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 016 黑脸,不能让爸爸抢人
    南浔脸上笑容不减,“那就有劳你帮我垫付一下这个月的房租费了,不贵,就2000块,回头还你哦。”

    非常牛逼的慕氏集团的慕总慕少擎的金牌助理周海:……

    这就是让慕总刚刚抵达m国却又立马买了返回机票连重要会议都不管的那个……女人?

    这还不止,慕总一在m国着陆就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先来接人,把人安置好,一副生怕这女人跑了的模样。

    周海那时还以为是有人在冒充慕总给他打电话,直到他的再三确认让慕总发了火,他才没再敢多嘴问什么。

    来之前,周海并不知道这陈旧窄小的出租屋里住着什么女人,所以在看到苏盼和那小孩时,他是非常吃惊的。

    苏盼,这个女人他当然知道,就是她当年算计了慕总,还妄图利用孩子嫁入慕家,但她也不想想,慕家那样的门第,是她一个三流小明星能嫁进去的吗?

    慕家的几位长辈已经不在,慕总就是整个慕家说一不二的存在,他不认这个孩子,谁又敢劝他认?

    在声名狼藉之后,苏盼被娱乐公司雪藏,没有再冒头,但是以前那些她参拍过的电视剧直到现在都还有很多黑粉在下面骂她。偶尔有狗仔拍到面色憔悴的苏盼,网友们都会纷纷叫好,大叫活该。

    周海看到她的一瞬间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找错了,但一个金牌助理是不会将这种疑问表现在脸上的,而对方开口的第一句就让他明白,自己并没有找错人。

    这些想法不过瞬息,周海对南浔道:“苏小姐只管随我走就是,剩下的事情我会找人解决。”

    南浔一听这话,连忙喊她儿子,“蛋蛋,你去把你喜欢的玩具啥的都带着,咱们去你老子那里吃香喝辣喽~”

    周海听到这话,眼底掠过一丝不屑。

    现在的苏盼似乎还是以前的苏盼,慕总到底为什么突然要把人接回去?想要这个孩子的话完全只要孩子就好。

    “妈妈,我没有什么想带的。”小包子跑到南浔身边,一脸警惕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周海对他笑了笑,换来小包子一个鄙夷的眼神。

    敢对他妈妈露出这种小眼神,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周海:……

    “儿子,那个鳄鱼枕头你平时不是走哪儿都抱着吗,我们今天一走就不会回来了,你真的不带?”

    “妈妈,那枕头上全是我的口水,臭烘烘的,我突然不喜欢了。”

    南浔嘴角微微一抽,“你还知道那是你自己的口水啊,连自己的口水都嫌弃。”

    南浔也没什么好收拾的,稍微值点儿钱的东西都被苏盼拿去卖了,毕竟生活太苦逼,啥都没有吃饱重要。

    “妈妈,你不是说我没有爸爸吗?我怎么会突然冒出个爸爸?”小包子严肃认真地问。

    他挺喜欢这个女人的,不想另一个男人来分走女人的注意力。

    而且,他这个妈妈看起来不是很聪明的样子,在他长大之前,他不希望妈妈被其他坏男人骗走。

    “你爸爸觉得我太美了,你太可爱了,我俩在他跟前,他不能好好工作,所以这几年就放任我们自由了,不过现在,他又想我们了。”南浔捋了捋自己有些油乎乎的长发,说话半点儿不脸红。

    搁以前她还会拾掇拾掇再去见男人,现在都老夫老妻了,啥窘迫样子没见过啊,就酱紫吧。

    于是,母子俩只把自个儿带着,啥都没带,就这样跟着一个陌生蜀黍走人了。

    小包子看到那四四方方的车子后,又好奇地盯着研究了好久,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模样。

    周海按照吩咐直接将车开进了慕总的别墅区主宅。

    苏盼,也就是南浔,是第一个踏入这里的外姓女人。

    因为慕少擎喜欢清静,所以别墅里人不多,只有一个老管家,一个负责做饭的保姆。

    南浔进去后,本来想做个优雅的女人,但是蛋蛋儿子太好奇了,她就带着儿子在别墅里溜达了一圈。

    这种行为落在旁人眼里,完全就是一副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当家主母的做派,老管家和保姆心里都十分不满。

    蛋蛋小包子对人的情绪变化很敏感,立马就跟南浔咬耳朵,“妈妈,我觉得他们好像不喜欢我们,爸爸会不会也不喜欢我们?不然我们还是走吧。”

    南浔捏了捏他的小脸,蜜汁自信,“你这么可爱,处着处着大家都喜欢你了。”xdw8

    “那妈妈呢?”小包子仰头看她。

    “我这么美丽大方,还用说吗?蛋蛋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仰头看我,妈妈特有成就感?儿子,你以后一定要多多这么看我,多叫妈妈,妈妈我实在太缺爱了。”

    蛋蛋:……

    当天晚上,这座别墅的男主人终于回来了。

    男人西装革履,年轻英俊,然而有些突兀的是,他的脑袋上缠了厚厚一圈绷带,脸色看着很憔悴,像是刚刚经历过什么九死一生的劫难。

    南浔哄睡了蛋蛋,听到动静后立马下楼看他。

    两人,一个站在楼上,一个站在楼下,只短暂地对视一眼,就明白了一切。

    南浔走到他面前,微微蹙眉,“既然受了伤就好好在医院呆着,这么急着回来做什么?”

    男人看着她,嘴角噙着一抹浅笑,“怕这些人怠慢我老婆。要是你在我这儿受委屈了,一气之下带着儿子跑了怎么办?”

    “什么啊,反正我跑到天涯海角你都找得到,而且都是分分钟的事情。”

    南浔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感动极了,她望着男人脑袋上那厚厚的绷带,不禁伸手抱住他腰,闷声道:“亲爱的,这次蜜月之旅我很喜欢,真的很谢谢你。”

    “我知道你会喜欢。”慕少擎,也即血冥低笑道,目光宠溺。

    迷迷糊糊爬起来上厕所的蛋蛋躲在暗处看到了一切,小脸儿整个黑了下来。

    果然,爸爸什么的就是来跟他抢女人的。

    不行,他绝对不能让妈妈被这个男人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