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甜蜜的冤家 > 第225章闻到某种阴谋的味道
    我们开始进入了山上。

    我们身后有十几个兄弟尾随而至,这是一种诡异的开始。

    突然彪子抱拳道:“对不起,我们乔帮主身体不是很舒服,谢绝见客,麻烦以后跟王老爷子说,等过些时候再来吧。”

    那锦堂笑着说:”我们车舟劳顿,形成了一整天的船才来到这个牛头上,现在天色已晚,也不能再反弹了,要不然怎么也把礼品晚上放我们留宿一宿,明天一早就可以走了。那就带我去,曹帮主问声好。”

    这时候天色已经见完,如果就此返程回去,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我们只能在船上呆上一宿,晚上风高黑夜,在船上是不可能的,那是于情于理都不合适,也不是河运曹帮主的做事风格。

    如果强行不把我们留下来的话,那些事情就更多疑点重重。

    现在这进退两难间。

    彪子这次想了想,看到这是6箱的厚礼的份上,犹豫了几分,然后支支吾吾的说:“那好,我先去通报帮主一声,看他是否能见客,如果他身体实在不行,那就不好意思。”于是漕帮弟子能把礼品都搬上了码头,往山上放着。

    我们俩在山下等了很久,也不见那个彪子来回报,我有些着急起来。真担心他们就把我们家甩在山下,那我如何是支持我的一切计划?那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那那么多6箱的好东西,那岂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时间过去10分钟。

    夜,越来越深了。这个山头四周已经点起了熊熊的火把,我觉得不停来回走动,一边走一边骂:“这帮忘恩见利的小人。还拿走了我们6箱的好东西,眼都不眨一下,现在倒好,到底还让不让人进去啊?到底还要等多久?哪有这样待客之道的,简直乱弹琴。老子要冲进去!”

    我看了那锦堂一眼,我看他面子上颇有几分怀疑之色,牵着我的手让我不要乱动,我受不了这种鸟气,在那些年我已经根本没有女孩子的形象,手舞足蹈的砍杀动作,最可气的是他们居然把我的武器给收走了。

    那锦堂低声道:“他们要么在山里讨论,要么在准备,这时间拖得越久,说明其实越有蹊跷,我们一定要像万分小心,你必须在我三步之内不得离开。”

    我得意洋洋的吃小纸袋,那是王老爷子给我的救命宝贝:迷迷糊糊醒不来、泻你三天三夜。

    那锦堂一愣:”这是什么?”随后他又笑了一笑,在他眼里这是一切都好像见怪不怪了:“是不是又想到什么歪门邪道的?”

    “天地良心,这次绝对不是,这绝对不是我想的什么歪门邪道,王老爷子受我的故事所启发,是王老爷子给我的……”我说这句话是脱口而出,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因为好像我把事情的一些部分跟他泄露出来。在这关键时刻我居然把自己的话给说漏嘴了,相当于不打自招,已经认同王老爷子知道我此行的计划路线。

    那锦堂长的挑眉毛,很正式的看着我:“难道老爷子也知道你过来吗?”

    “哦耶,我头上有些晕……”我胡乱扯上了,左顾而言它,企图把这个事情给遮掩下去。但是好像没成功,他的眉毛做的越来越深沉,他显然在质疑着我的说法,而且他已经十分肯定的,我过来的这些事情,是一定要王老爷子协助策划的。

    他换了另一种*的说:“来之前王老爷子也跟我说过你要来,但是我没想到你这样的方式过来,你知不知道你差点被活活的闷死了。”

    “哪有,本来是好好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生病起来,还让我行动失去了控制。跟你聊天这一点事情跟我姥姥也是没有太大的联系。”这一点我可以证明,我是极其公正和公平的去做这些事情。

    那锦堂听了并没有太大的吃惊,都是清风云淡的继续:“我知道这件事情,王老爷子说你现在已经完成了这件事情,遇到特殊情况,不能解决的时候,必须由我去处理,现在就是这种情况。你现在需要我什么帮助吗?”他的声音循循诱导,有一种诱导你去说真实话的声音。

    我不假思索,脑袋又被门夹过了,智商再度下线:“我现在最大的困难是不能不能直接到山上去,我必须要上山去吧,山寨的最高那一层房间的一个箱子里取出来,真的是红色的……”我一边说一边观察他的脸色,我看到他脸色越来越阴沉,我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我的神呐,我为什么要把话要跟他讲清楚?我为什么在他面前从来没有防备之心?他就像一个侦探高手,把我该说的话都说得明明白白。

    我一脸沮丧的望着他。

    他一脸的阴沉望着我。

    我们两个都相互看着对方了,我感觉到电波在我们之间产生最大的电流,刷刷刷的……

    “然后呢?”他终于开口发言,他尽力克制自己情绪:“然后你就到楼上去盗宝?然后老爷子肯定给了有一大笔钱吧 ,我怎么能让你猫九九冒如此危险。”

    我一听这句话我就来气,怎么给我笔钱什么干?我朝着他低吼道:“你给我打的白条已经够多了,我没有钱加盟了,他们怎么办,是王老爷子给了我一大笔钱,但是我做的事情难道就是为了钱吗?你以为我不担心你的安全吗!你个坏家伙!”我恨不得对他拳打脚踢。

    那锦堂一脸正经,上起来紧紧的抱住我,我正在气头上,怎么能容忍他如此放肆,我又不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难道我没有尊严吗?我猫九九也是个骄傲的女人。

    我一手抵住他的胸膛,拒绝他前来拥抱。

    他用蛮力,不顾我的感受,就把我紧紧地抱起来:“对我生气,我非常生气,我给你吃好喝好穿好,小马6他们一样是这个待遇,你难道还不满足吗?冒如此大的心居然不跟我说一声,你真不知道的到山上最高那层楼是有多少机关吗?”

    “如果不危险的这么重要事情,网名是怎么搞的?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付给我,如此重要的人去做,就算十三太保武功盖世,干什么用这个狡猾的脑袋一样做不了。”但生气同时我不玩自吹自擂。

    “听我说,猫九九,”那锦堂的语调突然变得极其严肃起来:“现在目前不能干这件事情,我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此而来。但是你现在不能干这件事情,首先你就别想活着脱身,因为他们晚间会放一条能咬死人的狗把守着。你知道这是什么狗吗?这是一条能咬死老虎的藏獒犬,他们每天只为它给活鸡活鸭,它具有极其凶猛的攻击性,一般人根本支付不了它。所以,把这事情交给我。”

    突然,我变得全神贯注,原来那锦儿已经开始找着策划这种房子了。

    那锦堂这是严厉的说:“这里的房子每一扇窗户都连接着一个电路,这个电路有触电的功能,但是我不知道在哪里地方都会有发生,而且在每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面都是有红绳,上面系着小铃铛,一旦闯入者,不小心他碰到红绳子,铃铛就会叮叮的响个不停,大小传遍整个山寨。他们在根据声音来源的的判断,迅速的纠集500名的兄弟,高密度的围剿。最重要的是他们彼此有自己的信号,根本没办法混入到他们之中,一旦目标被暴露光之后,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就算你有逃跑的机会,但是你根本没有传,你无法离开这里!”

    “这些好像老爷子跟我讲过。”我有点沾沾自喜的。

    “那你一定知道,当你进去的时候,铃铛并不会马上的想起来,可是当你出来的时候,铃铛报警器就响了。它对身体的重量变化很敏感,要想逃出来而不触动叮当的响声,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对此一无所知。那锦堂如何了解这么清楚?虽然他侦查得一清二楚,我都有点仰视了他。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我想这件事情对老爷子很重要,我答应过了他的。”

    “给了你多少钱?我加一倍。”

    “6根小黄鱼,他给的是现钱。你的12根小黄鱼,是白条……你让我如何做选择……”我纠结的问他,也在暗示着他,这种买卖对我来说好像前者更加有利一些。

    他微微一笑,他揪我么个小鼻子说:“当谈到钱的时候,你就像是恶魔眼睛闪闪发光,我怎么觉得你这个时候比任何时候都更讨人喜欢,你知道这个事情没有我的帮助,你策划不了,你选择吧,还有我的船……”他在用这种无良商人方式来敲诈我。

    我在犹豫,我的这种犹豫带来更多的一些暗示,他12根黄金条确实诱人,但是没有他,我确实很难去执行办理这个事情。而且听他刚才这么一说,如果我强行闯关上去,我的命到底还要不要的?

    我的人生极其重要的信条中,保命是第一位,我用牙咬着嘴唇,狠狠的讨价还价:“7根金条,现金没得说的,如果你再这样说下去,我很乐意看我能不能闯过去!”我斩钉截铁的威胁他。

    他似乎不为所动:“6根金条。”

    “现金?”

    “回去再说。货都没拿到手,就跟我讨价还价。”

    “什么时候给?”

    “回去再说,说不好命的都在这里。”他永远这样能把我绕的晕头转向。

    “金条现金一分不能少。”

    “成交!”

    “啊……”他的动画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是闻到某种阴谋的味道。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立即停止争吵,彪子从山上走下来,永远看到满脸的笑容,笑容背后似乎藏着某种强欢笑脸,我是真正的那种好客的主人的笑脸,好像是手上背后藏着一把杀猪刀。

    我不知道,走着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