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覆海惊澜 > 第十五节 借你人头一用
    莫瑶见顾修烈躲在秦永庭等高手身后,叫得甚为起劲,忽得咯咯一笑,脆声道:“这位侍郎大人杀伐决断,小女子实在是让人佩服得紧!”说着右手光华暴涨,冷月铲如电驰星发,直朝秦永庭等人击去,六人不敢硬挡,在这狭小的牢房之中也无法纵跃远避,只得以小巧身法腾挪躲闪。

    莫瑶这一式只是虚招,月华一闪而收,光华散去,众人定睛看时,只见顾修烈已凌空悬在莫瑶身侧,以手护颈,双腿乱踢,一张嘴撑得大大的,只片刻工夫,便已白眼上翻,似乎立时便会憋死。

    莫瑶未硬闯进来之前,暗地里观这顾侍郎种种无耻行径,便对此人极是厌恶,这时有心要一把掐死了他,但想起太虚门规,知这般杀死一个全无道法的凡世朝廷大员毕竟不妥,当下轻叹一口气,将手上劲力微微一松,抬头对顾修烈轻笑道:“顾大人,方才李尚书为我们所擒,你力劝他为国尽忠,以报君恩,现在你自己名垂青史的机会来了。”说着手指一转,让顾修烈转过身,指着对面两名狱卒道:“不如你再向这两位使鞭子的大哥使个眼色,让两位送你一程如何?”

    顾修烈闻得此言,只吓得面无人色,瞥眼瞧见两人长鞭上满是鲜血,虽明知自己这两名心腹不会向自己出手,却也不敢看向二人,生怕这两个蠢货会错了意,一鞭抽来,那就万事休矣。

    叶澜救下王宝秀,只觉他浑身绵软无力,便是站立也极为勉强,自己要带他出困,实是要花些力气,当下对莫瑶道:“阿瑶,此地不宜久留,办完了正事儿赶紧走,不要再胡闹了。”

    莫瑶嫣然一笑,指着王宝秀道:“你救下了王大哥,此行目的已然达成,我要办的事却还没有办。”说着将顾修烈的身子朝叶澜一抛,接着道:“我要找这位姜统领借一件东西,这狗官你先拎着,若是这帮人敢动手拦我,你就先把这狗官的脑袋拧下来!”

    顾修烈听了莫瑶之言,顾不得喉头剧痛,嘶声叫道:“后退,后退!大家千万不可动手。”

    姜英在莫瑶手中一招败北,知道此女厉害,自己万万不是她的对手,听她要向自己借东西,不由心下震恐,向后退了两步,缩在墙角,颤声问道:“你要向我……,向我借什么?”

    莫瑶上前两步,微笑道:“有个叫娟儿的小姑娘托我借你人头一用,还盼姜统领不要吝啬。”

    姜英面色惨白,问道:“娟儿?娟儿是谁?”

    莫瑶叹道:“你将人家的娘一枪砸成两段,却连人家小姑娘的名字也不知道么?”

    姜英听她如此说,立时恍然,喃喃道:“原来姑娘是路见不平,要替那小娘皮报仇来着……”他知这时跪地求饶也是无用,身处绝境,反激起他心中蛮横狠厉之气,当下怒哼一声,恶狠狠地道:“不过是捏死一只雌蚂蚁,亏你们这两一对小狗男女还练就这一身本事,没想到却如此不成器,

    竟为这等芝麻小事来与老子为难,呸!当真是叫人瞧不起!大家一起上,和这两只小狗拼了!”说着长枪一引,作势便要冲上。

    秦永庭等人任他大声吆喝,却无人敢先向莫瑶出手,姜英忽地大吼一声,长枪一挺,向头顶直刺而上。此处是地底三层,这刑部天牢建造的甚为结实,每层之间以尺余厚大石板隔绝,但这些石板虽厚,毕竟只是寻常石头,并非珍异之物,姜英虽然负伤,以长枪击碎尺余厚岩石于他而言仍是轻而易举,但听得轰隆声响,地牢洞穿,他身子拔起,直冲而上,长枪连颤间,连破三层坚石,接着冲破地上房顶,人已来到半空之中。

    他知道斗莫瑶不过,情急生智,破壁而出,这一下变起仓促,想来等那妖女回过神来,再闯过秦永庭等人的拦阻,自己早就飞出十万八千里了,想到此处,心中甚是得意,身形一转,正要向皇宫方向飞去,忽觉身子一沉,似是被一股大力吸住,居然无法在空中稳住身形,眼见便要直坠而下。

    他这一惊直是非同小可,以为莫瑶已然追了上来,低头看时,只见下方屋顶洞穿,一片狼藉,却无人从屋顶破洞中冲出,自己身下空空如也,即不见叶澜和莫瑶身影,也未见到有什么法宝冲出。

    他心下疑惑,实不知拉住自己的这股莫名力道来自何处,这力道霸道异常,他连番挣扎,却无法摆脱这力道束缚,身子寸寸下坠,转眼间穿过屋顶破洞,回到厅内,借着厅内灯烛火光,只见一只小巧花篮从地上破洞中徐徐上升,花篮口正正对着自己,想来这力道便是由这小小花篮发出来的。

    姜英见无法挣脱花篮吸噬之力,情急拼命,运起全身功力,将手中长枪直掷而下。长枪脱手,直刺入花篮之中,那花篮小巧玲珑,深不盈尺,似乎一触即碎,但长枪刺入,却立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与他真元也再无一丝感应。

    姜英识得这花篮正是方才莫瑶手中所提之物,他这时身陷绝境,才真的害怕起来,大声道:“仙子饶命,姜英与你无冤无仇,何必为如此小事大动干戈?只消你饶我性命,姓姜的愿为姑娘做牛做马,赴汤蹈火!”

    莫瑶的身子从地牢中徐徐升起,来到姜英面前,轻笑道:“方才还是狗男女,怎么才一瞬工夫就变成仙子了?你说话如此客气,倒叫本姑娘有些不习惯了……”

    姜英见她笑意盈然,心中更感害怕,结结巴巴地道:“仙子,且慢动手,我不知仙子是什么来路,但在这中都诛杀禁宫统领,罪过非小,仙子虽然本事大,却也不见得能轻易脱身……”

    莫瑶轻哼一声,冷冷地道:“不过捏死一只雄蚂蚁,哪里称得上什么罪过?”

    姜英嘴一张,还待再行求饶,忽见月华一闪,一颗脑袋已被冷月铲切了下来。

    叶澜右手揽住王宝秀,左手如提一只小鸡一搬提着顾修烈,从地牢破洞冉冉升上,停在莫瑶身边,见他已杀了姜英,便朝

    她点一点头,问道:“这狗官怎么办?”

    莫瑶低头下望,见秦永庭等人手各持法宝,在地牢三层仰头上望,伤势要冲上夺人,便对他们喊道:“各位统领稍待,咱们要侍郎大人送我们一程,各位若是硬要跟来,那咱们侍郎大人脖子上这颗脑袋可就不怎么安稳了……”说着提着姜英血淋淋的首级,在顾修烈面前晃了两晃。

    顾修烈见姜英一颗脑袋血肉模糊,面目狰狞,人虽已死去,但他一双眼眼却仍瞪得大大的,瞧来极是可怖。顾修烈见此情状,又听了莫瑶的言语,心下大急,冲着下方大叫道:“诸位统领千万不要跟上来!”

    秦永庭等人本就恨顾修烈为人无耻,不愿当真出力救他,只是众人若是任他被劫走而不出手相救,那此事传入皇帝耳中,不免是一桩不小的罪过,这时听这姓顾的自己发话不要众人出手相救,众人自是乐得不找麻烦。

    莫瑶见众人收起法宝,一个个都脸现喜色,不由咯咯一笑,转头对顾修烈道:“还是侍郎大人的话管用,你不叫他们跟来,他们立时便听命收起了法宝,看来顾大人平日行事颇得人心啊……”

    顾修烈老脸一红,讷讷不语,叶澜也哈哈一笑,提着他同莫瑶向西飞去,转眼间便隐入夜色之中。

    两人向西行了数十里,叶澜回头张望,见确是无人前来追赶,便又提着顾修烈在莫瑶面前晃了两晃,意在问她如何处置,莫瑶微一撇嘴,满不在乎地道:“这等狗官是生是死,全没什么打紧,你若闲杀之脏手,随手将他扔在这儿便是。”

    顾修烈闻言大喜,连连点头道:“仙子说得是,小的命贱如狗,仙长杀了我也是脏手,不如把我扔……”刚说到这个扔字,忽地想起自己身在半空,又忙改口道:“不如把我放了吧!”

    叶澜也懒得同他多废话,手一松,将他从空中直扔了下去,他手上劲力并未全撤,顾修烈一路下坠,落地时速度却不甚快,只会重重摔他一跤,并不会将他摔死摔伤。此时夜市已然散场,街上几无行人,顾修烈坠地之处,恰是一处拐角,说巧不巧,正有一辆马车经过,只听扑通一声,他人已跌到那马车拉的一个大桶之中。

    那大桶粗有合抱,里面装满粪水, 乃是一辆进城拉净桶的马车,顾修烈措不及防,张口呼救,登时给灌得满嘴都是粪水。

    叶澜见他跌入净桶之中,微微一怔,接着眉头一皱,鼻中涌入一股恶臭。莫瑶见此情形,又觉好笑,又觉恶心,捂着鼻子笑道:“亏你扔得这般准,可别让这狗官给粪水溺死了……”

    叶澜苦笑道:“我真不是故意的,谁知竟有这般巧法……”

    那拉净桶的车夫听得动静,急忙下车察看,莫瑶知有人在侧,这顾侍郎定不会真的给粪水淹死,便也捂着鼻子道:“他死不死咱们先别管,咱们若再呆在这儿,我可要被活活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