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误惹尊皇:相公手下留情 > 第一百零七章 终于能够离开了
    冥幽尘对着那珠子仔细分辨了一番,眼珠能够取下来当做夜明珠的生物在天妖界并不多,体型巨大且颜色为这种蓝色偏亮的,“应该是雪山巨蟒吧,那蟒蛇生在常年积雪的山顶之上,性情温和,怕人声,怕火光,莫桑山的主峰应该就有这物种。”

    “听起来,这种蛇似乎不算珍贵啊?”听冥幽尘的语气,似乎人们对这种蛇的习性十分了解,越是这般,就越说明这品种其实常见,它的眼珠也算不上什么珍稀之物。

    “不错,的确算不得珍贵。”冥幽尘点头,随即他的话音停顿了下来,目光和羽曦的对接,他知道羽曦想表达的是什么了。

    他们住在山庄这些天,这庄内吃穿用度全都奢靡至极,就连铺在地上的都不是白沙而是刻意磨成颗粒的白珊瑚,以便走起路来沙沙作响,以附庸风雅。

    如今在金库的入口这么重要的地方,这庄主反而使用了这么普通的材料用作照明,想想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你刚才说这雪山巨蟒,怕人,怕火?”一个大胆的念头在羽曦的脑海中呈现了出来,她迫不及待想要试一试,就算失败也没什么,可万一成功了,他们就能离开这个地方了。

    冥幽尘挑着眉尖轻轻点头,他倒像知道这个小女人又在想什么稀奇古怪的点子。

    羽曦二话不说从空间石里拿出了一块红色兽晶,这块兽晶的光芒与那雪山巨蟒目珠散发出的光亮相差无几,若是计算其中能量的话,应该也是旗鼓相当。

    手中拿着晶石,羽曦念动咒语,抽离出其中的红色能量,缓缓接近那洞顶之上的明珠。

    果然,那明珠感受到空气中属于火性的能量之后,竟然像是被激活了一般,顿时反射出一道浅蓝色的光柱,直接向羽曦反击而来。

    冥幽尘一直密切关注着羽曦,见那道浅蓝色的光芒向羽曦袭来,立刻挥剑抵挡,只是没想到,那浅蓝色光柱散发出的能量极其微弱,微弱到......只够推移着一人在冰面上缓缓滑动。

    他们竟然找到了在这冰面上行动的方法,一时间,两人的脸上都显露出一抹喜色,虽然他们也不确定密道的前方还会有什么,但是也比总是困在这原地强多了。

    两人在通过之后才知道,这冰面通道其实总共不过百米,只是奈何在没有助力的情况下,寸步难行,才会耽误他们那么长的时间。

    从踏上地面的第一刻起,这山洞人为雕饰的痕迹就越来越明显了,一看这到处金碧辉煌的装饰风格,就知道一定是那个庄主的手笔,没办法羽曦实在是没有见过这么不把钱当一回事的人,那么贵重的金丝地毯,竟然也舍得铺在地下室里,简直是暴殄天物。

    而山洞两旁的壁龛里也是放置了各式各样珍贵的把玩器件,有许多壁龛里摆放不下的,竟然就直接放在了外面精心雕刻的木架上。

    从这条路的顶端看去,这长长的回廊,哪里像个普通的过道,说这里为一个小型的博物馆也不为过。

    羽曦不自主地被这里面的藏品吸引,想也不想就准备往前迈步,却被冥幽尘一把给拎了回来,他把羽曦扔到自己身后,沉声叮嘱,“这里由我在前面带路,我先走几步,一定等看见我安全通过之后,再踏着我的步子过来,千万不要走错了。”

    说完,冥幽尘随手扔了个小物件在羽曦方才正要踏上去的地方,三根毒针立刻应声而至,射入了地面,如果方才冥幽尘没有拉回羽曦,那此刻这毒针肯定已经落在她的身上了。

    经过冥幽尘这一番刻意示范,羽曦才总算明白,这山洞里的危险还多着呢。

    她原本以为走过了那个通道就算大功告成了,却没想过这毕竟是人家的小金库,要是不在路上准备点机关暗器之类的,人家庄主脸上也都过不去。

    要是进来的人都像羽曦那般,一猛子就想闯过去,根本走不了几步就铁定要被射成了刺猬再扔回来。

    就这样,冥幽尘在前探路,而羽曦跟在冥幽尘的身后,每一步都小心地照仿了他的,虽说有些步伐迈出去的样子十分别扭,但是走了很远,他们竟然连一处机关都没有触发,这不禁让羽曦暗自称奇,没想到冥幽尘竟然这么厉害,这破解机关的能力简直无敌。

    羽曦刚在心底悄悄对冥幽尘表达了一番崇拜,某人却忽然停下了身子,羽曦来不及停下脚步,整个人就往他身上重重地撞了过去。

    “哎!”羽曦揉了揉撞疼的鼻子,闷声闷气地询问冥幽尘“你怎么停下不走了?”

    冥幽尘比她高大不少,有他的身体在前面挡着,羽曦看不见他到底是遇见了什么。

    闻言,冥幽尘往前错开一步,好让羽曦看清楚前面的路,羽曦揉了揉眼睛,再往后面看了看,简直有些不敢相信,方才那一段路还装饰得珠光宝气、富丽堂皇,但是一到这里,所有的富贵瞬间戛然而止,没了任何的装饰,只剩下三个黑黢黢的山洞摆在眼前,显然,这里面只有一条是生路。

    “你也不知道该怎么选吗?”羽曦试探着问道,三分之一似乎已经算是很大的几率了,方才他带着自己走过那通道的时候简直是势如破竹,不该在这样的地方卡住啊。

    冥幽尘轻轻摆了摆头,他的目光在三个入口处流连,试图能够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趁着停下来的机会,羽曦忍不住开口问道,“冥幽尘,你是不是学过这些机关暗道啊,有机会能不能也教会我这些?”

    却不想冥幽尘给了否定的答案,“本尊也没有学过奇门遁甲之术,这些你若是感兴趣,练功房又许多书籍,你自己去看就是了。”

    “你没学过?骗人的吧。”羽曦不相信,立刻反问道“你要是没学过,刚刚是怎么破解那通道里面的机关的?”

    听见羽曦这样问,冥幽尘的脸上闪现出一丝十分奇怪的表情,“你真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