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误惹尊皇:相公手下留情 > 第三百五十六章拿人
    莫羽曦是什么身份不要紧,最要紧的是明月大师的那几句话,如果能在后宫当中掀起一阵风浪,有些事情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动手,今日太子殿下虽然那般镇定,但是他猜,那个人心中早已经被那消息搅得天翻地覆,只要在稍有一点点证据,就足以击垮他那可笑的自尊心与信任。

    到时候这些人自然会按照自己之前所规划的方向走,自己没有必要再出手惹祸上身。

    三皇子有些不解,可现如今自己的母亲已经不再受宠,自己进宫或许真的会惹祸伤身,与其让他们母子二人皆陷入囹圄,还不如留一个人在外。

    “多谢外公教诲。”

    国舅公转过身去似乎又想到什么,伸出手来指着三皇子说道:“之前你做的那些事情,我是看着无伤大雅,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现在,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情,你自己手中还有证据的,立马销毁,否则万一哪天东窗事发,就算是我也未必能够保得住你,你要知道你母亲现如今,如同身在冷宫,能够救他的,也就只有你了。”

    他不过就是一介朝臣能够所做的事情,就只有那么多,多做一点,只怕都会引人怀疑。

    与其如此,还不如渔岸观火,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想起之前,自己跟那小丫头一起讨论事情的时候,那小丫头独特的见解的确给了自己一些思路,虽然是朝政上的事情,但那小丫头没有什么家世,也不会涉及到党争,自己没有必要就这么放着后宫当中的人吧?

    加上寺庙当中所发生的事情,这些人说不定还会对她敬而远之,皇帝仔细一想,招了招手让海公公过来,“你去静安宫,让静嫔过来。”

    海公公眼睛一亮,都说静安宫偏僻,但是到了他的眼中,那个偏僻的地方反倒是一块风水宝地。之前皇上对静嫔娘娘爱搭不理,可如今只怕是要捧在手心里疼了。

    海公公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便去了静安宫。

    颐和宫。

    皇后脸上愁容未展,伯熙昭就在底下坐着,“你说的事情本宫不是没有考虑过,明月大师,是京城方圆百里最有名的,说出来的话自然是威信最高的,可是自从你师傅进入宫中以后,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加上此次上山途中发生了一些事情,只怕本宫也没办法让你父皇改变主意。”

    他跟皇帝这么久的感情,皇帝一个举动,他都知道皇帝下一秒要做什么。莫羽曦就算被人误解成为妖,可皇帝看向那个人的眼神当中,仍旧,还是信任的。

    那件事情,皇上已经力压一切,如果自己再继续上前挑过这件事情,反而显得自己这个皇后小气。

    “不是本宫不帮你,这件事情实在太过敏感,更何况江湖上的道法,咱们也都不清楚。说不定你师傅也是被冤枉的。”

    伯熙昭不知道怎么该跟自己的母亲说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当初自己遇到这些人的时候,莫羽曦身边跟着的那两个,就不是什么普通人。

    一只小狐狸,一只会飞的鸟儿,还有一个行踪莫测的神秘人,如果这个人真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哪里来的巧合能够让这么多大神都围着这么一个人转?

    “母后,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更何况无风不起浪,当初静嫔进宫的时候…”

    “好了!”皇后微微皱眉,脸色微冷,“若说这人想要进宫,如果不是因为你,你父皇也不会让人进宫,你敢说,她进宫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半点关系吗?”

    伯熙昭微微一愣,没有想到自己的母后竟然会跟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可当初发生那件事情的时候,自己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么多。

    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特地跑去了钦天监问了一下,如果莫羽曦继续呆在皇宫之中没有什么问题的话,自己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像无头的苍蝇到处乱撞,求解答。

    “既然母后都这么说了,儿臣已经明白了。儿臣告辞。”

    看着自家儿子脸上露出来落寞的表情,皇后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话说的有些重。

    终归是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等人离开以后,皇后才问嫣然,“是不是本宫说这些话说得太重了,毕竟这件事情谁都是第一次经历,这孩子万事都跟本宫商量,本宫不应该这么偏激的。”

    嫣然往前走了一步,将手搭在皇后的肩膀上,“殿下已经长大了,是时候该自己思考那些问题了。娘娘说的也没有什么错误,当初静嫔就是跟殿下一同联手才入宫的,娘娘没有必要自责。”

    皇后微微叹了口气,这个小孩子什么时候才能够长大呀?

    “今日发生的事情也不少,本宫让你派人去盯着三皇子那边,你做的如何了?”

    三皇子的生母现如今被囚禁于后宫之中,怎么处理皇上还没发话,三皇子素来孝敬母亲,这种时候不可能不出手。

    嫣然点了点头,“奴婢已经做好了万全之策,但是去那些人回禀的情况看来,三皇子至今都没有出手的打算,只怕从一开始,三皇子就与华府那边商量好了,万事不能轻举妄动。”

    皇后点了点头,谁都想坐上最终的那个宝座,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一失足便成千古恨,国舅公是个老狐狸,自然不会做出那么愚蠢的事情。

    “本宫看,太子今日的这个心情,只怕是有些无法自控,你这几日,好好派人盯着殿下,三皇子那边兴许会从这些方面下手,本宫长期处在后宫之中,能够为太子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几件事情。”

    嫣然点了点头,兴许今日这二人一吵,殿下心中或许会想着娘娘对他不怎么样,但是娘娘是有史以来最有远见的皇后,纵然身处后宫之中,外面一丝一毫的动静都没有放过。

    殿下是不知道娘娘在后宫当中的辛苦,否则今日也不会过来,这么唐突的询问。

    “娘娘放心就是,太子殿下自幼聪明,不会轻而易举的上当。”

    皇后微微叹息一声,“但愿如此吧。”

    悠然有些高兴,没想到这一次去寺庙祈福倒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刚刚回到宫中,皇帝就照见自家主子,放眼整个后宫,谁能有此殊荣?

    “娘娘,这一次你可要好好抓住机会,好不容易能够跟皇上独处一室,争取将皇上的心给拿下!”

    莫羽曦微微一笑,把悠然的小手抓在手中,“真不知道你这一天天的脑袋里都想着什么。皇上这个时候叫我去,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兴许还有可能跟寺庙当中所发生的事有关。”

    悠然却是不屑的冷哼一声,“娘娘你别傻了,皇上在皇位上坐了这么些年,谁真谁假他还是知道的。您真的以为皇上对寺庙当中所发生的事情很上心吗?要奴婢看,皇上早就看那个华妃不顺眼了,娘娘这件事情不过就是给了皇上一个借口,一个能处理华妃的借口。”

    莫羽曦心里一跳,自己在这宫中的等级可是最低的,这小丫头说什么嘴上都没有把门的,就不怕别人听了去,回头再告她一状,到时候这人都没地儿哭!

    “一个女孩子家的就不知道收敛些,行了,本宫就去看啊,皇上召见本宫究竟所为何事,你就在这宫中好好收拾一下,顺便想想,哪些话能讲,哪些话不能讲。”

    悠然撇了撇嘴,终究是行了个礼应了下来,看着自家主子离开以后,半点地方都没挪动。

    莫羽曦此行是有目的的,不管皇上有没有想起之前的事情,总归是要把自己来到后宫当中的目的,要跟这个人说一下。省得以后再有人拿自己的身份做文章。

    悠然在宫中坐着秋千,正想着莫羽曦留给她的那句话,眼前就出现了一双白色的鞋子。

    悠然当下抬头,一下就撞进太子波澜不惊的眼睛当中,不由心中一跳,赶忙起身跪了下来,“奴婢不知道太子殿下来临,有失远迎,还请太子殿下恕罪。”

    伯熙昭冷哼一声,“来人,把人给我带走。”

    原本还想着怎么跟莫羽曦交代,结果自己来静安宫的途中,倒是看见了那个人的行踪,身旁还跟着海公公,只怕自己的父皇要将此人召见过去,谈论上个半天,自己正巧把这件事情给做了。

    悠然有些不理解,“太子殿下,奴婢究竟做错了什么?如果真的是因为刚刚那件事情,奴婢已经知道错了!还请太子殿下恕罪!”

    伯熙昭微微一笑弯下腰,“你什么都没做错,本太子不过也就是问你几句话,到时候就把你送回来。”

    太子殿下脸上虽然笑着,可他从没在这张脸上感受到过温暖的意思,跟从前的太子殿下,大相庭径,悠然有些闹不清楚,既然自己没有什么错误,太子殿下为什么要抓自己?

    “既然奴婢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太子殿下也不用将奴婢给带走吧?不过就是问几句话,在静安宫中,自然也可以问。如果太子殿下非要带走奴婢,起码也要等娘娘回来!”

    伯熙昭冷笑一声,这小丫头倒是机灵,等待那个人回来?那自己今日这一次出其不意,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本殿下觉得静安宫这个地方不适合谈话,咱们找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好好畅谈。”伯熙昭站起身,再也不看悠然一眼,大手一挥,声音清冷,“带走!”

    一旁的几个小宫女,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