风几个穴道,沈灵烟虽看得不明白,可见卓临风顿时苍白的脸色和瘫软的身子,所料不错应是功夫被废了。

    “带下去吧,来者是客,好生招待。”

    “将,将军,能否放晴雪一条生路?”王素怜满嘴苦涩,她本就是佯装与卓临风合作,她房内的熏香便放了抑制卓临风功力的药物,只是极淡,才不至于叫卓临风发现了,只是没想到晴雪会出这么一遭……

    林瑾玉冷冷地看着王素怜,不置一词。

    王素怜身子一颤,却是望向了垂眸的沈灵烟,哀求道:“烟儿,就放过晴雪这回吧……日后我会好生看管她的,烟儿,求求你……”

    见王素怜如此低三下四地为自己求情,可那些人分明是冷心冷血,晴雪咬牙,恨声道:“夫人,不必求那等见不得光的小人啊……”话还未说完,尖利的叫声破喉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