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贴身男秘 > 第两千一百六十二章 掠夺
    至于树林中的四十多个队员,暂时还无所谓,等熟悉一点再给他们弄几件当地的衣服。

    “爹,肉煮好了!”

    雨兴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肉走了进来,散发着浓郁的香气,继续道:“剩下的我已经藏好了,那帮畜生就算来了,肯定找不到。”

    他口中的畜生,不用猜也知道是外部落的人,哪有动物到猎人家里找肉吃的?

    “嗯!”

    雨天泽点了点头,看了阿莎一眼,木然想起了什么继续道:“几位在这里住不要紧,就怕晚上不太平,但只要别招惹他们,便不会有生命危险,还有就是这姑娘,最好能……”xdw8

    “大叔,你放心吧,我们能保护好她!”马德超明白他的意思,没等说完便信誓旦旦的回答。

    “是啊,我也不想弄的脏兮兮的!”

    女孩天生爱美,何况跟着秦烈,早就习惯了那种安全感,阿莎撇着小嘴,不情愿的说道。

    这个……我知道你们很厉害,可对方人多势众,同样也比雨兴他们强多了,更是个个心狠手辣。”

    雨天泽一愣,明显有些尴尬,随即语重心长的继续道:“忍一时风平浪静,别为了一时冲动,好好的姑娘被糟蹋了,后悔都来不及!”

    “大叔,我们知道了,今天在丛林里走了一天都累的够呛,他们未必就今晚来,所以这事明天再说也不晚!”秦烈微笑着说道。

    他并不是怕阿莎不同意,而是这种事本来不就该管吗?再说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不挑事的话,又怎么引出后边的大人物?

    “可是……”

    “行了大叔,快点吃饭吧,一会就凉了!”没等他说完,秦烈便接过话茬打断道。

    听他这么坚持,雨天泽虽有顾虑,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吃完之后,他出去向邻居要了几身粗布衣服,上边都打着补丁,从这点便能看出,村寨的生活十分贫困拮据,更说明他们是被掠夺的弱者。

    说白了,只要有土地,没有天灾**,凭勤劳的双手,生活肯定会越来越好!

    ……

    半夜时分,秦烈几人便听到传来一阵嘈杂混乱的声音,彼此相视一笑,不用猜也知道是外部落的人来掠夺,他们正求之不得。

    “不好,蛮人部落的人来抢东西了!”雨兴跟他们住一个屋子,猛地坐了起来喊道。

    他话音刚落,雨天泽便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焦急的道:“蛮人来了,昨晚我就说过,可你们偏偏不听,那丫头现在怎么办?”

    “爹,大不了跟他们拼了,以前可以忍,可他们是萌萌的救命恩人,总不能眼睁睁开着……”雨兴倒是骨气十足,更知恩图报,大声喊道。

    “住口,别胡说八道!”

    没等他说完,雨天泽便大声呵斥继续道:“就凭你跟寨子里的几十个年轻人,能打得过人家吗?”

    说完看了秦烈几人一眼,明显在等他们的意思,或者说,当初不听劝,现在到了这地步总不能怪自己!

    “来,来,我给你抹把灰,晚上他们或许看不清楚。”雨萌拿着外边一根烧火用的木柴棍,把上边的灰摸了一把,便向阿莎的脸上抹去。

    听得出来,这么做只能是碰运气,毕竟蛮人部落的人也不是傻瓜,这种简单的“套路”,怎么能瞒得过去?

    长时间不梳洗便会格外邋遢,加上身上的异味,让人一看就产生反感,她就是这样才能蒙混过关。

    “不用,我才不怕,宁愿去死,我也不会让他们碰我!”阿莎匆忙摆着小手躲避,直截了当道。

    “都tm快点出来,谁敢私藏东西,一律杀无赦!”

    “快点,别磨磨蹭蹭,信不信老子把你们全杀光,一把火烧了这里!”

    “都到村口集合,谁敢乱跑,直接杀!”

    ……

    门外,传来杂乱的马蹄及叫骂声,很快屋门便“砰砰”的被砸了起来。

    并不像影视剧中渲染的那样,匪徒所过之处便烧杀抢掠,那样的话都是在这一带地盘上混,下一次抢谁去?

    所以他们只抢东西,除非遇到反抗才会杀人放火,目的是警告其他人!

    弱者永远都这样,只要有口饭吃能平安的活着,便轻易不会改变,更不会舍弃这片长大的故土及劫匪们不稀罕的那点财产家当。

    何况搬到别的地方,就一样平安吗?还要从头再来,根本没那样的勇气,所以忍受着一次次被掠夺!

    “走一步算一步,我们不会连累大叔一家人的。”秦烈说完,不等对方回答,直接向门口走去。

    “唉……”

    雨天泽虽盼着这样的结果,心里却难免愧疚,长长叹了口气,对儿子雨兴道:“到时候看看情况再说,尽量拖延一下时间,看看部落救兵能不能及时赶来!”

    就像现代边界一样,部落肯定要为他们的安全负责,只是远水解不了近渴,驻扎在这里更不现实。

    人少了不行,多了谁保护部落首领?

    说白了,经常被对方掠夺的地方,岂不说明了部落的放弃?或者说就算来救援,也无非是走个过场!

    出了门口,便看到一个个骑着马,身穿兽皮的魁梧大汉,挥舞着手中的大刀长矛,将寨子里的人往村口的方向赶。

    也有许多已经迫不及待的闯进了屋子,骂骂咧咧的翻找,并不是传来打砸的声音。

    秦烈几人暗中数了一下,大约有六七十人,而寨民则足足有二三百人,不过都是老弱病残,像雨兴这样的年轻人并不多。

    拼一把有赢的机会,可谁敢带头呢?打输了岂不全都没命?在这种胆小懦弱之下,没人反抗也就可以理解!

    “如果谁身上敢藏有物品的话,现在赶紧交出来,还来得及,否则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一个人敢藏,便杀他全家!”

    村民们集中在村口的空地上,一个斜搭着兽皮,露出的肌肤上布满了刀疤的头领,恶狠狠的警告道。

    他说话的同时,十几个手下便开始穿梭在村民中,开始挨个的检查搜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