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少主宠妻,嫡女狠绝色 > 第769章 残忍的李月月
    “因为李月月是童文的外孙女,有童紫护着她。”他也低估了一个孩子的能耐,“归元宗的大多数人会捧着她,不管她做错了什么,皆是有怒不敢言。”

    “童紫不一定能清醒过来,当年你也是如此,为了念安差点儿不顾一切。母爱很伟大,却是容易被他人所利用。这也是为什么,戮的手下会盯上李月月的原因,也不怕我们从李月月这儿察觉到什么。”

    有归元宗在,他们也不会有大的动作。

    但如今不同了。

    “这倒也是。”唐蕊抬手揉了揉眉心,“到底,我和童紫因为她女儿而友情破裂。”

    她应该想到的,李月月那样,迟早会毁了她和童紫的友情。

    童紫是她来到这个时空,最先结交的朋友之一。

    没想到,结局是如此的。

    “蕊儿别难过,事情不到最后谁也不知是什么结局。”颜溪胤安慰道,“我们不妨先看看再说。”

    “如果童紫无法清醒,便由我来动手。童文和李良泽都是有理智的,不会因为童紫母女俩而怪我们的。”

    “这我倒不担心。”唐蕊说道,“罢了,先看看情况吧。”

    童紫带着李月月漫无目的的走,她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从小到大,她并未真正离开过归元宗,都是外出历练或者游玩。

    她从出生起便在归元宗,归元宗是她的家,有她的家人。

    然而如今,她不仅失去了归元宗这个家,连家人也失去了。

    童紫觉得一阵阵天旋地转,忽然跌坐在地,惨白着一张脸,早已泪流满面。

    “娘别哭。”李月月安慰道,“没了归元宗我们也能活下来的,还会活得更好。”

    “娘,我们去找苏蔚和戮,请他们两个帮忙灭了归元宗。”

    童紫一听,当即狠狠的甩了李月月一个耳光,失声厉吼道,“月月,你为什么这般残忍?”

    “归元宗是你的家,有你的外祖父,有你的爹,那是娘从小生活的地方,你居然还要找苏蔚和戮帮忙,难道你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什么样的人吗?”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月月会是这样。

    李月月单手捂着自己被打的脸,满眼的怨恨,扭曲着一张脸,“有会想杀了我的外祖父和爹吗?”

    “那样的人,连畜生都不如。”

    童紫又是一个极重的耳光打在李月月的脸上,觉得自己女儿离她很远很远,她发觉自己根本不了解真正的月月是什么样的。

    李月月朝童紫哼了一声,“没用的东西,为了那样的人垂头丧气。”

    她忽然消失在原地。

    童紫张了张嘴,想要喊李月月却是发不出声音来,这不是她的女儿!

    她的月月不是这样的。

    隐藏在暗处的白青和童文交换了一个眼神,由白青去追李月月,童文留下来看着童紫。

    白青找了好一会儿,才在很远的一座山里找到李月月。

    李月月正在和一个男子交谈。

    “你的废话真多。”她一脸的不耐烦,和平日完全不同,给人一种她是大人的错觉,“只要你灭了归元宗所有人,我这条命就是苏蔚和戮的。”

    “你这条命可没用。”乔汉轻嗤了一声,语含讥讽,“不过,你倒是可以帮我们一个忙。”

    “你说。”

    白青隐藏在暗处,那个男子应该是戮的手下,他找李月月做什么。

    “亲手杀了童紫。”乔汉说道,“等时机到了,我们自会灭了归元宗为你报仇。如今,归元宗还有用。”

    唐蕊和颜溪胤刚在玉暖里结束外面一晚上的修炼,他便收到了白青的传音。xdw8

    “何事?”

    “少主,人跑了。”白青说道,“李月月和童紫还在,但戮的手下受伤逃跑了。”

    颜溪胤和唐蕊对看了一眼,戮的手下速度可真够快的。前脚童紫母女俩被逐出归元宗,后脚便找上门。

    “那人要李月月亲手杀了童紫,李月月答应了。”

    唐蕊心惊,“一个不到七岁的孩子如此残忍,真是令人心惊。”

    “属下当时听到的时候也是万分惊愕。”白青说道,“李月月答应的时候,没有一丝的犹豫,仿佛童紫不是她的亲娘,而是一个无关重要的陌生人。”

    “属下推测,这是季大人的试探。接下来,季大人那边还会有别的动作。”

    “你继续盯着。”颜溪胤吩咐道,“有任何消息立即传音于我。”

    “是。”

    白青低头瞟了眼因为得知自己亲生女儿要杀了她而昏厥,还没有醒来的童紫,和时不时踢童紫一脚,恨得扭曲着一张脸,如同恶鬼般的李月月,继续藏匿。

    有这样的女儿,还不如死了算了。

    童宗主先回归元宗处理事情。

    在得知李月月的所作所为后,他对她再也没有一丝的亲情,打算在利用李月月钓出戮的手下后杀了她。

    真是无法想象,一个不到七岁的孩子能如此残忍。

    唐蕊和颜溪胤洗漱用过早饭后,坐在屋里谈事。

    “还记得李月月出生时,我与你说的话吗?”

    颜溪胤点了下头,“蕊儿说,白珠也觉得李月月有古怪。白珠还是没查出李月月有什么古怪?”

    “我想过去看看李月月,或许现在能查出来是为何。”

    “好,我们过去看看。”

    唐蕊和颜溪胤来到童紫母女俩所在的地方。

    此时,童紫正在苦苦哀求李月月。

    “月月,娘的好女儿,你清醒过来吧,别再执迷不悟了。”

    李月月却是一言不发,不停的殴打着童紫,她也不还手,似乎是怕伤到李月月。

    唐蕊一个意念,李月月的身体便不受自己控制,飞了起来。

    李月月扑腾着,试图反抗却是徒劳无功。她往左右看,看到了站在不远处唐蕊和颜溪胤,满眼阴冷的盯着他们两个。

    “杂种,放我下来。”

    唐蕊一个意念,李月月便被无形的大手扇着巴掌。

    啪啪啪的巴掌声响彻着。

    因为被打耳光的原因,李月月无法说话,只能恨恨的盯着唐蕊,这个贱人。

    童紫慌忙从地上站起来,哀求着唐蕊,“颜少夫人,月月她还小不懂事,求求你大人有大量饶过她这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