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覆海惊澜 > 第十四节 寒雪生冰箭
    莫瑶虽已炼化了冷月葬花魂和双生宝鉴,实力大增,自忖可以和元婴境第一层的修士一战。但她不管对自己的修为如何自信,也自知决不是六名元婴境高手之敌。此时六人一齐向她攻到,六件法宝封住六个方位,纵是躲闪亦不可得。叶澜虽不会在一旁坐视不管,但要他一举挡下六名元婴境高手也极是勉强。

    果听叶澜一声轻斥,乌木扇脱手飞出,但听得一声清越凤鸣,场中火光暴涨,凭空生出一只火凤,朝六名紫烟阁部众当头烧去。

    这一式丹凤朝阳莫瑶曾见叶澜试演,当真是威力绝伦。她见叶澜一出手便是这等厉害手段,心下略安。左右护法离叶澜较近,首当其冲,正居于凤吻之下,两人见叶澜这一招声势猛恶,匆忙间不及招回法宝,只得以掌力应敌。掌力与火凤双翅一触,两人脸色立时大变,脚下踉跄,向后连退三步方才稳住身形。

    原来两人见了方才叶澜冰封两名紫烟阁弟子和一剑裂湖的神通,自然而然地便以为他的真元偏于阴寒一路,是以上场之前早已运足了阳刚内劲,以克制敌人的阴寒功法。谁知对头一出手便幻化出一只火凤,炙热炎流扑面而至,烧得人眉发枯焦。两人以阳刚掌力与火凤硬撼,便丝毫没了取巧余地。

    这左右二护法境界虽与叶澜相同,但功力却比他差得远了,加之乌木扇妙用无穷,这一式丹凤朝阳更是聚阳篇中的保命绝招,威力绝伦,两人以硬碰硬,以阳刚对烈火,立时便被火凤撞得经络震荡,火焰灼烧之力沿经脉逆行而上,烧得两人内息如焚。

    那火凤经两名护法阳刚掌力一催,双翅上烈焰微微一晃,火势反见增长。左护法抵挡不住,大叫道:“刘师弟,咱们敌不过这小子的火凤,你快来以寒雪幡对付他!”

    叶澜乌木扇出手,以“丹凤朝阳”攻击六名紫烟阁弟子不过一瞬间之事。此时四名阁老法宝尚未攻到莫瑶身前。众人得阁主之令,都不敢真的伤了莫瑶,出手旨在擒拿此女,是以法宝都不敢朝她要害招呼。此前六人法宝一起出手,倒有三件法宝并非攻向莫瑶,而是分别封住了她左右及上方,防她躲避逃窜。余下三人,一女执剑,攻莫瑶左腕,意在逼她放下手中花篮,一女使软鞭,鞭梢游走如蛇,向她腰肢缠绕,而一名汉子手执素白长幡,幡上寒烟阵阵,幡势飘忽,显然是要以寒气封冻莫瑶真元,好让她束手就擒。

    那使白幡的汉子听到左护法呼救,匆忙间不及对付莫瑶,伸手招回寒雪幡,回头向身后瞧去。待见到一只火凤将两名护法逼得狼狈不堪,脸色一变,寒雪幡一垂,指向脚下湖水,接着身随幡转,湖水受他寒雪幡一引,蓦地升起一条合抱粗的水龙,张开大口直朝空中火凤咬去。

    水龙与火凤相撞,发出嗤嗤声响,冰寒的湖水受火焰一激,化为大片水雾在湖面上弥漫开来。一时之间,众人眼前尽是一片茫茫白雾,竟至伸手不见五

    指。

    莫瑶一人对付三名元婴境高手,立时陷入险境,三人虽都无杀心,但毕竟都比她高出一层境界,眼见左右及上方尽被法宝封住去路,无处躲闪,而两名女子的长剑和软鞭也已攻到,莫瑶匆忙间不及细想,随手将冷月铲向缠向腰间的软鞭一格,接着左臂一提,让腕口避开剑锋,要以花篮将来剑挡上一挡。至于这小小花篮能否当飞剑一击,却已顾不得了。

    眼间几件法宝正要撞在一处,众人眼间忽地一白,立时不能视物。众人心想兵刃无眼,此时各人都如睁眼瞎一般,但求自保,不求伤敌。当下便都将兵刃收回,在自己身旁盘旋飞舞,护住周身要害。

    那刘阁老一招长龙吸水,居然使得雾锁平湖,倒也大出意料之外。他见机极快,寒雪幡当空横挥,幡上寒气发散,将周身水雾尽数冻住,细雾化为冰粒,冰粒聚为冰箭,弹指之间,湖面上白雾消散,在他身前已布下一排箭阵,蓄势待发。

    他这一招使出,心下极是得意,抬眼见叶澜正在身前,当下大喝一声,长幡一指,千百支冰箭尽朝叶澜射去。

    叶澜见箭阵袭来,脸上忽地现出即滑稽又好笑的神色,喃喃道:“你这家伙居然敢和我玩寒冰箭阵……”

    那刘阁老见叶澜直面万千冰箭而面色不改,心中忽地升出极大恐惧,急忙再催劲力,冰箭经寒雪幡寒气催发,势道更疾,有若流星。

    眼见冰箭距叶澜已不过数尺,转眼要被这许多冰箭扎成一只白刺猬,忽见万千冰箭齐齐止住去势,犹如全都扎进了一堵看不见的高墙。叶澜微微一笑,右手乌木扇轻轻一挥,无数冰箭忽地凌空掉头,便如强弓硬弩激射一般,朝那刘阁老猛击而去,箭势之凌厉,直比原先快了十倍。

    那刘阁老知躲闪不开,大喝一声,寒雪幡当空而旋,在面前布下一道白墙。但听得嗤嗤之声不绝,有如裂帛之音。那寒雪幡碎作片片破布,当空四散。再看那刘阁老时,却见他身子早已被冰箭击得粉碎。箭上寒气凌烈,将他周身血液尽数凝住。是以他身体虽裂为千百碎块,块块尸骸之中却无鲜血抛洒。无数尸块当空而落,在湖面上溅起朵朵细小水花,转眼消失无踪。

    那刘阁老在弹指之间化水为雾,又聚雾为冰,湖面上众人眼前白雾散尽,目力尽复。左右护法见叶澜挥手之间便将刘阁老碎尸万段,心中大为震恐。当下齐齐伸手一招,将各自法宝取回。那左护法用一把镶金大斧,斧头无锋,隐染一层血色。那右护法却是用剑,剑泛青光,杀机慑人。

    叶澜对两人理也不理,转头向莫瑶看去。只见她在两名女子的剑、鞭夹击之下只有招架之攻,毫无还手之力,但两名女阁老招招进击,却也攻不破她冷月铲化成的小小光圈。

    叶澜见只两名女子与她相斗,却不见另一名男阁老踪迹,转头看时,只见那人手持一把精钢短锤,与左右护法成三

    角之合围之势,将自己围在中心,各人脸上都是一幅戒惧神色,显是为叶澜方才击杀刘阁老的威势所慑,一时谁也不敢率先出手。

    叶澜见三人一时不敢进击,便只将乌木扇展在身前,暗自戒备,双目却一直盯着莫瑶与二女对战。只见两名女阁老招招占先,出招的劲力与方位明明都比莫瑶高出甚多,可说也奇怪,莫瑶只是以冷月铲随手格挡,两名女阁老便立时变招,将兵刃转向一边,生恐法宝与冷月铲相碰。

    他看出机关,知道莫瑶一时无碍,但心中仍不放心,对她大声喊道:“阿瑶,撑得住么?”

    莫瑶手中冷月铲变幻无方,虽于激斗之中,辗转腾挪之际身姿仍说不出的曼妙动人。她花篮横格,冷月铲虚晃一招,分将长剑和软鞭逼开,转头对叶澜一笑,脆声道:“我功力自是不及这两个魔女,但这使鞭的魔女大意轻敌,一开始便以软鞭和我的冷月铲硬碰,结果鞭梢被我削去了半截。她本命法宝受损,经络震荡,受伤已然不轻。现下这两人自然再不敢以法宝与冷月铲相碰,我只守不攻,尽自支持得住,你快些将那三个家伙料理了再来助我,咱们先送这几个什么护法阁老归西,再去找下面那个躲在乌龟壳子里的阁主算帐!”

    叶澜听她如此说,转眼朝那使软鞭的女子看去,果见她面色苍白,嘴角挂着一丝鲜血,手中长鞭虽仍极是灵动,但劲道已略显颓势,而那长鞭的鞭梢果然也已少了老大一截。

    叶澜见冷月铲显威,心中极是喜悦,眼看围着自己的三人仍不出手,当下对三人冷哼一声,说道:“你们既然不出手,那我可要先出手了!”话音未落,手中乌木扇一分为二,扶桑木化为烈焰骏马,仰天嘶鸣一声,朝左护法当胸直撞,天蚕丝绞成一条雪白长鞭,当空绕起两个鞭圈,分朝右护法和那使短锤的汉子颈项缠去。

    那左护法见火焰巨马迎面撞来,不敢硬接,身形笔直拔起,当空一个筋斗,落在火马背上,一斧朝火焰巴的脊骨砍落。斧入马背,有如无物,那火焰巨马轰然碎去,化为两团残火。当空中跃动不休。

    左护法见这火焰马声势惊人,没想到却是中看不中用,只一斧之间便被自己毁去。他斧头一挺,正欲趁胜向叶澜砍去,却见两团残火一合,又化作一头吊睛猛虎,向自己当头咬来。虎口中火焰喷涌,热力炙人。

    左护法想起自己方才斧斩烈马之威,暗道:“老虎又能顶什么用,还不是让老子一斧斩碎?”当下斧势不停,朝火虎口中猛斩而下。那老虎并不躲闪,待利斧及身,忽地将大口一合,便将大斧牢牢咬住。左护法大喝一声,运劲回夺,斧头与火焰化成的根根利齿摩擦,居然发出金属交击之声。左护法这一夺之力撼地拔山,那火虎夺他不过,便双腿一蹬,身子轰然崩散,化成一条碗口粗的巨蟒,沿斧柄蜿蜒而上,直朝左护法臂上缠去。