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误惹尊皇:相公手下留情 > 第四百二十一章又一个案子
    陈靖皱着眉头,多年以来这里并没有出现什么怪异的事情,没想到这一次就给自己来了个大的。今天这天气好不容易放晴,本以为是个好兆头,没想到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想到这里,陈靖抬头看了仵作一眼,而后便看仵作看了看周围,示意陈靖将人给遣散。

    陈靖点了点头,“事情的经过本官跟仵作已经知道了,只是检验尸体还需要一些时日,大家还是回去等待消息,一有什么消息,就告知给大家。”

    外面有妇人看到这么一幕,当下上前,看着陈靖说道:“大人,您说句实话,咱们这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事情,这一次一来就出现这么怪异的事情,这人尸体都是这么个样子了,不会是什么妖怪所导致的吧?”

    陈靖脸色一黑,可是说出这句话的人毕竟是一个妇人,自己就算是有什么情绪都不能说出口。

    想到这里,陈靖正了正脸色,“大家心中不要慌,自从咱们国家成立以来,就没有发生什么怪异的事情,这一次事情究竟是如何发生的还不清楚,但是本官在这里向大家保证,绝对不是这位夫人所说的,是什么妖怪在作祟。而且,众人现在所能看到的这位仵作,是咱们这个县里,最出名的,大家不妨来问问他,看看到底有什么怪异的事情。”

    那妇人想了想,终究是问了出来,“还请仵作大人告知,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是不是那些东西所作所为?”

    仵作抬头看了一眼县官,这才继续说道,“下官看了这么多的尸体,就在这种条件下,实在是没有办法进行解剖,到底是如何发生这种事情的,现在还不能轻而易举的下定论,但是自从国家成立以来,就没有出现这么诡异的事情,所以这一次也一定是某个意外。大家不要心慌。”

    那妇人还要继续说话,陈靖及时上前一步,“大家也都听说了,现在整个衙门需要对这具尸体进行解剖,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旦有结果,就会告诉给大家。李大人在这方面是专家,大家也不相信本官所言,总归要相信李大人所说吧?”

    那妇人看了看周围,自己再继续问下去也没有什么用,的确如里面这些人所说,现如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尚且不得而知,如果自己再继续折磨阻挠他们办案,只怕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这人一旦没有什么出头鸟,众人便直接安静了下来。

    陈靖看了看那些人,而后点了点头,“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

    其中一个男人上前一步,“怎么说解剖尸体,在家检验,也要好多时间,就算李大人乃是最有经验的仵作,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清楚,咱们大家既然都想要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还不如现在赶紧回家去,给他们多一点时间。”

    众人这么一听纷纷点头,有不少人附和:“就是就是,人家衙门办案也需要一些时间,咱们在这里继续堵着,只怕会越来越耽误事情的进度。早日调查,这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对咱们大家的安全也是多一份保障。”

    众人一哄而散,陈靖名人一早关了衙门的大门,而后看着李大人,“本官从业这么多年,也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现在也就咱们二人在此处,李大人不妨有话直说。”

    李大人微微皱眉,这人显然不是遭受的意外,好像是所有的皮下组织,全都被人给弄走一般,即便是再心狠手辣的人,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这样的一个杰作。

    李大人点了点头,微微叹息了一声,“这件事情或许真的如刚才那位夫人所言,并非常人所为。”

    陈靖瞪大了眼睛,脸色有些微红,“你是说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人,真的是妖魔鬼怪?”

    他从来都不相信那些东西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且一直跟自己的家人所说,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妖魔鬼怪,最可怕的人就是人心,但是眼下的事实却告诉他自己所坚信的一直都是错误的。

    李大人微微摇了摇头,“下官从事这么多年仵作,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的尸体,也没有听说哪一种毒药能够让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成眼前这个样子。而且大人你要知道,这具尸体是今日早晨才发现的,也就是说,这人在死的过程当中,并没有发出任何一种声音,大人想想,除了那种解释还有什么解释吗?”

    当然是被人喂了毒药,在发作的情况下,这人也不可能那么安静,毕竟这人所有的皮下组织都已经没有了。

    陈靖点了点头,是自己一直都把这个案子给想的太简单,但是如果把这个情况告诉给众人,自己这个父母官也不用继续做下去了。

    李大人看出眼前人所担忧的,当下上前一步拍了拍陈靖的肩膀,“大人放心,下官知道大人所担忧的是什么事情,所以在说任何话之前都会跟大人你好好商量一番。”

    怎么说这个地方也是一个县的人,如果真的产生动荡不安的情况,只会让所有人都觉得他们衙门并不靠谱,到时候只会发生更大的动乱,如果再想像今天这个样子,让众人安安静静的,那就只能先说假话。

    陈靖点了点头,“本官知道你心中有数,所以对你从来都不曾设防,但眼下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蹊跷,只怕以我们的力量还不能够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这件事情还是上报给朝廷比较好。”

    李大人点了点头,自己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建议,按照这个地方的水平,陈靖吃饭还没有将情况说得清楚。

    “如此一来,也就只能这么办了。”在事情还没有扩大之前,告诉给朝廷,由他们来做这件事情会更好。

    奕泽从外面回来,对着李大人行了个礼,“属下按照大人的吩咐出去调查了一番,查看了村民的家中有没有什么人丢失,并没有人站出来,但是属下注意到,平时站在桥上乞讨的人,现在都没了踪影。”

    陈靖吓了一跳,额头上冷汗直冒,“你的意思是说那些乞丐现如今都没了踪影,并没有人知道那些乞丐的去向,是吗?”

    如此以来,那么应该找到的尸体不止这一句才是,可是现如今只有这么一个人过来报案,那就说明剩下的乞丐要么就是安全的,要么就是已经遭遇了不测,还没有被人发现。

    如今,这具尸体已经引起众人的恐慌,如果再有一具尸体,那他这衙门就不用继续办下去了,陈靖越想越后怕,赶忙招手,“你带上一队人马,要信得过的人,去山上的树林看看,到处寻找寻找。如果再有一句相同的尸体,你应该知道怎么去做。”

    到时候引起民众的恐慌,他这么一个父母官只怕难逃干系。李大人同样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人,他能够感受到陈靖的后怕,眼下也没有什么办法。

    奕泽点了点头,冲着两个人行了一礼,“当然放心,就是这一次属下一定带着信得过人过去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