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是方术师 > 第五十一章 人类至上
    “你是……吴国华?”洛清认出了眼前的这个家伙。他前几天和另一个提手提箱的方术师在教学楼走廊救了灵力几乎耗尽的王鑫蕾,这个男人的特征还是挺多的,杂乱长发,驼背,阴险的气质。要不是这样洛清也不可能记住他的。

    “醒了吗?”

    吴国华动了动,没有起身。他两肘撑在膝盖上,整张脸都埋在手掌撑在的阴影里。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抓我吗?”洛清挣扎着动了动,用行动提醒吴国华他此时的状态。

    “嗯,我是要抓你,但我和那些家族的人有一点不一样。我抓你不是为了威胁九尾,我只是想利用你把它引出来。”

    “引出九尾?”洛清有点蒙,吴国华的意思好像和那些家族没有什么区别,想利用他引出九尾。“然后呢?”

    “然后……”吴国华停顿了一下,他弯着腰深深的吸了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紧接着继续沉默。过了一会,他终于说了出来。“然后我会杀死九尾。”

    “你疯了吗?”洛清激动了起来。眼前这个家伙是不是疯了,不说他想要杀司空的动机是什么,仅是以他普通方术师的实力想要击败九尾司空都是个天方夜谭。

    司空的实力洛清可是在终南山看的清清楚楚,戏耍终南山山神,硬撼楼观大阵,最后还躲开了管理局那样严密的搜山。这些事情决定不是普通妖怪可以做到的。

    而且洛清多次听见九尾狐是大妖怪的这种说法,他虽然不知道所谓大妖怪是什么,但是光听名字就知道不好惹。

    “你打不过她的。”这是洛清的真实想法。

    “我打不过它?”吴国华略微提高了音量,“我从来不打无准备的仗,如果我没有把握,是绝对不会行动的。”

    吴国华信誓旦旦的说辞让洛清有些犹豫了。明知道对方实力强大,但却依然要与之为敌。这种人不是傻子,就是有把握的高玩。

    “你为什么要与九尾狐为敌。”

    心里作出了判断,洛清打算打听打听吴国华的动机。虽然他现在是人质,但是依然可以做一些辅助工作。

    打听敌人动机就是其中之一。

    坐在椅子上的吴国华直起身靠在椅子背上,按理来说这种时候他应该是最好不要和洛清做过多的交流,但他现在仿佛是找到了倾诉口一样,不做丝毫犹豫,对着娓娓道来。

    “十妖君你知道吗?”他问洛清。

    洛清疑惑的摇摇头,他从来没有听人谈起过十妖君这个名词。听起来像是一个势力的名字。

    “十妖君是有十名不同的传奇大妖组成的妖怪势力的统治阶级,始于公元前1046年,武王灭周。那个时候天下不光是人类的军队在互相作战,双方更是都各自请到了妖鬼相助。那是既黄帝战胜蚩尤之后的第二场妖族设计人类恩怨的战争。”

    “武王胜利后,为了报答帮助他征战的众多妖鬼,派姜子牙在岐山册封群妖。其中最强大的十位妖君被封为了妖族的统治阶层——十妖君。但是那个时候的十妖君和现在的十妖君并不是同一拨妖怪。”

    “不是同一拨?你的意思是他们还有更迭?”

    “不是更迭。”吴国华咧嘴冷笑了一下,“是篡位。”

    “十位妖君里现在只有四位是最早册封的妖君,而剩下的六个都是通过阴谋和谋杀上位的。九尾狐正是其中之一。”

    “那又怎么样?你要为被杀的那些妖怪报仇吗?”洛清不明白吴国华干嘛突然要将历史故事,难道说他真的想要为那些不知名的妖君报仇?

    “年轻人有点耐心,听我说完你就明白了。”吴国华并不在乎洛清的臆想,他接着说道。“十妖君中有一个非常凶狠残忍的大妖【相柳】。你有听说过吗?”

    “听过,山海经里的凶兽。九首蛇身,有剧毒。传说它被大禹杀死了。”

    “其实并没有,流传在外面的史料传说一般都是杜撰的,是老百姓自己编造出来满足自己幻想的故事。【相柳】还活着,只不过躲在了昆仑山。一躲就是千年。”

    吴国华换了个姿势,讲到这他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好像在回想什么。

    “那个凶兽是我的死敌,因为七年前,它杀害了我最珍视的人,到现在尸骨全无。我不管它是因为什么理由,我都要亲手宰了它。看着它在我手里慢慢惨死。”

    “你要杀【相柳】,和九尾又有什么关系?你既然有把握对付十妖君为什么不直接去找【相柳】报仇?”

    “你觉得我不想吗?我找不到【相柳】。它好像消失了一样,蛰伏在茫茫八百里昆仑虚之中,这七年里,我一直尝试寻找,但昆仑山是被管理局定位禁区的地方,我没法进入深山中去寻找【相柳】的下落。”

    “【相柳】不是什么好东西,十妖君更不是什么好东西。天下的妖魔鬼怪皆是如此,如果它们本性善良的话,七年前就不会发生那件事情,我们也就不会深入昆仑身处,我最爱的人也就不会牺牲了。所以我饶不了作乱的它们。我饶不了这世界所有的非人生物。”

    洛清终于听懂吴国华的意思了,七年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是和昆仑山有关系,山里的妖魔杀害了他的妻子,或者是【相柳】杀死了他妻子。所以他现在要向妖怪复仇,在复仇的这七年他渐渐的走向了极端,已经由原先的向【相柳】复仇变成灭绝所有的妖魔了。

    “你干嘛这么极端?【相柳】杀死了你老婆你就应该找相柳啊。无端把仇恨发泄在我们身上干什么!”

    洛清忍不住冲着吴国华吼了一句。

    听到洛清的话,吴国华突然停下来了。他双手扶额,整张脸都埋进了手掌里。

    “我理解你的丧妻之痛,但因为你要向【相柳】复仇,就要把我绑在这里?我就要受这种罪吗?!”

    吴国华还是没有说话。

    “你要搞清楚,【相柳】才是你的敌人,你要是真的有能耐,就不要牵连无关的人啊!”

    遮住吴国华双眸的手指指缝打开了。从指缝中,隐约露出了一颗闪烁着红光的眼珠。

    “喂,洛清。”黑暗中他幽幽的说道,听起来忽远忽近。

    在这样的暗环境里,人的视觉会非常敏锐。哪怕是有手指挡着,洛清也任然一眼就看见了。

    那颗藏在指缝之间的猩红眼珠。

    “你觉得我疯了吗?”

    人怎么可能会有红色的眼睛,但是洛清却清晰的看见了。在那一瞬间,那只从指缝里露出来的眼睛,确实是红色的。只是一眨眼,就不见了。

    他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

    但!

    怎么可能?

    那抹红光绝对不是什么错觉!只是……只是,只是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只看一眼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看到了什么。

    “我疯了吗?我疯了吗?”吴国华放下了手掌,露出了双目。洛清这次却看到,他的眼睛和常人无异。

    吴国华突然以极快的速度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步冲到洛清的面前,穿着皮鞋的右脚飞起,大头皮鞋狠狠踢在洛清的脸颊上。

    洛清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打蒙了,他仰面摔倒在水泥地上,溅起了满屋的灰尘。

    砰!

    吴国华一脚踩在他的胸口,弯腰对着洛清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

    “我没疯。你懂什么?你经历过我的事情吗?站在这里说着冠冕堂皇的大话,我隐忍了七年!七年就只是为了复仇!我的观点只是因为我和你站在了不同的地方去看一个事情而已。从我这个地方得出的结论拿到你那里却会被当成疯言疯语。这只能说明你还没有看清这个事实罢了。”

    刚才洛清的一番话就像是*,点燃了一个已经本来就处于临界值的*桶。吴国华疯狂的踩着洛清的胸口,他的声音一会提高一会降低,在这个光线不足的房间里,洛清忍受着对方的迫害,却发自内心的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的恐怖气场。

    那种疯狂的残忍。

    “我最讨厌的就是非人类的东西了。什么妖,神,鬼的我没有一个喜欢的。话说回来,我连一个神仙都没见过。你发现了没有?神仙术降下来的所谓神明,也不过就是一些自大的鬼怪。英灵就是鬼!所有的,所有的非人生物都有一个共同性,那就是自大!!“

    吴国华抬起手,按住了自己的额头。他在说话,好像是在和洛清讲话,却又是再像是自言自语。肩膀高频繁的颤抖着,让洛清感觉他一下子很悲伤,一下子又突然变得极度的兴奋。

    (这家伙!已经疯了!)

    洛清从来没想过,本来以为吴国华只是偏执,却不知道他已经疯了。

    “自大自大自大!对!就是自大!它们蔑视我们人类,好像我们比他们低一等。但其实呢?神话里的珍奇异兽,山精魔怪一大半都是诞生在人类的信仰之力里面的。就是因为有人相信它们的存在,它们才真的存在!如果没有人相信它们,那他们连屁都不是!!”吴国华开始歇斯底里起来。

    “它们虽然自大,但还是有好多人想要借助它们的力量?为什么?因为它们不是人,不会受到自然的约束,修炼方术起来比人类更快,更容易获得强大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世界各地的灵异事件不断,大家都想要获得自己没有的力量。啊~我想长生不老啊。我想一步登天啊。我想怀坐美人,笑看天下啊!这些都是贪婪!贪婪造成了**,而**又建立了市场。市场!一个畸形的市场!洛清,你以为神仙术那个东西是白拿那些非人类的力量吗?“

    “错了,当然不是!世界上可没有这么好的事情。‘借’是要‘还’的,哪怕不是现在立刻就要还清,但是却总是要偿还你的‘债务’的。电影中不是常常在演吗?和魔鬼签订契约,魔鬼要收走这个人的灵魂作为代价。神仙术跟这个是一样的,想要借用一个亡灵的力量,那你就必须要给它什么东西作为交换。有些亡灵可能不会立刻和你要代价,但是总有一天会到这一步的。你们要撕破脸皮,互相揭下友好的面具。然后讨价还价,最后你失败,被迫接受现实。拿自己的命或者未来子孙的安危和运势来交换。这就是神仙术的代价!靠别人是永远都指望不上的!“

    “但是你说?就算是在这个畸形的市场里面。这些非人生物也是要仰仗我们而活的。因为有了我们,才是有了它们。从它们的各类栖身之所,到灵力供给,食物来源。最后是诞生的本源。它们哪一点不指望我们而活的?可还是要在这个世界上处处为难我们。夺走别人的生命,却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那一点恶趣味罢了!!哈哈哈哈!!这种东西!有什么资格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如果它的存在不是为了让人类过上更好的生活的话!那它就毫无价值!“

    吴国华滔滔不绝,而被他踩在身下洛清却完全听不懂这个家伙在说些什么?

    这是什么?人类至上吗?可是听起来又有些不一样。

    发疯的吴国华突然安静了下来,他挪开踩在洛清胸口上的脚。

    “我原来以为你也是个非人类,可能是什么不动明王的转世。但现在确认了。你什么也不是,只是个见到了九尾和被一个自称不动明王附身的倒霉傻瓜而已。放在其他人身上,倒霉的事情一个星期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发生很多次也不足为奇。只是现在让你扯上了敏感问题了而已。”

    吴国华走到门口,背对着洛清说道。

    “你在这里的唯一价值就可以是把九尾引来。我们需要它的力量。但是它却不合作。这让我们很是苦恼。所以我决定出手,敲打敲打这个自傲的九尾妖狐。“

    洛清一下子从水泥地上翻了了起来,他怒视着吴国华的背影。

    吴国华背对着他,却好像看到了洛清的举动。无情的讥讽道。

    “不相信吗?老实说我也不太相信。但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了。那只狐狸竟然真的往这边赶来了。真是愚蠢至极。一只狐狸,一只妖狐!如果它不能做出点贡献的话,那么它也就是毫无价值。至少在死之前,我还能再榨出一点剩余价值出来。让它试一试我精心准备了七年的复仇手段。杀死一个真正的十妖君会给我积累下很多宝贵的经验的。”

    “别白日做梦了!!”愤怒到极致的洛清不顾身上的皮带和手铐造成的上身不稳,向吴国华冲了过来,却在踏出第一步之前就被一股阻力拽了回了原地。重重摔在满是水泥灰的地上。

    “这是什么?”爬起来的洛清这才发现,自己和墙壁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条青色的锁链。将他和墙壁拴在了一起。锁链连着墙壁的一边,墙上还贴着一张纸符,铁链就是从那里面延伸出来的。

    “白费力气。那张符可以保证你只能在这个小房间有一个非常小的活动范围。就算把你换成一个一级方术师也照样逃不出去。这玩意儿对付你太绰绰有余了。说实话有点大材小用。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帮我把九尾引过来吧。”

    哼,就凭你!还想打赢司空?我看你是在白日做梦!”

    “丧家之犬的吠叫。”吴国华疯狂的尖叫起来,“你就叫吧,你叫的越大声!那个狐狸来的时候心态就会越乱,我得手的机会就越大!所以,放声的叫起来!用你的悲鸣给我制造更多的胜机!!“

    “我已经等不及了,这实在是——太棒了!”

    在狂笑声中,吴国华走了出去。把洛清独自一人留在了这个黑暗的小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