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误惹尊皇:相公手下留情 > 第二百九十九章你干什么去呀?
    杜千行突然想到自己第1次见这小丫头的时候,那只老乌龟曾经出现在自己身后跟自己说的那些话,也许根本就用不着那些人,自己就可以把整件事情给完成。

    莫羽曦还想要说什么?却猛然觉得自己身边刮过一阵风,再睁开眼时,原本站在自己眼前的杜千行,早就已经消失不见。

    这家伙怎么来无影去无踪的?如果真的想到了什么难道不能够跟自己讲明白吗?再说了他这么贸然的离开自己也会想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看躺在床上的冥幽尘,莫羽曦又看到被自己扔掉的刀子,心中原本冒出来的想法又驱使她蠢蠢欲动。

    白柏及时归来,看到小丫头这般表情和动作,立马知道这丫头要干什么,赶忙上前制止,“虽然你是肉灵芝,但现在这个时候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如何,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要镇定从容,千万不要自乱阵脚。有什么事情都要等御医,检查完以,我们才能想对策,你明白吗?”

    他知道躺在床上的那个人对这小丫头有多重要,所以他也知道关心则乱,这句话如果不是因为太过关心,这家伙根本就不会做出这么鲁莽的举动来。

    毕竟是自己的夫君躺在那里,他心中竟然有一丝丝的感同身受。白柏甩了甩头,想要把这个想法甩出脑袋以外,却发觉自己怎么都忘不了,脑海之中竟然还浮现出一个人的脸庞。

    他发誓他在这个世界行走了这么多年,根本就没有见过那个人,可自己每每在睡梦之中遇到这个人不下三次,而这个人只要一出现,自己的胸口就隐隐作痛。

    可自己只要一回想有关这个人的所有脑袋就像炸了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他不明白他与这个人究竟什么仇什么怨连他想不起来的那一部分,到了夜晚都要折磨他。

    莫羽曦没有注意到白柏的状态,御医上前,她也跟着上前。

    御医诊完脉以后,面对着这两个人有些愧疚他在天妖界当中走了这么多年遇到的病例不在少数,可是这一次他也碰上了难题,真卖的结果就是脉象平稳,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脸色发青,如果不是因为中毒,那就只能是重伤。

    可他在诊脉的过程当中,他的脉搏跳动的有力而平稳,根本就不像中毒之人所患的征兆。

    “实在是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但是,王上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变得这样?是我无能为力,或许在这天妖界当中,只有一个人能够救王上。”

    白柏眉头一皱,就算眼前这个人不说,他们也知道最应该找的就是那个人,你那个人对冥幽尘的心思绝对不会弄虚作假,也绝对会全力以赴,就算那个解药在九天之上,她也会想办法掏出来喂给冥幽尘。

    可现在,冥幽尘也跟她撕破脸皮,自己不过就是一支小小的狐狸,之前还跟着莫羽曦一块儿挖苦那个人,而那个人现在也不怎么在他们面前晃悠刷存在感了,好像他们真的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搭上话。

    如果那个女人的心思还在冥幽尘身上,再好不过最怕的就是她利用这个事情将这小丫头赶出天妖界。

    莫羽曦心中一凛,她当然知道在天妖界当中医术精湛之人是谁,可她真的拉不下那个脸去求那个人,当初她们二人斗得那么水深火热,而那个人一心都想让她离开天妖界,难不成就真的如那个女人所说,自己呆在冥幽尘身边给他带来的并不是幸福而是灾难。

    从前自己根本就不相信,可经历过这两件事情之后,她不得不相信那个女人所说的话就是真的。

    白柏看着小丫头的脸色就已经知道这小丫头已经想到那个人身上去了,可是眼下他真的没有什么理由再开口去开导这个人,俗话说国不可一日无主群龙无首,面对那么一个敌人,他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天帝在镜子当中看着天妖界所发生的一切,他有心想要帮忙,可若他现身,那么引发的就不仅仅是天妖界的内部争斗。他的身份代表着天界,也代表着三界当中的芸芸众生。

    他不能因为自己的一己私心,就给三界带来这样大的灾难。

    焦傲天是什么性子,他这几日也看得出来,真把这么一个小人给逼急了,只怕那个人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自己没有必要冒这样的险,泽兰但心思自己一直都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对那个人有着别样的情愫,她根本就不可能放弃自己在九天之上的位置,追随那个人这么多年。

    可现在自己似乎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放在泽兰身上。

    “嗖!”

    泽兰眉头一皱,这样的声音,她数万年间最是熟悉,如果不是因为需要自己,天帝根本就不可能联系自己。

    自己对他来说就是在天妖界的一个监视器,而且还是活的说不定位了一些事情而改变自己的初心,帮他做些什么事,她现在都想明白了,之前那些妖怪说他们九天之上的神仙都是虚伪的做派,当时她还去反驳,毕竟真正做主的乃是三界之主,他若真的心狠手辣,又怎么能够照顾的了芸芸众生?

    可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的做法当真可笑,自己为他维护名声维护了这么多年,可那个人却从来不会表现自己的一丝情绪,泽兰微微一笑随手将那条消息给毁了。

    杜千行到达那个洞穴的时候,大老远就看到一个人影在前面晃晃悠悠,他心中一横暗叫一声不好,赶忙追上去,就发现占臣这个老家伙背着一个小包裹正要出门。

    在这个时候出去,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还真是伟大的很,杜千行直接拉住占臣的胳膊,占臣心中一惊,慢慢转过身,面上带笑,“原来是丞相大人啊,这么巧啊。”

    杜千行也笑,“是呀,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背着这个小包裹干什么去啊?”

    这老乌龟虽然在天妖界修行了这么多年,可愣是连一个随身空间都没修炼出来,她的随身空间当初还是自己给的能装多少东西,自己心里还是有点数的,这小东西现在逃走恐怕已经知道什么了,看来自己来的还算是及时。

    占臣面上带笑,心中却暗骂此人,自己不过刚刚有这个想法,这个人就这么快的找过来,难不成一早就知道自己会有动作,可是这个洞穴之中自己从不留人照顾又怎么可能会有眼线给这个人通报此事呢?

    “这不是天妖界要大乱了吗?我这么个小身板还是出去朵朵比较好再说了,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让我去做呢。”

    杜天行微微一笑将人彻底定住,而后走到他面前慢慢蹲下来,“你倒是说说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呀?”

    这群人可真有意思,当初冥幽尘还好好的能够处理公务的时候,这些人就安安心心的呆在天妖界,现如今老妖王不过就是掀起了一点点的腥风血雨,这些人就开始躲躲闪闪,推掉自己肩上的重担。

    他原以为这老家伙不会离开,没想到这老家伙跟外面那些眼界低的一个样子,都想要快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如果天妖界的封印一旦被解开,无论这些人逃到哪里都不可能逃脱的了。

    老妖王那个性子如果不将整个世界闹得天翻地覆,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群人又不是没有经历过老妖王的统治,怎么还会有这么荒谬的想法,还真以为自己此刻做的事情就是对的。

    占臣默不作声只是盯着一旁的石头看,杜千行心中微微有些不满,直接将占臣给拎了起来,“你倒是跟我说说,当初那家伙带着那丫头过来的时候让你占卜,你可看出了什么?”

    说着,杜千行的手上开始汇聚灵力,那绿色的灵力看的占臣浑身一个哆嗦,现在冥幽尘还在昏睡当中,这家伙极有可能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真相而做出丧尽天良的事情。

    再说了事到如今在忙着,结果也没有什么意思,更何况天妖界当中也有许多人知道,自己就算再去隐瞒也隐瞒不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