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名门锦绣 > 438:俊少年变麻子脸
    穆离以非常快的速度冲到了猎户的跟前,动手隔开了他的刀。然后用巧劲儿折了他的手臂,猎户的手当时就不能动了。

    猎户没想到这男人看起来虽然高大,但并没有他强壮,身手竟是这么好。一时就真的不敢说话了。

    “我家三郎已经好声好语的跟你说了半天,你竟然烟火不尽。我明确的告诉你,这两日我们是注定了,你们若是有什么异动,就别怪我不客气。”

    穆离的声音还是像往常一样冷清,里面甚至带着浓浓的杀意。即便是猎户夫妻这样没见过大世面的人,也能感觉出来他身份的不寻常。两人倒是不敢再动了。

    穆离见他们听话了,就放开了猎户。他如今也是生气了,想着这两个人若是再说一句不讨喜的话,他就真的要给他们长长教训。

    在纳兰锦绣的印象里,穆离一直是一个非常少言寡语的人。没想到话一多的时候,竟然是杀气十足的。让她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不过不得不承认,他这几句话还是很有效果的。刚才嚣张得不行的猎户夫妻二人,如今都变得十分老实了,想来在未来这几天,也不敢再出什么幺蛾子。

    “兄长,我们先进屋去吧。”她觉得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

    刚才被穆离吓傻了的猎户娘子一听纳兰锦绣说话,顿时像反应过来似的,两手叉腰,做出一副十分泼辣的样子:“我还就不信了,光天化日之下难不成你们还敢杀人不成?”

    纳兰锦绣不知道这个女人又要干嘛,只眼神古怪的看着她。

    “不要以为你年纪小,又吃了老娘的豆腐,老娘就能白白饶过你。你们之前承诺的十两银子一文都不能少,而且还要再给我们加十两。”

    纳兰锦绣身上有十多两,再加上穆离的,大概有三十多两。按理说就是给她二十两也是无事的,但是她特别不喜欢猎户娘子这种态度。

    而且刚刚明明就是她要强迫于她,现在却反咬一口把自己装成受害者,还想借此来讹诈她的钱。难道还没公道可言了?

    反正穆离刚才已经给他们亮了身手了,她还就真的不信,这猎户娘子不害怕。她大概只是觉得她看起来好欺负,所以就知道跟她神气。

    “之前答应过你的十两,可以一文不差的给你,但是再多要就没有了。你要清楚今天不是我要非礼你,而是你要非礼我。我可是一个本本分分的人,连妻子都不曾娶,我不问你要钱就已经是够仁慈的了。”

    猎户娘子可没想到纳兰锦绣会这么说。在她的认知里,素来就只有男子非礼女子的,哪有反过来的呢?竟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

    她努力了好几次,准备要撒泼的时候,却被穆离的动作吓了一跳。只见他解开身后被黑布缠着的东西,那里面赫然是一把剑。

    而且他很利落的把剑拔了出来,并且用手指缓缓的摸索过去,看样子是十分爱惜他的宝剑,但隐隐中又有胁迫之意。

    猎户娘子有点担心,自己若是再多说一个字,这剑就会冲着她刺过来。虽然感觉自己是吃了亏,但是还是保命重要,半点不敢再言语了。

    穆离见她终于安生了,就动手打开了房门,示意纳兰锦绣进去。

    纳兰锦绣进屋坐下,笑眯眯的看着他:“没想到你还挺会抖威风的,刚才擦剑的那个动作,太有震慑力了。”

    穆离正在动手把他的长剑重新包裹好,闻言道:“这两日我会寸步不离的守着你,不给她有可乘之机。”

    纳兰锦绣想到刚才猎户娘子对她做的事,身上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由得感叹道:“果然是越往北疆走,民风越彪悍,已婚夫人竟然都敢生扑我这个俏公子?安全起见,我觉得我应该扮得丑一点。”

    穆离知道她这张脸是能惹祸的,但他一直防备的都是男人,却没想到,她竟是男女通吃的。可是要怎么扮丑呢?

    “不是有一种东西叫做人皮面具吗?”

    “那个工艺很复杂,市面上根本没有卖的。即便是能买到,做工也很粗糙,一看就是假的。”

    “可是我见过有人戴,能够以假乱真。”

    “黑市能够买到,但是这里你就不要想了,而且那东西戴在脸上不透气。”

    不透气就算了吧!闷久了对皮肤不好。纳兰锦绣见人皮面具没戏了,就想着这次到集市上要买一些化妆用的东西,到时候她就在自己脸上多点几个麻子。

    想是这么想的,可真等到了集市那天,她竟然是连买东西都顾不上。原来说是集市,其实只不过是附近的村民们,把自家产出的东西拿来卖。

    猎户口中的车其实也就只有一辆,还是专门往县城里边运菜的。要去县城的人有不少,所以就在菜车后面放了一架板车,十分拥挤。

    纳兰锦绣和穆离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小块位置,能够勉强坐下。若是这时候再抽身出去买东西,那回来估计就没地可坐了。

    他们两个容貌都生得出挑,所以车上的人总是喜欢把目光放在他们身上。纳兰锦绣被人看得一阵不自在。而且这车实在是太挤了,她时常都能感觉身边的人一直在往她身上贴。

    当然这个不像是猎户娘子那样,绝对是因为马车晃动,控制不住的自然反应。环境如此,她也不好说什么。

    穆离看出了她的不适,就用自己尽量替她挡住拥挤的人。纳兰锦绣看着自己眼前平整的领口,总觉得他们每一次在一起的时候,都是能赶上特别狼狈的事儿。当初在福和村的时候是,这一次也是。

    马车上的人多速度也快,尤其是这么多的人挤在一起,总会有一种难闻的味道。纳兰锦绣觉得头有点沉,伴随着一阵反胃,她知道自己大概是晕车了。

    “不舒服吗?”穆离低头关切地问。

    “有一点。”

    “要不我让车停下来,你下车休息一会儿。”

    纳兰锦绣摇头:“这么多人停车挺不方便的,我忍忍就好。”

    旁边有人看出来她是晕车了,于是就跟她说,让她把脖子伸的长一点,吸收一下外面的空气,就能好很多。

    纳兰锦绣想,她这脖子一共就那么长,还能伸到哪去呢?而且她也已经在努力吸取新鲜空气。若不是这样的话,她怕早就撑不住了。

    不过她又发现一件事,那就是身边的人听说她要晕车之后都离她远了一些,已经不再挤她了。想必也是害怕她若是吐了会吐到他们身上。

    身边的人不挤她了,穆离不用那么辛苦的替她挡人,而她自己这里空间也大了,晕车的情况就有所减轻。

    但坐这样的马车到底还是难受的。等到县城的时候,纳兰锦绣已经觉得自己的腿和腰都酸到不行。她跳下马车,在原地狠狠的跺了跺脚。

    “脚麻了?”穆离低声问。

    “嗯。”纳兰锦绣好不容易让自己的脚找到感觉,然后就在县城的四处张望着。

    这里说是县城,但是比金陵城附近的县城要寥落许多,甚至都赶不上一些繁华的村庄。不过到底是县城有不少店铺,基本上生活需要的东西都能在这买到。

    纳兰锦绣先是去找了整个县城最大的客栈,让她满意的是这家客栈非常干净。然后她又去逛了逛药材行,在里面买了一些常用的药,最后才去买化妆用的东西。

    穆离可能是被之前遭遇马贼,在猎户之家也不太平吓到了,长短都要跟她住一间房子,就说自己可以守在门外。

    这家客栈除了睡觉用的床榻外,屏风外面还有一张竹榻,主要是供人临时休息的。纳兰锦绣就让穆离在那张竹榻上睡。

    其实,她本来是觉得两人住在一间屋子不合适。但是一想到这地方确实是不太平,两个人出门在外,也就不用讲究那么多了。

    而且他们之前在猎户家,连一张床都睡过,又何必为此斤斤计较。虽然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好。但是她信得过他的为人。

    穆离本来以为她买那些化妆用的东西就是爱美,等到第二天看到她扮相的时候,属实大吃了一惊。

    昨日两人已经买了新衣裳,穿起来十分合身。纳兰锦绣俨然就是个俊俏的小公子,谁知他在自己脸上点了那么多颗麻子。顿时就给人一种非常丑陋的感觉。不过这样确实是安全了,应该没有人能再看上她。

    纳兰锦绣扮成满脸麻子之后,她自己是消停了,但是穆离就又多了不少桃花。虽说都是些烂桃花,也不会妨碍他们什么,但是穆离看起来还是十分烦躁。

    纳兰锦绣内心却是挺高兴的。她一直觉得穆离性子太过闷了,而且整个人冷冰冰的,肯定没有女孩子喜欢。如今看有不少未出阁的姑娘对他青睐有加,心里自然安慰。

    想着等他们在北疆安顿好之后,她就找一个品行家境都好的姑娘,给穆离做妻子。像他这么大年纪,若是再不成家,那以后可就不好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